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606|回复: 3

[诗歌奖投稿] 组诗《翅,或殇》 原创系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19 10:2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翅,或殇



1

飞翔吧,用翅膀的小剪刀
不停修剪,梦想越来越短
短成一张单程票。即使把整个天空
敷在身上,也只能缓解一时之痛
咔嚓咔嚓的声音,带来春雨和秋风
灵魂的白纸上,阳光和月光
交替涂鸦,寂寞有了色彩,假想有了依托

羽毛裹着骨血,骨血裹着魂魄
魂魄越来越轻。纸叠的城
在天空战栗,拿什么守护虚掩的城门
弹药库里只剩下一团虚火,粮仓只剩下一把秕谷
蚂蚁用锋利的牙齿磨着沉默的言辞
一场雨噼里啪啦地炸开了
漂移的空城,在雨水之上
回收失传的闪电和雷声

穿过潮湿的屋檐,闪电的碎银
兑换乌云的黑面包。锋芒陨落舌根
翅膀的小剪刀正修剪春韭一样的寂寞
腋下的风,呼呼如饿狮咆哮
山峦起伏的样子,像不像一种匍匐的飞翔
山口缄默,迎面而来的火车,载满旧时光
穿过凉凉的月台,梦游的人被一堆虚词围拢
腋下的伤口欲言又止

2

风云磨合,我伸开双臂,模拟飞翔
十指舞动,若弹琴状
无非是想唤醒血液里沉睡的山河
但手心里的老茧一向沉默不语
这空荡荡的房间,有门有窗
充其量算半个牢笼。窗台上花草残缺
充其量算半个荒原。雪白的墙壁上
偶尔有蚊虫掠过,如孤独的鹰
掠过浅灰色的天空

由春到夏,由秋到冬
这空荡荡的房间,适合设计候鸟迁徙的路线
沙发有沙发的版图,茶几有茶几的疆域
我常常敞开怀抱,用乡愁塑造故乡的山水
推开窗户,等待一只候鸟
这期间,空杯子竭力复原一片沸腾的海
反反复复后,还是空了

一只蛾子的来历无从盘查
我知道门窗紧闭,月季和吊兰尚在梦中
我知道问题出在哪,平庸的中年生活漏洞百出
越来越重的身体裹不住越来越轻的魂魄
灵与肉,美与丑,善与恶,之间
竖着一道深深的峡谷
伸开双臂,再笨拙的人
也能迎风而起

3

不是每只脚都能准确地落在鼓点上
请允许盲从者向左或向右,倾斜一个舞姿
请允许一张旧唱片咽喉肿痛,或记忆模糊
跌落舞池的人,都有一双隐形的翅膀
慢慢向深夜滑翔。哦,这自由之美
缠绕在众多的小蛮腰上,细腻,圆润
这打着旋的风流,躲闪着
怕被我胆怯的双手碰落

总是在深夜传来清脆的声响
雾锁着忧伤的出口,猫守护着瓷的静
我蹑手蹑脚在房间里寻找可疑者
灯光暧昧不明,冷水管滴答不止
我喜爱的仙人球张开毛茸茸的身体,月季打着哈欠
吊兰垂下青丝,青丝挽成花
花在瓷上慢慢开
我听到的响声被青花遮掩

我有适度的网瘾和轻微的夜游症
这和紧闭的窗户没有关系,和旋转的楼梯
也没有关系。雾里裹着芳香的草药。有些花朵
像奇异的锁芯,等待插入一场传奇
纸上的病句越来越冗长,漫过蜿蜒的山河
名词和动词,借一场春天的沙尘暴
练习易容术,弄得词性模糊
很显然,它们深谙键盘上的隐语
并巧妙地避开了暴躁的春雷

4

每人身体里都有一对无形的轮子
轮毂转动,我们得以在尘世漂泊
其实那些马车的轮子汽车的轮子,都是一种附属或累赘
一个渴望奔跑的人,即使双足陷入尘泥
也能自由飞翔。我经常遇到这样的人
他们身陷绝境,面对大量药物,面对滔天悲雪
他们不过莞尔一笑,体内的暗香
掠过窗外的寒梅

人的灵魂走在天上,肉体走在地上
多么像一场木偶剧,有人在暗处拽绳子
并沾沾自喜。光阴的大幕开合有序
年少时我有到后台偷窥的嗜好。看啊
戏中人回到现实,大都面面相觑
有人突然把我从懵懂中拽回,手臂酸痛
像一只试飞的鸟撞上一场倒春寒

时间宽宥一切。曾经的莽撞
让一把镰刀左右为难,让一片潮湿的天空惊魂不定
麦田上,闪电拎着瘦弱的身影奔跑,惊得鹧鸪无处安身
如今,手臂上伤疤仍在,旧镰刀不知所踪
潮湿的天空被画布收藏,空荡荡的房间
成一块记忆的海绵,软软的
轻轻一击,就能渗出哗哗的泪水

5

在展览厅,擅于飞翔的物种
只剩下骨骼和图案,旁边的注释文字
已走出甲骨文的迷雾,眨着漆黑的小眼睛
这是一只始祖鸟,自亿万年前飞来
飞得多么淋漓酣畅,一场裸奔
一头撞进化石。工作人员说
一只有灵魂的鸟永不停止飞翔

骨骼坚持在飞,羽毛和血液泥沙俱下
飞翔只是一个概念,顶礼膜拜的只是一个躯壳
窗外的麻雀孤独而饥寒。我突然觉得
人的信仰其实更可悲。沉默是回敬时间的唯一方式
沉默也是鞭策未来的唯一手段
展览厅用深蓝的玻璃囚着一只鸟的骨骼,是因为
他们担心一只鸟的灵魂
会烟消云散

鸟的灵魂朝向天空,肉体朝向大地
密密麻麻的网朝向狩猎者空虚的胃。有时候
我不知道该对一只鸟说些什么,语言在舌尖上一压再压
一团火在心里捂成灰烬。鸟在树枝上逗留片刻
就走了,空枝不能停止摇曳
战栗在身体里扩散。一根受伤的肋骨
沿记忆的裂纹,寻找丰满的羽翼

6

在纸上留住一只鸟的自由,诗人用语言
画家用彩笔,小说家用故事
有没有天空不重要,有没有树枝不重要
对鸟而言,飞翔是对自身的叛离
对归宿的挑衅。最完美的飞翔
就是把天空裹起来,允许日月星辰
在羽翼里相互碰撞。如果有尘埃落下来
祈祷者,请打开眼角的阀门
泪水自有泪水的自由
眼睑自有眼睑的欢腾

作为诗人,我喜欢笔尖在叙述的迷雾里
拐来拐去,叙事的风和抒情的草
在初春的大地上起伏。亲爱的读者
你的审美眼光或许早已进入后现代,后后现代
但我迷恋今天,活得越来越像一只蜗牛
慢慢地,用胆怯的触须
推敲陌生的区域。啊,笔尖犁过尘世
总是留下平平仄仄的痕迹

没有鸟的天空,如同没有钥匙的玻璃门
透明得让人一筹莫展。鸟鸣是门轴转动的声音
隔着层层往事,我看见鸟雀飞翔的样子
瓷器伸开自己的裂纹,天空一开一合
唐朝是一道诗的裂纹,宋朝是一道词的裂纹
多么干净的玻璃,一茬一茬的文明
在上面擦来擦去,擦出了痕迹

7

有肋骨受伤了。年少的梦
碎于断线的风筝,碎于一块顽石
从此身体里潜伏一头幼狮,咆哮声
渐渐高过尘世。一根受伤的肋骨
呼唤另一根受伤的肋骨,这么多年我活着
仿佛在等待下一次受虐,等待两根闪电
在空荡荡的胸腔拼写沉默的十字

身体里堆满梦想的碎砾,一个人的奔走
就是一场沙尘暴的迁移。一个人的静处
就是一座山峰拔地而起。一个人的喘息
就是一片海水义愤填膺,直立的波浪
慢慢倾斜于光阴深处
一个人的孤独,就是大地上
果实悬于空枝的战栗
就是鸟鸣滴进古瓷,裂纹浮出身躯

我等待生命中另一根受伤的肋骨
用整座森林等一只饥饿的狮子
用天梯等胆小怕事者,用甜言蜜语等一朵憔悴的玫瑰
用壮志未酬等一个仕途坎坷的小吏
这些都是时代的伪命题。悲戚有着无边无际的疆域
幸福只是一个被压缩的小小王国。梦想的碎砾
让我学会了玩积木游戏,没有痛苦多好
自由有了新秩序

8

我是个打骨子里酷爱自由的人,可一回到空荡荡的房间
就给自己打造冰冷的镣铐,一副不足百平米的镣铐
戴在身上,故国山河舞动起来
日月星辰舞动起来。这受虐的自由之舞
这熬干河流摧毁山体的自由之殇,时常在视频上
被陌生人窥视。我喜欢把面孔
隐在兰花后面,这样既浪漫又安全

镣铐需要钥匙来安慰
我翻箱倒柜,反复核对分针和秒针的误差
一个笑得多么灿烂的人,突然沉默起来
清晰的照片跟着就发黄了,旧玩具跟着就戛然而止
但没有一把钥匙能真正打开孤独的锁芯
所谓的哲学,只会在锁芯里溜达
所谓的伦理,只是借锁芯的幽暗
寻一己之欢

但我必须戴着镣铐活在世上
无意诋毁什么,也不刻意赞美什么
在自由时代,请允许有人戴着镣铐舞蹈
请允许越过广场的鸽子,有一只
曾经受伤,请允许它用受伤的翅膀
扇动众人的仰望

9

盗墓者手持竹笛。人人都知道
再好的笛子,都是竹的一截旧伤
用七个孔挖掘千年传奇,有蝴蝶翩跹
其中的两只,似曾相识
盗墓者手捧圣书。人人都知道,天上的事情
和地下的事情,同样神秘
处在中间的我们,略显懵懂。好了
不说了,墓室已打开,手上的圣书
却轰然合上

住在天上的人,用流星砸我们
住在地下的人,用魂魄缠我们
我在蛮荒奔跑,腋下的孤独呼呼生风
如果肉体再轻些,灵魂就可以自由飞翔了
如果伤口再深些,大海就找到自己的出口了
如果语言再晦涩些,这些句子就有分量了
如果墓室里的风声再大些,地面上
噤若寒蝉的人就多了

但奔跑的速度越来越慢,体内的螺旋桨
迟迟无法打开。脚下的道路风云弥漫
地下的宫殿磁石一样拽着我
每一次奔跑,都是一次反弹
如今,抛出的力量越大,反弹的效果越差
仔细想想,这大概就是中年的特征
从身体里漏出的光,途径伤口
照亮一间墓室的幽暗

10

把语言掰开,是词
把词掰开,是单个的字
把字掰开,是一滴没有灵魂的墨水
在纸上重复这样的过程,一场没有暴力的拆迁
改变鸟鸣的分贝,亦改变山峰的海拔
词性磨损着词性,光芒分割着光芒
有时是分行与不分行的困惑
有时仅仅是一堆墨疙瘩,在纸上漂移

飞鸟的影子,被湖心收藏一些
被镜子收藏一些,剩下的在纸上漂移
墨疙瘩在没有散开前,蝌蚪尚在梦中
蝴蝶尚在蛹中。词把自己拆开
用离愁别绪打造偏旁部首的小零件
横,撇,竖,奈,叮叮当当的声音
一张纸舞动起来

没有黑夜的磨损
星星很难睁开孤单的眼睛
要想获得更多的美,把镜子打碎即可
要想获得更多的清幽,把湖水搅乱即可
但要谨防一层层的涟漪,爬上眼角
一边生成皱纹
一边凝成泪滴

11

地上的宫殿和地下的宫殿,沿地平线呈对称状
在人间缺失的事物,在阴间会得到补偿
这是占卜者的言辞,无异于镜子上种花
由此我想到受刑的人,肉体被剥开
骨头被抽去,灵魂被五匹马运走
他一定是阴间最自由的人。羽翼扇动墓草
又将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

爬格子的人,不用纸张,不在深夜
爬格子的人,迎着朝阳
高大的楼房一层层一格格,像不像竖起的稿纸
贴墙砖的人,写着什么
高大的楼房一层层一格格,像不像旧时的火柴盒
贴墙砖的人,身影晃动
我真担心风一吹,他的生命就会燃烧

啊,地上的宫殿和地下的宫殿,沿地平线
相互映照。地上的宫殿和地下的宫殿,在灵魂深处
呈对称状

12

我是一个酷爱自由的人
但我厌倦了飞翔
身体里裹着山河万物,蝼蚁众生
奢靡的风吹过脸颊
我打消了做一个帝王的梦想
从此过一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平常生活

即便幸福把我死死捆住
我也能伸出闪电的利爪,抓破乌云
用一场滂沱大雨清洗身体里溃烂的山河
即便孤独把我死死抱住
我也能腾出灵魂里的空地,但一匹马同我一样
厌倦了驰骋和辽阔

我是一个酷爱自由的人
但我厌倦了飞翔



发表于 2014-6-19 10:3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读这样的诗,叙事完全融入抒情,讲求言辞与构造。异彩纷呈,追问内部。厌倦飞翔之痒。当顶!
 楼主| 发表于 2014-6-29 16:4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楼上朋友。。。
 楼主| 发表于 2017-10-6 17: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RE:000000

00000
1111111
22222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 08:43 , Processed in 0.12169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