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623|回复: 22

[诗歌奖投稿] 公路之 颂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14 14: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n1962 于 2014-6-24 16:07 编辑

公路之 颂歌
                    文:刘诺

面对死亡和无路 我只有对生命纵情一唱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脚上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哭泣
你去的地方
人人都要去
     
     改自三毛的歌
     纪念我的亡友孙大明
               [非悼词]  
               
               
                 死 请给我时间
                 让我完成对你的礼赞和仇恨
   
      一个女孩在一条通往京城的公路旁玩土,狂迷而聋哑。
那个分娩地她的母亲已经在雨季前的一阵黄尘中扶目远行
坐在古老的茨榆树下,我独自目见了天空中无头的马匹:
在暗夜的心脏,把四蹄踢向导引的星宿。

                 “爸爸,带我回家!”
                          ---春子
   
      第一首:黑果实

来自命中的话语向我围拢   嵌入
心脏   时间的话语
来自更含糊的公路和执狂
透熟的果实   杀伐的头颅
强盗的果实溃烂盛大的秋天的死亡

黑发到白发   败甲涂地的过程
我有一世的性命   整生的琴
震颤    以一生失败的出血为果实祭典
洗清你们   让雄狮的疼痛

让与生俱来的爱之剑复仇   亲吻和猛击
剖开你们   轰然开放的大海
迫近你们的内在   白刃层层进入
我看见了黑    抹掉了外在的火焰

我看见果实的核心陈列于晚秋的海岸
是一些死鱼和已往的生活   过时的斗争

是水晶“噗"
的一声留下了的空壳


     第二首 大鸟

涉过条条的水与山   天空浩渺
大鸟的道路深远   迈近我们
大鸟的飞翔比我们的冷漠更要黑暗
不是倨傲不动   粗大的风旋转
宇宙之中一个光明的敌人的据点

照临   人类的进行和植物纠缠
在果实的断层
我看见世界的起始   结束和中心
不是起伏不停   奔涌不息   不是
和平(我们用橄榄枝烧熟了鸽子)
要什么样的巨手摘取我们日积月累的黑石
和胃痛一起拿走

大鸟照临 大鸟不是倨傲不动
大鸟来自上天的火剑竖起之前
大鸟不带来新的形体   安慰心灵
不带来新的眼睛可以让我们看见
大鸟的双目紧闭
抽动闪电的皮鞭   轰轰的奔雷在唇间飞驰

鸟呵鸟呵   生就在我们中间 肝脑涂地
双爪不懈解开牙齿紧握的大地
由于我们的疏忽   和大鸟的飞翔无关



     第三首  筑梦

这一年我在秋中掘土建屋
抬头目睹南山已随白昼去远
一支二胡留在十月   拉奏无边的白水
尾随大块的乌鸦在落日的心头隐入

透过西风    双臂最后的晃动近于枯黄
我丢下空想和内心的书卷
在掘土的过程努力使心灵挨向家庭的温暖
不安的人呀业已飘泊了多年

空旷无垠的黄昏    月亮大到恐怖
潮红的月亮看见大地晚秋的裸身
叶已全无   果实都被拿走
独悬的明月不问我性命的半部还在掘土建屋
还在临风望远   耳闻水光忽然
弱了

中年一到   我与月亮都瘦
时间用一捧尘土换下我们衣袋中的时间

        
       第四首  祭品

此外大雪封门    这是我们余生的黄金
在人群走空的地方我目睹了大雪封门
大雪静于圣烛的周围    这无声的王啊
你孤独的照耀一下就清算了人类的丑闻
秘密的光明核心   你孤独的照耀
温暖而坚忍

今夜我被大雪指令   回到自身的活火
小小的自焚无边而宁静   一滴血
让母亲远循的伤滴落    一滴血
今夜我滴在大雪的中心如鲜艳万千的花朵

我饰戴明亮的枷锁   纯粹而四肢业已清净
升入你的笑容而你的叹息比这雪夜还要无边无际
辛酸的王啊    静于圣烛的包围
看我手心朝天   头颅垂下
心事的王啊今夜收获了我盛大的黑发
让我握有清明和时间   对你们说话

      
      第五首  早晨

是时间   反复精选   留下现世
是最终的十月清扫了以往的秋天
是连续的黑土和骨   是白石墓碑的肯定和冷
是我的肉体   被急掠而逝的植物

是我的心灵   不息的大火向你们双臂嚣张
中间裸露深处的棺木   是冷冷的燃点
暗含大笑和嘤嘤低哭   是我女儿的诞生
坚忍不拔的诞生是一次斗争的日出

是你们的劳动和繁殖固定我的双岸
是我液体的筋骨   奔涌千年
鲜艳的流血安抚庞大的版图   是果实
果实给你们留下

      
       第六首 经过


我残余的海水不混于众生的眼泪
我与钢铁为盟   绕指的钢铁在伤心的头颅
誓言一般存在   冷酷的一端插入虚无
欢宴的王啊   接近你时我已被钢铁握住
叫我如何能够离开

重回牧羊的日子   天空挂满鸟声
这是我们常见的天空桃花盛开
暗含美人   掉落的金钗无从更改
我们的品性   把那过去的爱人追回来
一把扇或一首小令   少年的脚气
就在那堆绵软的文字里深埋

但你如何叫我分开那水榭回去
那些花枝和小山   被钢铁紧握的人
承受多情的岁月从绸缎上
一瓣瓣砸地   抹杀我们的死亡

         

        第七首   焚后

在大火的夜   我身历赴死与飞蛾
我看见我瞬息的面孔切入你们悠久的性命
死亡的进程被香汗包裹   一次又一次复活
彻底的嘴   小腹   摊开的肢体
我繁殖的激动也是死亡的激动
我一生的内心都在流血
我一世的行为都在回到又远离生铁

给我铸冶的王   结我怒海
你们盲目的手指是我痛苦的方向
给我恕海的怒 给我你
尖刻的王啊   你给我

死亡的巨脸在大地的中心独坐


          第八首  曙色

让我返身村庄和牧歌   月光如水
劫难的心上走来了回家的新郎和新娘

曙光的白臂广阔地挥着:你们去
一条条上升的饮烟铭记:王
光明的言语
   
         
         第九首 删除   
              
..........................
        

         第十首    庄稼


流血的王啊   血使我们温暖
我们终生的王啊独居夏季的大地中央
敲击庄稼的骨骼   使我们成长
我们最后的王用丰盈的颂歌覆盖我们的死亡

让我们上升   在你的光明中聚拢
汇入无边的音乐   灵魂的王啊
手握泥土的刀子
使我们每一次死亡都是一次苏醒

      
            第十一首 寻找

打马上山岗
太阳的金花装点在马头上
在谁的怀里我挑剑看光
谁的骨头啊   你不要轻软如流水
多少个日落里我捧起清冽的血光

我的骨头被王带往四地
我的手在生命中涮洗
我的内脏让诗一点一滴的收藏
谁   和我打马上山岗

大火之后我们收获了道路
大火之后失去了墓地和洞房


       第十二首 青梅

家乡在前 家乡在后
毫不迟疑的是我的双脚
通过什么样的火  大水  和战斗的号角
才能回到你  白石的墓地
比预见的冷
四天高挑的饮烟领唱生命的合声
多少年的大睡藏起我无声无息的城
家啊  一朵拒绝开门的玫瑰
花芯中端坐妹妹

青青妹妹的乳房
看见了王的手召惑整个命
在两棵粗糙的梨树中间布置精致的子宫
更久远的村庄来这儿反应  汲水
一世的流水明确   清沏
妹妹啊 我要和你反复涉过江河


      第十三首   删除
     
....................................

      第十四首


但是死亡在细数我们的发和根
用一捧泥土同化了我们的相互的宰杀
在人类的内心我遇见黑石
在子宫的门外被血光导引
初时我们几乎没有发毛
是怎样的白刃
使我们的黑发强大

多少的岁月我坐在镜外梳理
镜中的木叶在我脚畔堆积
坚韧的水
一年一年回去的哥哥和妹妹
独处的石头为此痛碎
今天我要弃包而去
今天我要远离思想独居
今天我要和独居的石头破碎
今天我要沉入你们命中的流水
一去不再回

爱呀   今天我要与你完婚
在世界的冰封的乳房
我要将爱的肉一丝一丝培育
我要爱的内脏完整
眼睛张开   在六月
掀起广泛的蓝音乐

爱的身体白皙   拥有血
心灵   器官和四肢
拥有新的醒   渴望和力
生命的壶中拥有涛声
更辽阔的海岸
交媾的呼吸奔浪如烟
 楼主| 发表于 2014-6-14 15: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经有些不完整了
发表于 2014-6-14 20: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

“面对死亡和无路 我只有对生命纵情一唱”

佳句!!!可给心一个着落!

握!

 楼主| 发表于 2014-6-15 07: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雅克 发表于 2014-6-14 20:07
问好!

“面对死亡和无路 我只有对生命纵情一唱”

感谢雅克君的美言 非常感谢 我的其它作品也是很可读的 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4-6-15 20: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诸位父亲节快乐
发表于 2014-6-15 20:4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海子的质地!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4-6-16 06:29:03 | 显示全部楼层
google 发表于 2014-6-15 20:49
很有海子的质地!问好!

这些诗就写在海子离去的那一年 八十年代是诗的黄金年代 对生命.死亡及爱情的叩问是那时代的一些诗人的主题  海子的诗轻盈如少女、但追寻的却是死亡的意义。而这些诗却是历经沧桑的老者.在追求生.对生命有着强烈的渴求  
发表于 2014-6-16 08: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年一到   我与月亮都瘦
时间用一捧尘土换下我们衣袋中的时间

——很有跳跃
 楼主| 发表于 2014-6-17 08: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炎子 发表于 2014-6-16 08:14
中年一到   我与月亮都瘦
时间用一捧尘土换下我们衣袋中的时间

感谢炎子的读 非常感谢
 楼主| 发表于 2014-6-19 21: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经有些不完整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9 00:26 , Processed in 0.05810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