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上官南华

[诗集奖投稿] 八声甘州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9 11:0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文成 发表于 2014-6-19 11:01
学习上官老师佳作,并致问候!

文成成文,文成兄的祝福最吉祥,感谢,向您学习,握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19 11:05: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4-6-19 11:04
文成成文,文成兄的祝福最吉祥,感谢,向您学习,握手。

但愿能给你带来吉祥,一切如意,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9 11: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文成 发表于 2014-6-19 11:05
但愿能给你带来吉祥,一切如意,呵呵!

感谢文成兄,再次删改《青海诗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9 23: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6-20 00:48 编辑

修订第四卷
第六卷,删除一首


一字一句与语言角力,甘苦自知
至此

阿弥陀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0 11:31:39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修改,砍删第六卷《血人》一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0 15:0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6-20 15:26 编辑

第五卷:《桃花的旧约》增加

1965年对乡村的复述

1965年,一个人的属相复生了
他的皮肤犹如雪积枝上
胎衣埋在一棵梧桐树下

1965年,对于冬天的夜晚
雪还是真正白色的光芒
像一个童话的仓库,盛满了白糖
油灯像一个荷包
群星,一群麻雀在乡村的上空

1965年,注定了平凡,遗漏和无法叙述,缺少事件感
它既不属于饥饿,也不属于流放

然而,西伯利亚极地的风
那些流放者的叹息,喷嚏,呻吟和疼痛
并没有因一棵梧桐树有过凤凰的故事和枝干缺乏弹性而放弃悲凉

噫——家乡的栎树林兮
群居成巢的枯枝像十二月党人
寒鸦,麻雀,你眷恋的就要只剩了黑色和屋檐的妻女

那时狼还有足够的时间倘佯
在我家的西山墙下拉一泡白屎
1965年,狼依然是夜客

它似乎预感到了乡村的远离
乡村快要亮起电灯了

1965年,那是很多动物早已学会隐居的年月
而我们让草承担了过分的温暖和平凡
1965年,乡村死去的人还没有火化
他们穿着整齐一新的老衣
安睡到土下,棺木永远与土地隔壁
用腐烂互通岁月的沉积

1965年,乡村东边有山,西边有山
天空有云,山上有树,河是季节河
像树林一样

1965年,那时的乡村文学是这样的:
时间:大年三十
地点:磨台上
动物:一只大母马户(狼的土语)
事件:郎当两个大蛋子

1965年,家乡的河没有名字
它流淌像很多乡村儿女的母亲
没有名字,只好叫刘王氏

是啊,它绝对没有富裕到撑船架桥
一个一个石墩像一个一个乡村的道理

1965年,男人和女人
把河分成白天和黑夜

1965年,在夜晚河水的声音
像一个人走在沙路上到村外去

(1999年9月15日深夜,2003年12月5日,冬雨中再改。2014年6月20日,梅雨中,再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20 19:4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诗友新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0 19: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武陵山居蓬蒿人 发表于 2014-6-20 19:45
来看诗友新作!~

欢迎武陵人,这些日子,改稿改晕头了。写诗也是个力气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0 20: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6-20 20:38 编辑

修改题诗:《大地,请给我枝叶的手》改为《地祇,请给我枝叶的手》,再改为《地也,请给我枝叶的手》

《一生从事激动的事业》改为《神谱与时日》

删改《心史》内容,题目改为《最高的修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20 20: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南华兄厚实的诗集。学习了

改稿累,但也 是一个升华的步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7 16:30 , Processed in 0.17518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