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上官南华

[诗集奖投稿] 八声甘州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8 18:3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6-18 18:37 编辑
蝶恋花 发表于 2014-6-18 16:08
呵呵 恩 谢谢你对诗的这份执着 刚我把你的诗全复制下来慢慢看


感谢蝶恋花,

再增加一首放在扉页的诗:


寄参寥子书

你听的不错,城市一直在咳嗽
沙漠一直在咳嗽一匹骆驼,病就是糖
鹰也像蛇吐出的一个舌头,嗒,翅子分一个大岔

参寥子,眉毛如山,眼带水
日子还是长短句,牌子也还是老牌子
花倒真是个好水晶杯子,可总也盛不多酒水
好在我总浅饮谪醉,酒后八声甘州
白鹤飞天书

约他年,东还海道,雅志莫相违
你是专业闲人,专业奇数
专业的好色夜谱分析师,在月亮里饲养史前蝌蚪
荷花开荷花,有竹林的地方有竹林
影子不分眉目不分褴褛锦绣

白首忘机,我也分不出生死轮回
刺书给你,还走西州路,灵魂的旧址应该还在
岝崿行吟,乱山滴翠,双涧响空窗户摇

听风就是雨
我来了

旷安
                        

甲午年庚午月庚申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8 22:2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篇结尾后增加

参寥子回书

一场大雪,也是一场大空白
也许只有融化才是内容

棋子一个一个落下
我一个一个棋子琢磨
最后只看布局不看棋子

知道你正喝石榴花茶
你又不忍,你觉得一笸箩石榴花
看着比煮了还好

昨夜又做梦了吧
那不过是枕头上的花纹
和枕头里的樱桃核揉搓的戏剧

你总会梦见你
我也总会梦见我

梦安

                  忘年


参寥子
 楼主| 发表于 2014-6-19 00:32:56 | 显示全部楼层
修改《参寥子回书》结尾


参寥子回书

一场大雪,也是一场大空白
也许只有融化才是内容

棋子一个一个落下
我一个一个棋子琢磨
最后只看布局不看棋子

知道你正喝石榴花茶
你又不忍,你觉得一笸箩石榴花
看着比煮了还好

昨夜又做梦了吧
那不过是枕头上的花纹
和枕头里的樱桃核揉搓的戏剧

你总会梦见你
我也总会梦见我

这挑逗
多么庄严

也许灵魂只是愍宿,一宿曰宿,再宿曰信
也许词语只是忌讳,不克不忌,舍故讳新

我们是在灵魂中谈论灵魂呢
还是在词语中谈论词语

这挑逗
多么庄严



梦安

                  忘年


参寥子
发表于 2014-6-19 02: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偶乃客 于 2014-6-19 02:22 编辑

南华不仅仅是行吟诗人,更是一位艺术家。多角度,纵横交错。多重色彩,随时入语生花。多重语调,自如洒脱。有些过于散淡、迷离,但整体,也神形皆出。
 楼主| 发表于 2014-6-19 07: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偶乃客 发表于 2014-6-19 02:20
南华不仅仅是行吟诗人,更是一位艺术家。多角度,纵横交错。多重色彩,随时入语生花。多重语调,自如洒脱。 ...

感谢偶客兄细心,过誉了。我会接受的您的含蓄的建议,继续努力。握手。
 楼主| 发表于 2014-6-19 07:57: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6-19 08:00 编辑

第五卷:《桃花的旧约》增加:

大戏

“大地就要结果实了”
家乡的人是不会这样说话的

看起来阳光平静洒落村庄
村庄也那么平静
偶尔一辆车带着干土掠过
路边的人手捂着脸侧过身去
一会儿依然是平静
两边的山也静静逶迤
它们是地上的星辰
会有大海飘来的气流贴着悬崖爬升
悬崖不会崩裂
不会有石头滚下来
平静象二月,干荦荦的
然而

那些悲苦凄惨的命运
就与这一切平静隐隐地冲突
那么怆烈

时代在变
命运在变吗
这冲突会变吗

“大地就要结果实了”
家乡的人是不会这样说话的

他们从来没有“大地”这样的意念,这样的词
他们也不说土地
他们不把土和地连在一起说
他们把土和地分开说
风吹起来,抓在手里才是土

他们把地与播种的庄稼连在一起说
把地的壤料挑出来说
把地所在的方位和地形说出来

麦地,花生地,玉米地,黄豆地
沙地,沙窝头儿土,黄泥头土,薄板台地,
东沟那块洼地,黄泥头岗子
岭头地,涝洼子地
东北崖那块下坡地
他三爷爷家那块地瓜地

有名有姓的细切
那是他们家里的
他们的身体,脸面、性子
是他们的事,也是他们的是
肯定他们

他们分一回地,地换一回人家
字典就得改编,风的口气就不一样了
他们穿的衣服,鞋和铺盖都得跟着换

他们现在已经用塑料毛刷六面针牙膏刷牙了
他们擦腚不再用石头树叶和草,已经用柔软的白纸了
从土地到他们的身体肌肤一直到穿过他们村的路

一道白漆在路中央
他们说像演戏,路也得涂抹个白鼻梁


(2001,2014)
 楼主| 发表于 2014-6-19 08:5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6-19 23:53 编辑

修改:

大戏


“大地就要结果实了”
家乡的人是不会这样说话的

看起来阳光平静洒落村庄
偶尔一辆车带着干土掠过
路边的人手捂着脸侧过身去
一会儿依然是平静,干荦荦的
村周围的山像黑夜驻扎的大帐
探出树林,微微走动枝叶,瞟一眼野果的青涩眼神

那些悲苦凄惨的命运
就在这平静中潜隐,与平静暗暗冲突
如大海飘来的气流缓缓爬升山崖

“大地就要结果实了”
家乡的人是不会这样说话的

他们从来没有“大地”这样的意念,这样的词
他们也不说土地
他们不把土和地连在一起说
他们把土和地分开说
风吹起来,抓在手里才是土

他们把地与播种的庄稼连在一起说
把地的壤料挑出来说
把地所在的方位和地形说出来

麦地,花生地,玉米地,黄豆地
沙地,沙窝头儿土,黄泥头土,薄板台地,
东沟那块洼地,黄泥头岗子
岭头地,涝洼子地
东北崖那块下坡地
他三爷爷家那块地瓜地

有名有姓的细切
那是他们家里的
他们的身体,脸面、性子
是他们的事,也是他们的是
肯定他们

他们分一回地,地换一回人家
字典就得改编,风的口气就不一样了
他们穿的衣服,鞋和铺盖都得跟着换

他们现在已经用塑料毛刷六面针牙膏刷牙了
他们擦腚不再用石头树叶和草,已经用柔软的白纸了
从土地到他们的身体肌肤一直到穿过他们村的路

一道白漆在路中央
他们说像演戏,路也得涂抹个白鼻梁
发表于 2014-6-19 10: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偶乃客 于 2014-6-19 10:17 编辑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4-6-19 07:01
感谢偶客兄细心,过誉了。我会接受的您的含蓄的建议,继续努力。握手。


特别是今年,感佩到南华痴心以往,并从中领略你多年的吟唱、历练---------诗歌成就了你唯一的驿站。现代社会,为行吟的诗人、艺术家致敬!

你的诗,直接取自你锁定的事物的内部了---------这是海子、昌耀诗歌,汉语诗的精髓取向。(我这样说,是要担着反感提海子的人之反感许些风险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6-19 10: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偶乃客 发表于 2014-6-19 10:10
特别是今年,感佩到南华痴心以往,并从中领略你多年的吟唱、历练---------诗歌成就了你唯一的驿站。现代 ...

昌耀,海子,确是我不愿言说的内心,是我的两个取向,灵性和土地,贴紧它。扎住根,再去开花,再去飞。

再次感谢,老乡老兄,相逢一杯酒。消息告诉您我的电话,方便就来。
发表于 2014-6-19 11:0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上官老师佳作,并致问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8 13:32 , Processed in 0.05674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