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051|回复: 15

[诗歌奖投稿] 学会精选是一种进步——《反身代词》(不参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9 21: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魔约 于 2014-6-13 00:08 编辑

反身代词(9首)



《午夜的男人》

在街道的两旁

一个靠左走一个靠右走

中间被路隔着

他们谁也看不见谁

这两个男人都是好男人

默守着交通规则

红灯的时候

他们耽误了一样的时间

绿灯的时候

他们行了一样的路程

这两个男人都是回家的男人

一个走在去家的路上

一个行在来家的途中








《硬币的三面》

与她猜硬币

十年如一日我都选择侧面向上

只有一次赢了

那一次正好落在她的指缝之间

那是一双温柔向上的手

教给我抚摸了硬币的三个面







《黑白》

乳晕的跑道上我遇见她的白

我向着那白冲刺

还在途中

旅馆的房间就已经开好了

里面黑洞洞的

她一个人躺在那

也是那天晚上

我在她的乳房上拐了一个很大的弯儿

找到了一条回信阳的捷径







《沸水之痛》

一滴冷水

一下子就走进了沸水的内心深处

整个过程简短且从容不迫

一颗汤圆

翻来覆去滚在沸水的表面

从壳熟到心

馄饨见状立刻跳了下去

皮儿破肉绽

饺子潜入水中拯救馄饨

面条默默加入

粉丝加入,方便面加入

菠菜,大白菜,黄心菜,生菜

西红柿,鸡蛋,香椿也都一一加入

肉丝儿停止喊痛,抱着同胞加入







《死人冷》

死人躺下。死人冷比活人的热更甚

活人一睡不醒。

朦胧之际

印证一种爱于心灵之中

沿途

电影票,身份证丢失。

无法对号入座。等待空着的巢穴

灵感所至,之余

向盗墓者表达爱意:

我爱你

如同爱任一人

你爱我

如同不爱任一人。

爱情

淹死在婚纱照,被工具抹掉的那颗黑痣

下面的深渊。牵着手分手

我把自己作为我们的一半

葬在镜子里,永生。他站在镜子的对面

没日没夜地寻找个体。









《路》

他们先是仰视我

后来又俯视我

这就是我久别重逢的人海

一切一点没变

我脚下的路都是下坡的

他脚下的都是上坡

那个跛子的路是台阶

那个穿着乳罩的美女

她的路是升降型的

还有她

她从红色出租车里下来的时候我几乎没认出来她

我爱的她

她的路是锯齿状的

一抽一拉地锯着她性感的脚

她的脚印都是碎末

铺了一地很好看

她几次拉我上车差点锯断了我的胳膊

我顺着下坡飞奔

她开着车在后面追说她想我了

要我回家

我说不,我告诉她我晚点就回去

我在路边看一个少妇奶孩子

她的乳头真大

几乎塞不进孩子的嘴

她寻求我的帮助

我以赶着回家为由婉拒了







《袖子》

我的衣服两只袖子破了

我找阿姨给我换了新的袖子

她把左边的换的比右边的长

我告诉她没关系

我左边的胳膊比右边的长

穿在身上谁也看不出来

阿姨用悲戚的目光看着我

轻轻地把我抱进怀里

几分钟的温暖光景让我沉醉

阿姨抱着我的时候告诉我

这么多年了

进她店里来的客人

他们的胳膊都是左边的比右边的长

我们告别的时候

我看见阿姨头上很多的白头发







《他们走的很近》

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走到那么近的

我从来不曾和一个人走的很近

我只要一靠近

他们就闪了很远

即使是偷偷摸摸地靠近

他们也会瞬间闪到很远

我只那么近的走近过一个死人

更近的是走近她坟墓的时候

最近的时候是我把手中的菊花放下的时候

但也不如他们那么近

我实在不知道

他们是如何做到走得那样近的







《后柳字诀》

因距离太遥远而感受不到一个人的爱是正常的

如果感受到了那就是距离还不够遥远

我感受不到你的爱

我依然认为你还爱着我,这是一种珍贵的品质

你感受不到我的爱而放弃了我是可以理解的

你没有放弃爱情

你爱另外一个人是好的

你没有停止爱,你在爱他

那是另一种爱,不同于你对我的爱

我知道这一切之后我发现我的品质被爱情击败

这种败北让我兴奋

你说你还爱我,这拯救了我的品质

你说,这爱已经是另一种爱了

我必须再次回到遥远的地方才能感受到它

这话是真的,我曾有幸得见,一枝柳条越过了三个国界

它用三个国家的秩序完善了自身。





蝴蝶传说(11首)

《蝴蝶铁》

我拎着锤子漫山遍野地开采蝴蝶

砸开花的海林的礁

敲碎紧埋蝴蝶的蕊

我把它们全部带回我的锻造坊

投入熔炉

蝴蝶在炉里带着火飞舞

梁山伯祝英台,飞了千年早已疲惫

先于所有的蝴蝶以一个相拥的舞姿熔化

落到炉子的底部沸腾着

另外的蝴蝶依然带着火在炉里飞

翩翩起舞

我投入更多的焦炭接入高压的煤气与氧

它们煽动烈火在炉子里狂欢

把炉子撞的摇摇晃晃

我举起锤子到炉火里敲打蝴蝶

它们在锤与火与舞的高潮里一只只熔化

落向炉子的底部沸腾到一起

降温,锤击蝶群,锻造,目光逼视

浸入血流湍急的动脉,在血液里冷却

滋起的血气中,一块乌黑的长方体蝴蝶铁

翩跹起舞,扶摇而上



《青铜薄片》

那些日子我作为镜子而存在

万物都能在我的身体里照出黑黑的模糊的一团线影

那是万物第一次从我身边次第走过

它们的影子叠加在一起

厚度从极限零到极限一毫米

悬浮在我身体里连血液也照不亮的地方

那些日子我小心翼翼地走路

小心翼翼地使用体内那双血色的眼睛

那晚窗外的白墙像月光一样

照亮了整个房间也照亮了我

我体内的那处黑暗之地张开嘴吐出了那薄片

“青铜薄片”

锃亮的青灰光芒向四周放射而去,占据了整个房间

以及窗外的白墙



《战争论》

你我之间必然有一场战争

你我之你说,这绝不是一场决斗

你我之我说,既是战争必须打响

你找来旗帜

我找来旗帜

我们在黑夜里看不清对方的旗帜

我们围着篝火等待白昼的来临

夜晚冷的出奇

我们互相拥抱取暖

战场上战士们正是这样度过了无数寒冬

温暖的白昼终于来了

也带来了看清旗帜的力量

你我的战争也该打响了

第一回合你的刀砍上了我的棍子

第二回合我的棍子劈向你的刀

第三回合交换场地交换旗帜

休战。

你在石头上磨刀

我在林中寻找新的棍子

旗帜在风中被吹往同一个方向





《柳字诀》

我告诉她我爱她

她说她不能为我生孩子

半个也不行

我告诉她我爱她

她说我能给你生一个孩子

它会是一个怪物

有三只手两个头

我告诉她我爱她

她说她不是一个女人

根本不会生孩子

我告诉她我爱她

她说她是我的亲妹妹

我告诉她我爱她

我是大地的独子

没有血亲

她说她是我的妈妈

我告诉她我爱她

我的妈妈在天堂晒米

她什么也没说

用柳枝缢死在了我的身旁







《蝴蝶》

刀客在我身体上割的八十道刀口

夜幕降临时都变成蝴蝶一只只在月光下飞了起来

离开我的身体

离开我的疼痛

它们在光影的闪烁中翩翩起舞

我再一次目睹了刀客的神奇刀法

比感同身受更加明晰

比落到实处更加寒冷

我开始思念那个刀客

坐着火车而不是骑着马

带着车票而不是斜挎着刀的刀客

在他的左脸

有一道很长的疤痕

像一只干枯的枯叶蝶

找到了那一棵枯萎在春天的树之后

再也不愿意离去

那八十只蝴蝶多的不像八十只

它们整整一夜都飞舞在我的丛林之中

黎明的时候它们才落回原地

一只只被我的人皮愈合

连浅浅的疤痕也没有留下







《阴茎勃起》

它是那么怀念被崇拜的时代

用青铜浇铸的海绵体

比用青铜浇铸的阴唇和子宫更加夺目

习惯的釉色血液一样充盈

扶摸的把手一样明亮

万人扶摸的日子也远去了

那些把手被用来刹车

刹车失灵后那些把手沾染血色

它是那么怀念最初的那一抹鲜血

头颅血更嫣红窒息更深远

人类用这种方式残忍的告别了

他们的学生时代

肉体的成熟掩盖了精神早已瓜熟蒂落

水银生出的菟丝

紧紧依附在灵魂的青铜把手

它是那么怀念一地冰冷的水银

融化成流越过骨上的刻度

在崇拜者体内持续的上升

春天再度来临时

大地的深处到处响彻着强壮阴茎拔节的声音







《脱翻》

脱就意味着翻,手指脱皮翻开手指

里面是空空的,藏匿着更小的手指:黑暗

也藏匿死亡。咬一口滴向更深处

我的肉质比你们所有人的都要鲜美

我是第一个开始吃自己的人

也吃别人。别人走过我

就有二两肉塞满我的嘴

我走过别人,我瘦去二两

我的肉被加工,多道程序

比造一个句子更加繁琐

造字,造词,造句。忍不住尝尝句子的味道

这里的句子比别处的句子多一些笔画

这里的字看不见,这里的词摸不着

多出的笔画被当作碎玻璃插在墙上

扎贼人的手和自家人的奸夫

翻就是脱,字典里汉字都可耻

裸露的声部与大腿,翘起在翻页的风中

吹开的玻璃卷起,窗帘学着母亲卷起婴儿

我是第一个在窗帘卷里吃自己长大的人

也吃别人。我的肉质被食品安全机构认证

公章是红色的,方形的,红泥比烧红的铁烙的更深

我给别人带来可信赖的营养,他们给我稳固的疾病

我也把病给人。一株植物也不得不在春天脱去翠绿的衣服

我不脱衣服。等衣服脱我,把我翻开

我挂着五脏六腑,大脑皮层,神经组织行走

我在头顶顶着我全部的脂肪,在太阳下面流油。













《高斜》

“每个人都背负罪名,因而我们平等,高的。”

山上的井是斜的,水也是斜的。打水人斜着身子

脚与手并到一起,跟井里的桶,桶里的水打招呼

握手,拥抱,亲吻。跟一个词打招呼

我只顿一顿睫毛:眼睛多出的笔画排成栅栏的手掌

斜着扇的我的眼珠子通红,夜里被抱恨的纤夫拉着疯长

“我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坐在万物的一旁

像一株被掐断的植物等在那,等待耗尽生命的力

耗尽自己的生命

“我却找不到自己被掐断的地方,我的肉体没有丝毫伤口

我放弃自己的生命是唯一的一掐,我的根在我的体内。”

睫毛织成的网中我看见这样的句子

网眼小而细密,有无数的东西漏掉,最多的是水。

清晨二十年前,我坐在磨盘上打弹珠

看着来来去去担水的人,从我的身边走过

驴子斜着蹄子弹翻每一个木桶。十点二十年后

担水的人一个一个淡去,最远村子里的那个瘸子

斜挑着担子,水从他的身体上漫过

一直流到我的跟前。我替它们流回井里。







《深夜絮语》

如果你喝下玻璃杯里的电水结合物

你就会发现重力一样的时间高贵的像一个第三者

在深夜发现一个第三者是如此不易

命运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爱情其实并没有彻底终结

就连我们的煤炭

它们也可以用我们的头发再生

第三者走来把这些可能撒在白色的床单上

水从嘴角漏到白色的床单上

湿成为了一种直观的颜色

电顺着肉体一路击穿心脏和血管抵达床单

它无处可逃了

第三者的手捉住它放回玻璃杯

玻璃杯需要水来养活这些带着人命的电

为此第三者捉回了湿以及更多的颜色

和深夜的高潮,装了满满一杯







《怀念那些活着的人》

我们曾一起走进作为整体的人类

那么密切地联系到一起

我们互相交谈

没有任何的障碍

我们把热气哈到对方的耳朵里

享受彼此亲近的时光

但现在

那些人都远去了

远的就像死去了一样

看不见摸不着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我总是怀念他们

我总是看见他们结队而来

我们像流水一样汇集

而汇集的只有我一人

我忘记了多年前我与自己分叉并异道而行

我全部回来了吗

我并不清楚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会开始怀念我自己

我总是看见自己的背影在不断走远

偏离集体的陆地

偏离大海的千帆

偏离了背后的一切

我正不可遏制的从人类之中偏离出去







《死亡来临》

“我越过那些想要自杀的时刻

隐忍所有的死亡

永远永远地排在自杀者之列中的最后一个

在这样的序列之中我尽情释放着死亡的激情

放肆的感受越过死亡障碍的生命之气。”

那些未曾越过的人都曾与我有只言片语

在那样的序列之中我显得像一个懦夫

我告诉他们我在等一个人

一个诗人

我无数次把自己的位置让出去站到他们的背后

我听他们说谢谢听到耳朵发麻

我远没有他们谦恭远没有他们勇敢

我排队买一种蛋糕的时候

我也持续的让出我的位置

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在排队

直到卖蛋糕的女孩走过来告诉我

所有种类的蛋糕都一个不剩的卖完了

死亡的蛋糕也卖完了。
发表于 2014-6-10 10: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个“不参赛”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18: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溧阳囚肉 发表于 2014-6-10 10:00
好个“不参赛”

问候诗友!
发表于 2014-6-12 20:3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魔约,咱的人还有谁在这?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21: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洙泗清风 发表于 2014-6-12 20:34
魔约,咱的人还有谁在这?

qingtong....青铜以前经常这儿耍
发表于 2014-6-12 22: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孩子写的有意思
 楼主| 发表于 2014-6-13 21:34:34 | 显示全部楼层
绿箩 发表于 2014-6-12 22:22
这孩子写的有意思

谢谢绿箩姐姐来读。
 楼主| 发表于 2014-6-23 21: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来,自顶一个
发表于 2014-6-23 21: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互顶
 楼主| 发表于 2014-6-23 21: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安氏 发表于 2014-6-23 21:19
互顶

额,你怎么也来这了,我好久来一次,很少回帖,只为看看诗友们的写作情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9 00:18 , Processed in 0.05872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