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0824|回复: 73

[诗歌奖投稿] 【飞蛾(组诗)】潘黎明新作,请多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22 21:4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潘黎明 于 2014-6-19 18:16 编辑

@潘黎明


飞蛾(组诗)


    飞蛾


不只是凤凰于飞
阵亡的飞蛾
欣快地出殡

这个夜晚就这样停下来
当我从地上掬起那么多

晕眩的静点,忽然想起
诗人之死

没有对话的,必死的世界
是什么让我们丧失了拯救的可能

这个夏天,真是个危险的边峰
我悲欣的泪水在永恒的赠礼中
敏感如虎贝:“诗之镭,裸蹈于火焰。”

天,越来越黑。夜,越来越深
飞蛾暴恶的激情
让我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这个夜晚,每一个孔穴
都在期待回声。”


      灯火


前几天,我不写诗
不上网
躲在灯火后面
乞灵

一朵灯火是一个打量者
她在宽解
她也在照耀

仿佛是时间之河,某一种漂流的物体
我被反复观照
“   写下的,已无法辨认。”
我的语言一如谷物,在成为酒的过程中
被重新命名

吟或咏,灯火是秘密


      秘密


每个人都有内心的秘密
咬紧牙齿
还是想说出剩余的火焰

严守与泄露。我的心灵引出
许多歌唱着的脸孔
细切的接近,并
倾听它们



        雨点


一包夏天的花籽,它们轻撒
这让我想起我爱的女人。她曾经用火

咬住我的黑夜

“我需要一个陶罐。”她用于盛放的一张嘴
在雨中
发出这样的呼声

净瓶里的圣水
在灯火赤裸的托举中
流向谷地

“被花籽取走秘密的男人,今夜,将涌出疼痛。”


      男人


这张床,男人睡了二十多年
它理解这男人在活着
用爱欲的本质,聚集舔舐肉体的烟火

“温柔,是一片海。”那光芒里的男人
烟火中酿造烈焰的男人,知道光就是意义的
男人

在床上结着蛛网的生灵
其深隐的背后
一个女人,叩着他的一生

那悬空的手
仍在扼系着夜的喉舌

“在床上,我并没有答应你。”



       答应


仍有几滴雨
抚摸着我的旅程

“逃离是不可能的。”
彼岸之我,用雨点审视
远山

潜流的另一端,什么正在返身
正在追问
一枚光的来历

我听见飞蛾的嚎叫
也听见灯火的寂灭

有几朵雨与诗人之死形成呼应
也有几个秘密化为鸠酒

这关联,这替代
落的久了

一场
大雨
开始释放我


    释放


柜架上有香水,有流水之匙,有火焰上的
虎骨
也有两个女人
煅烧的陶俑

一个女人说:你好似从来不关心我
另一个女人说: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和安慰

更黑的路途上,我迷路了
一个永恒的深渊
把我召引

“我曾独自起舞,用柜架塞满空屋。”
在这旅居的洞穴里,落座的女人
她们发出的不同声音

让我独奏
黎明之心


       一颗心,卖多少钱


我没有心。


      


我,站在豪德广场路一号,所在的
四个方位
南,有一只狗,跪着,酒店门口的流
北,有一只牛,镇压加油站

往东,是必然到老的烟囱,热电厂的零散语言
往西,我感觉是落花寺庙,住着庄严的大象

山西并不高,我也没什么可以降落的
此刻,和我一样站着的狗,对着霓虹

大呆。许多报章说汽油涨价了
偎贴的牛,虽是石雕,也说着脂正浓粉正香

最是那神神叨叨的烟囱,明显释然了
它往落花寺,飘去奶嘴

投缘。辛酸的树和整洁的天幕。我站着
并育有一子一女

盛名之下,我活着的粮食,喂养了牛
期待,也能像大象那样
发声

   

     发声


板壁上有异乡。有梵高的远游

昨晚,特拉克尔轻举我的回家之路
而屈原在镜屏上沉睡
他们,向死之心,成了暂时的容器

击打下坠的自我

试图以断片发出亮光的碗,接住我儿子的
哭声,在那里
月的光华,异乡的蓝,诗人的向日葵
甚或我杯中的


都铆足了劲,与三岁的风暴
对抗


      一次烛照,夜空就深了



有一棵树,在流水之側
屏住了呼吸

叶子都成了闪耀火焰的灵光
风,跳起了孔雀之舞

天山共色。一个人的斗室
笑能可掬

他把火带上了床。打开盖的红酒
"嘭”。六月的吻,投掷到十年前的

城池。墙上的时钟,一片蓄满
花香的云朵

两个人倾翻了一座废墟。大地的碗里
更多的人,正在与黑暗决裂




       风入画




梦幻的蝴蝶,在墙上
发出最微异的声响
有竹叶在引领活着的闪电
他在紧紧跟随

“这浅浅流水,秉烛夜游。”在墙上
南天竹叶,对峙里尔克的深谷
而他坚持站在崖口

“那时间的墙上,风是未来。”




    乌木镜框



我的影子在乌木镜框中,摇曳晚风

有趣的是,作为风的中心
月的白与蝴蝶的黑
它们触及
一朵火焰的上升

我不奔跑,也在烛火中闪光
甚至我爱的女人,也在这幅画中
燃烧

胶合或者澄清。在轻盈的歌唱中
活着的竹叶,扶临我们的苦难
风的怀带,在墙上
始终是幽冷的

只有夜,只有静止,才被称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4-5-22 22:27: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朵灯火是一个打量者
她在宽解
她也在照耀
“我获得的只有无言

彼岸之我,用雨点审视
远山
发表于 2014-5-23 23:5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有些奇异,期待展开
 楼主| 发表于 2014-5-24 21: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芷妍 发表于 2014-5-22 22:27
一朵灯火是一个打量者
她在宽解
她也在照耀

生活的虚象,生命的真实。我们每个人,却并不等于就是“那个人。”

感谢诗友来读。多交流。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4-5-24 21:5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姜涛 发表于 2014-5-23 23:52
感觉有些奇异,期待展开

我们每天都在行走,我们每天也都在“丢失”。

不可回避,也无力拯救。

非常感谢姜老师抽空来读。写了20多年,最近才有些“感觉”。我最近力图用简朴的但有外延的诗语,来冲出重围。虽然明白自己是一只牛,却也期待能像大象那样发声。

再次感谢老师。祝安。
发表于 2014-5-24 23:4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潘黎明 发表于 2014-5-24 21:57
我们每天都在行走,我们每天也都在“丢失”。

不可回避,也无力拯救。

写得很在感觉,祝贺。
 楼主| 发表于 2014-5-24 23:5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站在豪德广场路一号,所在的
四个方位
南,有一只狗,跪着,酒店门口的流
北,有一只牛,镇压加油站

往东,是必然到老的烟囱,热电厂的零散语言
往西,我感觉是落花寺庙,住着庄严的大象

山西并不高,我也没什么可以降落的
此刻,和我一样站着的狗,对着霓虹

大呆。许多报章说汽油涨价了
偎贴的牛,虽是石雕,也说着脂正浓粉正香

最是那神神叨叨的烟囱,明显释然了
它往落花寺,飘去奶嘴

投缘。辛酸的树和整洁的天幕。我站着
并育有一子一女

盛名之下,我活着的粮食,喂养了牛
期待,也能像大象那样
发声。
 楼主| 发表于 2014-5-25 00: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溧阳囚肉 发表于 2014-5-24 23:43
写得很在感觉,祝贺。

读过兄弟大作,诡异,有方向,让我有飞翔的冲动。

呵,谢谢您的鼓励。还望不吝赐教。

真心话。再次致以敬意。

晚安。
 楼主| 发表于 2014-5-25 00: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潘黎明 发表于 2014-5-24 21:57
我们每天都在行走,我们每天也都在“丢失”。

不可回避,也无力拯救。



我,站在豪德广场路一号,所在的
四个方位
南,有一只狗,跪着,酒店门口的流
北,有一只牛,镇压加油站

往东,是必然到老的烟囱,热电厂的零散语言
往西,我感觉是落花寺庙,住着庄严的大象

山西并不高,我也没什么可以降落的
此刻,和我一样站着的狗,对着霓虹

大呆。许多报章说汽油涨价了
偎贴的牛,虽是石雕,也说着脂正浓粉正香

最是那神神叨叨的烟囱,明显释然了
它往落花寺,飘去奶嘴

投缘。辛酸的树和整洁的天幕。我站着
并育有一子一女

盛名之下,我活着的粮食,喂养了牛
期待,也能像大象那样
发声。
 楼主| 发表于 2014-5-25 22: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声

板壁上有异乡。有梵高的远游

昨晚,特拉克尔轻举我的回家之路
而屈原在镜屏上沉睡
他们,向死之心,成了暂时的容器

击打下坠的自我。

试图以断片发出亮光的碗,接住我儿子的
哭声,在那里
月的光华,异乡的蓝,诗人的向日葵
甚或我杯中的


都铆足了劲,与三岁的风暴
对抗

“所有的时刻都是生死攸关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5 18:40 , Processed in 0.06328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