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352|回复: 4

[诗歌奖投稿] 狼孩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16 08: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梵高割耳四问》

把我的耳朵割下来
是我疼?
还是别人疼?

我手捧自己的耳朵
种到树上?
还是送给戴花的妓女?

我少了一只耳朵
噪音依旧?
还是噪音已然彻底消失?

我的头缠着纱布
是我伤了?
还是世界伤了?


《仓央嘉措活佛》

你是这大高原的活佛
每座山都会向你顶礼
你把一首情诗的花冠
戴在幸福的神山头上
传说的云就跑过来笑
你风的箴言飘来飘去
拂着女孩向日葵的脸
你挥洒太阳遍播阳光
天雨送来了渴慕的温暖
你举着爱情的甘露瓶
普天下女孩都张着嘴
只有我想得到你
青花瓷的江河蓝秞瓶
以及你阳光的诗


《朝觑粮食》

青春毫无顾忌地疯长
甚至牵着雨的线
甚至抓着雷电的稻草
用力向虚无的高处窜
被时间成熟的思想
把表针压弯了腰
头很近地叩向大地
想把自己播成种子
我抬起头欣赏落日
母亲弯腰朝觑粮食


《你的羽毛》

那管带着体温的白羽毛
是从天上飘来的
比白云还轻
他和你一起
落到我荒芜的心上
比冰川还沉重
让我无法喘息
我高举着
这个世界最后一支箭翎
搭弓射箭
瞄准月桂树上
那只闭着一只眼的大鸟

你究竟要这片羽毛
还是要那只大鸟
羽毛最终射中的
只有我


《世界》

世界老早就到了
比上帝到的还早
它为我的嘴准备了空气
它为我的喉咙准备了雨水
它为我的心准备了高山
它为我的血管准备了河流
它为我的眼睛准备了广场
它为我的鼻子准备了草木
它为我的耳朵准备了清风
它为我的胃准备了锅灶
它为我的梦准备了彩虹
一切都准时准备好了
我算计着时间
准时来到这个世界
我看到这一切
比火还煎人
我没有问好也没有道谢
我只是哇的一声吓哭了
这准备好的一切
其实都把我当一盘菜
他们全都张着嘴
等着吃我


《一张犁挂在墙上》

一张犁没在田里忙碌
而是挂在了墙上
晒着懒洋洋的太阳
现在的犁和影子
已经合二为一
现在的牛在河边吃草
春天没完没了
土地无边无际
一张犁在花海之上飞翔
呼唤着牛
也翻开了所有的秘密
我无法扶着这张犁
我只能被犁牵着
走过所有的土地


《清明天祭》

雾霾谋杀太阳
乌鸦的黑羽毛
纷飞成灰烬
病毒占领了地球
硅化着尸体
滚动看不见的灵魂

大鸟飞走了
再也没回来
火车站一派黑暗
烧瞎了眼睛
几只蛐蛐儿
在火焰上唱着哀歌


《一块石头落地了》

一块石头
燃烧着落地了
却没带来温暖

一块石头
叩响沉默的大地
却没喊出声音

一块石头
轰开密闭的大门
却没发出爆炸

一块石头
无约而至的闯入
却没引发战争

一块石头
击碎了恐怖预言
却没投放春天

一块石头
敲打着地球的心跳
只有冷冷的雪花开着

一块石头落地了
我的心依然提着
因为水晶头骨还没到齐


《证悟》

夜很黑
眼睛睁着闭着
没什么两样

一觉醒来
太阳出来了
我的头发
莫名其妙全都没了

太阳看着我
我看着佛
无缘无故地笑


《生命》

发太装饰了
皮太轻薄了
肉太柔软了
血太随意了
骨太脆弱了
命太易碎了
只好装在钢筋水泥里
密封在钢铁的笼子里
用见不到日月的恒温保鲜
想拉到哪里就拉到哪儿
想放在火星就放在火星
你的命运不在你手里
也不在上帝的手里
每个同样的托运箱都贴着
易碎产品
小心轻放


《唯一》
  
把漫天雪花握
成一滴水
挥一滴水流
淌一个春天
让一个春天绽
开一片玫瑰园
把玫瑰园浓缩成
一支玫瑰花
把这支唯一的玫瑰花
选择这唯一的一天
送给唯一的你


《神的绝望》

从放养到圈养
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
人被自己钉在
钢筋水泥的棺材里
享受失去自由的自由
棺材的眼睛睁着
冷冷的没有人味儿
饥饿地饕餮着
同样圈养的猪和鸡
大街上空空荡荡
种子不再发芽
也不再开花
神主的降临没有先兆
只有一具具方舟
排队等待拯救
神蒙起自己的眼睛
嚎不出声
哭不出泪
此时世界一片死寂


《穿着你的衣服》

生命消失了
根还在
时间流走了
诗还在
风把虚空中的浮名
吹成了芬芳
你把自己幻化成云
发表在天空
鱼游在云里
吐着平仄的泡泡儿
草和你一起疯了
比胡子还疯
你说而无话
始终没有听众
我穿着你的衣服
分享你的温度


《一只大鸟消失了》

一只大鸟消失了
所有知道者都是听说的
没有眼睛亲眼所见

一只大鸟消失了
六十亿双眼睛也没能看住
眼泪的海洋淹没了视力

一只大鸟消失了
满世界眼睛欺骗着眼睛
海洋饥饿地咽着口水

一只大鸟消失了
除了大鸟自己知道
谁能在印度洋打捞起月亮

一只大鸟消失了
一群大鸟飞过来围观
鱼在水里无奈地吹着泡泡儿


《补丁》

云贴在蓝天上
阳光贴在大地上
蝴蝶贴在草原上
树贴在旷野上
雪贴在高山上
风贴在我的脸上
我贴在八百年前的老巷
抚着疯长的草和土墙
把古怪的思想钉在墙上
我不知道
谁能为它打上补丁


《你看到了纤夫,不是船》

我没亲见过列宾的伏尔加河
我看到时间之河的水都流干了
汗水与泪水坚硬的沙砾
狠狠硌着历史学家的脚

船搁浅于枯黄干凅的河床
等着纤夫用号子来发动
收获的粮食不在肠胃里
也不在空空的竹筐里

旱船向着汗流的方向行
身体朝着土地的里面走
历史学家遥看的总是船
而你看到的是走在船前的纤夫


《寺院》

寺院就在我的面前
也在我的心里
就像那尊香炉
始终香烟袅袅
如影随形
我走到哪里
它就跟到哪里
寺院之门是敞开的
自始至终如此
除了我走进去
然后走出来
没有僧敲僧推
连池边的宿鸟
也跟着我
走进寺院
呢喃着经文
站在外边的
只有你和一棵树


《地震》

压抑不住的欲望
终于喷发了
此时天空
暴雨不停
这本身无关痛痒


《北运河》

那卷画轴刷成圣旨
皇恩直铺展到太平洋
诏告游动的白云
江河之纤拖着画舫
下到南方去赏花
谁是上面的山水
谁是画里的美女
谁走过去收起画轴
静听里面的潮声


《玛雅人》

那些石生者
饮着沙漠
咀嚼着绿的渴意
抓住偷袭的子弹
头也不回
绝望地走回石头
永远关上了门
此时枪在外面
子弹在里面


《水仙花开》

你每天都叮嘱我
水仙花代表财富
你要看着它绽开

于是我每天醒来的第一眼
都是跑过去看它是否开了
不是为了看花
而是去看你的叮嘱
可水仙花就是含苞不开

你说明天就回来
我一看水仙花突然全开了
一朵不剩


《树王》

一棵树
我是说大树
大到世界上没有
那么大的锯
用来锯它
大到世界上
没有那么大的斧子
可以砍它
大到它不用横行
就足以霸道
所有走过来的脚
都绕不过去
以为这里就是
最后的终点
他们全都收起脚
跪在大树面前
诚惶诚恐
抬起头
大树已经打开了大门


《你就这么走了》

什么也没说
你就这么走了
你离去的背影
飘满了一地
枯零的落叶
和鬼魂一样
紧追着你的脚印
影子被你牵着
随着你的心情
长大或者缩小
风抓起天上的粮袋
用忘情水收藏起
最后的消息
露珠不是眼泪
盛不下花朵
我的眼里空空
除了你
什么也没有
你就这么走了
什么也没说
我知道你一定
还会回来


《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战争结束了  敌人还在
生命消失了  土地还在
战争的无辜者阴魂不散
坑埋的骨头已经长成古树银杏
犯罪者强奸的灵魂哭成雨花石
母亲哀哀的唤魂只呼来清明雨
人民在血与痛中站起来
从身体里拔出消化不掉的刺刀

哪一柱香火能把噩梦送上天堂
哪一声雷电能把犯罪者正法
何时能让屈死的生命出来作证
何时能让沉默的嘴巴喊出冤枉
我们要让太阳睁开明辨的眼睛
抚慰三十万无家可归的灵魂
让全世界被强奸的母亲
生出的都是比火焰还猛的诅咒

我们是杀灭不绝的死难者的后代
我们默哀是在听无辜者悲愤的控诉
我们拉响警报是时刻准备着的怒吼
国家公祭日不仅仅是为先祖们祈祷
而是要我们记住敌人给我们的痛
死难者一直在看着子孙们如何复仇
我们何时让敌人真心地跪下来忏悔
所有的和平都不是忍让而是争取


《一尊佛就是一座山》

太阳在上  山峦为躯
佛敞开身体之门悟道
飞天的记忆停留在高处
风动没有欲望的灵魂
扣着等身长头的肉体
脑满肠肥地强行减肥
愚公独坐山洞闭关思过
石头是可以移走的
山始终矗立在神话里
坚硬的石头刺穿时空
承受着无敌的金箭
顶着世界唯一的太阳
听深藏神话里的心跳


《我沐浴在阳光的幸福里》

我坐在离太阳最近的高处
赢得全世界最早的阳光
连世界最后的阳光
也是属于我的
我的前边是阳光
我的后边是阳光
我的外面是阳光
我的里面也是阳光
阳光暖暖的
我的心暖暖的
我就这麽头顶着太阳
把所有的阴影
坐在屁股底下


《搁浅的心》

风离开了
落叶搁浅于墙角
潮退去了
花贝搁浅于沙滩
雨隐身了
彩虹搁浅于天空
春躲开了
花心搁浅于阳光
你消失了
我爱搁浅于月夜

月圆无处搁浅
月缺搁浅吾心
天地弯月的秤钩
称量着心的重量


《背松毛的女人》

我亲见一座山的阳光
开始缓缓移动
比愚公还愚的脊背
背着太阳移动
一座山跟着移动
此时你的身体暖暖的
放射着挥不去的光芒
此时你的心暖暖的
发散着太阳的热量
重量不在你身上
幸福比阳光还重
跟着你的心移动


《收集》

天空收集起翅膀
土地收集起雨雪
道路收集起脚印
屋宇收集起悲伤
墙收集起影子
树收集起风
我收集起声音
酿成酒
一杯泡满忧愁
一杯泡透时空
一杯泡完日月
三杯通大道
一仰脖
世界已尽入吾心


《鸟世界》

一只鸟飞起
是蓝色天空的标点
一只鸟衔着一朵云
不知是白云在飞
还是黑鸟在飞
它们闯进我的眼里
比一只小虫
还难让我释怀
云在变化
而鸟不变
鸟越飞越远
越飞越小
小到消失
消失到无影无踪
鸟一直飞出我的视野
飞出我心的边界
飞出所有的国境线
飞越高山
没有什么可以
拴住鸟的翅膀
囚住鸟的心
鸟的心在所有的春天
搅动着风和绿
看到一只鸟
就会遇到一群鸟
在天空绘画
在大地歌唱
我没有翅膀
我不能和那只鸟一样
突然飞起
越飞越高
高到看清所有的春天
越飞越远
远到据有整个世界


《骨头》

大火也化不掉这把老骨头
骑着青牛的老者舞动风
走过无数没有路的路
指示牌上的象形文字
挂着一个金色的鸟笼
遥远的啼叫撞出大门
道德不是经而是气血
那些年轻的枝头开满鲜花
广场红旗是逝者风干的血
喂养着嗜血的时空之兽
白云的影子飘来飘去
纪念碑的眼睛大瞪着
紧盯着陌生的戏剧面孔
那么多眼睛没人看到他
他也不认识这些过往者
一只麻雀落在自己头顶
没有手能挥走天空
无数白鸽子放养着
被一把真火烧烤成雕塑
牙齿咀嚼着白色的骨头


《牙齿》

母亲饥饿的一口
从世界上咬下来
生生咽到肚子里的
就是我

我出生的时候
牙齿比母亲的还好
咬的她大喊大叫地生疼
牙齿一直是我身体里
最坚硬的部分
比骨头还硬

我坚硬的牙齿
从地球上咬下一块国土
供我嬉戏奔跑
从时间之树咬断历史
让我穿越飞翔
从宇宙中咬住了生命
把我凝固成结石

如今它狠狠咬了我一口
躺在我眼前的
一个金属的托盘里
带着我的血和肉
样子依然完好如初
没被虫菌蚕食
也没腐烂坏死
就像一块坚硬的玉
闪着奇异的光

牙齿回不到我的嘴里
更回不到我身体
交出了牙齿
我就好像交出了枪
双手举不举无所谓
投降书签不签字无所谓
我存在不存在无所谓


《钉子的英雄主义》

你的肉体
永远是硬的
你的理想
永远是坚的
坚强的坚
不是尖利的尖
更不是强奸的奸
你注定的目标
就是让枯瘦的自己
进入
那些看似
无缝可钻的身体
让拒绝的手
无可奈何地承认
另一个身体的存在
进入的过程
必须任肥大麻木的屁股
忍受敲打
这就是一枚
钉子
固有的英雄主义
忍受之后
才能更真实地享受


《长长长长的长江》

江河如命
谁的钓竿
撑于最高的料台
鱼线柔软而纤细
自上面
    垂
    下
    来
摇荡着诱惑
长长长的长江
钓着全世界的目光
谁是姜太公
谁是愿者

我仅仅是一条鱼
被飞天的浪雕塑
被下界的风传扬
上天无路
入地无门
饥不择食地
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轻轻一荡
掠过天空
倏忽成一颗流星
落进山里
此时我的愿在天上
心在大海

鱼是不会死的
不论顺流还是逆流
全都背着水走
只是出水的瞬间
血描红了太阳
泪泡饱月亮
闪光的鳞片
买通了道路
满天的萤火虫
点亮了道路
我摇摇尾巴
游成了看不透的长江
而钓者已经不在


《金陵南京》

一扇被日子打磨得发黑的老窗,糊着白纸
祖屋里的主人已经走散,空空的吹响蝉鸣
缝隙里进进出出的风,摇动石头
夜里那条生命裸露的血管儿汩汩如树
名品的白鸽贴满天空,蝴蝶的剪纸
洒落着满世界的阳光。金色的梦和女子
向我挥着手:走进来你就是主人
沿着石板路走来,我是这个世界最后一个王
这里不是结束,也不是开始,而是王宫

《骑着月亮荡秋千》
   
天上并非只有一个月亮
每个坝子里
都有一个不同的月亮
你不知道有多少个坝子
更不知道有多少颗月亮
早年捉月的那个李白
一直没有回来
他或许在哪个坝子
骑着一个月亮
荡秋千呢


《血蝴蝶》

花海浮游传说
梁祝自江南飞来
时空的铁栅栏
筛落掉一地落红
季节的风哭着
捡拾凄清的月光
古筝抓破了窗纸
白色的丝绢悬起
所有命运的铜钟
女巫吹响叶笛
坐在古老的埙里
提炼着悲哀的头发
不透明的翅膀
煽动深秋的红枫
鼓声痛痛
敲打狼的嚎叫
鸟无处可去
飞天钉在墙上
丝绸之路迷途沙漠
骷髅种在胡杨树下
一只血蝴蝶
飞过来又飞过去


《和北岛》

雷电劫掠了影子
飞天煽动身体
敲打着最后的梦
消失于绵软的床塌
故乡越洗越白
诗的木纹泡开
曝光成记忆的废片
亲人们躲在家里
苦等回归的书信
海水捡拾起脚印
投递给陌生的空房
没有燕子悄然跟踪
歌声已无树悬挂
别人的天与我无关
我的太阳升在心里
穿过唯一的洞口
异乡人躺在白云上
成为无人认领的星星
那最初的都是泥土
那最后的全是坟墓
我被整个宇宙撑起
晒着冷冷的太阳


《历史》

每只庞大的恐龙
背后总有一摊
硕大的屎

有的干硬
可以当柴
有烧烤的味道

有的新鲜
可以暖脚
有太阳的感觉

屎。左一摊
右一摊
一直踩着我们的脚印

有时我们又转回身
踩着屎
左一步
右一步

屎,历历在目
挂着粪兜
屎,步步相随
边捡边丢

一位伟人严肃地说:
忘记历史
就意味着背叛
而往往记住那屎
又让人恶心


《监狱》

谁是土地
谁站起来
关闭了所有的道路
记忆的花香
被蝴蝶从窗口带入
门紧闭着口
沉默不语
喊叫的铁锁
发不出声音
那串钥匙乱响
敲打着便桶
惊叫
张贴在密封的墙上
里面的盯着外面的
外面的看着里面的
监狱的势力无所不在
墙上到处写着此路不通


《在机场地铁出口》

一些人从天上下来
一些人从地下出来
溶入太阳下纷乱的影子
分不出谁是谁

从天上下来的
不是天使
更不可能是上帝
他们没有翅膀
也没带圣旨
上帝呆在天堂
如同皇帝呆在金銮宝殿
自己不下来
也没人敢请下来

自地下出来的
不是无常鬼
更不可能是阎王爷
他们没有长舌头
也没带生死簿
阎王爷呆在森罗殿里
就像土地公公供奉在庙里
没人敢请上来
自己也不上来

他们都打扮成人样
不知道是从哪里
租来的躯壳
混在人群里
怀着各自的心事
没人问他们来自天上
还是产自地下

有的在寻找着能飞天的美女
有的把鲜花种在冰冷的土里
我站在那里
好奇地看着它们


《丝绸飞翔》

蚕向天吐出最后一丝希望
绝望地自尽而亡
没有翅膀的丝绸飞翔
心里装着整个天空的丝绸飞着
彩色的云飘来飘去
让我披着你的翅膀
带着沉重的思想飞翔
没有一片羽毛零落
彩虹的丝绸飞翔着
雨洗不掉彗星的尾巴
敲开紧闭的月亮门
我没看见飞天的女子
所有悲伤的泪水
浇灌不开玫瑰花
每一丝经纬的枝头
都梦想着最后的果实
我要放飞自己这个风筝
用心为你祈祷
没有翅膀的丝绸飞翔
心里装着整个天空的丝绸飞翔


《盛唐的糖》

毫无例外
一个朝代的开始
总是从一次杀戮开始
就像春天
从雪中的几支梅花算起
无论阴谋还是阳谋
那些埋伏好的杀手
都让次日的太阳血淋淋的
鹤顶红的花朵
被阳光打入身体
毒在慢慢扩散
笑都弥散成毒气
肉体被泥土和柳树消化
血的灵魂举起祭坛
纪念碑和石阶的日子
贮藏污浊的空气
祭司锋利的残忍
杀死捆绑的鸡
无处可逃的梦
用猩红涂满英雄的史书
和洁白的绸缎
惨白的尸体
喂饱所有饥饿的欲望
在无枝可栖的诗里
披满沙尘暴的冰霜
大唐的唐
不是糖果的糖
也不是泥塘的塘
那位远嫁的女子
含泪吞下喜宴上的苦酒
李白用散尽的千金
买来杜甫的朱门酒肉
那桌发馊的酒宴
摆在鸿门
孤零零的酒瓶
完整地列阵
用司马迁的雕刀
和黄巢的大刀
雕出不朽的兵马俑


《一直向北》

一直向北
南人翻过四季雪山
就看到了三月桃花
在北斗七星的勺子里
蜜蜂忙着采蜜
蝴蝶闲的舞蹈
只有我躲在花里
看清了这一切

一直向北
骆驼砸开黄河的凌汛
拉着运河打秋千
画舫悠闲地南下
漕运粮船逆流而上
公公把圣旨读不出诗意
纤夫们唱着情歌
皇帝独自泡妞吟诗

一直向北
所有的关口都被买通
所有的城墙都被轰倒
皇帝自由出入
人民自由出入
云挂在天上
燕子南来北往
没有界碑拴住翅膀

一直向北
我被太阳流放
象已经告别北方
眼泪沿着野象谷
回到了佛祖出生的地方
我和唐和尚一路向南
谁能告诉我骑象归来
我能不能成佛


《射击》

枪抵住肩膀
枪口镜头一样,朝向
你想命中的目标
立式或者卧式
一切以不伤害自己为宜
从瞄准镜你看到了
必须死亡的生命
抠动扳机的一瞬
看不见子弹以及目标
就像一次快照
洗出来的过程
比想象的好


《真理》

占领就是占有

世界是我们的
也是柔软的
尖而硬的我们
甲壳虫一样
必须进入
或睡在里面
才能证明
世界是我们的

世界在外面
我在里面
就像屎壳郎滚粪球



《吊着的蝙蝠》

白天太拥挤了
连喘息都要花掉生命所有的积蓄
还不如吊在洞顶
头朝下地看清
颠倒世界
原来的样子


《铁轨是鬼》

铁轨一动不动如箭
强硬地刺向远方
远方比想象的更远
它始终没有终点
我们总是被铁鬼
带到不熟悉的远方

铁轨 铁轨
就是两个活见的鬼
背着具具僵硬的躯壳
钻进每一个黑夜
随便贩卖出几个零花钱

鱼线牵着你的思念在家
它把你的身体偷运他乡
你永远就是这样
天天被搬来搬去
和火化场的尸体一样

无助的灵魂
被钓钩抓的生疼
可你的身体回不了家
你没有出卖自己的车票
也没有出行的目的地

你只能用身体抓住铁鬼
让车轮把你的身体
一分为二
一半留给铁轨
一半送回故乡

你放飞的灵魂
牢牢抓住铁鬼
追着喊魂的风筝
铁轨 铁鬼
请带我回家
回到属于我的墓地
再不要走失
     

《一动不动》

云过去了
风过去了
鸟过去了

汽车过去了
火车过去了
飞机过去了

阳光过去了
白天过去了
山过去了

我一动不动的睡过去了
雨一直在下
时间一直在跑


《面具》

一张面具
(不是照片)
戴在墙上
没有面容的墙
睁开了眼
他看着我
我也盯着他
谁也认不出谁
我强摘下面具
戴在自己的脸上
墙更不认识我
我认出了墙
我的眼睛钻出面具的眼睛
镶进镜子
我也不认识了自己
连冷笑也看不到
我不知道是镜子错了
还是我错了
丢下镜子
慌慌张张跑进大街
许多眼睛惊讶地围观
我看着他们的脸上
也都有一副面具
只是他们的面具材料是真皮的
我的面具是羽毛的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
他们也不知道我是谁
大街上到处是面具
就象电脑是看到显示器
真实被打包封装
除了个别人
没人敢随便打开


《了歌》

——王小波辞世15周年祭

黄金被窗子分割了
白银被脖子收藏了
青铜被毒唾融化了
阳光被按揭抵押了
月亮被湖水领养了
文物被风尘蒸发了
方块汉字进化死了
唐诗的燕子南飞了
阴茎倒挂着阳痿了
世界进入到极夜了
思想被煤矿大同了
我就这样兵马俑了
记忆朝代被革命了
当下时代睁眼瞎了
太阳走进八宝山了
大广场潮起钱塘了
所有寺庙空成废墟了
我从清陵走向明陵了
你独坐故宫龙椅笑了


《刚学会开车就跑上了高速》

我想跑的比风还快
我想跑到时间的前边
我想跑过地球的那面
我想跑到天上去
我想以200码的速度行走
握住方向盘
脚踩油门
松开离合
车就晃了起来
好象路已无关紧要
平坦的世界拼命颠簸
我这才知道
车是有限速的
路是有限速的
只有我的想象甩了出去
站在目的地
等着我车的到来


《沉默的若干理由》

没有准备好街道千万别招风
没有长到足够大千万别说话
没有藏好真身千万别出声
没有声带转刻成唱片千万别张嘴
没有音响放大千万别对口形
没有月亮挂在天宇千万别划括号
没有车来人往千万别示威逞强
藏好。你不出声,我不知何时找
你总是不出声我不知到哪儿找
你一直不出声我真要回去睡觉了



《我和杜甫的亲缘传承》

茅屋为秋风所破,你能到哪里就到哪里
朱门的肉已臭,你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野火一直不灭,腊着全世界的肉
只有李白的酒新鲜,用月光盏就着阳光喝
诗圣,现在的太阳是被你吃剩的
诗圣,现在的月亮是被你用旧的
诗圣,现在的花草都是你不小心掉在地上的残渣
甚至连最后的白骨都被你啃得没有味道
我如一条野狗坐在1300年的荒冢上、
除了清明上坟烧香就是举着叫诗的花朵卡拉OK
词是你的词,曲是你的曲,自己消费钱总是要花的
我发表出来的只有消化不良的垃圾
没有诗句可以挂在太阳上
版权和稿费都在钢铁朱门的混凝土保险柜里
没有远方,路已走尽,我无处可去
地震的节律把我摇成无形无状的煤球
我不知道晕出来的是诗还是尸
为秋风所破,为朱门而臭


《天大地大不如李白大》

世界太小了,你一步就迈出了边界
爱太少了,全世界女子都不够你爱
路太短了,你刚走就进入长安城了
酒太缺了,你一天三顿都喝不到明天
天空太低了,你站起来就摸到了月亮
你坐在哪里喝酒并不不重要
你站在哪里吟诗也不重要
你和哪个女子恋爱都不重要
只是你的诗酒都有你的味道
和你恋爱的女子都成明星了
我独自坐在月亮里和你划拳
没有一句成为你样的诗句
天地地大不如你李白大
从唐朝一直走到现在
天小地小没有你兄弟我小
从现在怎么都走不回唐诗
你看不见我我每天都仰望着你


《琳琳的绝情书》

把我的18岁到26岁都给你够不够
把我所有春华秋实赌给你够不够
把我夜莺的歌声抵押给你够不够
把我画在天空的彩虹给你够不够
把我单纯的初恋拍卖给你够不够
把我全部的花朵绽开给你够不够
把我父母的亲情碾碎给你够不够
把我痛悔的眼泪结冰给你够不够
把我的整个太阳融化给你够不够
把我制成月光也注入给你够不够
你把道路全部修到最终的坟茔
你把歌声全部放飞成黑色蝙蝠
你把鲜花全部制作给无生命的花圈
你把眼泪全部变成北国冬天枯枝的冰挂
你把你最后一针冰毒扎进了我的心
我已经是一只空空没有负担的风筝
求你让我能落到哪里就落到哪里


《母亲,今天你是一切》

是的,今天,我必须沿着来路走回去
今天,我必须吞掉时间那根最长的拉面
今天,全世界的翅膀都朝向你的方向飞
今天,所有的火车头都给你叩着等身长头
今天,地球上的柏油铁轨都朗诵着你的唠叨
今天,满山的杜鹃花都唱着同一首歌
今天,不同语言发出的声音全都相同
今天,所有的战争和炮击都为你停火一天
今天,各色土地上都在播种,母亲都在生育
今天,每一朵云上都坐着一位母亲和眼泪
今天,所有的纷争都被你风的呼唤融化
今天,早已肮脏无理的人类被你统统洗
母亲,上帝创造了你,你创造了我,
我们是一群任性的龙的不孝孩子
今天我们让时间停止让地球停止让
世界所有的发动机停止让太阳和月亮
同时把你照亮,母亲,今天是世界唯一的和平日
今天,全世界的心都回家向你问候,你是热词


《端午节劝屈大夫酒》

王在和女人们喝酒
大臣围着月亮在喝酒
世界早已经醉了
醉的酒话连篇
星星般不省人事

你一个人独坐
亮了两千多年的窗前
总是自斟自饮
用整个汨罗江酒解愁
可那愁越解越长
直到这愁成为全世界
再无法解的愁
用酒越浇越多

众人皆醉
惟你独醒
可一直醒着的你
看着满眼的腌臜
比醉酒者还难受
你就是用全世界的海水
也冲洗不净这满世界的赃物

天空充满了沙尘暴
土地里疯长着
无边无际的病毒
已经没有干净的地方
供你这洁癖者饮酒赋诗了

地球全都跑累了。
屈原兄!今天,除了我
所有人都已经醉得
成了活着的废人
让我们这对清醒者
坐在云上连干三杯

今天就是今天
你知道我从不饮酒
不是为了保持清醒
而是为了保持清净
可今天我必须喝酒
以主人的身份
陪着在汨罗江里
等了我两千多年的兄弟

我要举着满杯你的阳光
和你对饮成这个世界
最后的经典名画
让诗吟成不尽的江水
让歌唱成楚国时的辞风
我和你的手握不到一起
可我们的酒杯碰响
整个宇宙就能听到
我们的酒香

世界已经醉了
连太阳和月亮都睡了
雨一直下个不停
那些强行出海的龙船
是被酒摇着
在你我的心里荡着
每个最孤苦的日子

今天只有我和你
今天只有这两杯清酒
让我们一起干尽它
不要吐
就是醉了
也要忍住
用力把它咽下去
发表于 2014-5-16 09: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的都是好孩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24 13: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绿箩 发表于 2014-5-16 09:14
回帖的都是好孩子。。。

问好绿萝!
谢谢来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5-24 14: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遍地伤痛,似君一割一问。礼孩痛之诗人诗作多有暴戾,实不知世相伤痕累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5 10:4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致以诗意的问候与祝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20 19:24 , Processed in 0.05512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