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北京殷晓媛

[诗歌奖投稿] 大气物理组诗《光涌高磁纬》(1-13)5月21日更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5-19 17: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然人 发表于 2014-5-19 16:53
光涌高磁纬,0.3——1.3μm,氦氖激光.......
很科技啊.学习了

呵呵,谢谢自然人来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4-5-19 18:4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光涌高磁纬】之:《晴天电场》
文/殷晓媛

(76V m-1)
——低垂飘扬的东西看起来像雨凇或者带提线的霰。
这是陆地上方的晴空,气溶胶比死去的水母还轻。
“那些雷暴挟带嘶鸣声混入扰动天气电场,如若干滴红墨水横入无色流域。”
“那魂灵,它做了什么?”
它什么也没做。边缘系统在长期生存演化中提供出第一策略:
冻结反应。

仰头被光芒刺穿的面粉鱼。类似昼盲症,类似飞行恐惧症。

(95V m-1)
记载:大陆复杂型在一天中出现两次波峰和波谷,
第一峰值位于上午7-10时,第二峰值位于13-16时……

如同两条汇流的大河同时出现洪峰,鱼群化为铿锵作响的金属,
固堤者的双手沾满墨绿色稀土……
——人类的机缘乃是一切因果的叠加。

“您好,这里是海拔2710米楼层的叫醒服务。
您现在位于北半球,所处地理位置可描述为:羚羊式云层、呼吸呈珠光质、
浅蓝。”挂断声。电子乐。脉冲声。

重重摔倒的无声的钟。
所有的白色嗅觉波浪状涌荡开去的冲击波都是晴天的余震。
(——NIN的配乐似乎曾达到相同效果?)

(130V m-1)
这是莫测的海洋,生和死都加倍迅速。

20秒用于鼓风机吹干一场风暴的黑羽毛。
37分钟用于坍塌的雨夜落下,细小的禽类骨头吐出那些喂饱它们的钉子。
4小时用于判定明日南风的走向在河谷或大漠安插手持盾牌的冷面神灵。
二十年用于——“洗尽前恩本非相,还吾面目下九重。”

你联合以抹香鲸身形跃出东方圆湖的太阳,
打败了驱逐了来自西方的秋天。
那些燃烧杨花般的絮状物。它们一秒千里,令羊群惊慌失措。

(167Vm-1)
城市,人类的块垒。黑色规则几何群像AutoCAD中一样纵横生长。
她不相信光芒那些海蛞蝓式的触手足够碰到她,或任何一只翠鸟。

无能的雷暴,它们的血还没流出已经结痂。
一切下翔的风死于诞生前。
他们肆无忌惮用火,在营地、在夭折的柴禾上,仿佛它是可以吞下的东西。

仿佛它对冲掉了暮色中高拱的大气电场。

(后记)
今天他需要上交报表,洋流和电光石火,还没有收支相抵。

“补记:
应付款项——1.静电2.烟花 3.三千公顷海水
应收款项——1.旋转与高空视觉 2.与应收款项2、3相同 3.尚未归栏的黄昏”
 楼主| 发表于 2014-5-19 23: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光涌高磁纬】之:《环地平弧或错过的虹》
文/殷晓媛

他们解剖他如雕刻一支象牙:黑暗腔中丝绒沉积,
零乱马匹遵循日期依次死去——和释迦果的爆裂相呼应。
他们管那叫做“心”,蹄印的锁链层层圈着有限的没落之秋。

暮色几乎成为香烟的助燃剂。
她召唤气旋,血橙色光焰的军队以58度斜度缓慢驶入。
“Sheriff,这次凶手留下了以小说《希腊棺材之谜》为基础的记号。”
冰晶容易带鱼状横行天湖,站起来的变成了虹,
那些骨骼弯曲的散开,侧面溢出彩色的浓重油迹:
异变的门,金属的肺叶像一只蜻蜓嗡嗡作响。

“从前有一个王牌侦探和一个顶级杀人犯……
侦探从来没有失败过,而杀人犯更胜一筹。他有一次甚至当着侦探的面把一个人撞到桥下,
而侦探却人证物证俱无……”
“最后结局呢?”
“侦探亲自杀死了杀人犯——玉石俱焚。(别这么呆若木鸡地看着我,
其实我并没有读完。只是玩笑。)”

今天的原野有冰雹将至的诡异,
稻草人穿行在鸦群和灼烧的起伏的弧线间。风像羽化到一半的蛹,有长拖尾。
这是她的蓝色敞篷车,不鸣笛。
后座上没有人。有一些别的静物:黑色匣子,修长得似乎装着一把小提琴。

天气预报说,明天暴雨,傍晚有五十年不遇巨大的虹。
“可惜。”她自言自语说。
发表于 2014-5-20 09: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妹子换真人头像了。我还是很惊奇。这么多“科学”,你是怎么做到的,并形成诗。
 楼主| 发表于 2014-5-20 11: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溧阳囚肉 发表于 2014-5-20 09:13
妹子换真人头像了。我还是很惊奇。这么多“科学”,你是怎么做到的,并形成诗。

在大脑里安了芯片哈~~问好囚肉兄!
 楼主| 发表于 2014-5-20 12: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光涌高磁纬】之:《下现蜃景》
文/殷晓媛

梦的补偿并不是简单的心灵对抗。从肯定到否定,都是梦对意识状态进行补偿的方式……
——卡尔•荣格

正象:
他记得面前曾有一个圆形物:
约15cm深的薄瓷白杯,太阳从车顶上投下,恍惚出现泊松亮斑。
水的螺旋运动恰如郁金香田中的风车般自然。
震源在座椅下1.7米,老迈的齿轮断角的黑牛暮色沉沉中兼程,
它们像布袋装着花火,将从断开的一环猛然释放。

“发生什么了?”高个子俄罗斯人站在对面过道间。
很快他缓缓飞起来,像一把折尺,在旋转菱形空间的明暗切换间,
碰到了车顶:反复变成流萤的火星被投币口大小的窗释放。
似乎上帝让一切停留空中好填满这圆角矩形。泥金色玫瑰色渐变。
现在那洁白圆形浮起如牵牛花,松香色液体涡卷状在空中绽开……

他在履行倒立:一个多年未能实现的夙愿。
这是作弊。是的我知道。透过玻璃他看见前方的绿皮车厢扭动着,
酷似当年的伏尔加河大桥。


梦象:
(三天前)
那个仇家笑得更嚣张了:“你不敢转过身直面我吗?”
这怎么可能,但他的两个拇指间有六角螺帽和地面固定。
——你苍白得跟合成树脂似的。——呯,你快恐惧得自己破碎啦。——你的影子怪像一只狐猴。
“你可以把我扳转过去。”
就像石膏(但柔软而韧性)他的上半身向后转180°,看见那男子似正练习下腰,
此时俨然一道白色拱门。被风一吹,破碎了。
逃窜的花栗鼠涌入高草成为雨水。风暴,风暴在他后面形成兀鹰投影。
他仓促的脚后跟在往前奔跑,惟恐一转身,露出了羔羊的腹部。

解梦:
较典型预见梦,属变形预见。
仇人——危机感。双脚及螺帽——火车的底盘,看似坚不可摧的机械装置。
苍白、肢体破碎错觉、狐猴影子——灾难中的拉伸与变形。
扭转180°——不适感及心理的适应阈值。白色拱门——与过去未来的沟通能力。
风暴——死亡。

正象:
那个黑人本坐在7号车厢,被带乳白色大花的衬衫裹起如一块祖母绿。
粗鲁的金属削过他,现在他挂在悬崖边摇摇欲坠的车厢外侧,伸出一只手,
喊道:“快救我!”风嘲笑他,
追不上那枚滚动的绿色骰子。他从地面挣扎着站起来的瞬间,
命运跷跷板吱呀一声,那黑人落了下去……

梦象:
(第二天)
那个贼在闪躲。杂物堆、回廊与变电室,玻璃碎裂出现电流。
他挥起花瓶朝贼的后脑砸去——他倒下如一只布偶完全不像奔跑时黑水滴般的聚合力。
地面白如石灰。他把贼翻过来,看到他的脸,充满惊骇
——那是他哥哥(笔者注:十多年前已病故)。他卷发很长血迹更长在白色中丝状散开……

解梦:
贼——心魔。杂物堆、回廊——错乱思维。变电室——反复发作的情绪。
花瓶——空心而易碎之物,象征不确定。布偶——做梦者自身无力感的投射。
白色地面——类似雪盲的视觉恐惧。童年积累的脆弱感。
发现杀死的人是兄弟——深刻的负疚感、罪恶感。

(“那些形而上和形而下的梦境,立在我们生活的废墟、荒漠或汪洋之上,
有时是楼群,有时是绿洲。最明智的办法就是:不要走近。
好了,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再见。”
“辛苦了,琼斯,一起吃饭去吗?”
“谢了。我要去趟医生那里,安眠药又用完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5-20 15: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光涌高磁纬】之:《焚风食雪》
文/殷晓媛

(风。树叶阴影。轻微铃铛声。字幕起)
小时候,我家窗外山坡对着一片桦树林:高大、在我印象里终年鹅黄。
从它们亮汪汪、丝绸碎片一样的枝叶间望过去,
便是“阿特拉斯之山”。

沮丧的时候,我和克里斯汀从北坡一路跑上山,
再从南坡一路飞奔而下:光芒和暖就像充满热气球一样充满我们的身体,
仿佛瞬间被再次灌注了神奇莫测的能量。

(一)
那个画家因花粉过敏而轻微咳嗽。“这里的积雪是粉色,
是那种透出来的蔷薇色……这边果树沿着山坡逐渐洗漱变成草地……”
遵命。他瓮声瓮气地说。你很明智请了一位画家而不是designer。
他们的三维绘图软件永远无法还原你的记忆。

(电话声)喂,嘉尼玻尔先生,很高兴通知您,在您的新书发售之际,
我们准备推出多种附属产品,包括“阿特拉斯之山”的拼图、装饰品和明信片等。
那就静候您和画家先生早日完工了。祝你们在山中找到绝美灵感!

(二)
克里斯汀冰肌如雪。她逐渐长大恐慌的瞪羚从我胸腔夺路而出。
“它们并不沁出你的皮肤。没有丝毫印迹。就像被你吞噬掉一样。”
“你指什么?”“我们积攒下来那些能量。”
火焰从未柔化为霞光,她有时把它作为球状闪电扔向我。像一只巨鳄生产的瞬间。

最高的树木在阿特拉斯之山深处轰然倒下。

(三)
校对。关于克里斯汀的句子,不允许有一个错误标点。

明天他们还会问询阿特拉斯之山的确切位置,
就像关怀一个美貌的远亲。

(四)
等待焦土还原。白袍的老人们走在瓦砾间像渗漏的水银珠。
等待纵火者坐在冰雪间伤口如撕裂的白桦皮渐渐平复。

瞳孔中怒放的鹤望兰变回蓝郁金香。野蜂般的长发睡梦般安静下来。
然后拉着她的手说:克里斯汀,世界并没有毁灭。

只是我们要和阿特拉斯保持距离了。

(五)
她订了7月5日的机票飞向大洋彼岸,我准备在登机口开启前赶到,
给她一个惊喜——

她其实已经改签了前一天的航班。

(六)
九个月后,我收到来自她朋友的黑色丝带的盒子。

(七)
“嘉尼玻尔先生,今天的见面算是了了我一桩心愿。真是不虚此行。”
“别客气。很荣幸有您这样的粉丝。”
这位风度翩翩的女士脸上仍依稀浮现着年轻时的光彩。

轮船已驶出很远。那本签名的书居然出现在我自己公文夹中。
另有一张纸条。
“诚实些吧。为什么不告诉他们‘阿特拉斯之山’只是你孩提时的想象呢?
相比之下,我倒并不介意你说我死了。”
发表于 2014-5-20 15: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形而上和形而下的梦境,立在我们生活的废墟、荒漠或汪洋之上,
有时是楼群,有时是绿洲。最明智的办法就是:不要走近。
好了,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再见。”
“辛苦了,琼斯,一起吃饭去吗?”
“谢了。我要去趟医生那里,安眠药又用完了。”)

呵呵!结尾一句,犹如神来之笔
发表于 2014-5-20 16: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媛妹子以带有逻各斯意味的超炫想象力,把皱巴巴的科学(如同“黑色匣子”)赶入了感官开放、音色并陈的人文领地(那里,“修长得似乎装着一把小提琴”),技艺着实了得!

等到把培根、笛卡尔那一帮子强调“知识就是力量”的“巨人”们,统统赶到晓媛妹子的门下,读这些华彩的诗章,“知识”就变成了“趣味”,“力量”就化成了“一种纯净而孤独的物质”。我想,让他们读晓媛妹子这些诗,感到“晶亮的光芒藏在里面如一只雏鸟”,兴许他们征服自然的欲望因此得到校正或省察,因而对于自然和生命增加了敬畏和爱戴,减损了过度的榨取和伤害,善莫大焉!
 楼主| 发表于 2014-5-20 17: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东十一傻 发表于 2014-5-20 15:08
(“那些形而上和形而下的梦境,立在我们生活的废墟、荒漠或汪洋之上,
有时是楼群,有时是绿洲。最明智的 ...

多谢傻兄,多交流,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9 06:06 , Processed in 0.06988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