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杨炼

[文本批评] 《乡关何处》——杨炼序郭金牛获奖诗集《纸上还乡》(“读书”杂志2014年5月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11 18:3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4-5-8 05:54
遗憾,我的电脑技术实在有限,文稿中所有诗句引文本来都用楷体字(好看,有别),可放到这里全成了千篇一律 ...

给杨炼兄小编一下,好文!也祝贺金牛兄!
 楼主| 发表于 2014-5-12 01: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草树 发表于 2014-5-11 18:32
给杨炼兄小编一下,好文!也祝贺金牛兄!

草树兄,感谢!
 楼主| 发表于 2014-5-12 01:2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东十一傻 发表于 2014-5-11 10:18
呵呵!老兄所言正是我最近读水浒正在思考的问题
梁山只不过是我们心中虚构的另一个世外桃源,被逼上梁山 ...

所以,聚义厅就在这里呀。
 楼主| 发表于 2014-5-12 01: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4-5-11 08:40
杨兄敬启:

1、我的表达因为要求发自内在,所以往往必须兼顾内在的感受去表达一个意思,所以就显得繁 ...

压兄:

其实,我一直很认可你思想的严肃,也觉得这样的严肃思考,对当代中国必须且必要,甚至你为了表述真内容而宁可选取艰涩、曲折的文风,也很有价值。凡此种种,我都认为很难得,很宝贵!

当然,对你坚持的“此在性”(顺便一提,中文的哲学表述,经常要用“性”,但同时,它又是一个“艳字”,以致思想之文,满目皆“性”,着实令人哭笑不得。建议:如果能以别的方式说它,最好绕过。一笑。)、“时间统摄空间”等,还失之朦胧,或甚至残缺。哪个作者不在追求抓住“此在”?但有没有一个公共认可的“此在”——或“此在——性”?你所谓“纯在模式”,究竟指什么?这都不是用大词“两种人生观经否提炼的相差结果”(语法有点问题?),或有帽子之嫌的“利益化”能说服人的。你所提的李白(以上)、王国维(以上)、海德格尔、萨特(哲学灵魂家——?),对我来说,完全不同。这种一勺烩,好像离“此在”越来越远,有点危险呢,我想。

或许你可以以更多例子,说明自己的“正存在”、“纯在”在文学表达中的体现,特别是当你把文学内容和形式统统归入“利益化的计较模式”,我很有兴趣了解另外的“模式”——更希望当代中文文学能向那“纯在”超越。

哲学、文学都是大题目,所以不急,慢慢来。
 楼主| 发表于 2014-5-12 01: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dragonfly 发表于 2014-5-9 19:30
乡关何处
                              ——序郭金牛诗集《纸上还乡》 ...

感谢帮忙!
 楼主| 发表于 2014-5-12 02: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戈多 发表于 2014-5-10 14:55
人不能有了名就胡说八道吧,什么叫 “真经验和真语言。”?如果有假经验和假语言,正可以套在你们这些所谓的 ...

老弟,当然有假经验和假语言。

假经验 = 人云亦云。
假语言 = 套话、空话、废话。
 楼主| 发表于 2014-5-12 02: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绿箩 发表于 2014-5-11 08:57
乡关何处                                         ——序郭金牛诗集《纸上还乡》

                   ...

感谢帮忙啦!
发表于 2014-5-12 10: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4-5-12 02:02
感谢帮忙啦!

拍您老马屁那不是应当应份的嘛
发表于 2014-5-12 11: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4-5-11 08:40
杨兄敬启:

1、我的表达因为要求发自内在,所以往往必须兼顾内在的感受去表达一个意思,所以就显得繁 ...

而草兄对这个“时间对空间的统摄作用”是非常明显,不,应该说是老道的,更应该说是本位的。我看到。但统摄它,让它跑起来吧。让时间统摄空间而跑起来吧。不是让空间跑起来,而是让时间跑起来,因统摄的说。问即夏安。
发表于 2014-5-12 18: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乡关何处》?当《纸上还乡》。不要问“鬼魂”,自当做“灵魂”。中国农民工,乡还在家国。祝福祖国繁荣昌盛、国泰民安,祝愿农民工安居乐业,与国人同富裕。



《中国农民工》写这本书,心理不断起伏着惊涛骇浪,像是骨鲠在喉……
——作者沈立人
        面对着亿万农民工兄弟,我们应当思考的是:在社会主义中国,城市化、市场化、工业化的道路究竟应当如何抉择;欧洲“原始资本积累”是否具有普遍的规律性;中国农民能否避免他们的欧洲先人的悲惨命运和遭遇;“计划经济”把农民“整得很苦”,既如此,市场化为什么却让有些农民付出了更大更沉重的代价;农村过剩人口转移的路该怎么走,是把亿万农民工这支产业大军引上的“共同富裕”之路,还是让他们流落在城市贫民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19 22:11 , Processed in 0.05430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