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非墨

[诗集奖投稿] 屐红高跟鞋的雨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0 10:29:39 | 显示全部楼层
色色001 发表于 2014-6-4 08:56
诗经的手法,首句起兴,个人感觉还是语言上的问题

说得太多了,

色色001是第三个回复的。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1 10:55: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三)

《吻》
——献给F


吻你  在梦里
在春天第一场微雨后的梦里
在樱花初开的湖畔小径上吻你

吻你的手  你的手如白莲  在水中
吻你的发  你的发是阳光追逐的瀑
你的长发在我指间争先恐后  喧哗
吻你发下藏着的耳朵
你的耳朵里藏着我的心跳
    你的心  一跳  又一跳

吻你  吻你的眼
你的眼睛是长着睫毛的语言
扇动着无声的翅膀在我的唇边飞翔
请让我先于桃花醉去  为了你
我心甘情愿化作一朵桃花的灵魂
化作一只蝴蝶
沿着前世依稀的足迹翩翩癫癫来寻你
寻你在樱花初开的湖畔

吻你  吻你的唇  如泉
你的唇是春风唤醒的第一枚绿叶
轻碰  嘴唇与嘴唇
一滴露  一滴颤颤抖抖的香
晶莹莹  如荷叶上的灵动
骨溜溜滑向我的舌尖
    我感受到你柔软的温暖
融化我曾经拒绝融化的渴望

吻你  在梦里
在春天第一场微雨后的梦里
在樱花初开的湖畔小径上吻你


2004年4月1日夜草于北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8: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四)

《梦回宋朝》

诗/非墨

有一个朋友曾问我一个问题
高速铁路正在施工的桥墩旁
当时艳阳高照,汗珠如蚂蚁
爬满了我的身体。我的脑子
是一坨捏得出水分的冻豆腐

“若穿越,你会选择哪个朝代?”
思维已被烤成一块硬邦邦的牛肉干
我使劲地摇头。望着他诡秘的笑容
“宋朝”。他的答案。然后转身离开
并甩给我一个永远看不穿的黑背影

于是我开始做梦。这一梦就是十八年
每个梦似乎都一样。重复。梦回宋朝
我被困在梦里。不醒。每一回
赵匡胤都死死抓住我的手
问:“又来了?”我答:“来了。”
似乎我与赵匡胤很熟
似乎拜过把子喝过酒
赵匡胤待我不薄。很仁义

如果我在宋朝,我愿意做一个男人
写一首情诗并藏在一束黄色菊花里
在某个被遗忘的日子里,一并
送给被遗弃的李清照。我发现
李清照自从作了怨妇才突然开始美丽
待下雨起风时,闭门饮酒
先用两碗浊酒灌醉自己
然后努力伸出一只手去
捉住李清照肉肉的小手
摸着她瘦瘦的乳房和心跳,睡觉

如果我在宋朝,我也愿意做一个女人
一个三陪女郎。专门陪柳永喝酒
我会立志做柳永的最后一个女人
让柳永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听我歌唱和弹琴。并让柳永
日夜不知疲倦地为我写诗。我要
教男人像作诗一样做爱
而不要像做爱一样作诗
以便待他死时。我能够走在最前面
踩着他的诗句。为他抬棺

如果时间机器坏了
我滞留在宋代。不能穿越回来
我会用手机打长途
拨通王国维的电话
质问他为什么那么偏爱秦少游
是不是收了同乡汪曾祺的贿赂
搞得姜白石周邦彦都很没面子
天天找我喝酒诉苦
我的酒量不如他们。搞得
整个南宋都在梅雨中黯然失色
轻轻一拧。至今还是一把湿漉漉泪水

我可能有机会拜苏东坡为师
当然他不一定收我为徒。他很傲
因为我还不够幽默
因为我的才华不如秦少游
而苏洵可能会收。因为苏洵孤独
但我仍会学着苏东坡的样
立志做个的背包客
包里塞满无用的诗句。浪迹天涯

也许我会接识岳飞。看他如何用笔
蘸血蘸夕阳创作《满江红.怒发冲冠》
看他如何泪如泉涌愤笔急书《出师表》
看他如何在众人眼中声势浩大地死去
然后我也许会学谭嗣同。在网上找死
痛痛快快漂亮地死一回。有人警告我
假若走不出梦境必将死于梦境

死亡对于每一个人都不可避免
像蚊子一样被拍死
或像飞蛾一样烧死
横竖其实都是死。明白这个道理
就会像庄子,觉得死亡与割草一样
没那么大差别。人生的起步有先后
分贫富。过程有辉煌有失意有兴衰
但终点和归宿都一样
生命如水。死亡是海

秦桧似乎比别人都清醒,宠辱不惊
不讳忠奸。是个坚定的和平主义者
秦桧正一门心思谋取他的博士学位
博士论文答辩的标题居然是
《江山姓赵,关卿何事》
问得我哑口无言
至此我才开始恍然。自从
有了印刷术,世上从此没有陶渊明
自从有了电子网络,隐士从此绝迹
众荷喧哗,诗歌从此不再需要抒情

时空如果可以对折,像纸
穿越也许变得可能
因而我用平庸来对抗愚蠢
因而我用愚蠢来抵制丑恶
因而我用丑恶来冒犯荒谬
因而我用荒谬来消解虚无
因为心存期望所以难免时常迷惘
因为尚余悲悯所以难免时常哀伤
因而我用自己来拼杀自己
当我失败时也是我胜利之时

我有一个同事名叫赵匡胤,很会唱京戏
他不穿龙袍或戏服时仍然叫赵匡胤
名字是父母起的,公安局备过案
户口本上身份证上白底黑字。错不了
赵匡胤平时很忙。和我一样
经常趴在电脑前,没日没夜
一字一句敲键盘。写公文
除了雍正,没有一个皇帝像我的同事赵匡胤
居然写公文写得那么刻苦和认真



2014年5月5日于北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3 08: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五)
《还记得么》

诗/非墨

    我说过  要带你去海边
    拾些被潮冲上岸的星星
    装点含情的眼睛
    你说海如我  博大好施

    你说过  要陪我到海上
    用浆敲那面绿色的大鼓
    敲出永恒的幸福
    我想你一定是水妖  清灵剔透
  
    我们曾商议好了的  待春来
    就一起去骑骆驼
    到沙漠的深处  心处
    种几亩仙人树
    格外地再造一座月亮小屋

    还记得么  那年
    我们还小  那年
    你点过头


1993年2月4日作于广东惠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5 14:59: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六)
《哑炮》

诗/非墨

    当所有的鞭炮  都
    为你粉身碎骨时
    我是唯一的  一枚
    躲在红纸屑里羞涩
    站在落英里
    不曾哼声的歌者

    在我的胸中  贮满了
    一心的热情和火药
    而我留给你的
    引线  已很短
    重新拾起我和点燃我
    都需要足够的勇气和远见
    你能么

    只有在万籁俱静的夜里
    当一切花里胡哨的
        媚语甜言都潮退
    你也许会发现  我
    才是你唯一  心动的
    一声清脆



    1993年2月19日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20 15: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冰玫瑰 于 2014-6-20 15:27 编辑

你好,在我看来你的文字只不过是自己情绪的一种文字表白,并没有上生到生命的意义上写作。灵魂的写作才能真正打动人。舍去自我,去生活中或赞一朵花或叹一个黄昏都比心里的独白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20 18:3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墨 发表于 2014-6-15 14:59
(三十六)
《哑炮》

嗯哪!非墨的诗作极具个性

提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3 11: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七)
《登黔城芙蓉楼》

诗/非墨

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

刻在湘水楚山脊背上的
一首立体的唐诗
窖在花塚草坟里的
一壶陈年老酒
泊在古渡岸边的
一帘酸楚的雨
浸泡在李太白倾不尽酒盏里的
一朵痴迷泛黄的月亮
哦  藏在千年历史雾障里
好一座寂寞楼阁
涟涟  涟涟  亘古着神秘的东方律韵

飞檐上的风铃也累了么  不再摇
诗人的名字被嚼烂
沉甸甸的津津有味
古龙标的栈道上  没有驴鸣
新黔城的水路上  帆影点点

挂在檐角上的秦时明月
半旧犹新  剥蚀颓废的汉朝城关
旧城门洞里刮凉粉的苗家老太
是不是昔年那位不知愁的闺中少妇
穿过古龙标城的小巷
用名片牛皮鞋的跟  敲醒
青石板路上冬眠的琴键
把一曲乡间小调
小心地演奏成一阕千古绝唱
含笑  风抚柳  静止无声的含笑
燃一柱香  在王昌龄的画像前
再也没有人焚一卷诗稿  祭你

登斯楼  沅水浩荡  楚天苍渺  风景独峻
离洞庭湖不远了离江苏老家还有多远
古东吴的乌蓬船是不是湘西的“乌江子”
沈从文是不是也借了你一船风
把这湘西的千山万水也远得泪眼婆娑
汩罗河里屈子笑剥粽子还是莲蓬
岳阳楼上范仲淹把君山当青螺卖
黄鹤楼里谪仙从此不再作诗
改做放鹤专业户  成没成大款
滕王阁里的王勃少年得志空吟哦
抓起赣江硬朗朗抽了南昌一鞭
一条长江坎坷蜿蜒  纠结历史
连接西东  成全了多少古今故事
一路游一路走  一路走一路叹
难道都没有古润州的家酿香醇

好山必有好水
好水必有好酒
好酒必有好诗
好诗必有好人
好个诗家天子王江宁
把座长脚的芙蓉楼
千里迢迢牵到黔城江畔
赚南往北来多少骚客旅人的墨泪情伤

注:湖南黔城古称龙标,唐诗中芙蓉楼在江苏古润州,王昌龄曾先后贬于江宁和龙标,史称“王江宁”和“王龙标”。黔城芙蓉楼系后人为纪念王昌龄后设之景,素有“楚南第一胜景”之称。

1995年5月22日写,6月6日整理于湖南怀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4 08:2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东十一傻 发表于 2014-6-6 10:26
呵呵!非墨的文字是安静的也是舒展的

问好

谢谢山东十一傻鼓励。没有人阅读和关注,多少总有点遗憾。

十一兄,回复了三次了。这是第一次。还是十一兄的诗歌写得好,点评也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4 14: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八)
《青岩》

非墨

游古镇时最好能下几点微雨
但既使碰得不巧   艳阳高照
也不一定是特别揪心的遗憾
因为城门还在
老巷子依旧
石头垒的房子还在那里
玫瑰糖更古不变地粘牙
木棰酥更古不变地酥脆
卤猪蹄仍梦中一样香飘十里
无雨时节
我选择黄昏游青岩
当有雨时  而我
或许早已不是这座古城
      仍然等待的那个人


二〇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于贵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20 19:22 , Processed in 0.05422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