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519|回复: 56

[诗集奖投稿] 屐红高跟鞋的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6 08:2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非墨 于 2014-5-7 11:27 编辑

(一)
《雨苏州》

诗/非墨

这是二胡拉出来的窄窄深巷
这是吴侬软语吟出来的沥沥细雨
这是评弹唱出来的柔柔平江路
这是昆曲咿咿呀呀出来的弱弱苏州
这是狐笔淡墨点染出来的烟花江南

小桥依旧在,依旧轻轻驮起弯弯娥眉月
路旁古井还在,还在盈盈盛满古人离愁
流水依旧在,从宋朝的涓涓词韵流成现代满河的浑浊
河边码头还在,却寻不见昔年浣沙少女的婉约和回眸

粉墙黛瓦依旧在呵,且登绣楼
品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芋奶茶
听画窗之外的雨声和寂静
回味一缕飘逝已久的香甜与苦涩
拙政园狮子林依旧在呵,且钻弄堂巷口
买一杯加糖炭烧咖啡,坐看人来人往
翻咏几句湿漉漉长着厚厚霉菌的唐诗
让匆忙的脚步沾些泥泞,暂且停驻

挂在绿润润的柳树枝上八哥鸟
像那旧时的江南名妓,对着
喝惯红酒的洋背包客
久客居海外的老侨民
缺少忧伤情怀和潮湿心境的北方商人
忘情地问好:你好,你好,能不忆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寒山寺的钟声有多远
白居易是不是仍靠着一枚杨花旧枕在他乡做梦
喝惯了江南米酒的李白和柳永是不是又沉醉不醒
《牡丹亭》《西厢记》仍然在那些古宅深院里发酵
故事和传奇依然在角落里,像芍药
红一年又红一年,肆意盛开

好一场久违的雨
好一条湿漉漉的平江路
好一个雨中的苏州
好一个打着油纸伞的江南
被我紧紧抓住握在手心揽进怀里带到北京
轻轻展开,像展开一幅软软的苏绣

2013年5月22日作于北京
发表于 2014-5-6 10:4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描写,描写,还是描写。只读第一句和最后一句就足可以感受你此诗的状态了。把思想和内容的情感夹带于平叙之中,显得从容、自然、真实、朴巧,但这仅仅是建立内容的一个强大的方针:你的自我必须跃然之外,你准备好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6 17: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莲梦》

本帖最后由 非墨 于 2014-5-7 11:25 编辑

(二)
《莲梦》

诗/非墨

你炫耀幸福,幸福其实只是山那边
溪涧里那只永远长不大的小螃蟹
你追求快乐,快乐其实只是沙漠中
那条蜿蜒盘曲着爱做梦的响尾蛇
你推崇爱情,把爱情标榜为个体宗教
爱情其实只是酸枣树上最后挂着那枚月亮
你说,无所谓了,反正桃花已按时开过
你说,没甚关系,既然菊花都承诺凋谢
时光站在高高的山岗上,像树,嘲笑青春
记忆如藤蔓,自个儿开花自个儿结果

一切居然都与你我无关,但与牛有关
恨如雨,滋润着冬季的麦田和眼睛
悔如潮,漫过河堤和春天的草岸
你在梦里依旧大声呼唤着我的乳名
我想,我也许是一枚千年沉睡的莲子
终因你的呼唤和温暖发芽生长
无法阻止地泛滥,铺展成一池的绿和惊诧
植物从不高谈阔论,不似青蛙
但根茎、枝叶、花朵和果实都是植物的语言
植物想说话时,就伸展一片叶,或开一朵花
只是没有翻译,你和我都不一定能懂

那漂浮和荡漾在水面上的哪是莲叶呵
明明是一季的浓愁和前年发酵的思念
一盏灯被举了起来,在风里
两盏灯被举了起来,在雨中
三盏灯被举了起来,在夜里
一万盏灯被高高举起来,在水中
一朵花就是一盏灯
一盏灯或许就是一句话
离你最近的那盏灯上,触手可及
停着一只欲飞的蜻蜓
那是我做的一个梦,在你的手心
像佛手心拈着的一朵莲



2013年12月20日于天津塘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7 08: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下雨》

本帖最后由 非墨 于 2014-5-7 11:25 编辑

(三)

《北京下雨》

诗/非墨

北京下雨,有时大有时小
不管大小我都躲在屋里
躲在屋里看花
看花在窗外,哭泣
花也在屋外看我
看我在屋内,哭
花和我隔着薄薄的透明的窗玻璃
对视,相伴,陪着天空一起落泪

窗外,打着伞的树站在雨中
披着雨衣的路灯站在雨中
被淋湿的时间站在雨中
被泡涨的思念站在雨中
凝视过我的目光化作一道闪电
喊着我乳名的声音化作一声惊雷
记忆被洗成一张字迹模糊的纸张

时光在雨中长满了苔藓
青春在雨中爬满霉菌,像豆腐
经岁月的发酵
酝酿成一块腐乳
待老时夹出来细细品尝
总有一点点的软
总是一点点的香
仍是一点点的咸
还有一点点的伤

那些经年不愈的伤,像水垢
经年累月地积淀在身体里
或深藏在内心和血管
终因某次意外致命的痛
旧病复发,新仇与旧恨
堵塞血管或梗死心脏

或溢出体外
长在皮肤上,开成花
花开在皮肤上就是疤
开不败洗不掉也忘不了
标注一生
前世的疤是胎记
今世的疤却是今世的痛

雨肥风瘦时,在北京
拿什么可以消解忧愁
或许菊花与剑
或许一本旧书和酒


2014年1月25日于北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7 11:2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谋杀一只蚊子》

诗/非墨

在这个孤寂闷热的南方的夏夜的床上
那女子在我梦里隐藏起来  无迹可寻
躲避我也躲避我淫邪的思想
我得承认我不是我期望中的那种正人君子
因为无所事事我变得有些郁闷和怨恨
变得有些多愁善感而昏昏欲睡

一只母蚊子  穿着暧昧的豹纹长统袜
潜伏在我的蚊帐里
这肯定是一预谋已久的决定
她没得到我应允就准备陪我过夜
这只蚊子不是娼妓  但很多情
这一夜她将让所有追求她的公蚊子在森林里失业

我很奇怪  一只蚊子何以能够在黑暗中从不迷路
她极准确地飞进我的耳朵  也不顾惜我神经衰弱
肆无忌惮地对着麦克风高分贝地歌唱
唱流行歌曲  像周杰伦
居然把中文唱得像鸟语
唱得居然没几个中国人能够听懂

我点亮灯  努力点亮我惺忪的睡眼
我感觉到我的眼睛像趵突泉一样冒着狼光和杀气
我决心刻意地创造一起血案  在这黑夜里
神不知鬼不觉地  因为今夜就只我在这里
虽然至今我连鸡都没杀过
我决心将这个事件弄得轰轰烈烈点

我发现洁白的蚊帐上滞停着一个黑点
像一朵黑云挤出的一滴泪  滴在百合的花瓣上
像一砚墨汁晒干后留在宣纸上的一抹叹息
其实那只是一只吸饱血飞不动了的蚊子
我啪地一下  极其准确地将她谋杀在蚊帐上
没想到谋杀竟然也如此简单而轻而易举
蚊帐上马上盛开出一朵殷红的玫瑰

一朵玫瑰即使枯萎也是一份难得的记忆
那是我的杰作
蚊子为这一行为艺术奉献了她的生命
而血却是我的  曾经流过我的心脏

望着蚊帐上那块蚊子血
就像望着夜空上挂着的一枚虚幻的红月亮
我哈哈大笑  我想明天也许会有雨
在笑声中我发现我脸上一团红肿
那是嗜血成性的蚊子留在我脸上的印记
我想抹抹药用不着几天什么也不会留下
我想蚊子最利害的武器也许是她的嘴和嘴唇
她也许不想让我忘记她
但她不知道其实我不是一个太喜欢怀旧的人


2004年10月21日星期四于北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7 17:39: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春天已悄悄离开》

诗/非墨

看一个女人的老去
就像看一朵牵牛花在清晨的露水里盛开
看一个女人的生病
就像看一抹春天的残雪在暖阳里悄悄融化
看一个女人的衰弱
就像看一枚红得像小太阳的柿子在树梢上摇晃
看一个女人的逝去
就像看一尾鲥鱼在突如其来的洪峰中回归大海
看一个美丽女人的离去
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冰激凌含在红唇
一跳一疼,血流不止

看着这个女人,就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隔着一层眼前触手可及却又无法穿透的透明
看着这个女人的美丽,就像看着风中飘荡的风筝
隔着手中一条可以伸展到天堂的绵绵丝线
头发早已被时间轰炸成一团爆米花
目光在水滴干涸的最后一刻瞬间枯萎
隔着咫尺也隔着天涯
我感受到玻璃背后那一丝已高烧40度的忧伤
温度尚在,但已超出正常范畴
沸腾的热血早已被光阴酿成一杯葡萄美酒
颜色尚在,但已无往昔腥臊味道

春天悄悄离开之时曾给我留下一封情书
时隔多年之后我在整理书架时
从一本满是尘埃和霉香的书缝中翻出
那是一些关于黑夜、月亮和油松火的故事
那是一些关于笑声、山泉和野果的琐事
那是一些关于黑米饭、油茶和蝈蝈的记忆
那是一些关于妖怪、灯龙和火灶的传奇
她说,当你长大,远离故乡,会重新记起

会记起什么呢,时光的霜锈已爬满老南瓜的表皮
唯有牵挂,被冻成一节细细长长的冰柱
轻轻一碰,便碎了满地
像古人的肝肠,寸断


       2013年9月2日于北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08: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这些年过的生日》

诗/非墨

今年的生日
我在喝酒,独自一人
因喝酒我错过了一夜的月亮
有些醉时我就开始放声朗读
门和窗居然在朗读声中颤抖,但隔着墙
整座楼没人发现一个疯子周期性犯了病
一个人在独自读诗,读海子
读海子的麦地、马和女人

去年的生日
我也在喝酒,与朋友或者女人
因喝酒我错过了一夜的雨
有些醉时我们开始号啕和哭泣
把心当燃柴,围着取暖和抵御寒冷
撕心裂肺地歌唱和旁若无人地干吼
以为摇滚和后现代
缅怀那些远逝的或许声名狼藉的岁月

前年过生日
我喝甜甜或酸酸的饮料,因为妻子和孩子
她们为我点燃生日蜡烛,点亮一隅黑暗
孩子的一支蜡烛代表一岁,大人的代表十岁
我默默看着一支蜡烛的燃烧
就像看着十年光阴转眼化为灰烬
孩子为我切蛋糕,但我不吃
妻子和孩子却对蛋糕情有独钟,百吃不厌

少年时过生日
我不喝酒也不喝饮料,因为母亲
没有蛋糕也没有蜡烛
没有歌唱也没有诗歌
但有月亮相伴
有嫦娥和玉兔的故事相伴
没有月亮时,也有雨和雨声
以及灶火旁边的鬼故事相伴
梦想着浪迹天涯,骑龙而归

生日就像春花
每年都会盛开
但每次盛开方式都不一样,因为心境
也因为陪你过生日的人
以及过生日前已发生的和生日后必将发生的事
有的开完就谢
有的开花结果
有的却烟消云散
有的就像那枚燃尽的烟蒂
灼指尖的疼痛
突如一声流星划过夜空的尖叫



2013年9月20日于北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7: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菊花》

诗/非墨

这是一朵盛开在深秋里的菊花
这是一朵摇曳在寒风中的菊花
这是一朵盛开在山岩间的菊花
这是一朵矗立在悬崖上的菊花
这是一朵盛开在草丛边的菊花
这是滞留在我荒芜心中的一朵菊花
这是静静盛开在你热汽腾腾茶杯里的一朵菊花

一朵菊花
一朵黄色的小菊花
不管盛开在哪里
都不如盛开在你唇边

待茶凉,那朵菊花会痴情依旧
盛开在一个人的梦里
盛开在对你来说已是陌生人的梦里
不愿凋谢

2013年11月10日于北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9 08: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凤凰与鱼》

诗/非墨

那些烧焦翅膀的凤凰
不愿意再把骨头当柴
眼睁睁看着火焰在风雨中熄灭
拒绝重生拒绝传奇也拒绝永恒
不讲规矩的凤凰被带到上帝面前
上帝裁决:这是阴谋和背叛
这是给上天故意创造的麻烦和难题

那只长期潜伏和躲藏在水底的鱼
因泉涸或竭泽,裸露在空气里和烈日下
拒绝再向同伴吐口水,开始腐烂
愿意眼睁睁看着同伴在身边绝望地死去
愿意待同伴死去的瞬间同时安静地殉情
固执地维护最后一点死的尊严
兑现往昔在水中的约定和承诺

一只从此不愿永生的鸟,开始感到饥饿
一只不再逃避死亡的鱼,从此拒绝挣扎

一只鸟儿,一只饥饿的鸟
不任羽毛漂亮,或不漂亮
一只可以逃避飞禽宿命的凤凰仍然是一只鸟
一只神鸟在放弃燃烧特权时同样会感到饥饿
为了生存,择木而栖的凤凰
会不会也一改初衷,成全一对鱼的传奇
叨食一对渴望殉情而死的鱼,然后独自等待
等待死亡
这是一个问题,一个鸟问题
同时也是一个鱼问题,我想

但我不知道千年之前鸟是如何想的
我也不知道千年之后鱼是如何想的



2013年9月22日于北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9 11:2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非墨 于 2014-5-12 08:20 编辑

(九)

《画船听雨》

诗/非墨

    湿漉漉的夜半钟声传来
    听得见听得懂的  已杳
    我依旧是当年的那名船客
  
    船里灯红酒绿
    船外雨声潺潺
    我把船里的OK卡拉
    带到很古典的船外
    长不大的船长得大的河
    都无忧无虑

    我站在船舷上  躲雨看雨
    有人在梦里么  躲我看我

    没有月和星的夜灯火灿烂
    记忆纷纷妩媚地醉在水底
    潮涌鼓岸  
    捧是捧不起了
    能捧起的唯有昔年那缕心痛的呜咽

           听     听      听
    船顶  风铃  倒影  滴哒
    这年头听雨的人已不多了
    能把持住少年时冰洁心境的人呢
    虚化了的夜色和雨化了的城市多好呵

    城市不远
    在桥那头
    桥下是船
    船下是水
    水下是我
    被三两点雨
        轻轻轻轻轻地敲碎


    1994年3月6日夜有感于湖南怀化水上皇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7 09:10 , Processed in 0.05619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