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北京殷晓媛

[诗歌奖投稿] 计算机系列组诗《二进制》(26首全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4-30 22: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wumaitian 发表于 2014-4-30 17:39
文艺复兴时期毒药呈现珠光。驱魔的故事被折叠,
藕荷色肌肤的女主角、黑山羊、不怀好意的通灵者
按自己 ...

谢谢乌麦天来读,问候!
发表于 2014-4-30 23: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媛兄! 我在兄的字里行间穿越二进制的城市: 上海

      这是42年以后, 如今利刃般的字词与空无  构成了

      我的国度  唯一不变的  既非时光  亦非命运

      而是  对不可能的追踪  唯一不同的  是以无人之身

      越过时光  穷尽材质完成内在之真  宁可说:

      诗  即是绝缘( 并非指涉情感 )   不着一字一词之相

      其美  自成其灵异  正如兄之灵动: 空无与唯一

      既模拟又同步生成了美的二进制(空无: 0; 唯一: 1)

      被岁月递减的美  在字里行间繁衍  经由你: 诗人的特别用心

      而生生不息   越过独裁者的专横与荒蛮的杀戮

      也越过愚蠢与谵妄   诗向空无传递了真身------先在的美   愿如是  

            ------钢克, 2014. 4.30, 23:06,  于上海浦东
 楼主| 发表于 2014-5-3 21:50:1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钢克 发表于 2014-4-30 23:08
问候媛兄! 我在兄的字里行间穿越二进制的城市: 上海

      这是42年以后, 如今利刃般的字词与空 ...

迟复见谅!
五一刚回。
问好钢克兄!上海天气可好?
发表于 2014-5-4 20:29:2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与钢克的评交相辉映。
 楼主| 发表于 2014-5-4 21:4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过 发表于 2014-5-4 20:29
诗与钢克的评交相辉映。

谢谢杨诗友来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4-5-5 11: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进制】之:《我们中的C盘》
文/殷晓媛

“那一天,关于她的记忆像紫藤,
从我的身上连根拔除,包括多年的疤痕、淤血和肿胀。
就像梦的黑色口袋被来收割的风悉数收走。
现在你们把她的照片放在我的面前,
但我并不能记起她的名字。尽管它曾是我的瓜拉那、毒药以及镇定剂。”

(“人的记忆磁场就像一台滚筒式洗衣机,
我们给你电,让它们旋转漂浮起来。”)

碎片1:
老人躺在石阶上,黑色袍子被一只渡鸦拉动飞起,
最终成为它的一群同类。“现在我们剪掉即将盛开的血腥,
一如掐掉玫瑰花蕾。”她手中有银器,
像位置错误的月亮倒影——跟随而至的潮汐将洗刷夜云。

“就在蝴蝶一振翅间,她丝绒般燃烧起来,
带着轻型金属的光焰,我们留下手印和一群青鱼……”

碎片2:
爆破的柜门涌出一股芥末色。“小心!”
它们中一些是蜜蜂,蛰痛你并耗尽自己;有的是乌贼,掩人耳目然后遁逃……
而这一只是恶犬,咬住她。她的手正变成土绿。
“须剜除那毒。”于她手腕处取出鲜血三百毫升,那和剪断一截太长的袖子没什么区别。

报复的快感。柜中的钻石抛向荒野。
它们长出的星辰将会覆盖疮痍,暗红的花纹,
比蜘蛛的深一些。

(那些罪行的名称蜿蜒在桌上的阳光里进行有丝分裂……)

碎片3:她在燃烧的马厩边涂唇膏,为了是以它的猩红,
令火焰和其它红色臣服。
碎片4:你说爱她时她没有听见,你说恨她时她笑了。
她的耳朵是一种偶尔飞回的水鸟。
碎片5:她说她要清除一切,剪碎ID卡,擦去编码和容貌。碎纸机一直响……
那一夜你睡下,关于她的记忆漂起如水中花朵,肥皂泡在平复。

“所有的光芒和黑色都藏在她身上,
她冰冷的肋骨才是它们的蜂巢。
你们在我这里枉费心机……抓住她,你们得到你们要的答案,
我得到我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5-5 16:50:1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进制】之:《共享文件》
/殷晓媛



白狼如莲。静默。                                   “绞索只是耽于幻象的头颅的秋千而已。”
最后的云母色光线。瘟疫的黑色潮水覆盖大地之前,      白色裙裾滑翔,云水以翼龙形状聚集,
烟岚变得滚烫灼伤足爪。                              现在她喉头发出的长啸如一匹黑烟。
“我不能说出预言。我只是离去。”                    枣红马挣脱缰绳跃入夕日,河水劈开。
踩着高山盘根错节的脊椎,但它未曾醒来。             “女巫不见了!”古老木头发出嘶哑的嘲笑。


(他们挖遍整座山。匕首和铁锹上结硕大的盐粒。
“看起来就像冰雕外壳下的一群魔鬼。”
那里只有焦炭色的岩石,他们的吠犬汇成一股水流冲开落叶。
逆风中,他们蓦然回首。)



燃烧的石榴汁流淌在村落。麦田崩塌时如狐狸滑入深渊。    他们的衬衫为什么变成枭鸟?撕扯他们的胸膛,带着他们枯槁的腿飞起来?
斑竹似的骨头,长紫色苔藓的骨头,                      现在磁石、冷泉和竹竿都无法使他们停下来了。
一丛叫做“病毒”的醋栗在它们上方灼烧,                “她逃亡在地,而他们长上云霄脱离泥土。”
“香草填满的枕头,也不能拯救空心骨架于在白昼被绊倒。”所谓尘世眷恋成为遗弃的莲藕……



(——所谓着魔,不过是一颗桃核落在因果之田中。
书中记载:“那个地名从地方志上消失,
像一片蒸发的海。后来却多次落入人们的传说:
在悬疑中,在反复的毁灭里,在被成片砍下的幻影深处……”



那勇士蹲下来,给白狼挂上珍珠项链。                    她在有水源或晚霞的地方停顿。
它来自都铎王朝,柔光幽婉。                            “她存在于自恋型人格的他脑中,是一个加强版、兼有恐惧和魅惑的、异性的自己。”
星河倒流。冰雪回到水,光芒回到苍穹。                  她越来越远时她留下的灾难越来越重。


(勇士走进镜子挽起她。他们踏上一艘船或者什么,
亮晃晃像一片修长的碎玻璃。
从后面看起来,他揽着一束光,从云端落下来的,向水面走去。)

 楼主| 发表于 2014-5-6 01: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进制】之:《解压缩》
文/殷晓媛


压缩版:
那船舷插入云中纷披海雾,她无法以双手围抱。
“你寄身那船犹如豆荚中的火焰。”
七岁。沙堡的狮身与圆顶肥皂泡一样轻轻吹灭……
冰晶终将拓印夕阳,天空的白色棱角打开,
“归来,似系于磁场的信天翁。”白浪的纤绳打捞他的影子,
海岸日渐迷离。

解压缩版:
那船舷插入云中纷披海雾,她无法以双手围抱。
(它前身是鹁鸽在悬崖上筑的巢,被她轻易揽在怀里揉碎。)
《Wreckers》记载:“指甲缓慢生出竹节,
木条循着痕迹逐层断裂,公元1293年,沉船中的白骨二度开放。”

——知道吗,她投向大海的黑曜石,都化为利嘴的鸟,
将行驶中的帆连续击穿……
“你寄身那船犹如豆荚中的火焰。”
酒精味漫溢。旋流与高度眩晕相逢。她的西风式冷笑意味一种颠扑。

七岁。沙堡的狮身与圆顶肥皂泡一样轻轻吹灭……
作为蝴蝶的她死去,作为黑鹤的她从羽毛废墟中脱身而出。

冰晶终将拓印夕阳,天空的白色棱角打开:
异象作为毁灭的前奏。

(明信片:
亲爱的阿黛勒,
你收到它时还没有见到我,就定是死于那复仇女人之手。
她纵容大海的狂暴如挥动一根九节鞭。)

比起衣物,灵魂受到阳光赋予的更大浮力。
——收拾一个人的宿命,并拒绝向山岳与部落交还……
“归来,似系于磁场的信天翁。”白浪的纤绳打捞他的影子,
海岸日渐迷离。
 楼主| 发表于 2014-5-6 15:29: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进制】之:《控制面板与无限之上帝》
/殷晓媛



  
原始脚本:
  
  
那不是一丛罂粟,是那头狮子露出白骨的残骸。
  
灰烬在他眼前聚成黑夜又遁去……
  
第二十七天,他发现自己转了一圈又回到这里,似乎道路被曝晒和雨水所弯曲。
  
“你取下我的头颅或者我取下你的,余生你长出红唇或我披上狮鬃……”
  
它的血有雪莉酒的杏仁味。
  
在砂砾间流出的指南针形状最终长成蜘蛛。那一日诅咒开始。
  
  
陌生小女孩站在篱笆前,
  
她说:别离那些袋鼠或野狗太近,它们会把你同化成它们的影子。
  
如果水面下的你先笑,那意味着你追不上比较缓慢那个自己了。
  
  
你想给越野车加满油,但它并不存在。你想在布袋似的肌肉中塞满巴旦木。
  
你的身体很快就会出现一个树窟窿,好让围绕不去的马蝇群穿过。
  
太阳从砂石中长出如同荆棘。你亲吻它崩塌掉的躯壳,
  
“那个未来的女人还等着推开你的朽骨从荒野中站起来。”
  
现在你走开时,你回头看到缠绕你们那个∞形,逐渐散开,
  
就像一团多日以来不甘的水渍。
  
  
区域和语言
程序和功能
恢复
个性化
字体
位置:突尼斯
  
  
“茉莉璀璨之地乃是理想的墓冢,我将你放下,待你的镀金褪去……”/虾+椰枣=吞拿鱼,谁人知晓他的心已被置换/So  what,拜占庭的荣光也如积雨云被从地平线上削去。
  
  
  
  
  
  
  
  
  
  
  
  
  
  
  
卸载程序:


杀毒软件


声卡





(未知木马正在盗取数据)





数据1:他与狮子存在某种DNA信息关联


数据2:狮子在小女孩画面中是雄性,在他面前时雄时雌


数据3:曾有占星师警告他将死于孤独或爱情





(卸载声卡后镜头变得诡谲。





“他对狮子的尸体说什么了?”


“也许说的是‘你是一座凸起的陷阱’。”)
(情节恢复到三天前)





马贼、雷电、登革热……或者远处那头赤红的狮子,/杀机四伏而山岭已经学会缓缓向你奔来,/狮子,狮子,它如一颗等待俘获的女人心——明亮,长有毒刺。
他默默把桌面图片换成狮子的背影。/头发有时闪现雪花,如同旧式电视。/“这怎么可能,一夜间又从五十六到七十九岁。”/“狮子把亡命的跳跃传染给你。”
那位女设计师下载了字体“Darkenstone” ,/它是否比“Kingthings Versalis”富含神秘暗示引发了设计工作室一场争论,/最后她把打印稿拍在桌子上,走出那独木舟大小的房间,/正如她曾说过的话,一尾鱼将在途中与她贯穿,并承袭她的心与声音。

发表于 2014-5-6 16: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步穷尽,构造本体之极值,无干阅读

  诗以连续的超限只追踪其隐秘与发现,

  它当然来自人根本的有机世界,在诸相与

  未知的中阴带,执笔者相当超越性地找到表意并

  升华至真纯的阿基米德点,这样,我们同步被带入理性与

  感知的双重视镜:实与虚被3D成赫然之彼岸。

    ——钢克,2014. 5. 6,16:0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4 04:24 , Processed in 0.65574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