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北京殷晓媛

[诗歌奖投稿] 计算机系列组诗《二进制》(26首全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4-28 13: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缘 发表于 2014-4-28 11:09
开疆辟土的探索,问好!

三缘兄过奖了,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4-4-28 17: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进制】之:《注册表》
文/殷晓媛

走廊话音:……他是个志愿者,将自己捐赠给灵魂血型重组试验。

那棵燃烧的白木香树突然熄灭,黑色的羊群逡巡,
星斗下蔓延的凉气一窜三米。“跳闸了!”某个高功率的电器,
此时俨然熟透的黑柿,躲在寒夜频段中,
人们流入芥末黄的大地如一股静脉血……


手术室话音:——止血钳上绿色的是什么?光莹、多刺,
看起来像一只海胆,蜷缩且燃烧……
——我们成功了!我打赌他的血管剖面看起来就像玉矿脉。

一个房间的门口贴着“HKEY_LOCAL_MACHINE”。
不像锅炉房、CEO办公室、化妆间或档案室。
那个穿侍者服装的黑人溜进去过若干次,第一次门外站着一群护士,
他出来时她们换成了一群喝着咖啡的职员。
第二次——这里变成了地下车库。一按车钥匙,
此起彼伏的声潮从一百只猫眼中涌出……


杂音A:它的皱褶远远多于大脑皮层,上月一家芬兰科学杂志称,
人们必须通过一些口令调出它们,
否则它们隐藏如秘密回路……
杂音B:“那个头颅中有整个金雀花王朝的全景,就像一台投影仪。
为了重现那个世界的一鳞一爪,我们调试这尚未崩塌成灰的大脑,
唤醒带着脉络的土壤和落叶……”

在阁楼转角的地方,他拥吻了妻子和女儿。
他回到人群密集的波纹图案中间,
三二一……蜡烛吹灭,几秒前,他夜行的手从容输入
rononce –p。回车键。昨天他们在松糕般的海滩。去年他们策马驰骋。
若干年前他们一起玩着稀泥长大。


最后那一帧的光亮,无声无息,并没有土崩瓦解的响动,
但还是有人目睹了。
他们从窗户往里望,一台兀自亮着的电脑自行熄灭。
 楼主| 发表于 2014-4-28 22: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进制】之:《闪存恩怨》
文/殷晓媛

区块1:幼年。阿加沙墓地上空,蝴蝶形锁孔涌出黑沙。
他正伸向鸟窝的手臂苍白如兽牙。
区块2:敌军无法靠近那座掩体。他们宁愿相信这个迷信:
三对生死恋人最后的栖留之处,羽纱状的飞蛾如诅咒涌起。
区块3:两个鬼坐在路边长椅上抽烟,烟灰增长一点,
他们的透明蓝色身体就消失一点……
区块4:他们用铁棒撞开了这一节车厢,发现藏匿内里的荒芜。
内外世界瞬间调换,现在它装满五光十色、燃烧而卷曲的糖块……
区块5:一辆卡车行驶在酒红尘埃中。大路漫无尽头,
卡车上的人挥舞着手,两种以上的语言在各自歌唱。

“黑色。红色。深蓝。草绿。灰黄——
死亡。爱情。时光。空间。孤独。这五个标签合适吧?”
“是的,这是那张闪存卡最初的状态。”
“那么,现在呢?”

区块1:“这些天鹅在湿润的黑沙中越冬并产卵,
它们长出一簇金色羽毛,似乎吸收了某种奇异的微量元素。”
区块3:长椅上依次长出雪。日光。薰衣草。落叶。雪。日光。薰衣草。青苔与蘑菇……
鬼拿着一个已不存在的地址去拜访他的朋友。
他……仍在路上。
区块4:他被骗了。他并非被关在车厢中而是木箱中,
他终于钻了出来……现在他的确在密闭的火车车厢中了。
区块5:卡车上的人回到各自的家园。他们像细小的支流彼此分开。
亲人们也终与他们分岔——在生命最后的路口。

“区块2在哪里?”

他没有回答,把左手举起来,越过食指残缺之处,
看到夕阳如酒中樱桃。
 楼主| 发表于 2014-4-29 15:45: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进制】之:《宏》
文/殷晓媛

他庄重卸下皮手套——三十九年中的第七十四双。
钢琴键上方三英寸,掌心朝下。
灰尘里白瓷和黑玉站起来,踢掉缠裹的蛛网。灯光不断长出新蕾。
有解禁的船只和海怪在暗潮里,易碎的蓝堆成山峰。

他凝视手心的一点红:瓜子大小,如鸽血石。

走向大街。披灰蕾丝的石门敞开。
人们顺街道排列如杂色的基因序列。

(电话亭。穿黑色夹克的青年男子,面如烟草)
“我不会再给你打电话,你找不到我,也别想有机会嘲笑……”
(他把手放在男子贴着玻璃门的背部)
“见鬼,我被什么电了一下!……丽贝卡,我不会听任这一切。
明天最早的一班火车……我要打掉他的门牙,我会让你知道……”

(服装店门口。提着几只购物纸袋的女人。)
在红绿灯后,她是等待枪声的白鸽。马路对面的男人,
双手插兜,他脸上带着的妒忌,像一只飞鸟投下的阴影。
(穿过时电话亭男子撞到了女人的胳臂……)
特写镜头:女人瞳孔中蓝色的碎片逐渐变成红色……
仿佛泼洒在大理石上的水滴重新聚合。
她走到他面前,(他以为她会低着头跟着他走,就像她一直扮演的隐忍的妻子)
把几个大袋抛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他惊呆了)
她摊摊手,带着揶揄的笑容,转身大步走开。(金发飞扬风中。)

(天桥上。那个绀色大衣的人已经站立了很久。
他的手机一直在响但他并没有接。)
桥下,大街看起来就像苍白太阳下的冬日流冰。
温度在散失。他木然让手中的苹果落入了车流。
(女人走过时飘动的擦过他的肩膀。她依旧在笑。)
他打了个寒颤,把手伸向兜里。
“鲁斯特……我?我刚看了一场绝美的日出。
没错,他卷走了……会抓住他的。我们不能因此停下来——”

(他拿着手机从桥栏上下来,踩到一只流浪猫。)
这只黑猫一直沿着桥沿走过去,柔软的身体在桥栏的影子中,
逐渐燃烧起来,红黑色、紫色、纯蓝……
走到桥那头时它一身雪白皮毛。
 楼主| 发表于 2014-4-29 17:29:5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进制】之:《远程协助》
文/殷晓媛

他的日志。她的微博。他2的记事本。他3的涂鸦。
她2的邮件和Facebook。
——你像一阵气流从它们中间穿过,看到自己的各种别称:
精馏伏特加、意气、鬼使神差、“梦中的声音”、宿命……

她的街舞团他的跌宕起伏冒险罗曼史他2的黄昏祷告。
他3令人瞠目结舌的酒后之勇她2的服装设计她3的异乡奇遇。
他4的冲浪板他5的愿望清单她4抛向大海的手表……

他们背后留下一个细小的红色“+”,
你从那里进去过,穿起他们的肌骨、相貌和悲喜……
(猩红与钴蓝血脉搭接的瞬间迸发足够启动一辆车的火花)
你告别家乡撕掉通知书或鼓起勇气走向满脸傲慢的教练。
踏上西部旅途挽救一场分离或为你的又一个名字投一票。
阳光像一抹驯鹿血,出现在那些以黄金装饰的拐角。

“我饱满得像一尾打挺的鱼,并不是什么纸人儿。”
他3接受采访的时候那副表情在说,
“一切选择都是我的自我意志。”

他的骨头还没有冰晶一样碎掉。他血压平稳、容光焕发。
他完全忘掉曾将风车一样的躯体交到你手里……
那时你令世间的光和它们的白刃静止。

你又一次轻易地原谅了他们。
 楼主| 发表于 2014-4-30 11: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进制】之:《函数天使》
文/殷晓媛

A面:那座山放在一张白纸上摆在面前,
冰淇淋的融化速度。太阳的金色甲虫从山谷中升起。
白纸被来自深处的灯光照成西瓜红。
B面:那个女人很快就会只剩残烬。她的翅膀冰花一样化掉。
当他走向她一步,灼烧和消融就瞬时停滞。
四野繁花巨大如破裂的星子。河流摇动,
他遥远的小木屋在田园上亮起来——一颗被神点亮的栗子。

A面:他知道积雪和暮光长着纤长的锯齿,
在那旋转的玲珑的山中,它们慢慢割去攀登者的勇气,
最后他缩小成一个斑点,被秃鹫翅膀的褐色覆盖。
可山顶写着他的名字,巧克力的,如同生日蛋糕上那样……
B面:她显然并未完全孵化,翅膀上的蛋清滴落。
旷野看起来是某种几何图形:方形,或许更像梯形。
紫薯色和苹果绿,那些格子,有的是土壤,有的是薄冰。
“踩到通向地狱的那一扇之前,停下来。”
一个声音说。

A面:他把那座山推开,别的山或者沙漠转到面前:
那是一个轮盘。当它们渐次消失,大地上赫然写着“零”——
罗马教皇曾宣称的“邪物”。
B面:他拉住往远处奔跑的她的袖子,那随时会破碎成灰色和白色水鸟的袖子。
她转过脸来——一张吸血鬼的苍白的脸。
他回头看:所有明亮的地方都已焦糊……

A面:他只顺路捡拾了一些桥梁和树林。
他沿着斜坡平滑向下,他在红光中躺下,他看到天幕上写着:
你的一生——sum函数。
B面:他蹲在河边,揉搓漂洗着倒影。
这只是又一个梦魇,他想。转过那座红色的山的时候,
它岩石上的银色字迹闪亮——average函数,此时在零线以下。
 楼主| 发表于 2014-4-30 15: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进制】之:《别担心,他们是可执行文件》
文/殷晓媛

优钵罗花呈现孔雀蓝。逆位的婴儿出于水面,
鲸鱼鸣叫着喷析水雾搅散圆月……
“他已被在地球上顺利安装。用时37毫秒。信号满格。”
提前种植在他体内的广藿香和砂仁,
它们的幼年是细小的黑芝麻。湖畔有翩翩起舞的蛇类和猛兽。
一千个唱祝福歌的人组成巨大的旋转火环。

也许早三个月,或者晚一年,但他必将以预言中的姿势,
打开自己的名字。
那时“高塔”“女祭司”“战车”和“死神”组成凯尔特十字,
围绕“命运之轮”。落地的玉色花朵有柔嫩腕足,
海笋露出明珠,低到黑枫林上的月亮以触手轻拍万物……

“他落在堆积如山的数据文件中间,
和追随他的异父异母兄弟们,将它们命名为‘大厦’‘街道’
‘花园’和‘港口’……”一片榕树林如扩散的墨迹滴入人间之海,
白色水鸟是空心的珍珠,被海风托上高空。海蟹。小猎犬。
二十年后回头看这些,都是精确无瑕的演算。

“不要误认为他含有病毒,虽然他体现出甚至超越病毒的生命力。”
会有墓志铭证明他的声音和异香卸载完毕,
那时一堆散放的代码,和楼群长出类似的棱角。
发表于 2014-4-30 15: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进制,有意思!欣赏,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4-30 16: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磨房里的人 发表于 2014-4-30 15:29
二进制,有意思!欣赏,学习了!

谢谢朋友来读!
发表于 2014-4-30 17:3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艺复兴时期毒药呈现珠光。驱魔的故事被折叠,
藕荷色肌肤的女主角、黑山羊、不怀好意的通灵者
按自己的意志曲解着因果。此时他们浑然,
如年久粘接的水彩。折成青铜硬币的姿势使他们局促。

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6 16:36 , Processed in 0.05673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