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716|回复: 0

[诗人访谈] 【钢克】  C.D.赖特访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13 21: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4-4-13 22:59 编辑

美国女诗人C.D.赖特:没人有权决定诗人该说什么
2014-04-12

腾讯文化)陈书娣




C D Wright在扬州虹桥修楔现场


  嘉宾:C D Wright(C.D.赖特),美国布朗大学文学艺术专业教授,美国最知名当代女诗人。(如下简称赖特)

  【采写手记】  (2014年)4月初,为赴“扬州虹桥修楔”及诗人杨炼之约,赖特与先生弗莱斯·甘德花了24小时穿越万水千山,来到明媚扬州。   
  作为美国当代最为著名的诗人之一,赖特早期作品注重叙事,后来诗歌侧重个人经验,言辞犀利,充满智慧,并饱含着对出生地的强烈情感。她大部分诗歌都是植根于欧扎克山脉(Ozarks)和若得罗德岛(Rhode)。
  诗歌就是生活的必需品。赖特说,诗歌的功能是让自由扎根我们内心。
  《纽约客》曾如此评论她:赖特找到了一种方式,把那些美国那些荒诞现实的碎片与诡谲、愚蠢嫁接,像从罐头里发出的可怕的窃窃私语,唤醒了我们身体里某种鬼魂的特质。
  赖特的最新作品《一个与其他:一本关于她的时光的小书》,围绕1969年阿肯色三角洲地带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展开;而《上升,下降,悬停》置身于家庭内部的断层线,以及第二次伊拉克战争的肇始,和非法越境的背景,还有美国对巴格达的轰炸导致境内爆发巨大压力,以及街头民众的反应;她也同时对新材料有涉猎,比如她与摄影师黛博拉·鲁斯特尔合作,出版了《一个大写的自我:路易斯安那州的犯人们》。
  然而她绝不止步于此,她还策划了《阿肯色的步入式图书》的多媒体展览。2004年,她被授予麦克阿瑟天才奖。
  因扬州行程十分紧凑,两位美国诗人略显疲惫。但赖特十分认真,在接受采访之后,她对于“诗歌的自由”这个话题兀自考虑良久,然后又拉上我再次进行了讨论。

  如下是对话实录:

腾讯文化:你与费尔德曼制作的浮雕设计合作,又策划多媒体展览,你在诗歌创作上是不是正在探寻一种新的途径,一种超越当代诗歌,与其他艺术形式去结合的新途径?

赖特:是的,我一直在尝试创新与突破。我总是尝试着寻找新的创造材料,创作方法、创造形式。我不喜欢总是一味重复过去的创作形式,我喜欢突破我原有的写作模式。

腾讯文化:您怎么看突破自己的危险性?

赖特:再失败一次,你就会觉得自己进步了。失败是极其有用的。有的时候你会觉得,你试图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并且为之付出长时间的努力,但结果可能是,这部作品反响平平,让你失望。但是这个失败同样是给你上了一门重要的课,让你进步很多。

腾讯文化:您的笔下关注过战争(伊拉克战争的肇始)、轰炸(巴格达轰炸)、非法越境,也关注家庭内部、爱情和人性。不同题材的诗歌在创作时有相通的地方吗?

赖特:每个人都有很多痴迷的事物。无论你写什么,你个人的兴趣爱好影响着你的写作。我比较关心爱、家庭、社会问题、战争与和平。

腾讯文化:您说过诗歌是生活的必需品,也是一种自由的诉求表达,您所指的诗歌自由是一种怎样的自由?

赖特:实际上诗人想要写什么根本没有什么限制。如果你觉得你的诗歌没有震撼性,可能是因为你的诗歌对大众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
  没有任何人有权决定诗人该说什么或者不该说什么。
  更准确的来说,诗歌本无写作内容的限制,更多的是现有的语言没有能力来传达你的想法,因为语言是有限制的。如果是这种情况,诗人们该寻求另一套编码方式从而突破语言的限制。

腾讯文化:在中国的清代,扬州出现过“遍地是诗人”的景况,这是一种人们写诗爱诗到极致的状态,人人都是自由的诗人,这和您所说的自由一样吗?

赖特:也许是吧,但或许也不是。也许因为清朝的语言的通用性让人们便于交流和理解。但是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现在是不存在清代的这种状况了。

腾讯文化:有人评价您的作品能在白话和修辞中找到一种平衡,您如何看待诗歌的表与里?

赖特:我认为你应该将韵律和白话彼此交流。不要把他们当成分开的无关联的词语,相反,你应该试图让它们彼此交流与融合,就好像他们本来就是融合在一起的那般。最后,你的诗歌就会成为既有韵律,又通俗易懂的和谐体。

腾讯文化:有人说你的诗歌既有无情的爱,是一位坚决的实验诗人;也有人说你的诗歌很关注情感,比如非法移民对亲情的挑战;你会在诗歌的发展历程中扮演怎样统一或分裂的角色?

赖特:尽管在日常生活中,你不知道怎样保持开放的心态,但是在写作中你却要秉持开放的心态。不要总写自己已经知晓的事物,而是应该从生活中不断学习,以开放的心态去接受新事物,从而有新的创作。而在写作中,我更多是以旁观者的姿态来写作。我以他者身份来观察和思考。

腾讯文化:在中国,人们认为诗歌必须关注历史与人类的遭遇,否则,诗歌不会在中国受到欢迎。你认为诗歌应该必须关注历史和人类的苦难吗?

赖特:我认为诗歌应该关注所有的事情。你对什么感兴趣,就写什么就好,而不必去关注大的时代背景或者历史境遇。

  如下是C D 赖特的一首诗歌,为保持诗歌原有气质,特展示英文,并附翻译:


Ponds,in Love            几座池,恋爱中

C D 赖特                                C D 赖特 梁俪真 译


One was always going when the other was coming back    当另一个回来时这一个总是离开
One was biting a green apple              这一个在咬一只青苹果
he deeper the evening the louder the singing           夜色越深歌声越响
Throwing the core out the window                       果核被扔到窗外
An oar stirred the dark and then quit                  一支桨搅动黑暗之后止住
A face drenches itself in carlight                     一张脸在车灯里浸泡它自己
A wrist wearing a man’s watch dipped a net           一只戴男士手表的手腕伸进一只抄网
Even as one turned toward an unfinished building     甚至当这一个转向一座未完工的建筑时
The other wondered what one would have on           另一个会好奇这一个的装束
Upon returning will the hair be fallen or cropped     快返回时头发垂落或者裁得齐短
If one reaches what is grasped for                     如果这一个手伸向他渴念的
Gnats go for the eyes                                  蠓虫扑向眼睛
Will utter disappointment set in                       彻底的失望会涌来吗
Will it be water or milk or wine tonight               今晚会是水或牛奶或者酒
Mostly one listened in the low intensity glow        多半地这一个只在事件低照度的光晕里聆听
Of events one sustains incomprehensible feelings     对于这光晕这一个总捉摸不住自己的感觉

【来源:腾讯文化】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5 10:38 , Processed in 0.05527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