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6167|回复: 192

[诗歌奖投稿] 斑鸠在叫(44首,缺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6 01:4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杨诗斌 于 2014-7-10 11:49 编辑

第一集  斑鸠在叫(25首)


. 斑鸠在叫


斑鸠一直在叫
从春天叫到了夏天
从夏天叫到了秋天
从秋天叫到了冬天
忙碌中的人们不曾听见
忙碌中的人们不能听见
听见斑鸠在叫的唯有
坐在寂静中的诗人
眼睛里藏着一座空谷

      
. 纪念碑


雪花落在纪念碑上
雪花一遍遍地抚摸着纪念碑
没有人再来抚摸纪念碑了
没有人再来瞻仰纪念碑了
整座城市的人都在埋头赶路
只有雪花静静地抚摸着纪念碑
——这块竖立的磨刀石上
我仿佛听见刀刃舔着雪水
霍霍的声音


. 那一刻

月亮是低的,惨白,一张鬼脸
高楼有了墓碑的阴影
石头后面,一只土蛙借用你生锈了的声带
叫了几声,也是低的


. 心 疼

我心疼树干里的那些小虫子
以柔软之躯,一点一点
向坚硬的年轮中心掘进

我也心疼那些树
被蛀时丝丝的疼痛与无奈
以及被蛀后巨大的虚与空


. 窗下

暗夜的窗下
点燃一支烟轻吸了一口
上帝就飞进来了
上帝栖息在烟上
上帝只是路过
上帝也累了
我让他(或她)安静地在烟支上
歇息一会儿
只有上帝才能看清黑暗里
这张没有表情的脸


. 母 亲

厨房里,母亲带来的土豆发芽了
雪白的大蒜头也跟着发芽了
它们用发芽来提醒我
母亲已回南京乡下多日了

早晨出门时我喊母亲
傍晚进门时我喊母亲
吃饭时我喊母亲
端茶时我喊母亲
每喊一声,我的眼睛就热一次
心,就疼一次

母亲走后,我的生活又
落满了灰尘
      

. 清明

纯玻璃质的夜晚
我看见了父亲和母亲
他们小心地拉上了手
小心地绕过每一个静物
他们不敢靠得太近
害怕彼此碰碎对方纯玻璃质的身子
但有些静物过于隐妙,以致
患有白内障的母亲没能看清
“哐”的一声
纯玻璃质的父亲就碎了
纯玻璃质的泪珠滚落下来


. 钉 子

再一次写到钉子
我不得不咬紧牙关
爱人,三年之前
我们有过生死约定
做一根钉子吧
在没有被命运完全拔出之前
你怎能轻易地说出——
放弃


. 立秋

酷夏刚过,我要提前准备好
竹梯和剪刀
在萧瑟的秋风还未抵达你的庭院之前
妹妹,我要帮你剪去枯枝和败叶
我还要帮你把院落打扫得干干净净
不遗留下一粒谷物,以免
引来一只落单的鸟
再度勾起你深深的忧伤


. 夜 晚

空气微凉
灯倦了
我还没有倦
我请灯再陪伴我一会儿
低头、阅读、写诗
我请灯继续照亮我
苍白的孤独,安静的指尖
指甲缝隙里
微小的
生活的



. 精子

   
茫茫的海洋
一条精子在游动
看见了它
二只大大的眼睛浮出液面
一条精子的孤独就是
一个男人的孤独

        
. 雕刻

在身边放一把刀子
孤独的时候我就停下来
刻一会儿
当然,我不刻自己
我只刻石头
石头它不会喊疼
它至多只会感到
和我一样孤独


. 之 间


一棵树枯了
一棵树绿了
站在二棵树之间
我半枯半绿


.  夜。寂

藏身书柜后面的那只蝈蝈
每到深夜,它就叫两声
中间空出的一大段白
要我用什么来填补
其实,它叫第一声
我的心就凉透了
昆剧不能看,更是不能听
尤其在午夜
尤其那《牡丹亭》
似要将一个人的魂魄
唱散

       2014.5.19   


.  锯


木头离开森林时
需要一次痛苦的锯
把根留给森林
把木屑的泪流给蚂蚁
一个人离开村庄时
也需要经历一次这样的



. 不惑之年

终于明白:落叶里有黄金
万物皆有锐器
即便蚯蚓和流水也不例外


. 好斧头

好斧头从不拒绝与木头交谈
好斧头最害怕寂寞和生锈
好斧头与木头交谈从不用吴语
只用锋利的刃
每一声都是铿锵的
每一声都是自信的
每一声都在山谷里回荡
好斧子与木头交谈只用锋利的刃
不废话, 每一下都入木三分
木头再粗木质再坚硬
好斧头绝不会犹豫、退缩
刃可以崩,但不能卷
好斧头有爷的脾气,从不娘娘腔
好斧头让木头爱上它的坚定和
决绝


. 一个人凭栏看日落

夕阳,仿佛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满脸通红。此时于你
我有了羞愧之心


. 它凭什么凌晨三点将我叫醒

一只鸟把我从睡眠里叫醒,凌晨三点
不是从梦中。我已没有梦
它的叫声滴溜滚圆
莫非它心中真有大快活
是突然降临的,或压抑已久的

我已是一个睡眠很好的人,从没在这个时辰醒来过
我已是一个没有了多余心思的人
对一切的一切都没了恐惧和慌乱
内心没有了快活,也没有了不快活
这种感觉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

那么,凌晨三点,凭什么
我被一只鸟
轻易地就叫醒?     

   
. 麦梢黄时

母亲从屋前移动到村口
再从村口移回到屋前
麦梢就黄了

一年里的时光竟如此短暂
我甚至还未来得及抬头
在一朵云下收住脚步

这是异乡的麦浪,此刻
任凭我如何轻轻地抚摸
把沾有日月星辰的脸颊
无限地贴近又贴近

去年麦梢黄时我身陷哪里?
亲人,请从泥土里赐给我
片刻的宁静,让我低下头来
静静地想一想


. 黄昏

那些蝙蝠,在村庄的上空穿梭
反反复复。我总以为
是村庄里死去的父亲们
变身回来了

我曾多次梦见过他们
往天空垒着石头
落日也是其中的一块
我真担心某一刻
落日就会发生崩溃
汹涌的洪水从高处跌下来
淹没村庄、如何也
挪不动双腿的我
我还担心:收紧赤裸腰肌的
白布和灰布带
在父亲们蹲下身子
喊着号子用力站起的那一瞬---
突然断裂

黄昏。村庄
当蝙蝠穿梭过额际
我总能感觉到
它们穿越而过时留给我
一阵苍凉


. 回 想

幸福地打入之后又被痛苦地拔出
钉子是我
举着火把, 拨开夜色
午夜寻牛的人是我
被满天诡谲的星星嘲笑
那只迷途的羔羊是我
                             
而木头是谁?
长着羊角的锤子是谁?
在我体内打更的那人是谁?
一朵正在凋谢的花是谁?

有关森林、大火 和蚂蚁
有关村庄、河流 和城市
有关乌鸦陈年流淌的哭声……
我多么需要一支烟长短的下午的宁静
来回想这一切


.  夕阳下的怀念

十六岁那年,离开故乡时
我将亲手拴在屋后的那头牛
默默地牵进了我的体内
   
之后的这些年,我爱上城市,守着城市
并不停地往体内放进我想要的东西
现在已经差不多了
  
十六岁之前的那些年
一个叫九华的村庄后
夕阳下的山坡上
那头牛陪伴着我啃手中的书本
我陪伴着它啃青青的草
有时我会抬头看一眼它并没走远
有时它也会回头看一眼我仍坐在那里
 
夕阳下,流金的太湖边
背对着空旷的校园
我放慢了脚步
忽然想起那头牛在体内的存在
它便用尾巴狠狠地抽了我一下


. 离浪漫越来越近了

给自己配了二副眼镜
一副用来看书及上网
一副用来走路和看远一点的事物
不得不低下头来承认自己真的老了
心比秋水还凉,越来越迷茫
想起俄罗斯有一个族的人
老了以后,他们就悄悄离开村庄
独自爬上雪山,寻找最深的雪坑来
亲手处理掉自己,不用别人帮忙
这是多么诗意
浪漫的结束


. 知秋

天鹅扇动着修长的翅膀
删灭人间的灯火和哭泣
逝去的事物正在返回
路途遥远而寂寞
  
感谢肉身
给我卑微的灵魂以寓所




第二集  突然的美(19首)

   

. 春 夜

突然听见绿在跑动, 是在灯下
一小股绿在山坡或平原上
快速穿插。 夜深人静

又听见大部的绿在过河, 上岸
再轻
还是趟响了河水

一匹小马闻声来到了河边
脊背有点偏瘦, 舌头微红
一定舔痒了河水

夜, 依旧冰凉,但
已不是彻骨的那一种了


. 在海口

椰子树下,那个女人低着头在发短信
晚风把高高的椰树叶吹得沙沙响
鱼群乘势穿过她飘散的发丝间
留下淡淡的海腥味
从一片海域赶往
另一片海域
而她浑然不知
站在马路对面,我痴痴地望着她以及
海边这座陌生的城市
傍晚的天空

   
. 大海说我是一个不够谦逊的人

在亚龙湾,我用力在沙滩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想证明作为一个诗人
来到三亚这片美丽的海滩
大海说我是一个还不够谦逊的人
随即涌上来一阵波浪
将我的名字轻轻抹平


. 昙花

是它自己把自己打开的
与春天无关,与蜜蜂和蝴蝶无关
是它自己把自己打开的
先是一瓣,接着是两瓣、四瓣……
是它自己把自己打开的
那么倔强,那么针尖对麦芒, 那么不可阻挡
呼啦一下,花蕊也打开了
接着就败了......
我想抓住那最为美好的一瞬
可是我不能,可是我不能
就像这个夜晚,我只能眼睁睁地放任它
从我的指隙间流淌过


. 一朵张望的兰花

听见脚步声
它伸长脖子张望
这一张望
将自己娇美的容颜
过早地打开了
经过二月的我恰好看到
后悔
慌张
它喊
此时春风距离江南还有八百里的路程要赶
一场小雪也在路上


. 暮 春

野地里,静静生长着
三株向日葵
其中最小的一株
瘦瘦地开花了

花蕊里停住的一只
细小的红蜻蜓
是奶奶多年前丢失的一根
绣花针

浮萍轻轻合拢了河面
仿佛踏着浮萍
不用踮脚
我就能过河去

仿佛张开双臂
我也能像那只鸟
从一棵树上
飞到另一棵树上


. 白鹭

一只白鹭立在
距我只有二米左右的路边
引颈凝望的身姿仿佛一件
洁白光滑的瓷器
这是我在湖堤上散步时突然发现的
此刻,我的心是空着的
此刻,我不敢向前挪动半步
此刻,这只白鹭是胆大的
而我是胆小的
害怕它突然起飞我会被瞬间
打碎


. 一个人的午后

一只乌鸦飞过天空,因此说:白纸黑字
一只乌鸦蹲在枯枝上,因此说:沉默是金
一只乌鸦的沉默让天空更高更远,因此说:
    天高任鸟飞
一只乌鸦一生只叫几声,因此说:凶多吉少

一只乌鸦却是天空的全部思想,因此
一只乌鸦的失踪,让天空显得无限的苍白


. 河边  

芦苇被割净之后
野鸭子们就离开了这里
冬日的河面
清瘦得像一张书生的脸
仿佛有谁从水里探出头来
喊了一声:“我在这里”
一闪又消失了


. 水边

临水的垂柳抢先绿了
绿就绿了
站在水中的芦苇
依旧枯萎

一场大梦仍在继续


. 风吹过湖面有微澜

风吹过湖面有微澜
你看见了或没看见
这并不重要

风,依旧吹过湖面


   
. 无题

乌镇以西,一棵光秃秃的泡桐树上
这个清冷的早晨
一只喜鹊的叫声:
咔嚓!  咔嚓!  咔嚓!
一把剪刀啊


. 突然的美

一只豹子, 从不再红润的指甲下面
一跃而起
朝着心脏方向逃窜

它的速度
它的慌张
让手臂有些颤抖

一定有什么惊动了它
或它触碰到了什么
一只蛰伏已久的豹子

朝着心脏方向拼命逃窜
这突然而至的美
让我有理由相信


仍留在我的体内


. 怎样才能听清一棵草的心跳

一棵草有呼吸就一定有心跳
它的心跳不在草尖
而是藏在乌黑的泥土里
当你弯腰,手指触摸到一棵草叶时
它的心跳可能比你更为急促
但要听清一棵草心跳的声音
仅仅弯腰或蹲下身来是不够的
草说:你得俯下身来
把耳朵贴在牛羊走过的
这片土地上


.  这里的草的确很野性

这里的草
比之前我见到过其他地方的草
要野性得多
这里的草
可以从一根跑成无数根
可以从无数根跑满整个山坡或平原
可以把面积约等于江苏和山东二省之和的
呼伦贝尔
跑得到处都是草
这里的草
可以一口气从眼前一直跑到天边
一部分草甚至跑过了界河,到达对岸的俄罗斯境内
草跑到哪里,牛羊就跟到哪里
草不寂寞,牛羊当然也不寂寞
      

.  最多和最少

从额尔古纳到
海拉尔再到
满洲里
沿途四百多公里
我看到最多的是
黑白相间的奶牛
其次是
羊;其其次是
马;最少的是
鹰,一共只看到
二只,一只在空中盘旋
一只立在公路旁

   
. 我突然有了孤独

草原沐浴在一场秋雨里
牛羊的背全湿了,我的头发也湿了
跟在转场的羊群后面
此时,如果我弯腰
我是另一只沉默的羊
我的眼睛里是否藏着
更深的孤独
更远的远方
    

.  局限


鹿鼎山上并没有真正的鹿,这一点
确信无疑
可青藤上挂着的那三只葫芦
颇值得怀疑
似乎不能简单地看成是
三只葫芦
这世间有太多的诱惑,包括
滔滔的情色、馋嘴的小吃、各种各样的饰品
只是现在,阳光明亮
你我却都不能看出
三只葫芦有丝毫的
破绽

       2014.5.1

              
. 树枝很低

    一

树枝很低
适合当马骑
尤其在这春天里

   二

春天的风很低
吹着吹着
树枝就绿了
吹着吹着
大地就绿了

   三

我也很低
春风吹过我
犹如吹过草木

       2014.4.10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4-4-6 14: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是一个人在夜晚脱下喧嚣的外衣后,灵魂静静抵达另一个透明世界的魔方
发表于 2014-4-6 16: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诗斌 发表于 2014-4-6 14:41
诗歌是一个人在夜晚脱下喧嚣的外衣后,灵魂静静抵达另一个透明世界的魔方

写得真好,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4-4-6 17: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吴茗 发表于 2014-4-6 16:03
写得真好,学习

问候吴茗---------
发表于 2014-4-6 17: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1.斑鸠在叫


斑鸠一直在叫
从春天叫到了夏天
从夏天叫到了秋天
从秋天叫到了冬天
忙碌中的人们不曾听见
忙碌中的人们不能听见
听见斑鸠在叫的唯有
坐在寂静中的诗人
眼睛里藏着一座空谷


一条路,有多远?看不见的地方就会有诗人出现
发表于 2014-4-6 17: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1.斑鸠在叫


斑鸠一直在叫
从春天叫到了夏天
从夏天叫到了秋天
从秋天叫到了冬天
忙碌中的人们不曾听见
忙碌中的人们不能听见
听见斑鸠在叫的唯有
坐在寂静中的诗人
眼睛里藏着一座空谷


质朴而纯净,如诗经一般。
 楼主| 发表于 2014-4-7 10:5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吴茗 发表于 2014-4-6 17:40
1.斑鸠在叫

忙碌的人们少一点欲望,给自己一点诗意多好。
问候吴茗
发表于 2014-4-7 11:47:19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慢慢地读,就像我被凌迟处死或集腋成裘。
发表于 2014-4-7 13: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棵草有呼吸就一定有心跳
它的心跳不在草尖
而是藏在乌黑的泥土里
当你弯腰,手指触摸到一棵草叶时
但要听清一棵草心跳的声音
仅仅弯腰或蹲下身来是不够的
草说:你得俯下身来
把耳朵贴在牛羊走过的这片土地上

欣赏学习问好!每一首都喜欢,自然舒展的语言和心灵,带给我们美的精神享受,非常有田园气息。学习、交流、问好!

问好诸位诗友!
 楼主| 发表于 2014-4-8 11: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吴茗 发表于 2014-4-6 17:50
1.斑鸠在叫

坐在寂静中的诗人
眼睛里飘着鹅毛大雪
------------------------------------谢谢吴茗来读并夸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7 20:46 , Processed in 0.06374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