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牛耕

[诗歌奖投稿] 牛耕《剃头匠的自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2 19: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几次,一直不好说,但又想说,忍不住说下吧!

牛老师这语言与语言的暗箱操作,着实演练得滴水不漏。疑是如来神掌之万佛朝宗。哈哈。

开了个玩笑!
我是不是理工科太差了啊!说不上来了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2 20: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雅克 于 2014-6-2 22:07 编辑
牛耕 发表于 2014-6-2 17:03
问候雅克兄!

这一段算是我对于词与物关系的思考和揭示。概言之,词与物之间并非透明的、可逆的对应性 ...


问好老兄!
“词与物之间并非透明的、可逆的对应性关系,”
这正好是诗可以作为的地方。
套用此前的几句话:语言的隐喻无处不在,人的念头“迁流如瀑”,所以越是细究,越不“确定”。
“人的思想是量子状态的,但肉身还是要遵从第一宇宙定律。(其实,质能方程、电磁效应、光电效应、波粒二象性、量子理论、弦理论等,都是试图统一两个宇宙和物质与精神的理论。是一种想一揽子解决问题的努力。)所以“是”或“不是”,必要有其逻辑起点与前提条件,离开了二者,一切“是”也是“不是”,反之亦然。”(《短札二十一则之七》)
当诗歌是观看经验、记忆与想象等的一个探索未知的尝试,是为人的生存提供一种可能等时,它实质上是在当代这个普遍怀疑的时代,替代宗教的一些功能。
我的观点是,理性、科学能解决的,就不要去问宗教或诗歌,“一切都来自于我们对生命中理性无法处理的情感及其需要——是宗教、哲学、道德等无法给我们安慰之后,是科学的边界一再扩大而随之扩大的情感无法安顿之后,是理性一再深入黑洞而情感的黑洞也一再被挖掘之后——我们被要求:沉思。”即诉诸于宗教或诗歌,所以重要的是写出自己的困惑,而不是寻找一个解决!(《为什么不是抒情,不是叙事,不是戏剧,而是沉思》)

“我这里借用了物理学的正负电子成对湮灭原理,反向隐喻词与物的关系,岂不造成经验场的大尺度挪移和高曲度变形?”其实可能正是如此!问题不在大挪移与变形,是这之后,它给了我们什么。

人的生存本质上是毫无意义的,与万事万物一样,最后都要遵循自然的教化!唯一的问题是人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人心有不甘!所以要“赋予意义”。可能正是人赋予意义的努力让人与万物区别开来。到头来,不是我们“留住”了什么,而是我们所有关于“留住”的努力!证明我们曾经活过!就如我与于贵锋老兄所讨论的,是一种““挽留的努力”,赋予人高贵与尊严!”
所以更多的时候,我会注意到语言、物质、哲学、宗教等等的各种东西,但我不会溺于其中,我更愿遵循“生活的教诲”!即时不时回到“开始”,而不是落于“后起”。
瞎说一气,有时间再聊!也请老兄随便看看了之!


补一句:老兄已经走得很远了,不要怀疑自己!也在目前,不要“回头”!!!先尽管往下走!!!

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 21: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佛家说:有漏皆苦。我这果真“不漏”了,岂非有皆大欢喜的意味。不过,我猜我这“不漏”,更多地是自己在回帖中站位不当,未能恪守作者不评论己作之责,给出了过多的解释和引领,把兄弟们都引进了一个“此宗本无诤,诤即失道义”的陷阱所致。如此说来,罪莫大焉,对于不该说的,我当保持沉默,呵呵。

按照某些阐释理论,围绕作品形成的解读张力越大,正反高下奇侧的不同论断交织得越多,可供开垦可供裂解可供生殖的空间越多,作品反而更有价值更被看好——我这首“不漏”的诗,离此标准是否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虽然在孙行者那里只需要翻一个筋斗,但在牛行者这儿,即便再勤耕富读恐怕也是累生无望了)?

我琢麽着,理工科,大多情况下是凿四方眼,很不利于写诗哟。所以相公兄即便“理工科太差”,也不是孬事。惟愿你我共勉,砥砺修行,诗艺序进,从“暗箱操作”至“暗度陈仓”,从“滴水不漏”到“滴水穿石”……

深谢相公兄!愿如来圆满、如去皆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3 15: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雅克 发表于 2014-6-2 20:41
问好老兄!
“词与物之间并非透明的、可逆的对应性关系,”
这正好是诗可以作为的地方。


问候雅克兄!

贵峰兄在《现代失魂录》中说到雅克兄思想录式的“随札”,“或长或短,但都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其所涉及的宽度与深度,在我的阅读视野中还是比较少见。有诗歌外在的,也有内在的;有宏观的,也有微观的。社会学、心理学、伦理学、佛学、美学与诗学等混杂,并与其诗歌创作相互激荡。就是从这一部分开始,我突然感到,杏黄天的诗和文是一体的,根本无法分开,正如其附录在最后的诗文,那是更庞大的部分,如同‘事物沉默的部分’,构成一个庞大的隐喻。”每每阅之,就与贵峰兄的印象重叠——这些“随札”,不啻是一份厚重而珍贵的现代启示录,关于生活的,关于存在的,关于诗歌的……随时让一个真正阅读者卸掉那些潮流加载的误导和谬见,一次次回到“生活的教诲”里,一次次回到虚席以待的“开始”状态里。

所以,对于雅克兄的诗文,还是那句话,“且等身安慢慢读,留待心怡细细品”,在慢读细品中实现“缓慢的浸润”吧!

个人走得远不远,诗有没有作为,都不要紧,难得诗让我们能够“乘物以游心”,在这个“普遍怀疑的时代”里,在这个充满焦虑和躁动的社会上,奢想着“以美育代宗教”,对自我心灵进行接济、改塑和抚慰,不是很好吗?!想起了史铁生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录过来与雅克兄共勉:

如果生命是一条河,职业就是一条船,为在这生命之河上漂泊总是得有一条船,船不是目的,河也不是目的,目的是诚心诚意地漂泊。

我想,不论我们写诗与否,写得美与否,职业意义上成功与否,其实都不重要,只有“诚心诚意地漂泊”(不正是雅克兄所言的“我们所有关于‘留住’的努力”吗)是至关重要的,那就让我们乘着诗的漂流瓶,再次进入自己哪怕极其卑微的“开始”里吧!……

远握并祝一切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4 00: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牛耕 发表于 2014-6-3 15:23
问候雅克兄!
贵峰兄在《现代失魂录》中说到雅克兄思想录式的“随札”,“或长或短,但都有自己的独到 ...

乘兴而至,兴尽而归~~
呵呵,目的在何处?漏尽即无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4 10: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雅克 于 2014-6-4 11:13 编辑
牛耕 发表于 2014-6-3 15:23
问候雅克兄!
贵峰兄在《现代失魂录》中说到雅克兄思想录式的“随札”,“或长或短,但都有自己的独到 ...

你看,事情就是这样的:
老兄要“以美育代宗教”,奢想着“以美育代宗教”,对自我心灵进行接济、改塑和抚慰,“乘物以游心”;
而于兄是在做“挽留的努力”,期望以属于自己的坚持不懈的声音,赋予人和事物以“高贵与尊严”;
而他说我做的事是“他由此拒绝了什么?而不是他由此获得了什么。”
如此等等,很明显,我们都是在基于自己的“生活的教诲”而在寻找一个适合于自己的方式,或加或减或转,最后,所有的的问题都是自己的问题。

“各自的朝圣路”还要各自走,还要自求自度,但在这过程中,我们相遇,于是我们各自打开自己的行囊,让对方看看,说:“看看有没有你需要的,能对你有所助益的。”
事情就是这样了,之后我们各自的路还得各自走!

一如:

“剃刀上的月晕触及头皮的瞬间,
三阴焦立即收摄,
心猿跃过第四端涧溪。”


“真理的探险队到达之前,
意马驰出本然狱的围墙,”

在这里,“心猿”、”意马“才是关键,不是要急着安顿它,而是先要看清楚它!即如蟋蟀所言:“漏尽即无漏。”,当一切都被“看”得清清楚楚时,自然“漏尽”,之后,自然“无所漏”。那就不是“滴水不漏”的问题了,是已然无“滴水”,也不是“针插不进”的问题了,是已然“无碍”。这样就好了。

所谓“渊深七浪境为风”。我们更多的时候是被自己害死的!怨不得别人!

“机会一:不给自己剃头的人,我剃;
机会二:给自己剃头的人,我不剃。”
机会三:来者不拒,爱剃不剃!

“给不给自己剃头是我的原罪, ”
给不给别人剃头是你的妄想


当然,我们所说的这些,也只是问题的一面,另一面待有机会再论吧。


老兄鉴谅!瞎说就到此为止O(∩_∩)O哈!
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25 20:5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问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25 20: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牛耕 发表于 2014-2-20 22:07
一年前的旧作,权作实验品吧!

看不懂,朋友想表达一种什么情绪或观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7 13: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蓉城愚夫 发表于 2014-10-25 20:58
看不懂,朋友想表达一种什么情绪或观点?

情绪迁流如瀑,观点瞬息万变,如何说得清楚?我常常表达的是我说不清楚的那部分,就像韩少功先生说的:“想明白的写成散文,想不明白的写成小说。”只不过我把想不明白的写成了诗而已。

只能大体上说,这首诗有我对语言的悖论和词与物的关系的懵懂触摸和暗中惊叹。问候蓉城愚夫兄!愿我这耕夫能常与愚夫兄坐而论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27 18:39:33 | 显示全部楼层
牛耕 发表于 2014-10-27 13:33
情绪迁流如瀑,观点瞬息万变,如何说得清楚?我常常表达的是我说不清楚的那部分,就像韩少功先生说的:“ ...

谢谢牛耕兄的讲解,受益多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7 08:27 , Processed in 0.05786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