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钟磊

[诗歌奖投稿] 长诗《空城计》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2-16 18: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dragonfly 发表于 2014-2-14 09:25
读钟兄的长诗,需要耐心和毅力。
我在想,空城计是否可以涵盖三国呢?或者是否是心中向往的全部意义?有人 ...

第二十九回:七步诗

七步诗

曹植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想曹植的人生只有七步,
仅仅是七步走在死亡的边缘,却没有露出人生的破绽,
死亡何惧?曹植用诗歌爱死这个世界了,
像竹林七贤的弃经典而尚老庄,蔑礼法而崇放达。
像嵇康不避恩仇,弹着《广陵散》,
撇下保身之道为打铁而死,
死在死亡的七步之内,留下《与山巨源绝交书》,
死得旷逸而傲岸。
曹植却用七步走过死亡,走出死亡的门槛,死亡露出破绽,
我也想从死亡的门槛上即出即入一次,
谁来为死亡捉刀?死亡的门槛曾经露出破绽,
我坐在请愿的广场上经过死亡的坦克,
死亡的坦克却没有卷走我的坐姿。
替我死的人走过了死亡的门槛,我开始读着寂寥的黄昏,
开始承认命运,或许命运也有过往,
我在七尺竹竿中被忽略,显得有些英雄气短,被小鬼抢走死亡的三秒钟。
我提着七尺竹竿走进故国的江山,
坐着大巴走进辉县和修武,在大巴上补了一张车票,
向时间借走诗歌,诗歌被语言盗走,
我在当地变幻成七根竹竿,
有一根竹竿是最尖锐的像嵇康一样耿直,空出身体给世人看,
看见雌雄同株的丝瓜花,爬上空气的斜坡,
停在康德的思想天空,
最惊魂的时刻来临,我戴着一顶小红帽走上七月街头,
招惹一个小痞子代表一个城管抢走它,
抢走我的空心之物。

2013-9-13

问候兄弟:摘录《七步诗》作为诗歌交流。并摘录昨夜的随想一则作为对狭隘的中国政治的一种期盼。我想,特权的反动是阻碍中国社会进步的最大障碍,而在中国领导人中谁能够成为中国的文明巨人,消灭特权,还政于民呢? 如今,世易时移,仍是渺茫不见其人。以近日的东莞扫黄为例,此案例弄得国民沸沸扬扬,国人已经见怪不怪了,我想,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已经教育了觉醒的国民,许多公开和尚未公开的秘密背后,到处都是一个个特权阶级的魅影。我想,在如此不公平的社会里,娼妓比强奸民意、不劳而获的特权阶级要干净得许许多多。
 楼主| 发表于 2014-2-16 18: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dragonfly 发表于 2014-2-14 09:34
总体上读来,有让人“梦回三国”之感,借古喻今,实为传统之苦心所在,让我也想起“邹忌讽齐王纳谏”的那篇 ...


诗是灵魂的呈现,而不是语言。只有把诗得语言写得浩大无边,才能够使诗歌大于诗歌。《邹忌讽齐王纳谏》只是游戏政治的一个楔子,不可和此诗相比,以《和氏玉》的传说来判断此诗的一种历史价值,也是一种错误取向,我想此诗非帝王将相所属,乃是民间风物也。
 楼主| 发表于 2014-2-16 18:3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4-2-14 07:58
不过,长诗的妙处,就在于它也会生长,有时比诗人更有耐心——所以,建议你不急于说“没有时间修改了”, ...

杨炼大兄所言极是,受教了。早在2006年,我在万松浦诗歌苑仿写过你的长诗,有时间贴来一晒。
 楼主| 发表于 2014-2-16 18:4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晓雾 发表于 2014-2-14 14:20
非常喜欢这个诗序。问好,祝双节快乐!

问候晓雾:之所以写歌诗序诗,是为了统摄住自己的诗性,使其葆有诗性的弹性,我想诗歌不仅仅是语言,而应该是性灵的呈现,如此才能够使诗歌大于诗歌。
发表于 2014-2-17 12:4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钟磊 发表于 2014-2-16 18:18
第二十九回:七步诗

七步诗

我的想法是,不要试问苍茫,该当自觉我辈。竖子不才,心中一直萦绕着一个大大的中华民族的公民社会梦想,以及对着梦想的拓展凝思。该有人从根子上再一次探索何谓人的社会。
发表于 2014-2-17 20: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收起,再慢慢的欣赏!问候终磊兄!
发表于 2014-2-17 22: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dragonfly 发表于 2014-2-17 21:37
为了一个目标,可能存在不同的道路,这也许可以解释为我们每个人的出发点不尽相同。而另一方面,不同时期 ...

龙叔言之有理啊,政治思想者难做就在于他的践行是具备前沿的时效性,具备广泛的民众觉悟性,具备博爱的无私性。针对这三个属性,单博爱就难到了多少人,觉悟民众的呐喊又进一步难到了多少人,而先觉之践行其实 就在于现时的脚下,也即现时的知行合一。不能过,也不能不及,不能理论滔滔而不屑受国之诟,不能阿Q满满而不争于大世。所有的英雄都是时势的英雄,顺民心而为,而物性般,先天下之忧而忧而为。
发表于 2014-2-18 06: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钟磊 发表于 2014-2-16 18:35
杨炼大兄所言极是,受教了。早在2006年,我在万松浦诗歌苑仿写过你的长诗,有时间贴来一晒。

哎呦,还是贴自己的原创吧,“仿写”一般比较危险。。。。。。
发表于 2014-2-18 06: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忠龙坤 发表于 2014-2-16 13:17
杨老师是写诗的行家,也是人生感悟的智者,就写诗而论,十年前写的诗于十年后观之,纰漏多出,就生活而论 ...

慢慢来,也慢慢去——人、诗两悠悠。

谁急于消失呢?
 楼主| 发表于 2014-2-28 13: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炎子 发表于 2014-2-17 20:14
先收起,再慢慢的欣赏!问候终磊兄!



问候兄弟:这是一个诗友的随性点评,发来参考。

幻隐现实 游心于虚——洛夫《漂木》钟磊《空城计》联读

痴山



嗜诗半生,缺灵性少悟性,偏蜕不去痴迷好诗的劣性。前日,无意间读到洛夫《漂木》,一读再读,着魔般复制粘贴,3000多行长诗,转成150多页电子书。一遍遍地啃,倏然找着点感觉,忽又坠入懵懂。好在网络浩瀚,拜读简政珍论《漂木》大作,叶橹析《漂木》宏论,邓艮专访诗人洛夫的专论。茫然之余,想搜点后现代主义诗歌理论以佐阅读,三拐两拐就走进钟磊博客,读到长诗《空城计》。沉下心来嚼一遍,灵光陡现。凭自己对钟磊诗歌的喜欢和熟悉,试着把《空城计》与《漂木》,联系起来学习。《空城计》《漂木》双珠合壁,居然有豁然开朗之感。



诚如众家所言,长诗《漂木》总共四章。第一章《漂木》,第二章《鲑,垂死的逼视》,第三章《浮瓶中的书札》,第四章的《向废墟致敬》。论及《漂木》艺术构思,邓艮访诗人洛夫专论中,诗人洛夫介绍:“《漂木》的思维结构可归纳为三个层次,也是三个相交的圆:第一个,也是中心的圆,乃写我个人二度流放的漂泊经验与孤独体验;第二个圆范围较大,宏观地写出对生存的困惑和对生命的观照,并包括对当下大中国(两岸)政治与文化的严肃批判;第三个圆周就更为广阔,它概括了宗教的终极关怀和超越时空的宇宙胸襟。”透析现实,诗人称:“《漂木》涉及到某种程度地对现实层面的触及,譬如第一章第三、四、五节,我运用了一些反射现实的意象和特殊表现手法,对大陆与台湾两地的政治、文化、社会现象,做了深刻的批判。”

读《漂木》,越读越象一部恢弘的交响乐章。基调:感受沦肌浃髓的家国变迁,创造出一组组富有象征内涵的复杂意象,幻化出一重重具有隐喻涵义的叠变意境。以刻骨铭心的家国情怀为主旋律,依次奏响《漂木》,《鲑,垂死的逼视》,至《浮瓶中的书札》到达高潮;《向废墟致敬》完美收官。

读《漂木》,联想到兰波的《醉舟》,艾略特《荒原》;读第二章《鲑,垂死的逼视》时,甚至联想到海明威《老人与海》。深入核心,依然闪烁着东方智慧和民族元素。相关资料:诗人洛夫,和他那一代人,经历了腐朽没落、战火兵燹,经历了沙场点兵、西风东渐。在封建制度嬗变的同时,五千年传统文明,也遭到破坏性嬗变。无论49年起的前30年台湾;还是78年起的后30多年大陆。都经历了从社会制度到意识形态,再到价值观世界观的深刻演变。对此,有识之士曾论证:无论美国英国,还是其他任何一个西方强国。他们向中国贩卖商品化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意识形态,绝不是为了造福世界或普渡众生。他们的终极目的是劫掠,是蚕食,是鲸吞!是将这个东方政权,变成他们攫取利益的工具;是将这个东方古国,变成他们的附庸主傀儡;把这里的山河,变成他们的屠宰场赌博场;把这里的百姓,变成任他们宰割的羔羊!

在这个世界上,资本家不是救世主。假如有佛一样的救世情怀,也就一定成不了资本家。对于金钱至上强权横行的资本主义国家,最起码到目前为止,依然是政治侵略的侵略者,经济掠夺的劫掠者,精神鸦片的贩卖者。这一点,纵观美国欧洲,对待朝鲜、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的态度,或能看得更清晰一些。

作为经历了这场变革的底层百姓,作为承受牺牲的千百万失业下岗工人,仅从黄赌毒盛行,仅从资源的强盗式劫掠;仅从30年耕地风暴式毁坏,仅从政府债台高筑达数十万亿;而贫富差距创世界第一!!!这些最普遍现象,足以看清强盗逻辑的剥削本性,以及内奸政客的汉奸嘴脸。旁观者清,曾在台湾亲眼目睹类似现象的诗人洛夫,想必认识更深刻些。

读《漂木》,恍惚间,看到人生的挣扎,生命的虚幻,生与死的艰辛。远离祖国的诗人,躯体里毕竟流淌着祖先传承的热血。诗人满腔忧思,览物通物不囿于物;移情入世不滞于实。蜃楼鲛宫,幻映现实。以一颗诗人的睿智之心,袒敞开宽厚的悲悯情怀。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钟磊长诗《空城计》,序诗开明宗义;跋诗卒章显空;正诗48回,体例如一部章回体小说,洋洋洒洒千余行,在时空穿越中摇曳生姿。论及《空城计》构思,前言写道:“一日,我忽然觉悟到每一个人的身体像是一座空城,人生又像是一场声势浩大的空城计,在来去之间,妄想霸占一个空空如也的世界。我又幡然醒悟,我的灵魂可以穿越人世间的古今万物,可以放下自我,遂重读《三国演义》。读罢《三国演义》,我掩卷沉思,这部小说演绎的天道人伦,包罗在一百多年的世间万象中。”“今天,我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穿行在这部长诗之上,使诗歌大道生生不息,使诗歌精神趋于永恒。”

浏览《空城计》诗评,读到钢克老钢诗评: “《空城计》(长诗),融工笔细构与深谋远虑,超时空纵横捭阖于掌骨之间,精算于有限,又博喻于无限。其气象在细微与广阔场域均饱满周流,并不动声色行机敏制衡之力。”“真,是诗减掉诗意后第一要义。这第一要义,与诗人主题动机如影相随,见证着力点与用心,《三国》之谋略,转化为解析世相与机缘的棱镜,既以化身应对,又暗牵群偶,并自游刃有余间,穿行无碍法身,是见证者,又亲力亲为地苦行印证,其空,其城,其计,才深隐于这纸上金刚。”

愚读《空城计》,感受诗人钟磊遁入历史,反思现实的生命体悟。比较《漂木》布局结构。其时空交错,似更甚于《漂木》。假如把《漂木》,看作一部气势恢弘的交响乐章;《空城计》则更象一部精彩纷呈的变奏曲。全篇宛转流动,有对历史的精神体悟,有对人物的对应变奏,有对事件的和声变奏;也有对历史规律的特性变奏。循着钟磊的情感思绪,顺着钟磊的睿想哲思,俨然构成一部曲式、单二部曲式,单三部曲式;还繁复迭变出复二部曲式,复三部曲式;甚至囊括了回旋曲式、变奏曲式和奏鸣曲式。

读《空城计》,由钟磊序述知悉触发于《三国演义》。窃以为,一部《三国演义》,既有“诛颜良,斩文丑,温酒斩华雄,擂鼓三通斩蔡阳”的气势如虹;也有“大战长坂坡,隔江夺阿斗”的勇冠三军;还有“白帝城托孤,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的鞠躬尽瘁;更有“弥衡击鼓骂曹”的酣畅淋漓。钟磊独钟情于《空城计》,抑或免不了借他人杯酒,浇胸中块垒。虽诗歌艺术可借鉴超现实主义,可当下社会,真想钻进象牙塔做套子里的人,确实没有那么容易。

好象从哪里读过,诗人钟磊,也已达知天命之年。我辈60后,苦也苦过,累也累过,难也难过。回顾童年,起码没有战火兵燹,没有挨门乞讨。粗茶淡饭,但能吃饱;棉布粗衣,但能穿暖。大部分人,所幸没有遭遇到,当下一些精英政客所常讲的,70年代前后苦不堪言的苦难。回味童年,且常听父辈讲,1949年之前的旧社会,是如何如何战乱?如何如何贫穷?好象那旧社会呀,也不象眼下许多影视作品中,所创造的一片片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回想学生时代,好歹也有学上。比较多文盲的父辈,实在进步不少。倒是人到中年,又是失业又是下岗,又怕艾滋病又见赌博毒品泛滥。官员不贪腐,似乎就当不了官;百姓不花钱,更难办成什么事。生意买卖本图个生存。可你骗我,我骗你,骗得自己都没着没落。再看眼下的富人,富得飞快。眼前一些缺心眼子的人,一阵不见,连坑带骗或者贪上个当官的至亲,转眼就富成亿万土豪。

眼下穷人呢?穷得非常绝望。新闻中被逼走投无路,去炸公交车的陈水总,就无须说了;北京穷得住在污水井十几年的普通百姓,无疑只是千万人中一个代表。闭上眼睛想,这几十年,北京建成多少高楼大厦?大批城市贫民却沦为蚁族鼠族,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更有黄赌毒沉渣泛起,都是先进文化,都是主旋律正能量。只有这城镇底层贫民,越来越多。很多人不得己,沦落为坑蒙拐骗甚至小偷小摸。这些小人物,进不了《三国演义》。不知钟磊《空城计》能收留吗?这事,多说伤感,再说多了还怕封帖。不说了,不说了。



《漂木》,其艺术高度与哲思深度,无需赘言;《空城计》,其独特思辨与深邃意境,开卷有益。假如凭籍《漂木》中洛夫诗行,对照《空城计》钟磊诗句;或者说,透过《空城计》钟磊诗意,读《漂木》洛夫诗思。幻隐现实,游心于虚。说不定羚羊挂角之外,或读出沧海桑田的深意。

              ㈠

例如《漂木》中,洛夫写下这样的诗句:

“改革,有些人富了有些人只是
突然胖了起来
你看,这多么丰富的一天:

上午  你说我,我说你
中午  你吃我,我吃你
下午  你赢我,我赢你
晚上  你抱我,我抱你”         摘自第一章《漂木》

假如将这一节,对比《空城计》中下面一节,你是否感到诗味倍增呢?

“在三国里有两个人,诈得你瞠目结舌,
诸葛亮和司马懿,永远不会在你的眼睛里出现,
他们总是坐在时间的对岸玩障眼法,
在闭目养神中揣测你露出的破绽”  

摘自第三十二回《不是我教你诈》
                           ㈡

再例如《漂木》中,诗人洛夫这样写道:

远离龙门
那梦魇的闸口
进去一身伤痕
出来一身疤。远离江湖
十年灯火在夜雨中一盏盏熄灭  

摘自第二章《鲑,垂死的逼视》

倘或将《漂木》中这一节,对照《空城计》中,下面这节阅读。心是不是,更沉一些呢?
“把天当做牢狱如何?天空让我背着一口黑锅,
像田丰在牢狱里数着死亡的日子,
我们在恨天,恨天有什么用?天空是一块蒙眼布,在谋杀着我们。
天不讲理,天有何理?
天像独裁者一样狂妄,
从暴血的头颅里冲出来,在蔑视思想的花朵,
在剥人皮拆人骨。            

摘自第九回《恨天》
                             ㈢

例如;《漂木》中,诗人洛夫写下这样的诗句:

旅程等于一只丢弃的胶鞋
丢了鞋子丢不了气味
丢了气味
丢不了岁月身上的疤痕      

摘自第二章《鲑,垂死的逼视》

倘若把以上《漂木》中诗句,结合以下《空城计》中诗句欣赏,诗味,是否更醇厚一些呢?
抓住一把空气放在一朵桃花里,在一朵桃花里苏醒过来,
说:“日下一城,虚耗掉多少生命?”
我举起头颅的酒杯,用肋骨弹琴,
在光芒的琴声里变成一只飞蛾,
在蛾眉之上翩舞,在把血肉的咸味,白骨的白如莲花一般散尽,
用一粒粒时间证道,变成尘世的幻影,
在说:“世上每一个人都是我。”

摘自第二十五回《提头来见》
                ㈣

读《空城计》,读到此处,避不开的,当是一个空字。《空城计》第三十回:《三国的窄门儿》中,钟磊写下这样的诗行:

走进了干净的诗歌,在大隐于诗,
在诗歌的窄处生宽,生出白云,踩着诗歌的白云走,走得空空如也,
让空空如也的我和空空如也的世界对等。

摘自第三十回:《三国的窄门儿》

诗人钟磊,对空与不空的辩证思考,似无须多言;哪《漂木》中,诗人洛夫,是否也有类似空空长嘘呢?请读以下诗节:

长长的旅程
短如一声枪响
张口轻嘘
烟,散去
虽比虚空具体一点
而终
归于虚无              

摘自第二章《鲑,垂死的逼视》

               ㈤

象征派诗歌代表之一波德莱尔,《恶之花》。历经九转轮回,西方原始资本主义血腥种子,嬗变在几百年后的东方发芽开花。于是,恶之花,也就随苍蝇嗡嗡璀璨满古老华厦。钟磊《空城计》中,有这样一节。愚以为骨子里,与此不无关系。如下:

刀、枪、剑、戟曾被时光反复磨砺过,而乱世的暗影却黑起来,
在我的十指间靠近暮色,
留下乱世的白骨,像先人的遗言扶起月光,带着窸窣声。
在窸窣声中有多少群尸乍起。

摘自第二十三回《乱世,留在心里一个暗影》

台湾,断章取义的西化,比内地早些。诗人洛夫,对这种血腥野蛮,感受可能更深些。请读《漂木》中洛夫哲思:

历史中的雨天总有几尾鱼跌下来
遍体鳞伤,所幸刚好掉在
那面蛛网上

一个虚悬的梦。蜘蛛一觉醒来
只闻到满屋子的鱼腥味
历史的碎骨头散落一地

第三章:浮瓶中的书札·瓶中书札之三:《致时间》

   读此节,想要明确一点。既洛夫对西风东渐如此态度,干吗还移民加拿大呢?原因在于,东方这些统治者太过天才,只枝节版面移植如何剥削压榨百姓。对东欧及加拿大诸国如何造福百姓?如何为民创造福祉,是断断不愿学习的!



评洛夫《漂木》,与钟磊《空城计》,明知道难免南辕北辙。古人“诗无达诂”,虽不无道理。但象3000多行的《漂木》,五十个章回的《空城计》,总少不了“方其搦翰,气倍于前”。拜读《漂木》的精彩诗评,例如“意象贯穿”;例如“感情脉络”。窃以为,对《空城计》好象同样适用。诗思走向,毕竟不同于戏剧的矛盾冲突,不同于小说的情节细节。独特饱满的意象,空灵蕴籍的意境,深邃透彻的哲思。起码对这两首长诗,勉当其大吧?

论及《漂木》、《空城计》谋篇布局,即文本结构。如硬贴以时间为线索的纵向结构,以空间为转移的横向结构标签,未尝不可。但你只要连读几遍,就感到这纵里有横,横里有纵;纵横交织里,还时不时有意象派生的复喻妙笔,有意意叠加的博喻神韵;也时不时也有意象脱节的彩线穿珠,有超越经典的解构重构。总之,诗成法立。个人观点,《漂木》与《空城计》,各具特色新意。爱诗者学而时习之,多少总会得些裨益。

读《漂木》《空城计》,耳边不时回味“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名句。从现实视角,切入长诗《漂木》《空城计》,一基于诗人自叙;二基于吾本百姓;最根本原因,则为尊重文本蕴含。第一遍读《空城计》,便被钟磊诗中如下写实吸引:

我看见一个邮差骑着绿色自行车驮着绿色邮包,
在穿街走巷,舍不得花三块钱买一碗混沌,
又去下一条街巷挣来五毛钱,
又在下一条街巷中抽身离去,
甩掉了资本主义的尾巴。
                          第六回: 日过三竿的芒砀山

此“资本主义尾巴”,非彼“资本主义尾巴”。读此,有点辛酸。眼下,电信行业为提高效率效益,正式工多为人上人。投递信件的,绝大多数是没有福利,没有社保的临时工。众多城镇底层百姓,屁股上比哪个所谓割什么的年代,更一无所有。一幅底层百姓的浮雕,窥一斑而知全豹,读读洛夫《漂木》第四章《向废墟致敬》中诗行:

向穷人致敬
  他们从雾里走来
  他们摸着一块块墓碑往前走

  向饥饿致敬
  他们落下的头发
  比长出的稻粱多得多   

摘自《漂木》第四章《向废墟致敬》

字字真情饱满重逾千钧,该是穷人的颂歌吧?在此,特向诗人洛夫致敬,向诗人钟磊致谢,并借珠玑般佳句作结。



                                    2014-1-12鲁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6 00:23 , Processed in 0.07613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