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上官南华

[诗歌奖投稿] 本来面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6 23: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4-4-6 22:57
诗集,我都不敢再想了。
如能出定会送您。

期待着你的2014,一定会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14-4-6 23: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诗斌 发表于 2014-4-6 23:00
期待着你的2014,一定会出来。

阿弥陀佛。
我感觉一生都完不成一部诗集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4-15 21: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4-15 21:20 编辑

最终定题:《八声甘州》

增加:《第二卷:对一座山的虚构》十八首诗

揉皱的信笺
水温
词语的故乡
月亮
泰山
虎骨
夜色
半年的月亮
北京
对一座山的虚构
兰花花
二月
简单
帕纳萨斯山来信
杏花二月
无人称的雪
滋润
信仰

《第七卷:观念:用伤口纹身》十三首诗

无题
入境
观念:用伤口纹身
空白
信使
致一位乡村诗人
白纸像平静的炊烟
我知道你的雪堆在眼角
早晨
黄昏散思
难言的痛苦
天堂
人像世界的谶语
发表于 2014-4-16 04: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坐下来,慢慢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4-4-18 12: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4-18 17:18 编辑

第七卷:《观念:用伤口纹身》增加


你的数字

朝向夕阳或者朝阳
从不谈及盐粒和青山的裙边
天空和白云一直是被追逐的时尚
就像翻出的旧身体,在层叠的树林和草丛里
泉水已经超越了逻辑学和法律
和鸟鸣之间的感性,又像一张磁卡在树叶间划了一下
意义如水并不在泥土和阳光之间交换
快乐是储存黑夜的利息,只在细雨的唇上支取
脚在草叶的舌面上试探词语的敏感
天空一条弧线从悬念抛向另一个悬念
小心地把器官从身体中分离出蜡烛
轻轻摇晃放大的真相,做一次外延的旅程
脱离所有事物的本意,增强反光的效果
母亲一样抽象星辰的隐喻,梦指定梦,相形失色
一支唇膏试探着给镰刀除锈,骑上阳光的造型奔赴
不需体验的爱情和信仰,像脚印一样抄袭箴言
购物的忧郁和折旧的感怀,膘情和春意在增长的概率和结算里
一切都在结算里,一切都是支付,都是支付凭证和信用

很少直接使用阳光
就像刀锋和垂直的结构、压力
但,表情必须凝固偶尔又堂皇
并且不能有情绪,情绪是乡间的丰腴
吹开倒影的风像一只燕子的胸部
一只燕子的胸部是你难以抚摸的温柔和光滑

一只燕子胸部的性感
一阵风吹进车窗玻璃的性感
把指纹按在负债的月亮的复印件上
开启一罐啤酒泡沫冒出来
踢一个空啤酒罐,哐啷啷的
回忆一根头发缠在轮胎的螺丝上
脚趾甲弯进脚趾头,彷徨和疯狂迅速辐射
一万只灯照着自己的排列和墙壁
一只母鸡正在啄食一口痰
绿色的帆布被子包裹着水泥搅拌罐
绿色的塑料纱网覆盖着土堆
赤脚穿着黑皮鞋,草莓的象形
鸢飞戾天

热爱吧,热爱你的厌倦和数字

你一定有你自己的数字,你数着
从一到十


(2014,4,18)
 楼主| 发表于 2014-4-18 17: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4-18 17:06 编辑

第七卷:《观念:用伤口纹身》增加


思想起

那些声音携带着海的潮气和鱼眼的锋利
像灵魂瞬间飘出来,汇聚到一排杨树淡绿的釉彩里
所有的发出声音的事物在就要死去的时刻声音重新回归
那就是意义,所有离海近的事物的意义
就像女人在生完孩子以后声音变粗,海已经被浪和轮船
一次次冲开骨缝,亏损和贬值也不能再收缩海的盆腔了
礁石像渐渐蹒跚把鞋跟磨歪的脚,泡在汽油的声音波纹里
没有谁会听见母亲像轮船尾部的螺旋桨旋转着雪水
但你可以很容易找到矿石被任意倾倒、破碎的隐喻事物
至少你可以回到矿石本身,看见黄色的尘雾像一幅画的油彩蒸发
幼儿园的三百个儿童打了三百个奶性气的饱嗝
他们离哭泣青草还很遥远,而青草长在高高的吊车平台凹槽的尘土里
那是任何哭泣都不触及的几何风情

持续吧,声音,咀嚼吧,粘液
事物都在以接吻的方式接近着
互相吞噬是饱嗝的需要
打个儿童的饱嗝吧,远离青草的哭泣
沿着机器的声音成长定律和麻将
天堂没有入口,就像意义本身没有入口
在时间的松懈和痉挛中,玫瑰的刺刺激自身开放玫瑰
空气中传来零星的过路人的说话声
他们消失了,走远了,空白就这样闪过
无数的空白充盈着

灵魂,远走他乡,也许会带回一个印第安女人
额头涂着鸡血,她的心脏扎进一根针,她由此很小心的心跳
并且时时按捺着心跳,她是唯一必须留意心跳的人
并且往额头涂抹鸡血

天空是饥饿的,天空的饥饿似乎只要有一个人喂养就够了
而那个人也仅仅是想着天空的饥饿天空就得了喂养


(2014,4,18)
 楼主| 发表于 2014-5-1 10: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5-2 09:16 编辑

增加:《第五卷:麦子开桃花》

1,题下

插话

陆家沟一块大石头底下一个泉眼
憋一口气,额头和鼻尖贴着水喝水
看见自己的眼睛睫毛扑闪扑闪,比真的放大了
再细看那里面有白色的水蚓

有浸泡得黑铁一样的山楂叶子
脖子又蓝又绿的鸟惊飞了,我来喝水,七岁的干渴
身上汗和着泥
那时,我只有草

天上长云彩
地上长草


(2014,5,1,初稿。2,再改)

原稿:

《插话》

陆家沟一块大石头底下流出一窝泉水
那里面有我趴着喝水的童年面容
额头和鼻尖蘸着水,那里面有白色的水蚓

有浸泡得黑铁一样的山楂叶子
有飞走的云影和翠鸟,有我七岁的干渴
那时的秋天,日头只管在我身上烤着汗水和泥土
那时,我只有草

(2014,5,1)

2,修改此卷《想土了》,改错别字,增加细节。
 楼主| 发表于 2014-5-10 23:4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5-11 01:34 编辑

第七卷:观念:用伤口纹身

增加:


反转

土地才是云,雨落上天空
我也刚刚开始反转倒悬着听一场雨

把一场雨从所有反转中抽离出来
这语言的反转,对一场雨有何意义

所有事物的反转有何意义
也许,意义仅仅是我的反转和对反转的沉思

而什么是所有的反转呢

雨,被我的反转沉思借用了
除了雨,也许还有其它的事物
在土地和天空之间借来用反转沉思

然而,还有来自云的像雨一样的事物
可以借来沉思反转吗

云雨,土地和天空
也许,沉思,这语言之根

而反转也许仅仅是词语的晕眩
词语已经晕眩了

词语的晕眩是否带动它的意义一起晕眩
晕眩

这雨夜的副词状态,我已经没有实词了
雨,改变了水和云的形状和色泽

改变,沉思的品质
晕眩,或者是精神在沉思中抵达了某个海拔高度
那里因遍布迷失而晕眩

我迷失了什么,而进入反转的沉思
这路标一样的迷失

一切救赎都成了生存游戏
雨,是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成了疑问

我变得无知了
最紧要的是,我要重新找到雨

而我已经无知了


(2014,5,10)
 楼主| 发表于 2014-5-12 21:5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5-17 21:25 编辑

第二卷:对一座山的虚构

增加:


犍陀罗的面容


这个春天结束于一场山火
满山的映山红在火中最后一次开放
直接飘落灰烬

火中幻化出犍陀罗的面容
没有身体,脖颈以下是失去想象的身体

而我也只需要雕塑一样的面容
灰烬的雕塑,群山会在雨后慢慢发出心率的

一切都毁灭了,我谶语一样虚构一座山
不敢面对一座黑色的灰烬之山

看见了,那蜿蜒蚕食的火线
从山上往山下,从山下往山上
爆发出火球,火柱,一簇一簇松树爆火

不知道一座山,一个春天
会盛开一场大火,茂盛一场任意的大风
火焰顶端的燎烟,一团一团滚烫的空气被风直接扑到另一座山头
噗——暴起火苗,火隔着沟壑飞腾

山,燃烧了
找不到任何隐喻,面对一座火山

望着那天上的星斗,黄月芽
狂风像大火猎猎地响

泉水在沟壑流淌
倒映着飘动的火焰
似乎能听到水如蛇一样鸣叫逃窜

夜鸟飞出火山啼叫
夜晚黑暗中看不见那就要燃烧的红樱桃

山,山,我的山
抄起铁锨奔向山顶的火线
一锨一锨砸死火苗——砸死你,砸死你

火扑向高高的松树
火烤燎着脸……

没有看见任何所谓的高科技灭火
面对黑夜和崎岖隐秘的火,山
人们只能观望,直到天亮

最需要的是对山路的熟悉
成千上万的村民拿着掀、竹扫帚扑灭山火

除了神秘的揣测,除了迷信,除了一座山的命运
除了在劫难逃,除了一连串的因果,找不到“谁”的罪孽和报应

一切都可以排除,一切都发生了
一对到老母阁烧香还愿的母子
一辆破旧的北极星牌小面包油管破裂自燃了

汽车,还是汽车,古老的心愿

偶然和祈福的香火——犍陀罗——
你低垂的眼睑和面容,内敛,悲悯,沉静,庄严

一场山火是怎样惨烈的修辞和象征
再也没有如此壮烈的绝望了
山,春天……

只能虚构一座山了



(2014,5,12,记5,6,苍傲岭大火,5,13,改)


我居然写下这样的句子:

“语言的麦穗里,一粒一粒火种
泰山老母把纸包给我,到山下去寻找故乡”

故乡被火烧了。



犍陀罗的面容

这个春天结束于一场山火
满山的映山红在火中最后一次开放
直接飘落灰烬。没有谁会在火中
听见那水红的花瓣嗞嗞燃烧,收缩,卷曲

那花的红色被大火瞬间收取

火中幻化出犍陀罗的面容
没有身体,脖颈以下是失去想象的身体

而我也只需要雕塑一样的面容
灰烬的雕塑,群山会在雨后慢慢发出心率的

一切都毁灭了,我谶语一样虚构一座山
不敢面对一座黑色的灰烬之山

看见了,那蜿蜒蚕食的火线
从山上往山下,从山下往山上
爆发出火球,火柱,一簇一簇松树爆火

不知道一座山,一个春天
会盛开一场大火,茂盛一场任意的大风
火焰顶端的燎烟,一团一团滚烫的空气被风直接扑到另一座山头
噗——暴起火苗,火隔着沟壑飞腾

山,燃烧了
找不到任何隐喻,面对一座火山

望着那天上的星斗,黄月芽
狂风像大火猎猎地响

泉水在沟壑流淌
倒映着飘动的火焰
似乎能听到水如蛇一样鸣叫逃窜

夜鸟飞出火山啼叫
夜晚黑暗中看不见那就要燃烧的红樱桃

(2014,5,12,记5,6,苍傲岭大火,5,13,改
2014,5,17,晚,增改开头,删除后半部分)

 楼主| 发表于 2014-5-12 22: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5-12 22:49 编辑

改总题《八声甘州》为《犍陀罗的面容》


这世界,生活,人,让我即难以“八声甘州”的感慨、抒情,也无以思想,我只有用伤口纹身,虚构一座山,在难以言喻的天灾人祸中,在人性和情爱丧乱、反转的时代,我只能,也只有这最后的回归——犍陀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8 22:24 , Processed in 0.05634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