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上官南华

[诗歌奖投稿] 本来面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30 02: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3-12-30 00:51
                亲切

    不记得是谁的诗了——

很喜欢读到这些整理出来的诗与文字。
大有“诗在写”之境界。学习。安。
发表于 2013-12-30 14: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诗人张成德 于 2013-12-30 16:55 编辑

目前诗坛状况热衷”雅“”颂“流行,”风“的书写近似”微“!能否保持自身品格尤为重要,甭管它东南风西北风都应有自己的”戈“!
 楼主| 发表于 2014-4-2 13: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晶莹使我像继父般工作》

修改诗集书目《黑夜里的修辞轶事》为《晶莹使我像继父般工作》

发表于 2014-4-2 16: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惊见上官兄之鴻篇,横亘白昼中,赞叹!
发表于 2014-4-2 17:2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愧于时空,大作!赞!
 楼主| 发表于 2014-4-5 21: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4-6 18:02 编辑

总题由《晶莹使我像继父般工作》改为《格林的银莲花》。
增加序性质的开篇:《“这不是童话,而是论证”》:
  

   我只有从书中触及,语言和图像,是我跟世界的本质联系。一个语言的世界,隐喻和象征的世界,我唯一的存在。几乎用尽,一直在努力走进这个世界,成为一个词,一个新词,一个有自己的词根,内涵,外延,引申,隐喻,象征的词语。
  在书的寻觅中,从《重负与神恩》,像针刺一样扎进汉语的西蒙娜·薇依。
   从《柏拉图神话中的神》扉页,看到她的黑白照片,居然是左肩斜挎着一杆长枪。戴着眼镜,抿着的微笑,扎着宽腰带,白色的布鞋,像舞蹈鞋。人,高颀的。

   她说:她是一个基督徒,而不是一个基督教徒。
   我只为她这一句话。
   “薇依自称‘永远停留在教会门槛上一动不动。’”
   她34岁就走了。一位未洗礼的修女。
   我只有她的汉语思想,或者只有她的汉语,西蒙娜·薇依的汉语。

   在《西蒙娜·薇依早期作品选》中,读到了《格林的六只天鹅的童话》:
    “有一个国王,在森林里藏了他的六个儿子,还有她的女儿,他怕他们的继母恨他们。她是女巫。可她还是找到了这六个儿子,而且,她扔给他们六件施了法术的丝绸衬衫,把他们变成了天鹅。她不知道他们还有一个妹妹……可哥哥也告诉了她他们得救的唯一希望:如果她在六年里用银莲花替他们织六件衬衫,扔给他们,他们就会恢复人形,可六年里她既不能笑也不能说话。她马上就开始织了。有一个国王路过,发现了她。他问她的话,她从来不回答。他还是娶她做了妻子,她替他生了个儿子。国王的母亲把孩子抢走了,又诬陷王后弄死了孩子。王后用沉默来回答所有这些指控。王后又生了儿子,情况也是这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总是默默地织着衣服。国王尽管很爱她,可是不得不判她死刑;她要上火刑堆的那天,正好就是六年的最后一天。正在人们要点火的时候,突然飞来了六只白天鹅。她扔给他们六件衬衫,她的哥哥们得救了,而她也最终可以为自己辩白了。他们和她以及国王一起生活,最小的哥哥缺一只胳膊,长着一只翅膀,因为那件银莲花衬衫还少一只袖子。”
   
   薇依:“这不是童话,而是论证。柏拉图会这样说。我们必须这样去思考这个女人——”
   六个哥哥失去了人形,要恢复人形,就发布了拯救的指令和戒律。恢复你失去的。你就得忍受戒律,付出你的劳作。干一件你根本就难以完成的事——织六件银莲花衬衫。
   什么是银莲花?怎样采得?用什么针编织?
   这是论证。
   论证一件不可能的事。也论证那隐伏在童话背后、童话空隙的思想,论证行动的纯粹,论证冥想的现实力量,冥想的庄严肃穆,冥想的尊严,论证言语的责任,论证语言

   童话以不证自明的绝对力、以至高无上的任命和给予式的语言霸权,截然简捷判断式的言说它的故事,跳过了细节的逻辑合理性,经验的真实可验、推理性,直接到结局。

   童话以自明的简捷跳过了细节的合理,直接到结局。也许那些经得起推敲的细节,就是童话遗漏的日常生活吧。然而,日常生活的连贯的细节真的经得起推敲吗?而什么是童话?儿童的经不起推敲的不合逻辑的话语吗?如果放大一些,如果能把我们的生存之地,回到星辰,回到太宇,回到另一个星辰的观察者的角度,一切莫不是难以推敲、严密和符合另一种思想的童话。理性,是不存在的。理性是最大的童话梦幻。
   而事实也没有完成,最小的哥哥的银莲花衬衫少一只袖子。残缺,成为整个事件的结局。六个哥哥最终没有完全恢复人形。
   
法术最终得胜了。

   戒律,沉默的戒律最终辩白了结局:就是在残缺中生活下去。带着法术变异的一只翅膀——一个单翅人。单翅人是飞不起来的,但他会留下飞的欲望。
   这似乎是一个现代人的寓言。也是宗教寓言。
   我们总会有一个女巫,女巫总会对我们施展她的法术,总会扔给我们丝绸衬衫。你看看吧,她对我们施展过多少法术,扔给过我们多少丝绸衬衫。我们也试图在编织银莲花衬衫。可是,我们的妹妹和戒律呢?银莲花呢?
   我们要借助一个妹妹和戒律,借助自身之外的给予,覆盖,才能恢复人形。
   我们是难以自救和他救的。即使得救,也是残缺的得救。即使天鹅的翅膀本身是完美的,但它是异己的,不对称的。
   单翅人。
   而银莲花呢?

银莲花的花语和象征意义是:失去希望。渐渐淡薄的爱。期待被抛弃。
  银莲花的花语源自希腊的神话。相传银莲花是由花神芙洛拉的嫉妒变化而来的。花神芙洛拉因为嫉妒阿莲莫莲和风神瑞比修斯的恋情,就把阿莲莫莲变成了银莲花。让他们永远都不能相爱。银莲花是一种凄凉而寂寞的花。你爱的她不会爱上你,而她也注定得不到她的所爱。所以,都是期待着被抛弃。
   银莲花,别名华北银莲花、毛蕊茛莲花,是毛茛科银莲花属植物,植株高15-40厘米因其花似为风所吹开,故又称“风花”,又因为开展银莲花、草地银莲花及白头翁银莲花等象征着复活节,故又称“复活节花”。
   我们已经沉浸在银莲花的隐喻和象征之中了。
   六个哥哥在银莲花中复活。
   复活,成为人的期盼回归的象征,或许也是语言的意义和价值。
   
   每个人从出生到死,都在变异,都觉得自己在失去原初美好的。这是普遍的感觉,容颜,听觉,味觉,牙齿,排尿,排便......
   时代也是如此。战争年代好吗?不好,但经历它的人在和平年代的平静中也会觉得平静中的若有所失,或者精神的平淡,以致平庸和颓废,那种流血死亡的精神反倒让人活得不平凡。
   从战争到文革再到市场经济时代,我不知道精神和道德在本质上有什么差别?但人们把战争看做理想,把文革也看作单纯的年代。而现在一切都变异了人形。我们的人形何时没有变异过呢?或者我们到底有没有不变的、最初美好的、符合我们意愿的人形呢?

   寻找原初的美好,复归人的原形,从女巫的法术中救赎自己,是一个永恒的梦想。我也只能抓住救赎这个具有宗教意味的主题,它才有普遍意义吧。这也是一种狡黠和媚俗。但我也只有如此了。要不你怎样认可它,从巨大的文学传统中训诂一个坐标,安放它呢?

   而这个薇依的格林童话,可以抽取出几个关键词,引发论证。嫉妒,戒律,柏拉图,古希腊神话,象征等等。
   怎样在戒律中完成一件复归的事,本身也是写作的隐喻。而写作的戒律,或许也可以是写作的技巧,等等。戒律,即是沉默,忍受所有对写作的误解、否定、遗弃和审判,不辨白,写下去,编织自己的银莲花衬衫。可是扔给谁穿呢?又总会有一场火刑堆在等着你。写作的死亡,中断和生命的中断,你总难以完美的完成你的写作,难以在六年的最后一天织完最后一只袖子。残缺,写作的残缺是注定的,复归是难以与原本完全重合的。你首先得救赎你的写作。写作本身的救赎,是救赎的前提。
  而嫉妒,也许并不是女人气的小脾气。而是具有人类进步意义的积极心理和大动作。或者一切写作也是一种嫉妒。对接近要表达事物和思想的极端的嫉妒。嫉妒,可以换成焦虑。更接近最新引进的西方的文学批评观念,也更时髦一些吧。
  无论如何,天然的事物永远是一个标本,一面镜子。在所有的变异中它是不变的原初。我把写作确立在这个天然、自然、本原之上,这样写作的本子是坚实的。想象是有限的,想象也是一种嫉妒。语言本是即是想象。

  诗歌,也有它基本的造型,创造形象的功能,相当于工笔写真,也就是席勒的“素朴”。
  现代工业作为技术层面,是值得人敬畏的。一切变异来自于对工具的使用者。我不知道自己在反对什么,反对的是否正义,也许我反对的一直是自己。就像我们对语言所做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对语言所作的。没有没有词语的罪恶。
  因此,最终一切归于语言。一个句子,一个词。比如银莲花。它是一个词。就像童话和论证都是一个词。童话即是论证。童话使用故事论证一个道理,所有的童话都是非抒情性的,最终落脚到思想,思考,沉默,即使是感伤的沉默,眼泪也是童话的思想,童话是思想的,是对世界的基本推理,假设,童话即是哲学。那么对世界的基本推理和假设是什么呢?
  死去活来。
   
   我似乎也在编织自己的银莲花衬衫。在语言之中用语言的银莲花编织语言的银莲花衬衫。
   我的格林的银莲花。银莲花,作为一种脆弱的植物必须参与到人形的复归和救赎之中,因为,女巫正在扔给我们施展了法术的丝绸衬衫,或许你的肉体和灵魂本身就是那丝绸衬衫,或许你自己就是女巫。用法术不变救赎你自己吧。
   除了虚无,没有任何回归,没有任何复活。
   这语言的女巫,法术。
   
   不知不觉又扔给你一件少了一只袖子的银莲花衬衫。
   
   变异的痛苦和伤口是沉重的,在扔给你银莲花衬衫以后,我经常的是抚摸我没有复归胳膊的天鹅翅膀,反而觉得奇异、光滑,温暖,也会再像变异的鹅一样,把头埋进翅膀下,柔软的、暖暖的闭上眼睛,仔细寻思,女巫是施展了什么法术,丝绸衬衫一穿在身上就立时变成天鹅了,居然有一霎电击一样的颤栗,居然没有那是一种让人极度让人兴奋的痛苦。变异后,居然还有人的思想。其实,变异成天鹅的六年,是最美好的六年,我们在河水里,水塘里,嘎嘎叫唤,语言简单到只有叫声,可是复归人形却一直是我们的希望。我们也会有焦虑,六年后妹妹会织成银莲花衬衫吗?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代价性的戒律,我们六兄弟之中必须有一个留下一只天鹅的翅膀。格林没有写出来。
   为什么会是我——最小的哥哥呢。因为我的天然的软弱。自身的缺陷,而没有足够的复活复归人形的飞翔能力。我们必须在飞翔中迅速地得到妹妹扔过来的银莲花衬衫。可是,那时,我在飞翔中没有单纯飞翔,而是去想银莲花了。银莲花就在我们的河边树林里,遍地都是。我们为什么不自己编织呢?害得妹妹受了六年的苦,不能说话不能笑,而我们却是享尽了变异后天鹅的快乐。
   这也是法术的定律,必须委托救赎,必须把变异的苦难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必须把救赎变成恩典。如果你能解脱自己的变异,法术就会失去法力。这是法术的尊严,如果你违反了法术的戒律和尊严,你就会从变异走向难以复归的变异的变异。你不能确定你的本相,你不能复归你自己,你只能在女巫,变异者,救赎者之间才能完成变异和复归。
   你必须保持你的变异的完整。你必须是变异的天鹅,如果你的自我救赎错误,把自己变成了鸭子,银莲花衬衫就救赎不了你了。银莲花衬衫只救赎变异的天鹅。
   我因为思想了自我救赎,偏离了恩典,偏离了救赎者——妹妹,而落下复归的残缺。
   妹妹,作为救赎者也留下了永久的愧疚和缺憾。
   这是唯一的记忆。只有残缺才是记忆。
   
   那变异的飞翔,那天鹅的生活和世界,那神奇的法术和女巫。
   
   只有那样的变异让我经历了童话的语言文本。复归于人之后的五个哥哥和救赎者的妹妹反而变得平庸无奇,在童话结束以后,就失去了童话语言的文本。
   只有单翅人和银莲花是真实存在的。只有单翅人和银莲花成为隐喻和象征的本相。
   救赎是颓废的,平庸的,只有变异才是神奇和迷人的。
   女巫,法术,银莲花,嫉妒,隐藏,发现,戒律,复归,火刑堆,词语。

   
   (2014,4,5,15:04,清明节,21:08,22:48,4,6,0:31)



发表于 2014-4-6 09:43: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4-4-5 21:15
总题由《晶莹使我像继父般工作》改为《格林的银莲花》。
增加序性质的开篇:《“这不是童话,而是论证”》 ...

以《“这不是童话,而是论证”》 作为序言,我觉得不是太好,给予它太高的位置和重要性。实际上这篇小文难以统摄、揭示后面的诗作(如果它能做到这一点,诗反而比较失败)。而且它对读者有一种限制和刻意的引导,这也不太好。最多将它附在诗集后就行了,或干脆去掉。
发表于 2014-4-6 13: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学习,问好老师
发表于 2014-4-6 14:44: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项属于你的大工程。来慢慢学习
发表于 2014-4-6 14: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抒情很强烈!

冬日阳光像骆驼的睡眠寒风中的河面如同少女早晨的床铺
冰的闪烁如同少女猛然瞥见早晨床铺上脱落的一根阴毛
雪啊堆积羞涩夜晚的芦花在赤裸的传说中吐出蛇信子
落叶的纸条署名细雨灯芯废弃的农具厂仓库盛开白莲花
小姨的背影是一片油茶花的通俗山岭紫红的茅草显灵
痛苦是直线的品质山路弯过午后的松树火是盲人的手指
似乎只是一种普遍的替代砍断树枝新发出更多的树枝
我们似乎仅仅是口感和风的风格巨化股份沧海预约流程规范的失误
早晨的部曙羞涩的毛孔触发擦伤玩蟒女的失望
黑夜考古月色宣武门那边遭雷劈菊花痒落魄看麦娘
回忆官方岁月走私的孤独开过封的邪恶和江海正无穷
克隆的部落时代皮肤阳台鹿群永远隐秘
简约玫瑰的颗粒剂结果如徐家汇的针尖
喜欢过法国的余额白桦树的塞纳河革命永远是象征艺术的集束炸弹
良性的距离天空似乎只有标点
语言的事业一直借助于虚无的戏剧
婴儿的原始哭桃仁的小夜牛的孤独回音启蒙了笨拙的道义
河流只看见回归的黑暗月牙天冲穴遗漏纯洁之毒
天际线也是底线每次聚会过后证词委屈了真相的细雨
解除彷徨的合同书回忆西塘个性化的辜负
时间轻柔的魅惑啊死亡的横批在阴阳的门楣
高贵而艳丽的衣不遮体月牙自刎
隐痛的花粉粘满天使的翅膀我只能隐约地在词语的花瓣生长血脉
字一个一个跳下悬崖的本意
太阳来的太晚了绝望的磁场幻化天女散花
泥土收留天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6 00:44 , Processed in 0.05626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