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527|回复: 3

[诗歌奖投稿] 变形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26 13:0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龟人系

1

吐纳、进退如呼吸

有泥腥气。这石头的近亲,

露出了小尾巴。在水中的样子,

露出脑袋,你该持有戒备和警觉

一直驮着悲伤,却也连着欢喜,

你的爬行和苍老一样寂静

没人听过龟人的歌声,没有歌声,

忧患就像这壳,不能脱。



2

天空和大地是更宽厚的壳,

更多的肉身在其中被庇护,也被消磨。

潮流一次次碾过天空之背,

大地之腹在颤栗中倾斜、裸露。

已经与你无关了,再也不需要你来灵验

国家大事、天气、以及战争的事宜。

一切都与你无关了。你要慢慢的活。

一万年,不短也不长,你要做大地最后的主人,

要比一切都活得更加长久。

哪怕是火上炙烤的一生。



3

转身吗?时间其实并无二心,不分快慢。

你在缓慢中,顽冥中也藏着“巨变之心”

哦。没人以为你会生锈,流水它

如时间。可供打捞的浮云也不多。

两个相爱的人从身边走过,走得那么快,

你对爱情从不占卜

缓慢爬过的世界,凸显一张焦虑等待的脸。

从春天出发,前方早已在凌冽的寒冬

你无意迎接四季和世道的变化,

这无辜的迟到者,携带着预知的神启。

慵懒、闲散、安宁。

蛙人系
1

我不提及蛙鸣,你亮出的白色肚皮,

就好像我忘记了整个乡村的田野,

忘记了一代人的童年。

你有绝色的伪装,还练就了十八般武艺。

一个青蛙跳!

好吧,一个青蛙跳,足以走动江湖。

这时候,你以为自己是童谣的主角。

脚踩黑白二道,入水揽月,上岸饕餮。

青蛙王子般等待一个吻。

睁开眼了吗?蛙人。

乡村更远,童年已逝。



2

从你的咽喉处下手,

那么轻易的就会剥除你整张的皮。

这绿色的皮,是与自然的交换,

与世界的和好。

总是在不断的彩绘着这张皮,

蛙人,有着滴水不漏的好手艺。

我可以把最好看的这张皮,高挂吗?

挂在清明的风里,在坟头上。

插柳的时候,我看见了更多的蛙人,

把黑乎乎的,无以计数的卵,产在冰雪刚刚融化的水里。

藏匿好可恶的尾巴了吗?

蛙人的一生。无比的热爱着新披上的绿皮。



3

蛙人何处系扁舟,眼中水面辽阔,

杯口摇晃,或大或小的

扑通。扎进去,都是很大的风浪和漩涡。

扑通。再扎进去。一回头害怕看不到岸上。

我该从水里来啊,聪明的,

卵就放在了以为最安全的地方。

一些蛙人死在水中,

另一些就会死于岸上。

谋杀,系列谋杀、连环杀戮。死亡。正常与非正常。

岁月的利刃,手起刀落

寿终正寝的蛙人,来不及解开他曾系着的扁舟,

为之恸哭啊,眼泪在水里,在土里。


鸟人系

1

只有一只翅膀,在路上。

隐藏好的伤口,那是长出另一只翅膀的地方

请快一点离开吧。

珍藏过一些鸣叫和羽毛。也会丢弃。

你把她弄哭了,

她不是你的,不是另一只翅膀,

这并不可靠的翅膀啊。

奇怪的想法冒出来,也是自然的。

世界抛弃一群人,

另一群人抛弃了世界。





2

习惯了到屋顶上去看另一些屋顶,

也习惯了在荆棘、碎石和人群中迫降。

拥挤的人群,缝隙很小,又很大。

选择了背道而驰,

是不是起飞的唯一方向?

能看多远,能听多远,能飞多远?

这是三元一次,无解的方程式。

从生飞往死,一次樊笼的最后置换。

落日滚落天边,

那种美,遥远、短暂。日复一日。

你曾无限接近。以至于,常常熟视无睹。



3

太阳穿透雪和血,正在融化。

黑夜,拥抱空茫的星子,

你睁大的两只眼睛,落在哪里?

偶尔的火星子飞溅在地上。

你掏出的勋章和羽毛,年代久远,黯然失色。

大地沉默。万物不能停止生长和消亡。

众多迷途的羔羊,顺着草迹已慢慢走散在四方。

九头鸟失语之前,停止了思考。

栖息的枝桠上,更多的人,

会选择飞翔。不管有没有翅膀。
发表于 2013-12-26 15: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特别。
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8 00: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仪/mg 发表于 2013-12-26 15:28
很特别。
学习了。

我们互相学习,我学写诗也不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4 11:10 , Processed in 0.13614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