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691|回复: 2

[诗歌奖投稿] 《这个平庸的时代,我渴望抒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25 19: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平庸的时代,我渴望抒情》

1、
坐在神的伤口上,恸哭
我必需反复的安慰自己,
太阳,我的太阳,
你写下的每一个汉字都光芒万丈!

2、
天那么空,地那么大,
你的爱行走在麦芒的针尖上,
你一次次死去,又一次次活过来,
你一次次活过来,又一次次死去。
天为什么那么空,地为什么那么大?

3、
时间的列车停止飞驰,
你也不会转身,出现在人群。
当你吞下最后的一枚落日,
暮色苍茫,乡关何处?
姐姐已经远嫁四方。

4、
是什么从我们的身上碾过?
是什么从我们的乡村碾过?

5、
在这个平庸的时代,
我渴望抒情。
我的鲜血沸腾,我的草原空旷。
我的眼泪冰凉,我的琴声悠扬。
金色的马车从天空滚过,
你的儿子,要奔向远方。

6、
没有天才,
只有疯狂的热爱。
——伊卡洛斯奔向太阳,落地。成海。


《留阴影》
衣衫内部,万马奔腾,刀箭如雨。
藏着无人会听懂的嘶鸣。
用一排又一排盘花纽扣,用各式各色的腰带,
一再收敛着它们。
从痴迷的夜色到眩晕的白昼。
由一个熟知的自己到另外一个陌生的自己。
一个人的躯体,
只能为自己保留一处阴影。

《你说,那些灰》

1
你说,那些灰,
不去碰的地方总是
积着灰。
往事、回忆、青春和伤口,
轻轻地吹……
你看,一些人落满了灰,
这让我都不敢轻易
张开嘴。

2
你说,那些灰,
某些词就一片一片的飞。
你说,人间的悲喜不值一提,不值一看。
灰压住睫毛,
石头能压住心跳。
人间什么也不多,什么也不少,
蝴蝶借了一对翅膀,
不归。它在人间的蛛丝和马迹屯满了
灰。


《立冬后的第一场雨》

窗外,两个女人撑着伞走过,
其中一个微胖,伞像树下的花一样。
年轻的爸爸,追着孩子,喂他米粉饺子。
小男孩追跑了一对八哥。
立冬后的第一场雨,空气湿润,
我心柔软。这些都被包裹在冰凉的水晶球里。
屋内,孩子们正在画画,叽叽喳喳。
我在窗前看书,累了就发呆。
《拾鱼者说》,来自山东肥城,也叫傅蛰。
《车行途中》,来自四川绵阳,也叫白鹤林。
时光的池边,虫子在等候上岸的鱼。
蜀道上,一只白鹤进退两难。
这些年,我对男人还保持着恰当的好奇。从肉体往灵魂,
他们曾是年轻和年老的父亲。
电线上光亮的雨滴,怎会那么均匀,整齐。
存亡与挣扎啊,这无端的感慨,
像我的手指,我的目光,也像那些诗句长短不一。

《灯光抚摸的夜晚》
一个女人坐在厨房的灯下看书,
与洗碗池、砧板、菜刀、半个吃剩的甜瓜,
还有散落在地上的一小捆萝卜菜,
沉默在一起。
男人在隔壁的卫生间泡澡,
有灯光,有雾气,没有其他声息。
灶台上的红薯饭嘟嘟的冒着泡和热气。
她正读到“没有谁敢用言语再去轻触”
窗口的冷风进来了。
她起身,关好窗户。
重新坐回椅子上。
这个夜晚,灯光抚摸着屋内的一切,抚摸着这个女人,
我突然想起来,江南有芦苇,
在风中,在水中。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5 19: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会发帖子,试一试,这个要参赛还差得太远了,贴了,有路过的能批评指点一下就好。
发表于 2016-12-15 11:2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家乡也有芦苇,它们生在河边 。像一个村庄的少数民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 08:42 , Processed in 0.1153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