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475|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北京文艺网第二届国际华文诗歌奖参赛诗歌——《繁星凌记(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14 16: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罗文辉 于 2013-12-14 16:46 编辑

北京文艺网第二届国际华文诗歌奖参赛诗歌

【注明】
本文档中的斜体加粗体为组诗总名称,粗体为对应组诗中各诗诗题。

【写作感言】
我是一个敢爱敢恨的率直男孩。当我面对邪恶时,我会义无反顾地揭穿它的丑陋,批判它无所遁形;当我面对正美时,我会含情脉脉地向读者娓娓道来,赠以优美的赞扬旋律。同时,我也是一个执着的男孩,为了达到自己的预期值会毫不畏缩地勇往直前。曾经的荣耀不过是过眼云烟,而今的我早已不是那躺在母亲怀里咿呀的小童,淡定了,也就清晰了。在我的心里,没有改变的是对未来的憧憬和对自己拖沓的泪痕。


繁星凌记(组诗)

•罗文辉

追求

依稀的清晨,
百鸟争相飞鸣。
温暖的阳光,
折射过透明的橱窗,
照耀在孜孜求索的书面上。
我那渴求知识的眼睛,
被柔和的明光润了。
润滑在星星识态
——阿Q的起源1
——阿Q的历练
——阿Q的衰结
周先生笔下场物勘透,
透现人生乏味,
透显追求无果。
何为追求?
为何追求?
当你步履生命的十字路口时,
你会恍然发现,
其实追求本无涵,
只不过欲念盛然,
追也就追了,
求也就求了。
神马浮云晃如人世,
既来此遭就尽量延迟,
延了是你生命的宽限,、
迟了是你明透的光阴。
若想不流人污,
那么,
你就追追停停,
只求基本欲然,
了度身华罢。
人,
各有各的意形。
追求的品味,
如山海繁多,
如海蜃2难求。
不同的意形,
往往伴随着百异的品种。
人生追求,
不过是你的识态罢。
罢也,罢也,
轻松则追,
疲劳则缓,
命重矣,
重如黄金,
重比颜玉3.
倘是有命,
就去追求。
注释:1【阿Q的起源】参阅《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阿Q的起源”是作者从中提炼的主旨,下文的“阿Q的历练”、“阿Q的衰结”同上。2【海蜃】海市蜃楼的简化称谓。3【颜玉】颜如玉的简化称谓。


呐喊

以前,
我们生存的年代,
是一个硝烟弥漫,
是一个时刻胆战,
是一个穷困潦倒,
——混乱中。

然而,
虽身临其中,
却无比幸福。

这,
幸福,人民,战乱,
静悄悄地,
连成一体,
在一体内,
出现过一个个的,
历史名词
——“人民”、“共党”和“国民政府”。
其中,
两派带目标,
共抵日贼,
共护人民。

那,
是以前的幸福罢。

现在,
国人受庇护,
共党在代进。
孤零零地,
奔走经济道,
发展根本法。

可然,
生活在底层的人们,
生活在手无的我们,
正不断地回想与体会。

那,
曾有万万学子,
如睡醒的沉羊,
在发泄,
在抗争,
在维护人民的利益。

却,
他们被冰冷的铁轮,
无情地碾去。

或许,
过往的年轮,
印了的是悲痛的回忆。

直今,
各种不一,
思想如一,
——争鸣,
略现又无妄。

人们,
我们,
在这滔滔的,
铿锵有力的,
——鸣论里,
重现了俩字:
“腐”与“败”。

它们,
如同无形的魔鬼,
造就了,
一系列的滋长。
在滋长中,
底层的人民可怜,
要受饥与寒,
要看冷①与表②。

滋长的东西,
却不明白:
底人有苦,
底人有难,
苦于难,
是东西在造长;
不过,
底人也会不屈,
底人也会发气,
发出的是,
不敢惊言的呐喊:
“我要命,
我要活!”
【注释】①冷:诗中是冷眼的意思。②表:诗中是外表、面孔的意思,即寓指生活在底层的人民要看高阶层人的脸色。




在很久很久以前,
一个小男孩时常蜷缩,
躲藏在自以为无人知晓的角落。
他的神俱熄,
他的心已死。
无所欲望的他,
痛苦地站在人生的前两端,
一端是悲恨的童年,
一端则是凄凉的少年。

何曾几时,
一次次与错不齐的惩罚,
蜂拥而至,
从不间断地,
残忍地,
施以重刑,
首回,
吃饭慢
——拳打脚踢,
兼带辱骂不羁,
好似吃了火药一般,
天下脏语进出;
考砸了
——男人狠拳臭脚,
如同踢打沙袋一样,
男人拼命地踢,
狠心地打。

继而,
吃饭慢
——女人要求罚跪整夜,
更有甚时长跪于冰凉的水泥地上,
也有久跪于撒了盐的磁钻地上;
考砸了
——男人打骂兼施,
犹如怒气中天的暴狮,
不知轻重地狠打严骂。

这,
只是痛苦端点的轻罚罢。
女人
——踢背、踩背、罚跪,
男人
——拳打脚踢、拎棍施刑、痛骂,
……
种种“刑罚”,
小男孩饱受煎熬。

有时,
他甚至想到杀他(她),
或有时,
他想到自杀。
只为一了百了,
只因脱离苦海,
只求彻底解放。
可是,
一切只是想法罢了。

被长久压抑的男孩,
身体正逐日消瘦,
浑身的病脏,
变形的脊骨,
无时无刻在他的恐惧中,
成为心中难以磨灭的阴影,
也成为形在他的人生之中。
悲惨的命运,
带给他残废的人生,
带给他凄清的生活。
正因如此,
他不敢奢望来日的幸福,
他不求他人的尊敬爱戴。
正因如此,
他不像正常人一样的,
那样精力充沛,
那样相貌出众,
那样成绩骄人,
那样如鱼得水。
正因如此,
他不能同正常人一样,
可怜地失去公平的对待。
正因如此,
在他的生命里,
处处暗淡无光,
失去同龄人的光芒。

或许,
这是命运的安排,
也许,
这是生活的捉弄。

但,
他只有独自一人,
无所畏惧地面对,
他只能一个人,
静静地,
度了余生。

从此,
悲、伤、寂,
三字常伴于他。
唯独缺少的,
莫过于
愁、喜、思,
等等,
罢矣。
真心寄舍

一,二五,二零一一



论国育

在念高中的以前,
一个美好而温柔的声音传响了:
国家强大了,
人民自由了,
生活富裕了,

这,
听起来是美丽1的感慨,
却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还编织了谬言,
不知道德地传骗一个个孩子,
还“教育”了一代代学子。

不知何时,
也许是命运捉弄罢。
曾经的紧张学习,
曾经的谆谆优师,
曾经的比现在更铁2的学校,
悄悄地走了,
悄逝在一次松懈3的不经意4间。

现在的处地,
是前年传说5的回收窖6。
初入陈校7,
陈破的课桌,
灰蒙蒙的房窗,
在混淆白漆的室壁上,
竟凹嵌着没有壳皮的电线。

无论春夏秋冬,
始终不变的是破败的教室,
始终不变的是霉发的食物,
始终不变的是缓慢的进度8
——居谬9“为了适应学生的接受力”。
远远落于公校10的师资不论,
仅进散发着恶臭的宿舍楼,
硬顶着午休的闲散的强规,
有心学习也被缺陷的规定,
也被渐行的进度,
也被少作业的克扣,
在光天化日下公然扼杀了,
血淋淋地迫害数年的光阴。
眼前的烂腐,
是曾几何时的我,
亦或是无悉11的外人,
所不能想象的啊!

未来和曾经,
在用历史警醒着我,
也在提示着人们:
如果合理地“贪污”12,
如果金到用处13,
如果官民合心14,
如果没有无知,
教育何以不兴?
受教何患至少?

国之教育,
何时能清醒着发展啊?

注解:1【美丽】这里隐喻不合现实的感慨,有讽刺意蕴。2【铁】强硬。铁规:强硬的规定。这里讽刺良莠不齐的民办高中在物质上低烂不堪,在制度上却严厉得毫无人性。3【松懈】放松。这里指学习不认真。4【不经意】这里指没有在意拥有过比他人好的学习条件。5【传说】这里是从未听说过的意思。6【回收窖】浅意为回收废品的集中地,深意为接纳中考落败且无权无钱的家庭资历的学生集中的民办中学。7【陈校】这里仅指江西上饶本土有名气的房地产开发商陈冬英建办的民办中学。8【进度】这里是指教学进度。9【居谬】居,居然;谬,说谎话。10【公校】公办的学校。11【无悉】不熟悉。12【贪污】这里指在国强民富之时,官员应可向国家领导人或上级部门申请涨工资,非因私欲而挪用建国之款。建国之款,亦称公款。13【用处】有用的有益的地方。14【官民合心】官员与百姓同心协力。



附:
A、【作者简介】罗文辉,汉族,1994年2月出生。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汉学家马悦然之妻、媒体人陈文芬之友,中国中央电视台中学生频道好学通讯社通讯员、新浪网签约作家、新浪微博社委会委员。曾为中国少年儿童报刊工作者协会小作家分会会员,现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编外成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校园文学委员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子曰诗社社员,在国内公开发表文学作品30篇,50余次获文艺类金奖、一等奖和其他奖项。中国散文学会、中国诗歌学会、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组委会联合授予“中华小作家”称号,中国关工委等单位授予“创作文学新星奖”,被中国外文局《小读者》杂志评为“2010年度79位优秀小作家小记者”,被意林杂志社评为“意林小作家”,被中华语文网选为“博客之星”。
B、作者联络方式:a.通信地址: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带湖路2号1-2-201(唯有通过邮局的EMS快递的邮寄方式才收的到),邮政编码:334000,联系电话:13006257115、15946842976,收件人:罗文辉(即作者),E-mail(电子邮箱): 1390837890@qq.com  ,新浪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84a41801013wui.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22 13:43 , Processed in 0.06143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