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404|回复: 13

[诗歌奖投稿] 浮华的尘世(组诗2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10 21: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浮华的尘世(组诗20首)



《乱如麻》


去往一尾蝴蝶的开始,乱如一场无割舍的梦
刺痛陷入内心的烈火。凤凰古老的乱,一只小鸟跳出沟壑
追逐无疑是一场带血的杀戮,死印刻为丛林法则
林写满了落叶的乱,期盼火劫
怀疑如一场了解,冰冷的蝉翼等一滴苏醒的晨露
恍然如梦,一柄游弋的刀在割,殇来自抵御
关于痛处,琴弦拨乱。一生藏满了珠玑
关于漏洞用于掩饰,伤口用脓来浇筑
蛆虫贪婪的食腐,驱除一夜的乱
时间夹入一本厚厚的书,乱是意乱的文字
此时与性无关、与液体无关、与狂热无关
一行乌鸦袭来,喜鹊又有多远?
问或不问,也许需要一份简单
谨记落叶遍地,霜含恨。痛饮一杯
钢易折,麻易乱。如物实人
虚假附于真实,幻中生根,
一夜,一只猛鬼摘下夜的面纱
风,在多年盘踞的体内呜咽。
那些痛,来的无孔不入......




《行如歌》

踏浪、穿行。歌声撕裂美妙的夜空
我曾经怀疑一只鹰的锐利,就像一个滑翔在底线的人
当高楼林立,像一面面刀锋。
割伤了我的眼睛,伟大弯曲像一个乞丐的弯腰
一个上世纪出生的贫民,对着老板弯腰屈膝
此时无关施舍,却如同施舍
笔直如枪的“高山”打上了高富帅字样
一地的跪求,可笑
可怜的歌声,成了放逐者的呻吟。 狱友是一个伟大的朋友
就像我从没去过监狱一样了解
高傲的铁丝网不利于穿行,因为害怕风衣被刮坏
体面的总是嘲笑着不堪的,从大街到广场
从大道到小路,从公路到死胡同
我们都会看见贫富的辩证,黑白的区分
一块灰色抹布是永远无法擦清天空的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天空豁然明亮
今天注定无雨,谢谢今天适合出游,
适合歌唱,那些幸福的小鸟正在心里歌唱



《道士隐》

一夜,痛快的一夜,不知蚂蚁却形如蚂蚁
饮下这滴泪。雷声注定在体内翻滚,撕下假的伪装
活一次真人,吾乃一狂士,不炼丹,不修道
只是偷偷的炼化红尘,借你一缕残魂
捏造的人形,逆天的外表,惊世的才华
与爱之人,去往虚幻。梦有索引
发髻如三千红尘,蜻蜓一点,倾世红唇
那双眸,勾我三世
记忆如歌,刻碎三生石。黄泉路上那座奈何桥边
有一个孟婆,孟婆如是一个黄脸婆
为我引证美人如梦,笑一世过往
如痛快千年,一口饮下孟婆汤
跳入大轮回,前世不记得你的真面
我却记得你如诗如画。醉意蒙上三千情丝
不如一世为过往,行船,停客
隔船看岸,挑灯寻你
两行泪,一行给秋,一行给春
因爱无来由,一个快乐的小道士
寻那春梦掠掠走进的实影
入世者,神迷兮



《裕中欲》

水去向脚底,通透与清爽,高雅隐匿
ABC去了糖果巷,美丽的酮体去了月半弯。
美妙的想法,来自,咔——的一声
门有些晃动,是想穿越,可能选错时候
一个美人,带着幽香的木桶。花瓣映衬着美人
舀上一江春水,谢谢三千舒缓。温柔如水
渴如一个美人,大致与性无关
爱美也,天地大同。淫淫异笑,怪而易懂
说:“一条人鱼”色即是空
无欲则空,笑何为空
嘿嘿,色是物体,空是器皿
装与不装无疑,谢谢高深莫测的大道
给那些事装上了伪装,谢谢滑溜溜的地板她让我站不稳
谢谢《春色撩人》,一朵花打开了纱帘
突然一个人喊道:“小德子给朕摆驾移花宫”
接下来是一阵慌乱,正门进后门溜
一只鞋掉落在门槛旁,庆幸的是一颗光头还在项上


《对弈者》

三尺见方,一块天 厮杀
敌视的目光引爆了火药桶,英雄断腕又何必气短
笑看涟漪,心不拨不动
你的命运已成弃子,割舍的就应放弃
看三千大道,不过一盘象戏。
杀与被杀之间,指指点点众人评说
贪急生者死,至于死地而后生者生
一盘未解的迷局,留给你
留给我,放下手中的电话
思考,与生俱来的套路,计算
万里突袭,运筹帷幄不过是一刹那
谢谢灵光乍现,谢谢他一着不慎
伟大的莫过于生以外
死是疏于顽抗的末路,
蝼蚁尚且贪生,兵者诡道也
故布疑阵,谨慎小心
有可能会翻盘哦
再强的敌人一样是死于漏洞,其中也包括哪些用心的对弈者


《利如剑》

切开啼笑皆非,切开快马加鞭
如果想你需要一万光年,我会在光中疾行
撇开一个朋友,去向一个敌人,古老的城堡
灰烬是铠甲的敌人,利剑是武士的魂
一夜,悬空的身体格挡危险的呻吟
风吹过夜幕,尖利的刀锋组成一座城市
伟岸的切割,来自一座“绞肉机”
文明、理想、历史。在一起不断地搅拌
发出刺鼻的味道,一个盲人排泄陷阱,
黑色的圈套闪躲着利剑,利剑刺穿一颗还在善良的心
草茫茫回到一片狼藉,
一枚姑娘来自神器的分割,无影灯透过一个勇士的武魂
寂静像一场危险的手术,爱飞翔的医生
分割缝合整个黑夜,从不放过一尾蝴蝶
斑斓的血迹,像一道密电码,神秘的夜晚
我来破解你,瓷片上的光辉隐喻着群星
笑如一场危险的游戏,你在安逸中玩一把刀的孤独


《最慢的快》

一只乌龟,如一座古板的城堡。握着最快的利刃
逃,伟大的行为。嘿嘿这不是艺术
像一场不带血的搏杀,死者是一群被淘汰的人
羚羊跑过一场速度的骨头,尖锐甚是可笑
关于狼,我喜欢剜下它的牙,
牙不利于思考,喜欢吃肉,弥漫着贪婪的腐味
理想的肉身缩进现实的壳,现在回到一只乌龟
爬行,奇特的行进。像一块肉
一块最慢的肉,壳天然的器皿
巫师的占卜术,龟裂是一个诗人的音节
迷醉的夜晚去向灯红酒绿,与昨天完成一次重叠
合理的解释在慢与快间转换,回到上午
来自贫瘠的生活,一张煎饼让我看见生存的单薄
凉水让我清醒,生活如一潭死水,
溺死的幸福,怜中生叹
最快的复制最慢的,快不过赴死
慢不削于生存,饼干找到口袋,一片肉刚刚去往我的嘴


《花之美》

惨烈的蝴蝶飞过带血的玫瑰,骷髅圣洁之白
带血的莲,深度之美,琴声来自悬崖边的野花
此时多像一枚用耳朵听见的掌声,它留给了坐立不安的眼睛
美是什么?是时间吗?
花的美,带血的刺。神秘的花蕊,藏着一只蜜蜂
蜜蜂愿采三千群芳,一个姑娘的笑
云的半边,夜晚嗅到清香
蚊子喝血、喝我们的血、喝敌人的血、也喝朋友的血
血就是一万朵莲,一万朵玫瑰
一万里路,一万颗会笑的眼睛
一万个开始,一万个幸福
一万个恶,一万个毒刺
一万杯酒,一万首诗
一万个想的理由
一万双翅膀
美酒香,一个结束
花在蝶画间,一缕笑
一个美人对饮
三千粉黛
黄花一日西去,美成了一声长叹


《青苔上的浮云》

那一片阴暗的绿,堕落的柔美,多像水
任你三千倒流,洗不清尔一生的孤独
青砖旁,闪着两行泪,泪来自绿色的眼睛
天空看见流云,谁在遮挡光芒,浮云何去?
问一声流水,青苔爱谁?
香味引——一只馋猫
阴冷的风在笑,划破这指尖之旅
时空没有安放留声机,绿就那一小点
它在对峙一片天空
浮云向西,生与死对待
寒夜慢慢走过,煮骨的月光是你的一笑
说美此时太清淡,没有酒
又怎么想那一片绿,暗暗的
看美色已裹进浮云,一会向西
一会向北,去是千年的一瞬
哭如一只猫晶莹的尖叫
环顾过往,像一场雪说一段劫


《火之劫》

一只凤凰碎了,浴火会吗? 涅槃是不是一场劫
死亡喜欢什么?烈焰来一次吧!
多么的美,像一次烟火,漂亮的影啊
给可怜的人吧!水生万物,那火哪?
在我看来一样,就像文明源于火
生活之火,生存之火
历史的桥梁承载着一场火的文明
笑,凤凰飞天,美丽的画卷
亲爱的,我没看过真品,赝品是假的复制
生活需不需要一次涅槃
火的劫,像一场水哦
我的梦里依稀可见一只火凤凰
一只水凤凰
还有一只冰凤凰,亲爱的凤凰不是分雌雄吗?
伟大的组合,一场火该给一个正确的了结
从一开始到结束其实都很简单
哭与笑,被无限的复制着
嘿嘿,一场火你到底离我有多远?


《塔吊之力》

力,杠杆之力。杠杆的源头
生的一夜,灯光打碎黑夜
加班的铃声,时间的狙击,钢铁之臂吊起儿子的学费
吊起父亲的医药费,吊起钢铁,吊起水泥砖块
吊起开发商的良心,吊起血汗。
吊起一粒灰尘的重量,时间坏到了顶点
工期成了一个秘密,工棚一个个窝
阴暗的阳光打在脸上,最险的掉落
比如一根钢筋,或一块砖
危险的秋天吊在钢索上,力量的拉扯
运动相对合理,危险会有吗?
安全帽跟否告诉你?谢谢在天空摆积木的人
谢谢还剩下什么?
钱印证金币的固有,一辆豪华车走进工地
时间走进骰钟,摇晃,你可能是另一辆跑车的持有者
豪车上的老板,可能成为一个顶着安全帽
擦日头的男人,汗水打湿了熏黑的土地


《金子的软》

火的坚硬,像一双翅膀。融化来自温度
柔软的心情·可笑,一毛钱的关系
抵挡云层的微笑,锤子撕破风声。
沙子淘洗着年华,沉淀与温度无关,
厚重与社会·无关。镂空的现实挖掉了一颗洁白的状态
状态如同一张填满生涩词的纸,纸上写满血和泪
一声干渴的雷过分的危险,良好的导体
通过一枚戒指传达给内心,宣泄的沉闷
撕碎纸篓里的纸,夜在一万吨理想里运行融化
柔软的性,金黄的颜色。广告招募一双自由的翅膀
通往黄金之城,美妙的汤勺露出一颗金豆子。
老鼠咬破3G时代,一口金牙分外妖娆
微信开着,裸。一个时代的闹剧
广场上的人群个个都像镀金的雕塑。
一只乌鸦飞过湛蓝的天空
一颗金色的屎掉入狗洞
狼与狗合租,契约死在
朋友的纸篓里,睁眼的瞎子正在下载老去的富贵荣华


《糖果之香》

甜,归于舔。夜在狼藉中穿行
黑色巷口盛满了呕吐物,离去的一刻
糖果最美的享受,相比爱情我更喜欢糖果
前一刻是地狱,这一刻是天堂。偷笑砸碎美丽的核桃
用一柄无坚不摧的锤子,同样也可以击碎糖果
黑色的洞口用着我过度疲劳的笑容
牙齿打碎 生活的甜,幸福是酸的影子
穿过一个冷寂的秋天,脚踩翻了一条小船
河在叶子里穿行,去过半晚的抽屉
顺手拿出一块奶糖,还是当日的香
享受固有的分歧,你会选择吗?
去他个A、B、C、D、E、F、G
都可以当做一个新的开始
笑是苦的,泪才是甜的
真怪异,我喜欢上了说不出的苦
你的开始就像一枚会流浪的咖啡糖


《苹果给尔一口》

咬上一口,看见虫子。吐掉了
你在预定一个合理的结果。可怜的持有
扔掉了太多,比如大多都在不如中死亡
可笑的风声,追逐一夜,你走进了捕风人的口袋
扎紧袋口,就换上一款。新的“流行病”继续开始
就像美国大选,物以类聚是一条狗
狗能否看见自己本来的面目?
问题抛给一个农民。他说:“哥有钱了”
新买的车、新买的机、新盖的房
钱的用途就是消耗与继续持有
机的用途可能有助于消化,治愈肠胃过度保管
垃圾送入填埋场,科技文明
取代可笑的思想文明
利益,是一个巨人肩膀上的一坨屎
就是这坨屎,熏死了巨人
手机悉数曝光,传上网
迎来奔走相告的疯转——转——我转
——疯转......


《“土豪”像颗漂亮的子弹》

钱,在烧钱。美,
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
             ——列宁
我们不会忘记,不会忘记“土豪”劣绅
打倒,嘿嘿,可笑的想法
对于这个词,我更情愿它是一枚漂亮的子弹
上了夜色这把枪,向着黎明射击
一秒钟,K个目标倒下
深夜返回在爱梦游的键盘上
爱敲打,一个诗人
在写痛快的诗,喝劣质且痛快的酒
麻醉一副装满期盼的小身体
对于这个世界
我的渺小
如同一首诗的结尾
开始留给那些诗坛上的“土豪”
让他们在自己的名字上鎏金好了
我会用颤抖的手掰断一根炭笔
画上一副自由的画像


《下之力》

命运生了许多根,我却无法辨认哪些该向上
哪些该向下,就像一个沦陷的秋天
坠落的是一片叶子,关于红色我会想起血
血的颜色诱惑一种唯美,如一团经血
时间去往复杂的子宫,孕育向一枚精子游走
强壮的可活,死亡都是一些脆弱的
一个强壮卵子的包容,强大的生或弱小的活
比如一颗贱命或一只躺在鼓掌上的小虫子
力是一个向下的开始
原本向上,谁甘愿向下
世界也是如此,来自母体的混沌
太阳去往暂时黑暗的国度,等待
十月的一生填写,美丽的命运轮转,
没有向下岂有向上,痛的开始
取代一生的痛
黎明之哭。被一生啼哭取代
生的小,有一个小来自冷淡的宇宙


《存在中》

生存是生活的唯一的理由,为了这个我打碎了天平
岁月遗留在沙漏中,电脑的时间是一个存在的时刻
问过陌生人,你去过我的伤口吗?
伟大的意义不在于我想要,或你想给
就像一个带殇的尘,游离去往另一个墓冢
生涩的灵魂沾满了尘世的味道,洗涤伤口
留下一贴过期的创可贴。警示
那些过往的人群,一个长发者戴着一头黝黑的假发
说我是自己前世的敌人,拿到太阳
是去往精神世界的唯一入场卷
这一刻祭礼光明,圣祭一万个理由
不如没有结果,问题依然在穿肠刮腹
痛是一种无法剥落的感觉,因为有痛你才会更加怜惜美
一夜并不长
客厅里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和我一样的人
我管他叫敌人,一个总会把自己当成敌人的人


《一盒牙签》

靠的很近,像多年失散的兄弟。
又像一团热血相待的战友,随时等待被抽出去,割伤的痛
问题一折就断,逃不过散沙的命运
戳破一张白纸,叠一千只千纸鹤
祭奠一同生活的战友,庆幸必然藏在心底
因为下一个,可能就会轮到你
这多像装满我们的世界啊
无论死亡,还是超脱
我们是否应该庆幸?
傀儡,躺在一个寂寞的石棺里
静静等待,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
或一个打开石棺的人,
当你看见一个抛出硬币的人
你就会知道,道有两面
比如我的正面你的反面
你的反面正好是我的正面
一切都是固有的结果
比如盒子上的指纹,与一群庆幸的朋友


《萎靡的花蕊》

致幻剂,麻醉剂。享有着特权
卑鄙的夜空,一些花在病毒中苏醒,向着那些人入侵
酒低等的麻醉品,泛滥的使用
多稀罕那个猫女郎啊,美色诱惑
印证另一类的摧残
就像一首诗可以放进陷阱作为警示
告诉一座“高山”的平静
水的表面有一朵莲
娇柔可人,任你百般意淫
任你玩弄。高贵就是高
此时如一座“高山”
两座高山相惜吗?
定睛的一刹那
我看见了你萎靡的一颗
是一场毒战
是一个陷落的呻吟
堕落一词成了伪证你可以负责扭曲它的真实性
干完这杯,再来三杯


《时间挂满了污垢》

清理污秽的血,下一秒很美妙
当一个白痴翻阅了满是垃圾的垃圾箱
刚刚好他一抬头,看见了另一个白痴
笔挺的西服,开着豪车,搂着美女
如果在这一刻
调换一下身份,谁会活的更久
盘子里的羊肉奔向了一群狼
木头成了树,阳光脱下外衣勾引群星
摇摆的秋千上坐着一个时间老人
他说这一刻
回到霍金的思考,时间开始攀缩
咖啡杯回到桌面
杀人刀回到铁匠炉
死人复活,这一刻净的找不到一丝污垢
碎裂的镜子被巫师拼合,梦境再次开始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1 06:48: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3-11-11 17:53:12 | 显示全部楼层
词语和内心的对应,其准确性,还要着重考虑。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1 21:44:18 | 显示全部楼层
草树 发表于 2013-11-11 17:53
词语和内心的对应,其准确性,还要着重考虑。

谢谢朋友的指点问好
发表于 2013-11-12 03:02:5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弟,应邀来看了(两遍)。诗句间有灵气,但不是太好谈,觉得你写得有些太快,时而有点轻率下笔。诗是浓缩的作品——请注意“作品”这个词:这是“造物”的意思啊,要珍而又珍,慎之又慎才对。
发表于 2013-11-12 06: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对大问题的追问,这是好事。然而,大从来出于小。要从小处着眼,尽量去述,而不是说。说多了是话题,而不是话语。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2 19: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3-11-12 03:02
老弟,应邀来看了(两遍)。诗句间有灵气,但不是太好谈,觉得你写得有些太快,时而有点轻率下笔。诗是浓缩 ...

很感动,谢谢先生切中要害的点评!一下子就看到了毛病之处,真是胜读十年书啊!
先生才是真诗人啊!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2 19: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东诗人格式 发表于 2013-11-12 06:09
喜欢对大问题的追问,这是好事。然而,大从来出于小。要从小处着眼,尽量去述,而不是说。说多了是话题,而 ...

谢谢朋友的指点受教了!
发表于 2013-11-12 20: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投入的诗写。拜读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2 22: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冬羽 发表于 2013-11-12 20:52
很投入的诗写。拜读学习!

谢谢朋友来读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4 12:56 , Processed in 0.05648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