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3774|回复: 41

[诗歌奖投稿] “最瘦的人”的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21 22:2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意回访一个“最瘦的人”的博客,被他的文字打动,推荐一下。



◆云端

向星空索取秘密的人
你的寺庙在水底
向它祈祷
夜夜失眠的人
这里有最轻的光线
最薄的雨
洗过的窗户在飘
它要你爱自己
胜过人间真理


◆纸人

简单想一下,我在想什么,
在精心构筑的局中。我将
与时光分享。

那光线脆得像瓷,
虚弱的灰。没人可以摧毁。

雨下了一夜,
重温这肤浅、失去本性的人间。
是如此渺小,苦难也带着笑容。

——说什么都没用。
坐哪里,都像坐在悬崖。

我陷入局中,眼里是沙,
周围是燃烧的纸人。


◆柴门

替我关上柴门
已是最后一个时辰
再深的梦
也不能将我安慰
告诉我镜子是用来飞的
要穿越人世的叵测
洗净低矮的花纹
对待幻觉
像对待一个爱你的人
要请她原谅
用来隐没的围墙
用来遗忘的伤


◆欢宴

是什么将我安慰?
热闹的人大声谈论着:
短路的吉他,
冰糖过量的菊花茶。
我却一不小心,
被打翻的月亮溅了一脸。
感慨呀,人这一辈子,
也不过木叶青苔。
石坎下,釜溪仍在丢失的G弦上流淌……。
哦,这些
不重要的场景,
令我微笑。仿佛——
一只只黑白流浪的猫,
最终获得关怀。


◆月光照耀山谷

音符你可以拿去,
竖琴是我的。玫瑰你可以拿去,
泥土是我的。
你喜欢,或不喜欢的
都可以拿去,
但我,是我的。

其实微不足道,
不论衰老,还是温暖的羽毛。
我的门,
永不会向内关闭,
不论欢喜,还是失去。
我相信,是你乘坐的马车晚了点,
不论羞愧,还是无所谓。

浮在水面的,爱终会平息。
你可以带走波纹,
但石头,
还握在我手心。
它拨动琴弦,长出玫瑰,
它听见,并发出邀请
月光照耀山谷。你不必再来。


★明喻

你好,我刚从一个
叫橘子水晶的茶房回来。
同去的人半路就死了,
草木中写下遗言。
你不必惊异他遗言中
散淡的口气多么不合逻辑。
我内心的担忧也如此,
面容因消失变清晰。
城市到处是尘烟和阴影,
没有风,候鸟也不飞临。
他死了,他的尸体
是如今我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
如此干净,像不曾来过人间。
他平躺在一张纸上,
心渐渐冷却。却还爱着,
一个住在身体里面的女人,
他用身体做她的棺木。
——看吧!那是你的棺木。
我将他陈列在你面前,
意料之外的空旷,像月亮,
孤单的停泊在远方阴郁的棚顶。


★法藏寺

它默许林木枯荣,
世间种种譬如身后
一卷而过的火车。
默许我面带水色,
却从不打伞。
唤鱼人早已离去,
台阶干净如洗,令人怀疑。
我念着它的名字:
“法藏寺,法藏寺……”
生怕不小心把它念旧了,
再也藏不下,体内的灯光和泡影。


★倾城


我终于老了,这多么好。
可以不追究,不倾听世界。
再美的心,背面看,
也是我带给你的黑暗。

它们跟在身边,它们说你,
说我,说再见
——是多好的事啊!
我终于老了,即将成为万物,
却不是你离开时带走的那些。


★绿盛

亲爱的偏执狂:
“我不在你的白天
也没有夜晚。
没有你认识的每一张脸。
你不在我清早醒来的天空
和尘埃。你不是
我清扫的时间和光线。
我们有爱,却没有爱情,
有青春期,却没有青春。
在这坏掉的世界里,
我们彼此孤立,
是多么与众不同。”


◆挽歌,谁也不给

你那边深夜了吧
我这里在落雨。树叶们
流离失所,路灯倒在影里
我开始吸烟,像一个
坐在地狱门口唱歌的人
有很空的心,里面
光线很暗。适宜在梦中
杀死自己,按住复活的魂
去你耳朵里刮风,做浪漫的事
当这香烟成灰,雨就会停
过一会儿,天就会亮
世界歌舞升平,像一幕幕
永不崩溃的皮影戏


◆旧情

你坐在我面前,
静得发亮。明暗的调子,
像贝壳水中说话。

这些年,砂砾不断流逝,
云和水循环往复,
来去早就不重要了。

你不必猜测,
我一生有多少次日落。
你不必拿世界尽头,
交换我心中的铁轨。

这淡而无用的情怀,
像风,更像幻觉,
却大于任何已知的沉重。

只有安静是美好的,
又一次,当你坐在我面前,
一段过去的旅程,
在贝壳里轻轻作响。


◆最后一幕

什么也没看见。
挂在墙上的灰火山,
明暗的灯,不可知的夜。
什么也不能阻挡,
这最后一幕——
她一点点的变小。
我怀疑,她从未来过,
她在另一个地方,
爱着一个又聋又哑的人

◆流水

我相信我是真的,
不愿坠入轮回,
也不愿长久活在梦中。

就像天迟早会变凉,
我迟早会走开。
但我不关心这些。

天上,如果月亮不再跟随。
那就是一块石头,
没有风,离大海也远。

我相信孤独是真的,
一切顺其自然。一张干净的脸,
一双镜子一样的眼睛。



◆月亮还在

我笑过你。一只灰鸟,
飞临漆黑的水上。
是多么愚蠢,
令人伤怀。水是你,
脆弱谨慎的一面。
我不停拍打,
船舷空空,仿佛灵魂,
在风中淡淡散光。
关于爱,已有多年。
爱移除了你体内的黑暗,
代价如此昂贵,
水声荡漾,是你的深心,
此时,不再为你喝醉。
失去肉身的人,
也失去了酒量。
我坐在船头,像容器,
尽可能的贴近水,
月亮还在,一只灰鸟飞过,
那道容器上的缺口……。


◆无伤

一生不过百年,
谈何沧桑?
幸与不幸都是
难言的光环。
纵有心怀佛相的人,
微风中,
荡漾的人,
把消音器悄悄挂到耳边。
我的心也在停止。
每首诗都是伪造的信件,
穿越两个月亮,
最终,变成黄昏芳香的罂粟。
我已醉得说不出话,
却依然嗅到它——
无伤的夜,
白茫茫雾霭,
一条消失的河流。
发表于 2013-10-21 23: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诗,我喜欢它们的轻灵,淡泊和安静。
发表于 2013-10-22 20:39:5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之,令人释然开怀,赞!
发表于 2013-10-23 16:2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写的不赖,建议多吃点饭,毕竟过日子比写字儿写诗更中要
发表于 2013-10-23 18:29: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分享。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4 10: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各位来读。
发表于 2013-10-29 22: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女性的灵动般,问好
发表于 2013-10-29 22:3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它要你爱自己
胜过人间真理

——读到好诗歌,感谢钟硕的推荐
发表于 2013-10-30 08: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冽如融雪自山顶奔来。
心弦不禁为之和鸣。
发表于 2013-10-30 09:0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没压制住 于 2013-10-30 09:03 编辑

融入内容之深刻之伟大,只是诗的借体,诗,还没有开始。换句话说,前面的难度相对于后面的难度,只是易度罢了。还没有进入诗的最艰难、最随机、最考验(不设目的的收——不想做这样的启蒙了,这都不懂?)、最钻透的价值的出。也许,你会发现以前是多么郁闷地钻在一只精致的意义的坛子里啊。当然,除了天生的人格魅力的顶出之外,实在没办法“告诉”你这诗的意义,但总还有些人出现并预约了。再说一次,闷在意义的坛子里,正在摧毁我们的判断力和创造力,还有就是道德良心。——不要做一个控制诗意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0 13:36 , Processed in 0.05818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