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炎子

[诗歌奖投稿] 【同题诗赛】一只蟋蟀(获奖作品揭晓……续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9-27 20: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dragonfly 发表于 2013-9-27 20:17
别填情趣并力挺之——

        期  待

这就是诗的韵味!是有韵味的期待!
 楼主| 发表于 2013-9-28 08: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炎子 于 2013-9-28 09:57 编辑

                                                  试读冬羽【同题诗赛】《一只蟋蟀》




    同题诗歌好写,但又难写。说好写是根据题意,诗人立马可以写出一首诗歌。而难写则难在,将同题的旨意,和自身的或他人的命运结合起来,写出独具韵味的诗歌。而冬羽的这首诗歌,单从这方面来讲,写的比较成功。
    这是一首寄物喻人的诗歌。通过题记,以及在前两节对于题记的注释中,发现这个“中年的月亮”“像一只/装满谷子的布袋开口”,由“开口”的形状让人联想到了“撑不起来”的缺憾,令人黯然。布袋虽然装满了谷子(这是假象),但给人的却不是一种美,是失去支撑的饱满。由此,作者想到,同样的两只月亮,天上一只,我一只,唯独天上的“滚圆”,“我”的这一只,却充满了忧伤。那么“我”为什么会忧伤?“她”的月亮为什么会像“装满了谷子的布袋开口”?作者给诗歌定下一个忧伤的基调同时,也引导着读者有着强烈读下去的愿望。
    其实,一首诗歌的基调非常重要。确立了诗歌的基调,也基本完成了一首诗歌整体框架的构思。

    这是一首比较“长”的短诗。既然是同题诗歌,其意象的选择也必然由一只蟋蟀来担任。在诗歌开头,作者便将“中秋团圆月”和在“草丛里/亮闪闪的双刃触角,横着切去子房”设置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在强烈的艺术反差中,感受到了一种凄凉和疼痛。于此,我们看到了一只蟋蟀是以一个手术者的形象出现在诗中,然后,在我们读到下一节时,方知是“我”的朋友何云是因为得了“什么东西”,整个“子房”被“双刃的触须”从体内拿掉。作者很艺术地表现了这一个痛苦的场面,令人扼腕。但在接下来这只蟋蟀“隆重登场”时,作者才真正的切入了诗歌的命脉。面对朋友的遭遇,蟋蟀的收刃,正如一把把“流水的刀”插在“我的胸口”。其中的心理担忧和命运的感叹可想而知,其摧毁一个女人的身体和命运并不是来自别的什么,而是病魔。但在人生命里,已经不单单是身体,已经和命运深深地连在了一起。何云感叹的说“卵巢上还有,但我没有切除/否则会老得更快!”可以试想,为了“老得慢一点”即使还有,也不省的拿掉,因为一旦拿掉了卵巢,便会严重破坏女人的内环境,就会引起新的紊乱,也就使一个女人失去最基本的母亲的权利。种种矛盾的,忐忑的以及对美的向往,在这个时候,袒露无遗。

    读到这里的时候,我们感觉到了这首诗歌的叙事味道。从一只蟋蟀出场,到何云拿掉了子房,及至以蟋蟀的口语说出“对,我没有子宫和乳房”的话语。其中的转折,都是在平缓的中叙述,通过这样一个参照,也激发了作者对女人以及对人生的积极思考。面对已经失去了女人特权的何云,作者的思想感情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在平抚何云““云,你要知道,女人最主要的是....../爱......被爱.....”。这是一种劝慰,同时也提出了一个我们不能忽视的问题,也就是“爱或被爱”。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在女人们自持的“三从四德的贞洁”的道德思想左右下,也在“大雪纷纷下塌……”中能否保持自己独立的坚贞以及美的形态前提下,还能否赢得人们的尊重?获得真正的爱或被爱?这是一个社会思考的问题。但作者在感叹女人的命运的同时,发出了令人惊心的感叹——“从巢房取下一窝子的叹息/只会比无肢体行走的爱,更加凄惶”。因此也激发了作者心中的美好梦想,要给何云“画太阳,月亮,星星,河流和雪/白马驾驾,我可以为你画一公子/我可以为你失去子宫的身体,画一架/直升飞机,秋天在云霄和火雷神野合”,进一步表现了作者对于女人命运的理解和同情。

    通过一只蟋蟀的介入,来达到情节叙述转换的目的,显示了作者艺术水平之高超。一只蟋蟀的重复出现,使诗歌有了更多的回旋余地。从草丛探头举刀,抽离流水的刃,到“尖锐的须抚摸我泪涟涟的腮”,再到“忽像一名鬼判官”,以至到一只蟋蟀鼓掌。看上去似有重复,但蟋蟀的角色不断变幻,却更显示了诗歌内在的需要,丝毫没有重复之感,反而更觉得一只蟋蟀在其中不断变化带来的艺术效果。在接下来“何云重新坐到我的面前。一只蟋蟀/端着小脸,在我和何云/之间……”蟋蟀便成了一个有着和女人一样命运的喻体进入了作者的思想感情,在这一段里,看似和前面作者阐述情感和理智的一节相同,但表现的对象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不仅仅是“我”还有何云,甚至是蟋蟀也经历着相似的命运。然而更让作者感到担惊受怕的是,这只蟋蟀“尖锐的须刺向我汗水淋淋的小腹/好像我是那个被取走一盘生面团的女子”,面对她们如此境地,也不免为自己的未知产生了深深的忧虑。
    诗歌总体以叙事为主,掺杂了作者的思想情感和理性思考,是对一个女人在失去最基本的条件之后引发的担忧,也同样对女人所经历的人生表示了同情。这首诗歌情感充沛,跌宕多姿。其中,诗意化的语言和人生的命运转折,是引起我细读的重要原因。另外有一个地方的一个字,可能是笔误了。“从巢房断走一窝叹息”中的“断”是否应该为“端”?从前一节相似的地方看到“从巢房取下一窝子的叹息”中的“取下”,应该是“端”才对。
    以上是个人的看法,试和作者交流。不当处,见谅。远握。
                                                         
                                                                    2013/9/27.17.21炎子于东阳匆匆

 楼主| 发表于 2013-9-28 08: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wangguangjing 发表于 2013-9-26 23:18
一只蟋蟀

王光景

点燃黑夜燃烧至黎明
化成振翅呐喊的雕塑
——对蟋蟀的肯定。在对蟋蟀的赞颂同时,也讴歌了母亲勤劳的一生……生活之艰辛,可见一斑!但这首诗歌过于散文式的描述,也因如此导致了诗意的丢失!个见,问好光景!
发表于 2013-9-28 09: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霄雨 于 2013-9-28 09:42 编辑

一只蟋蟀

歇斯底里地呻吟
要刺破关押天空的囚室
人——却寻声而来
将呻吟者
进一步羁押在
囚室中的囚室
牢笼中的牢笼

酒足饭饱后
一群渴望的眼睛围拢

就要展览呻吟了!
就要宣读判语了!
——尽管最不重要的审理尚未进行
就要执行刑罚了!
就要从生有之罪解脱了!

囚室的天花被割除了

与另一位呻吟者相遇时
它得到一位从未谋面的仇敌
             20130928
发表于 2013-9-28 09:47:01 | 显示全部楼层
dragonfly 发表于 2013-9-28 09:39
真的不错,值得欣赏。这是所谓“中国诗”的方向。如果再能简约并加强韵律的表达,必将是优秀的自由体诗的 ...

谢谢老师指点!刚才注册后看到【同题诗赛】的帖子,就趁着加第一位好友才可发言的时间临时试作了这首。写的时候随思绪走,简约与韵律没能好好处理,我再思考下怎么改。再次谢谢老师!
发表于 2013-9-28 09:5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罗傲鹰 于 2013-9-28 10:28 编辑

一只蟋蟀


                      ——我就是蒲松龄喂养的那只蛐蛐儿
                             
              
我死了
魂魄变成蛐蛐儿

知州大人用人头马泡澡时,喜欢斗蛐蛐
一下注,就赌上众多蚁民的祸福生死
如未按时收到老爸送上的黑旋风或青翅蛾
就会取消我家低保资格
用饥饿对我们动刑

蛐蛐快被捕捉绝迹
老爸却从血淋淋的命运夹缝抠出一只
声音好听,背脊饱满
我拿到手心细看,它不见了
另一只窥伺已久的蛐蛐——死亡
扑扇翅膀闪耀黑铁光芒,飞来

老爸擦鞋被城管没收鞋箱
卖水果被踹翻箩筐
交不上蛐蛐就吃不上低保
他狠狠搧我耳刮子--啪啪
然后又去捕捉蛐蛐驮着的稻草
那根稻草,大家都在抢

我自幼受宠
两记耳光宣告我的死亡
投井,井水象死亡般冰凉
死亡不解决问题
我的魂魄变成蛐蛐
孱弱瘦小,胸怀戾气
蒲松龄用苦楚怨艾的墨汁喂养我
躲闪腾挪,机智敏慧
咬杀所有对手让自己存活

我撕扯下一只花将军的翅膀和前腿
草色的血液从断裂处滴下,叫声凄厉
厌倦了不断重复的杀戮游戏
卖担担面的老爸让我挂念
鬼魂蛐蛐躲过公鸡尖嘴,踩着月亮滑板
思恋的缆绳拖曳我回家,回到躯体

我睁开眼,呼气
以为老爸会惊喜地用胡子
刺我的脸颊
他却面无喜色
连连流泪叹息
——知州大人叫我再送一只
同样强悍的蛐蛐
我上哪儿给他弄去


我又走向井口
又变成一只蛐蛐儿

                    写于夏俊峰被杀之日




            我已经沉潜,请众诗友勿回帖。无非是表明一下自己的人生观点罢了。因为,统治者已经表明他们的观点:为了维护统治阶层最微小的权威,也会杀人。
 楼主| 发表于 2013-9-28 10: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发表于 2013-9-28 09:52
我就是蒲松龄喂养的那只蛐蛐儿
                             
              写于夏俊峰被杀之日

罗兄:理解你的沉潜!但你的题目,我按题记的方式处理,看妥否?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3-9-28 11: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霄雨 发表于 2013-9-28 09:16
一只蟋蟀

歇斯底里地呻吟

这是一只很有寓意的蟋蟀!问好云霄雨!
发表于 2013-9-28 11: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炎子 发表于 2013-9-28 11:25
这是一只很有寓意的蟋蟀!问好云霄雨!

谢谢炎子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3-9-28 20:29:23 | 显示全部楼层
dragonfly 发表于 2013-9-28 19:59
大家一起来,将蟋蟀咏成经典。

我们期待杨炼老师,以及诗人朋友共同参与蟋蟀大合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3 19:43 , Processed in 0.09253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