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杨炼

2013年投稿论坛才是真焦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6 17:5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偶乃客 于 2013-9-7 07:34 编辑
谷子 发表于 2013-9-6 01:16
北网,你缺席了吗?
                          文/谷子


歧义多点了。本人言论仅就当下诗歌毛病谈论,是批评言论,这点不必避讳。以前也说过。但,没针对任何个人。首先声明一下。


忍不住,举几个获奖者的例子吧:(语言不过关的大问题)

1.

小路远眺
怎么也眺不出眼底瘫痪的春色
它从无到有,却不知什么才是有
小路知道荒野的去向
为此进出着人类、野狗、老鼠、蝇虫和蚂蚁
这里好歹是他们的祖国
------------------------------------------------------------

“为此进出着人类、野狗、老鼠、蝇虫和蚂蚁”

----------------------这个“着”子真的很有必要吗?“进出着”三个字“不可替代吗?必须要吗?

这句很粗糙!加精并入选!

2.

要扛得住
影响的二次洗礼,把生活
短暂地挡在外面
形成对流圈,又别太远

--------------------------请问,影响的二次洗礼,什么意思?通顺吗?

是我汉语功能减退了,还是诗歌艺术在突飞猛进?




“切记:粗糙的诗歌,是诗歌之耻辱”--------这句有错吗?


还要我举例子吗?


暂时不列举了!时间也很宝贵啊!

回头说楼主帖子,

其实主题帖,是很简单的一篇小文,读出这么多意思来,让我大为惊叹。

同时,很累!
发表于 2013-9-6 18: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陶船 于 2013-9-6 18:25 编辑
任协华 发表于 2013-9-5 09:49
杨炼大概是吃错药了,整天在这里说些胡话,什么叫“ 2013年投稿论坛才是真焦点”,那不等于说在过去的一年, ...


任兄:您好!
1)您的话说得太过、太重!这说明您因为参加这个赛,而生起了嗔恨心!最近我正在学习索达吉堪布传讲的《入菩萨行论》之“忍辱品”,法本中云,“一念之嗔恨心,能摧毁一百劫的善法功德”!您这样说话(起心动念)损失太大、太大!学习这一品后,我写了一个条幅:“从此不敢恨”。也就是说,生起嗔恨心,对于自己太不划算、太不划算!骂别人,损失最大的不是对方,而是自己。——我说的都是真心话,相信我。但并非不能挽回。一念赤诚忏悔,也能消无量之罪。尤其,深入学佛后,发起菩提心,那功德更不得了。“智者生起菩提心,能遣除无量劫以来的罪业”。……忏悔,赶紧。
2)在许多年前,就看过您的作品。十几年前?在《小说界》,《暗寂里的汹涌》,我非常喜欢。觉得又出一个王干或陈晓明了。就您的名字来说,协华,是协助别人才能发达的意思。也就是说,您搞文学评论,做批评家可能更适合。协华,还有一个意思,要和别人协作共事才能发达。望三思。我们应该尊重每个人的成功。因为成功来自于过去世的善根福德,就是做了善事导致。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欲知前生事,今生受者是。”哪是什么技巧啊费尽心机什么什么,都是福报所致。文坛风云人物,按我们学佛人之观点,就是文曲星下凡。不管您信不信。查他八字,绝对带文昌星。另外,就算一个博士是天天逃课混来的,也是过去做了善事,才能得到高学历。
3)任何事,都要首先从自身查找原因。因为一个巴掌拍不响。要深知,任何“果”都不是偶然来的。譬如,一个人在路上被陌生人误杀了。但为什么偏偏是“你”被杀,而不是别人。因缘聚合,绝非偶然。再譬如,一个父亲有个不孝的儿子。一般人就是指责儿子(当然该指责)。但,“拥有”不孝子也是自己过去的行为招感而来。一个巴掌拍不响。比如张生受某美女青睐,而不青睐我们,我们该找找前因。看看“魔镜”,原来,前世,张生救过这位美女的命,而我们还骂过她,所以她看见我们就窝火。
…………
为您祈祷!吉祥如意!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9-6 19: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9-6 19: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9-6 20: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3-9-6 20:3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谷子 于 2013-9-6 20:43 编辑



编辑案语:谷子点击进入诗人柯继红空间,电脑记录是第3人。后来我为收集资料又连续点击进去,谷子离开时,电脑记录访问柯继红空间为7。那么前面两位是谁?版主或某读者?杨炼和秦晓宇信誓旦旦地说,我们花了一年时间阅读北网诗歌。谷子质疑,你们真阅读了吗?现在编辑诗人柯继红几篇诗歌,推荐給北网读者。http://qikan.17xie.com/book/12649061/

柯继红诗选
作者简介:网名浮生若茶。毕业于北京师范,学历博士,爱好篮球和垂钓。

1 茶香四点钟

一壶茶,可以坐到很久,
没有人催促——我要等到
夕阳下山,才会离开,所以
这会儿我可静坐,与你
同享它的清亮圆熟
——直到夕阳下山
——直到母亲从窗口喊
“凉了,快进屋。”

我们可以弈棋。有一次
我记得,你睡着了,
棋盘斜依着脚,
棋子四散,几只小卒
精神抖擞地列在疆土
夕阳也精神
你的睡态也精神
时光充裕,一切充足

然后而来的是傍晚的凉气
然后而来是午夜天宇的钟
或许比这个下午更严酷
唯一的催促,不值得猜测

值得惦念的,是从小店买回的灯
很多事可以做,就在这个下午
也可以什么也不做,就在这个下午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4310-1-1.html


2我的骨头上生铁

我的骨头上生铁,象岩石厚
我猜测我的拗口的口语
不配这华丽时代的雪橇

如果我下滑,我感觉到铁烙
就象一颗心被一只手拥堵
悸动,压迫,迸散漫天星斗

头发上的草,短如龋鼠
乱如夕阳下蓬首飞散的蝙蝠
但这已是生命中最好的时候

我怀疑我会更加丑陋
我的爱与恨会更加不可捉摸
当我顺流而下,漂如树舟

我拼命呐喊宛如华宴上的污点
我猜测我的拗口的口语
不配这华丽时代的节目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4332-1-1.html


3隔世蝉

花香,轻轻地飘落了河塘
轻撇下,一世的情缘
我打江南走过,闭上双眼
细味那风颤,不安

举世已无消息,邮筒里
谁也回答不了那信件
自来水,无线电,蘑菇烟
并不似长恨歌,走马连环

池塘已不生春草,喊已不必
花开花落两由之,梦已不传
绝世的蝴蝶,已不迷春烟
它飞它唱它打它喋血,如青隼

小莲塘似一幅画
晓寒不渡,空系住千帆
涟圆,形矩,风水绘描千般模样
颜回的季节,静静的流淌两岸

花香,轻轻地飘落了河塘
轻撇下,一世的情缘
我打江南走过,闭上双眼
细味那风颤,不安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4333-1-1.html


4补丁

这是人所不喜爱的
翻检旧衣箱,我看到了它
熟悉的线,黑色的线头
平静地躺在一大块相同质地的田地里
象一块不规则的湖饰上了水草

熟悉的螺旋,乌漆的针脚
我把它放在灯光下细看,然后背过脸去
孤寂的历史开门,关门
终于垭上最后一丝缝
但明亮的灯光却照彻荒野,
连系这模糊的荒原之径

这是最后的荒原之脐
它直通远方,我们所曾经企盼的
当初远离,我们曾经费尽多少周折
如今看上去却虚幻、迷离
如果我灭掉灯,谁还能辩识

孤寂之门暗藏大地之上
苍笼的田地不再惹人注意
因为连我
也不再会为那些纵横的阡陌回转

璀璨的灯光目送着所有的黑暗
我把它们轻轻地卷起
连同古老的谶语
一起深藏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4426-1-1.html


5父亲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你对他并不陌生
他住在大别山,在罗田与阴山交界处
他住在他狭小的村庄里,在有井水与碾盘的地方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你对他并不陌生
他每日挟着犁铧路过,进入穹窿的群山
把犁铧插入群山的胸膛,插进砺石盘攒的地面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你对他并不陌生
他的女人是河滩边的村姑,那邻村的姑娘
正对着河水清洗她的湿发,她的衣篮和她盛奶的木碗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他已在村庄住了很多年
他的头发已花白,他的目光已散乱
但他保留着岁月遗留的一切,你见到他就会见到那隆盛的年代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4432-1-1.html


6站在大田边上望我的女人

站在大田边上望我的女人
穿着素帕的月白衫子
我遇见的最好的女人
以温柔的身子爱我的女人

她静静地立在蓝色的水边
旁边放着盛满饭食的篮子
在农事繁忙的季节
她提着它们来到碧绿的田野

田野上满是插禾的男人
静静地没有言语
她也静静地站在田边
搭着手默默向这边张望

田野的风微微地吹拂
以柳影轻轻地覆盖
她的在风中微颤的衫子
她的在风中微乱的发丝

以温柔的身子爱我的女人
我遇见的最好的女人
穿着素帕的月白衫子
站在大田边上望我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4512-1-1.html

7 酒没有醉过我

读北岛译芬兰女诗人埃迪特-索德格朗《我的灵魂》,惊讶于它的平静节奏,冷冷光芒,有一种直面死亡的冷冷高傲。这使我想起我的父亲,癌症把他带走前的三个月,在病床上,他自始及终不提病症,也没有交代后事。2010-5-22

我的温度降低了,天要黑下来了
随着黑下来的是我的一生
随着黑下来的是大脑冰箱中的一丁点东西

我出生的天空:是明亮的,又是灰暗的
我看过的时代:是阴沉的,又曾放晴过
爱怨,一丁点存留,我没舍得把它们扔掉
酒,浓烈的颜色,现在将一并消失——一切都将黑下来

那个拖着一个小孩踩着鱼雁河陡峭的山坡下来与我相见的女人
和那女人银杏树下孤单的村庄,曾经是最明亮的
现在将成为最后一幅从阴影中消失的图景

我并不比小时侯怕黑更怕这幅图景
吵吵嚷嚷的孩子都已长大,孩子们有更多困境
我这辈子没有说什么,现在要走了,仍就保持这样沉默的好
——烟拷问过我,但酒没有醉过我


8小羊群

我发现,我读的书多了
便会失去那些小羊群
水洗的日子 ,
一个接一个过去了
纸面上,也有焦黄泥
也有香干风信子
也有命运细叶莲
但小羊群好久不露面了

我的水佩风行小羊群 咩咩叫
穿野草花 吃天上的云朵
我很害怕,如果水洗的日子
一个接一个过去了
如果水佩风行小羊群死了
我该怎么办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4515-1-1.html



发表于 2013-9-6 20: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气 于 2013-9-7 13:28 编辑

     这诗歌论坛,好比是一场滑稽表演,各种浮躁、名利轮番演绎,真不愧是畸形社会扭曲的产物。

    在言论、出版得不到自由的国度,出现在公众视野的,当然是官方伪文人的道貌岸然,残留的自然是垃圾文字泛滥的“海市蜃楼”。独裁国家的教育,向来寻求的是降低人的心智。

    富士康十三跳那孤独的灵魂,民政官员倒卖智障者的荒谬,对上诌媚对下施暴的职业强盗,童叟全欺的造假商人,利用权力压榨、权利滥施淫威的制度流氓,被强拆者自焚的绝望……面对这些,而这时的真知往往是沉默和被扼杀的,肤浅成了这个时代的代名词,所以推广的自然是奴役的思想。

    在一个最应该产生现代主义文学作品的时代,却没有出现现代主义批判精神的伟大作品;在一个到处充满了人间喜剧的社会,没有出现具有批判精神的文人,精神导师,没有谁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直视淋漓的鲜血,敢于用文字挑战不义,敢于用文字惩恶扬善。这个世界往往缺的不是艺术构思的能力,叙述的技巧,缺的是见微知著的洞察力,更缺的是文学中的理想主义,写出推动社会进步,震动人心的作品文学理想。这就是为什么民国大师辈出的原因。

有时候看一场闹剧,为何会笑得这么欢,因为觉得自己也是闹剧中的一员,笑人不如笑己。

第一次跟帖发言,估计也是最后一次。那最后祝福北网,祝福这里真正有正义、有思想的人,有大师风范的诗人,写出真正好的作品,而不是那些连自己都看不懂的东西,也不是到处卖弄文采。
发表于 2013-9-6 21: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木秀于林
风必摧之

请保重
发表于 2013-9-6 23: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陶船 于 2013-9-7 08:10 编辑
任协华 发表于 2013-9-6 19:26
说实话,看了你的回复,我倒没有吓一跳,而是想笑!

你说别的我倒无所谓,但你说我“因为参加这个赛 ...


任先生:您好!
1)若兄台心中没有因之产生怨心恨心(哪怕一闪念)再好不过。我是好意,或许多操了一份心。
2)“善法功德”、业力因果,不管您研不研究,它都客观存在。不论您做什么,都会产生罪和业,写诗也好,杀人也好。倒是欣赏您的“我倒情愿永远损失的是我自己,而用这来换一个讲规则的诗歌生态”这一发心。我一直想着改变诗坛的“集体成见”,那种长期形成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思维定势。好诗在我们身边,需要的是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3)十几年读《暗寂里的汹涌》得出您最适合做批评家是正确的。尖刻也是一种美。比如鲁迅。因为批评要有锐利刀锋。您该听我的建议。山外有山。
4)“我总认为艺术界要比文学界好的原因是,艺术界鼓励批评,而文学界全是吹嘘,差别不是一般的大!"这句话还不错。您有文才、有水平。
5)不信佛,跟您说“众生皆是我们父母”。可能理解不了。但,假设一下,杨秦等是您之父亲,您还会这样说话吗?若是,是否应该忏悔、致歉?
为您祈祷!吉祥如意!
发表于 2013-9-7 00:2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偶乃客 于 2013-9-7 00:53 编辑
谷子 发表于 2013-9-6 20:36
编辑案语:谷子点击进入诗人柯继红空间,电脑记录是第3人。后来我为收集资料又连续点击进去,谷子离开时 ...


这个是谷子第二次提出来了,有点击数量做理据。

而这诗歌,很温厚,有味道。内在,动人。

我感到惭愧,没读过。

不过,你指的点击数是空间不是原帖子 在参赛栏目里的数据。

参赛栏目里的最低的一个是203.一贴一首。

作者网名是:浮生若茶。空间点击数我是第八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1 11:32 , Processed in 0.16273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