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炎子

[诗歌奖投稿] 【同题诗赛】一只蟋蟀(获奖作品揭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30 18: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陶船 于 2013-8-31 20:43 编辑
炎子 发表于 2013-8-29 20:12
我接受小强的建议,在这首【同题诗歌】以《一只蟋蟀》为题,发起同题诗撰写,希望有兴趣的诗友,积极参与。 ...


【同题诗歌】一只蟋蟀 (陶船)

(和诗人炎子《一只蟋蟀》,兼致诗人蟋蟀)



我的叫声
撕开
夜的黑布。

牵牛花奋力
攀援
在天空的悬梯。

爬行在月光下
像接受神父的洗礼。

落日打开窗户。
一只死亡的昆虫滑入
我的地洞。

也许,我能
捱过今冬。



路过的上帝。脚踩在
我身上。不让我
继续歌唱。

讴歌悬崖,即便下一刻坠入
其中。赞美黑夜,因为它
吞噬光明。隔壁的蟑螂
彻夜修筑工事,为了
死在战壕中。雨是屠刀
天亮时,厨房扫出
无数小动物的遗体。

每时每刻,在死神的阴影中
为什么
还要歌唱?下一刻送入屠宰场
这一刻
还欢快地吃食。雪花飘落
为我们穿上孝衣
一张张脸孔
变得狰狞。

短暂的一生
像一场喧闹的葬礼。

为防掉队
不停看表,废寝忘食
为了在镜中像另一个人
粘贴假睫毛
为了一次约会
心多跳五百下
为了看星星,幻想自己是一只鸟
为了捡拾一片落叶
杀死整个秋天。

为了看一部连续剧
抢坏三个遥控
还在儿子脸上
留下一枚手的印记
为了地球另一端的杀戮
在广场打了三天地铺
那些冤魂,带来寒意
为了让风停下
钻入一个漆黑的洞中。

为了花儿永远不谢
蒙上眼睛,不
最好挖去双眼
为了书中一段感人的话
诅咒了半生
为了一只鸽子的叫声
错过了一顿午餐
为了使躺椅舒适
学习做一个木匠
为了出席一场冗长的葬礼
人们穿上孝服
一张张脸孔,宛如鬼魅。

也许,我们能
捱过冬季。



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十二起源。无始以来
源于光明藏。

炊烟在眼前飞逝而过
一下午飞逝而过
一生飞逝而过
中阴身寻找新的胎儿
周而复始,无穷无尽。

在共同的大梦中
做着自己的春梦
陌生之地。似曾相识
我来过这里,在这里生儿育女
带发修行。窥破六道轮转
想出离。求解脱。当我从梦的轮回中
惊醒。瑕满人生。发菩提心
佛法难闻。庆幸
善知识引领

因已而起的幻觉消失
是非恩怨转头空
一场空
水中月。倒映天上月
真空妙有。

一只蟋蟀,念诵:
阿弥陀佛。悲欣交集。

2013-8-30
发表于 2013-8-30 19: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陶船 发表于 2013-8-30 18:41
【同题诗歌】一只蟋蟀 (陶船)

(和诗人炎子《一只蟋蟀》,兼致诗人蟋蟀)

呵呵,好玩的来了!

没承想陶船兄的“蟋蟀”,由洞穴至房间,又蹦出了玻璃窗户来到三千大世界。
这里面几乎参差对应了本我,自我与超我三种形态;主体,现实与终极追思三种立场。
立意深遂。

一个小建议:二节中,“美丽”一辞,较空洞。且有重复。
当然,无伤大雅。

 楼主| 发表于 2013-8-31 09: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陶船 发表于 2013-8-30 18:41
【同题诗歌】一只蟋蟀 (陶船)

(和诗人炎子《一只蟋蟀》,兼致诗人蟋蟀)

哇!写的这么长啊

这已经不是一只普通的“蟋蟀”了,寄物于情,揉合了佛道,寄予了本我,并且超越了自我。一只蟋蟀,从生命到死亡的过程,也是个精彩纷呈的过程,从中演绎了“为了一次约会”而会去“粘贴假睫毛”,“为了捡拾一片落叶”甚至是不惜“杀死整个秋天。”的悲凉壮举。小小一只蟋蟀,在小强的笔下,演绎出了一副对“生“的饥渴,甚至是义无反顾的死亡……既有这种”渺小“的可笑,也有壮举的”忍俊不禁“……整个场景却以” 带发修行。窥破六道轮转“参悟式的破透而嘎然。余韵悠长,令人思之……


问好小强!创作愉快!{:soso_e181:}
发表于 2013-8-31 09: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致入微的观察,同题应该很好玩~
 楼主| 发表于 2013-8-31 09: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丽颖 发表于 2013-8-31 09:43
细致入微的观察,同题应该很好玩~

呵呵!欢迎朋友的加入!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3-8-31 10: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只蟋蟀


还是那一只蟋蟀
在我关闭了所有灯光之后
开始欢快地流唱

我不再为这只蟋蟀开灯
我要在黑暗中  把它找出来
找出和它藏一起的黑夜

我推开门  把黑夜推到了一边
把这只蟋蟀的声音
也推出了门外


   2013/8/30


发表于 2013-8-31 10: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推开门  把黑夜推到了一边
把这只蟋蟀的声音
也推出了门外

更好!
 楼主| 发表于 2013-8-31 11:01: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吕文艺 发表于 2013-8-31 10:46
我推开门  把黑夜推到了一边
把这只蟋蟀的声音
也推出了门外

谢谢文艺来读!问好!
发表于 2013-8-31 19:58:27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3-8-30 19:02
呵呵,好玩的来了!

没承想陶船兄的“蟋蟀”,由洞穴至房间,又蹦出了玻璃窗户来到三千大世界。

谢谢蟋兄!
已改。
为您祈祷!吉祥如意!
发表于 2013-8-31 21: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3-8-30 19:02
呵呵,好玩的来了!

没承想陶船兄的“蟋蟀”,由洞穴至房间,又蹦出了玻璃窗户来到三千大世界。


“本我,自我与超我”;
“主体,现实与终极追思”。


——说得太好!一,写蟋蟀;二,一切蟋蟀,一切人;三,蟋蟀之上的“蟋蟀”。是此立意。
在论坛认识你真的是幸运。因为“得一知己足矣”!
——改后(虽然只是改一个词,但有时一个词足以败坏一锅粥。),“完美”多了。再谢。

为您祈祷!吉祥如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2 11:52 , Processed in 0.05785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