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5415|回复: 67

[诗歌奖投稿] 调侃翩然落梅的诗歌《雪地,火车》,90后弟子们在《星星诗刊》与《中国诗歌》夏令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26 14: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独立诗人 于 2013-8-27 14:38 编辑

翩然落梅大概有人格分裂,她写的诗歌多是王呀剑呀狱墙鬼影呀杀戮的,与现实与生活与真实的生命状态没任何关系,所造意象也都是假的空的。她的《雪地,火车》没一句有诗意,没一点能落到实处。火车写了什么?是滑稽地乘两条铁轨,雪地写了什么?是动物的爪印飘过,是雪地给炉子加炭烤火,雪地与火车也没任何联系,这种5流作品也能加精,还有人写从空到空的吹捧评论,超级搞笑。不知道她凭什么能发表那么多诗歌,成为官方名女诗人?她与民间写作背道而驰,与学院派哲理诗歌也不沾边,我给她的诗歌冠名为梦呓派或精神分裂诗歌。

在此与她同题调侃下,并从北网里落选的90后女诗人帖子里选三首有独特的真情实感的,有开阔的现实与人生空间的优秀诗歌与她的诗歌对比下。从她的一些作品可以看出,作者毫无生活底气与灵气,而我选的90后女诗人的作品,每一段甚至每一句都有真实独特的诗意,比翩然落梅的作品高明百倍,翩然落梅连一句真实独特的诗意都写不出。花拳秀腿谁不会摆弄几下,真工夫一招就将其击败,这就是真实与虚假的巨大差别,诗歌也一样。


雪地,火车

独立诗人

冬天,火车进入了中原版图
一望无际的雪地,让时间停顿
让我忘了自己是谁
像一个哑巴面对童话世界

草木被雪藏起来了
村庄被雪藏起来了
污秽与垃圾被雪藏起来了
连逐鹿中原的血腥历史也被雪藏起来了

没有被雪藏起来的是与我同行的红颜知己
依然带着春天的脸
她就是真相,不需要诗人解读
我心中最温暖的部分从不结冰

长时间看雪景
我突然感到不舒服
太过纯洁的假象伤害了我的眼睛




雪地,火车

翩然落梅

我此际乘上的火车
是祝融的化身,《山海经》说他“兽身人面,乘两龙”(废话,不就是坐火车吗?火车是两龙?她是乘两条铁轨?小学生都不会犯的错误,又何必用个生僻不合适的典故?画蛇添足)

他揣着满肚子的火(什么火?生气或愤怒有要有原因吧)
在雪地上驰过。淡青色的空气刮着铁龙生锈的鳞(火车在龙的身上跑?幼稚无效比喻。空气摩擦铁轨?应是车轮摩擦铁轨)

先在我的四壁上逡巡。哦白而虚的(火车在作者的四壁上逡巡?)
四壁!终于冲出窗口,他载着我(火车载着作者冲出窗口?做梦吧)
满天下乱跑。乱跑,和那些光秃秃的树(火车能乱跑?火车是自己随心驾御的马?)

它们伸着枝条多么想抱住我
传说的末日,天好冷,我往炉子里(哪来的末日?坐火车变成了在雪地生活?)
添着炭块:亿万年前的森林,雪地上(小学生也知道亿万年前的森林变成了煤,还用说?)

一只动物的爪印,转瞬就消逝了
我的火车 雄性地、沉默地,走了很久,将要抵达(雄性地前进,抵达的是作爱?嘿嘿)
前方是古堡?还是车站?(到古堡里去会王子还是去偷情?嘿嘿)
我需要更快的取出,体内的冰 (更快的,应是更快地,这是状语)
身边,乘客们木着脸,捂着口罩(作者的体内都结冰了,那还是活人?死人要给死人取出体内的冰?乘客木着脸戴着口罩在观看?写不出诗意也用不着如此瞎造句,如果前面写到悲剧,写到失恋,情感结冰是可以的,作者无哩头要取出体内的冰,超级搞笑!)

……积雪在悄悄融化。在我们
践踏过的 时间上。 (雪只是物体,不是时间,时间还有上下?作者连时间的概念都并明白。结尾与火车有什么关系?到底是写坐火车,还是写人们在雪地上践踏,只有鬼知道。)

火车一路向北

90后女诗人

火车一路向北
那些熟悉的山水与人
都隐藏到我的行李中
家乡,成了地图上的一枚钉子
 
打开书本,经典在动摇
傍晚,看到余晖中的长江
浪花淘尽英雄,我想将他们叫醒
车过黄河时,我一无所知
只是梦里浑浊了一会
 
夜里老睡不好
中铺的老乡打鼾
上铺的云贵高原爬上爬下
铁轨呻吟,远方枕着母亲的臂弯

第二早上,火车逼近了北京
起来洗漱,发现自己在流鼻血
家乡的水土
以血浓于水的方式将我牵挂


她已经没有可以隐藏的时光

90后女诗人

她是个中年女人
镜子面前的裸体,失去了水分和颜色
也一并失去了羞耻
丈夫买回半透明的吊带内衣
遮掩山水,欲盖弥彰
她却宁愿脱掉,不给生活任何想象

她在卫生间淋浴,门就敞开着
丈夫不在家,女儿却叫起来
“真丢丑,洗澡也不关门”
为什么女人和女人相见,也需要躲避
她所剩下的美,已经不多
她已经没有可以隐藏的时光

在火车上

90后女诗人

火车缓缓启动 ,带走背井离乡这个词
如我的初恋,越想越远
我们都已不在原来的地方

一条短信比火车更快
却追不上消失的童年
现在,我们爱露出白嫩肚皮
厌恶播种
总想跑到很远的地方一夜成精  

那么多的人在四处奔波
上车下车 ,让春天涨潮
他们心里是否还有盛开的油菜花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3-8-26 15: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要造热点还是搞噱头?

翩然的诗第二段不好理解,其他还好。
发表于 2013-8-26 15: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段不好理解,不清楚,其他破折号后为反评。

我此际乘上的火车
是祝融的化身,《山海经》说他“兽身人面,乘两龙”(废话,不就是坐火车吗?火车是两龙?——两铁轨)

他揣着满肚子的火(什么火?生气或愤怒有要有原因吧——动力车都需要火)
在雪地上驰过。淡青色的空气刮着铁龙生锈的鳞(火车在龙的身上跑?幼稚无效比喻——空气和车身摩擦)
传说的末日,天好冷,我往炉子里(哪来的末日?坐火车变成了在雪地生活?——悲悯之心)
添着炭块:亿万年前的森林,雪地上(小学生也知道亿万年前的森林变成了煤,还用说?——强调森林即将毁灭)

一只动物的爪印,转瞬就消逝了
我的火车 雄性地、沉默地,走了很久,将要抵达(雄性地前进,抵达的是作爱?嘿嘿——抵达未来,也要反思过去)
前方是古堡?还是车站?
我需要更快的取出,体内的冰
身边,乘客们木着脸,捂着口罩(作者的体内都结冰了,那还是活人?死人要给死人取出体内的冰?乘客木着脸戴着口罩在观看?写不出诗意也用不着如此瞎造句,如果前面写到悲剧,写到失恋,情感结冰是可以的,作者无哩头要取出体内的冰,超级搞笑!——面对森林毁灭,重新取出本已冷却的心,拒绝麻木)

……积雪在悄悄融化。在我们
践踏过的 时间上。 (雪只是物体,不是时间,结尾与火车有什么关系?到底是写坐火车,还是写人们在雪地上践踏,只有鬼知道。——我们已经在时间上犯了错,积雪消融,还原真相。)

简评仅为个见。
 楼主| 发表于 2013-8-26 16: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独立诗人 于 2013-8-26 16:47 编辑

再反驳庄子吟的主观填加,其实添加的解读也都是空的,没有任何落到实出的诗意,要取出体内的冰也好,要取出冷去的心也好,也只是小学生作文的空说,与喊口号我们要抛弃冰冷的人情,温暖人心有什么不同?而且修辞幼稚到要杀人一样,不管热心冷心,要取出来吗?哈哈

我此际乘上的火车
是祝融的化身,《山海经》说他“兽身人面,乘两龙”(废话,不就是坐火车吗?火车是两龙?——两铁轨-----作者是乘火车还是乘两条铁轨?嘿嘿)

他揣着满肚子的火(什么火?生气或愤怒有要有原因吧——动力车都需要火----现在的火车不烧煤,火如果是真火那还有什么意思?)
在雪地上驰过。淡青色的空气刮着铁龙生锈的鳞(火车在龙的身上跑?幼稚无效比喻——空气和车身摩擦-------她写的是空气与铁轨摩擦,荒唐,应是车轮与铁轨摩擦)
传说的末日,天好冷,我往炉子里(哪来的末日?坐火车变成了在雪地生活?——悲悯之心-----悲悯什么?悲悯不是空穴来风)
添着炭块:亿万年前的森林,雪地上(小学生也知道亿万年前的森林变成了煤,还用说?——强调森林即将毁灭-------庄子吟主观填加意思,那用煤生活的下层百姓是在强调森林消失?作者到底是写坐火车经过雪地还是写在雪地里生活?写森林消失,世界末日?我想连作者都不知道她要表达什么?胡扯!)

一只动物的爪印,转瞬就消逝了
我的火车 雄性地、沉默地,走了很久,将要抵达(雄性地前进,抵达的是作爱?嘿嘿——抵达未来,也要反思过去-------诗歌在反思过去?读者能篡改原作?)
前方是古堡?还是车站?
我需要更快的取出,体内的冰
身边,乘客们木着脸,捂着口罩(作者的体内都结冰了,那还是活人?死人要给死人取出体内的冰?乘客木着脸戴着口罩在观看?写不出诗意也用不着如此瞎造句,如果前面写到悲剧,写到失恋,情感结冰是可以的,作者无哩头要取出体内的冰,超级搞笑!——面对森林毁灭,重新取出本已冷却的心,拒绝麻木-----坐火车要取出冷却的心?)

……积雪在悄悄融化。在我们
践踏过的 时间上。 (雪只是物体,不是时间,结尾与火车有什么关系?到底是写坐火车,还是写人们在雪地上践踏,只有鬼知道。——我们已经在时间上犯了错,积雪消融,还原真相。-------时间上犯了错误?到底是写火车还是写践踏时间?)
发表于 2013-8-26 16:5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哪!来北网一年多,始发现自己似乎有些落伍了
我真是搞不明白,现在的诗者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引经据典写下一首诗歌,作为读者如果不花上三天三夜的查阅史料的时间是搞不明白其中一些典故的意思的,我想,在这个快餐文化消费的时代,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下,现代诗歌发展的方向了

看了以上几首对比的诗歌,我越发孤陋寡闻了
深度恐慌中
发表于 2013-8-26 16: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1翩然是雪花的意思,雪梅。
2雪地(自己)上跑火车(动车)(雄性)。
3这首诗好像是写的爱爱。(出轨经历?)
4《她已经没有可以隐藏的时光》好。
猜的,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3-8-26 17: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嵘嵘 发表于 2013-8-26 16:59
1翩然是雪花的意思,雪梅。
2雪地(自己)上跑火车(动车)(雄性)。
3这首诗好像是写的爱爱。(出轨经历 ...

你的解读有点意思,女人一般寂寞,性意识泛滥,希望或是遇到火车一样刚猛快捷的男人,雄性地抵达,再到古堡里浪漫,但如果为了这点经历与情绪,造了一堆混乱而晦涩的意象,那就是画蛇添足了,还不如写成:我的身体是空的,我要你火车一样进入,我要你填满。
发表于 2013-8-26 17: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庄子吟 于 2013-8-26 17:42 编辑
独立诗人 发表于 2013-8-26 16:14
再反驳庄子吟的主观填加,其实添加的解读也都是空的,没有任何落到实出的诗意,要取出体内的冰也好,要取出 ...


1.尊重你的分析——我认为更是反思,悲悯。

.2.火车用电也是“火”。我认为是以前的火车。

我坐过,里面很凉,看到外面,冰寒交加。

3.看到或想象工人加煤。

4别人麻木,自己警醒——树枝想要拥抱我。

5.每个人都有不懂的阅读,不是篡改作者意图。

6.时间——时代犯了错。

不才的分析。

 楼主| 发表于 2013-8-26 17: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庄子吟 发表于 2013-8-26 15:54
第二段不好理解,不清楚,其他破折号后为反评。

我此际乘上的火车

再反驳庄子吟的主观填加,其实添加的解读也都是空的,没有任何落到实出的诗意,要取出体内的冰也好,要取出冷去的心也好,也只是小学生作文的空说,与喊口号我们要抛弃冰冷的人情,温暖人心有什么不同?而且修辞幼稚到要杀人一样,不管热心冷心,要取出来吗?哈哈

我此际乘上的火车
是祝融的化身,《山海经》说他“兽身人面,乘两龙”(废话,不就是坐火车吗?火车是两龙?——两铁轨-----作者是乘火车还是乘两条铁轨?嘿嘿)

他揣着满肚子的火(什么火?生气或愤怒有要有原因吧——动力车都需要火----现在的火车不烧煤,火如果是真火那还有什么意思?)
在雪地上驰过。淡青色的空气刮着铁龙生锈的鳞(火车在龙的身上跑?幼稚无效比喻——空气和车身摩擦-------她写的是空气与铁轨摩擦,荒唐,应是车轮与铁轨摩擦)
传说的末日,天好冷,我往炉子里(哪来的末日?坐火车变成了在雪地生活?——悲悯之心-----悲悯什么?悲悯不是空穴来风)
添着炭块:亿万年前的森林,雪地上(小学生也知道亿万年前的森林变成了煤,还用说?——强调森林即将毁灭-------庄子吟主观填加意思,那用煤生活的下层百姓是在强调森林消失?作者到底是写坐火车经过雪地还是写在雪地里生活?写森林消失,世界末日?我想连作者都不知道她要表达什么?胡扯!)

一只动物的爪印,转瞬就消逝了
我的火车 雄性地、沉默地,走了很久,将要抵达(雄性地前进,抵达的是作爱?嘿嘿——抵达未来,也要反思过去-------诗歌在反思过去?读者能篡改原作?)
前方是古堡?还是车站?
我需要更快的取出,体内的冰
身边,乘客们木着脸,捂着口罩(作者的体内都结冰了,那还是活人?死人要给死人取出体内的冰?乘客木着脸戴着口罩在观看?写不出诗意也用不着如此瞎造句,如果前面写到悲剧,写到失恋,情感结冰是可以的,作者无哩头要取出体内的冰,超级搞笑!——面对森林毁灭,重新取出本已冷却的心,拒绝麻木-----坐火车要取出冷却的心?)

……积雪在悄悄融化。在我们
践踏过的 时间上。 (雪只是物体,不是时间,结尾与火车有什么关系?到底是写坐火车,还是写人们在雪地上践踏,只有鬼知道。——我们已经在时间上犯了错,积雪消融,还原真相。-------时间上犯了什么错误?是迟到还是早退?从雪地到积雪融化要几天到几个月,那何必要写乘火车?毫无逻辑。到底是写坐火车还是写践踏时间?)
 楼主| 发表于 2013-8-26 17: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庄子吟 发表于 2013-8-26 17:24
尊重你的分析——我认为更是反思,悲悯。

火车用电也是“火”。我认为是以前的火车。

你能有自己的想法,是可以的,但对待诗歌我们应尽量客观,最好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作者,现在的评论都写成了天书,那只能骗神仙,“满肚子的火”是句生活日常用语,是生气的意思。作者写的是乘火车,她也没乘过烧煤的火车,即使电动火车也好,电也不是火,更不是满肚子的火?那火车还能坐人?握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21 18:07 , Processed in 0.06229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