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204|回复: 29

[诗歌奖投稿] 鸟可以叫,人当然也可以叫 (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23 16:3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杨诗斌 于 2014-7-5 21:53 编辑

鸟可以叫,人当然也可以叫(组诗)


山上

除了石头、树木、花草
几只飞来飞去的鸟
这些表象的事物之外
于一座山,我知之多少   
                     
迎面吹来一阵冷风
夹带几滴秋雨
零星地落在草叶之上
丝毫不见了踪迹

尽管攀登过无数次了
每次都是毫无目的地上去
又毫无目的地下来
于爱情、命运、未来
我又知之几何


湖 边  

静坐太久了,试图从一块礁石上
起身。 一只白鹭
挣脱了葱郁的芦苇
湖面茫茫

对岸有女子为我默默
准备好炊烟、夜色和青灯
把身子一遍遍洗净

我又试图拒绝在一声钝响里
立命,安身   


夜凉如水

夜凉如水,我给自己披上了一件外衣
忽然想起爱情已经很久
没有来打扰我了
或者说这几年我对自己
失去了更多的信心
很想给爱情打个电话
告诉她 : 夜凉如水......
可仰头想想
我又真正爱过谁


它凭什么凌晨三点将我叫醒

一只鸟把我从睡眠里叫醒,凌晨三点
不是从梦中。我已没有梦
它的叫声滴溜滚圆
莫非它心中真有大快活
是突然降临的,或压抑已久的

我已是一个睡眠很好的人,从没在这个时辰醒来过
我已是一个没有了多余心思的人
对一切的一切都没了恐惧和慌乱
内心没有了快活,也没有了不快活
这种感觉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

那么,凌晨三点,凭什么
我被一只鸟
轻易地就叫醒?


鸟可以叫,人当然也可以叫

金山在博客里说:“鸟可以叫,人也可以叫
女人可以叫,男人也可以叫”
看过之后我坐在电脑前哑笑了
哑笑之后我试图叫几声。可我叫什么呢?
没有大快活,也没有小快活
甚至连小悲伤,小思念都没有了
我凭什么可以像一只鸟那样叫呢?

夜晚是一个人躺下,翻身也压不到谁身上
也摸不到谁的大腿或胸脯,醒来时依旧是一个人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就是一截被自己
劈开的木头,等待谁来把我点燃


春天来了

我最想说的一句话,被你们抢先说了一千遍
我没有新词,只能再重复一遍
“春天真的来了!”

春天真的来了!
我最想做的一件事,你们已反反复复做了一万遍
我却还没找到我爱的人


IMG_0951 - 副本 (2).JPG
发表于 2013-8-23 17: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鸟可以叫,人当然也可以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4 17:38:40 | 显示全部楼层
wumaitian 发表于 2013-8-23 17:03
鸟可以叫,人当然也可以叫

问好。鸟可以叫,人当然也可以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7 09: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只白鹭
挣脱了葱郁的芦苇
湖面茫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7 15: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珥 于 2013-8-27 15:17 编辑

充满灵魂自我观照的诗篇。读到一种诗歌中自然流露的“轻盈".思路随感悟而自然生发,宣纸置墨之感。
这些感性的诗篇背后,也许深藏着一个人对内心非理性噪音和非理性欲望的自我节制的人格砥砺过程。只是不轻易让”砥砺“二字的棱角浮现出水面。恰如诗人三缘先生的一句诗:“这是怎样的一个大师之海  它在夜半翻身时  没有惊动一片浪花”
问好杨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31 12: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珥 发表于 2013-8-27 15:14
充满灵魂自我观照的诗篇。读到一种诗歌中自然流露的“轻盈".思路随感悟而自然生发,宣纸置墨之感。
这些感 ...

问候。陈珥的点评总是有依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12: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鸟可以叫,人当然也可以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27 16: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湖 边  

静坐太久了,试图从一块礁石上
起身。 一只白鹭
挣脱了葱郁的芦苇
湖面茫茫

对岸有女子为我默默
准备好炊烟、夜色和青灯
把身子一遍遍洗净

我又试图拒绝在一声钝响里
立命,安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21: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寸心幽兰 发表于 2014-6-27 16:21
湖 边  

静坐太久了,试图从一块礁石上

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总是让人抗拒、挣扎,困顿。。。。
问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22:2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为:唯美的诗是枝头的花朵,阅读的快感是短暂的;而触及生命迷茫与疼痛的诗,才是诗歌的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7 05:56 , Processed in 0.06063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