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065|回复: 19

说说杨炼的诗歌(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23 00:3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说杨炼诗歌的弊病,请大家千万不要往批判一词靠,因为批判是政治性的,我绝没有政治目的。也不要把一个人的一首乃至几首诗看作一生的心血凝结的呈现,当遭遇不被认可时,那往往会悲伤至极,这也没有必要。每一首诗歌对诗人来说,他即时的创作都只是创造一次生命的过程,此物能不能永生,那要看修道如何了,此道是什么道,我以为就是诗道。在我评论之前,要点明一下道是什么,道是遵循自然的法则,这将不在我此后的评论语里出现。


                                    蝴蝶——纳博科夫


                             这些最小 最绚丽的洛丽塔
                             嘴里含着针一样的叫声
                             大气显微镜 远眺深藏起闪光的虎牙

                                     你胖了 口音还慢得像雪花
                                     擎着路灯那张古怪的采集网
                                     赴一个标本册的幽会

                             显微的激情扑向总被搓碎的
                             翅膀的草图 留在搬空的房间里
                             每个诗人身边翩翩流浪的塔玛拉

                                     像白日梦舅舅掸下的粉末
                                     一只蝴蝶有时比劫难更难懂
                                     你 幸福的大叫和风格不是无辜的

                             翻动 锁在空中的射杀父亲的子弹
                             孵化成彩色课本 一场雪仍在下
                             死者们绕着青春的蕊

                                     而照片上的眼睛盯视最长的一刹那
                                     飞到天尽头一定不够
                                     得学书页 蜕掉一张人皮

                             才认出一枚卵精致的大爆炸
                             往昔是朵搂紧你的雏菊
                             塔玛拉 总带着树丛 微黑 轻弹双翼

                                     你珍爱的变形优雅叠加
                                     叼起世界 用一根针钉住的高
                                     虎啸 全不理睬记忆的聋哑



    读这首诗,我先感到自己没有文化,因为我不知道纳博科夫、洛丽塔、塔玛拉是什么人物。上网一查,纳博科夫是俄国的小说家,塔玛拉是他的情人,洛丽塔应该是俄罗斯对小姑娘的称呼,纳博科夫写了《洛丽塔》这部在西方流传甚广的小说。接着又大致了解了与纳博科夫有关的一些事情。回头来读,我发现作者的诗歌只是把纳博科夫流亡之事近似于叙述了一下。如果没有网络,我或者将一直处在迷惘不解中,或者忙于到各大书店收集有关资料,对我这个闲人倒不算什么,对一般大众读者,我不知有没有这个耐心。不过,诗歌受众多少,还不是一个重要问题。关键我们要看作者的表达。
    作者对“叫声”“虎牙”“口音”“幽会”“塔玛拉”“子弹”“大爆炸”“变形”“高”“聋哑”等词语进行了形容、比拟或感觉转移与嫁接性的扩展,都是一次性的定型,缺乏对内在的延续。这是在造句过程中就已经定下的,与作者本身心性的沉淀不够有关,结果的呈现是支离破碎的片景集合。那么我们就无法寻到或很难寻到作者表达时自身的精神与意境。事实上,作者一直在纳博科夫本身的光影下,作出一些无意义的重复。如此,我感觉还不如去读一篇写纳博科夫的文章。虽然从诗篇中能感到作者的诗性气场,但气场并不能表明诗歌经得起推敲。气场,对一个把诗歌作为修性乃至修道者来说是非常易见的事,我们从古人那句“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中,就会感觉到这种养成。有诗歌气场的人,哪怕说些呓语都像诗。
    所以这首在我看来,也不是一首好诗。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8-23 01:3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3-8-23 08:51: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有心人------
发表于 2013-8-23 09: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一次性的定型,缺乏对内在的延续。这是在造句过程中就已经定下的,与作者本身心性的沉淀不够有关,结果的呈现是支离破碎的片景集合。——————这往往是为内容而内容的表现。此只针对这一观念。
发表于 2013-8-23 09: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看山望水 于 2013-8-23 09:52 编辑


针一样的叫声


——————————————————————————————
       我这样看待诗中的比喻,诗中修辞手法的使用不仅仅满足于散文中的一般比喻,特别是这种常见的明喻的使用,常常会陷入平庸,缺乏想象力。
       这个比喻中使用了通感方式。针这种有形物与尖叫无形物之间存在相似性;以诗的阅读方式,还可以读出针扎一般的感受,就不仅是比喻层面了,语意也更加了一层。另外,如说成“尖叫”作为诗句来看就重复了,原因是针这个喻体本身就含有这层意思,就不需要在主体上用修饰词了。一般说诗的语言要精练,力求最佳,应该有这层意思。
       仅就诗言诗。其它不涉及。

       诗是诗,诗赛是诗赛。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5: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山望水 发表于 2013-8-23 09:49
针一样的叫声

单看这句没有问题。但从全文来看,没有内涵,只是想极尽对洛丽塔(小姑娘)的形象刻画,为此总共用了两句。从整篇来看,拿掉也没什么关系。你说“诗的语言要精练,力求最佳”,这是对的。
发表于 2013-8-23 20: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汪朝晖 发表于 2013-8-23 15:24
单看这句没有问题。但从全文来看,没有内涵,只是想极尽对洛丽塔(小姑娘)的形象刻画,为此总共用了两句。 ...


本想抽空写个诗评,这几天有点忙。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8-23 22:0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3-8-24 08:47:3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爷 发表于 2013-8-23 22:00
针也你比拟叫声?还通感比喻。那木棒、高楼比拟什么样的叫声?
算了,不说了,看来有误会,

难得看到这一帖清新“文雅”————问好。
发表于 2013-8-24 10: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诗爷 发表于 2013-8-23 22:00
针也你比拟叫声?还通感比喻。那木棒、高楼比拟什么样的叫声?
算了,不说了,看来有误会,

诗坛贬损和排挤汪国真,席慕容,海子等的做法,我一直觉得用心听暧昧。诗难道不是多种风格的?诗美难道不是丰富性的?某个诗人把某种风格写到位,难道不是一种成就?饭碗主义的诗坛,真是谁有话语权谁搞专制,想占据主流,排挤其他。这个风气很不好。

杨炼这种风格写法的诗与汪国真的诗在风格上有别,某种风格流派写法都有各自的可取之处。在某个诗人那里,问题的关键是写作水准层次。我们一直梦想百花齐放的局面,其中应该有各种风格流派的姹紫嫣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5 08:39 , Processed in 0.05550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