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609|回复: 7

[诗歌奖初选] 戈曳(ID:戈曳00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22 16: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28 11:50 编辑

九   歌(组诗)


今夜小醉
                  
我和你隔杯相望,就像是隔江相望
江,不过是我们那些年放牧的一条蛇  
今夜,它比餐盘中的鱼鳞
少一些月光

今夜,竹筷与碗碟
一定是桅杆和沉船的后代
弄出的声响,高于浪尖
而浮上桌面的年轻往事,那些轻佻的火花
稍稍高于闪电  
(去你的闪电!
伸出手指,你依旧抓不住
这世界长短不一的疼痛)
  
今夜,叼着烟斗,骑上蝴蝶
去取回我的稻菽和牛羊!
或者,骑上52度的胡言乱语
挪一挪诗歌泥泞的韵脚  
苍穹下,取回所有的雨水

今夜,除了一场雨
所有的幸福与苦难都会落下
今夜除了凋零
花开显得偶然  除了离别
我们隔杯相望
是多大的意外啊

今夜,除了酒杯落地
这世界如此安静!


观刈麦
  
一夜就黄,是麦子的幸事
也是南风的
南风只是轻轻吹疼了麦子
而杀入五月的镰刀
(这个有把柄的家伙!)
蓄谋已久

观刈麦,就是观一场较量
就是把一个倒伏的季节
看成自己的来生
就是在胸怀里装满白露与谷雨
然后去疼爱
一株牺牲的麦子

观刈麦,只是那么轻轻的一观
乌鸦漆黑的哨声里
一滴汗水
已煮不熟天下麦穗!


对一张地图说话

我西高东低的祖国  
我一江春水向东流的祖国
你左手托起的高度
与右手提着的苦难相比
要轻那么一些

这种地形,多像我的样子
我西高东低的肩膀
是因为我的左手空空,而右手
还提着一生的债务

多想做个端正的人
哪怕两袖清风也可以
或者,干脆让我右手空空
左手去握住最终的那杯泥土
东高西低就东高西低吧,我不怕
被倒灌的海水淹死!


空城记

那天我和年迈的城墙说话
和年迈的诸葛说话
说得城头上的那把羽毛都翩翩起舞了
翩翩起舞的马蹄声,多像一群
少小离家的尘埃

这空城,小于我身体
血管里我收留着一万只草船
就连汗毛,也是锋利的箭
信不信?我一声狂吼
胸腔比赤壁要大出许多!

如今,我也年过半百了
一江逝水的皮肤上
遍体是义无反顾的伤痕
就算有一万条捷径,我都无法回到
自己的江东

如果西风也是一座空城的话
蒿草就是屋檐!
那只低低的燕子 是否还是我
流离失所的故园?


茱萸的演讲

别再和我说春天的事
许多花开都是错误,流水也是
别再和我说春天以后
春天以后
有人在过河,有人在拆桥
有人,在过河拆桥

春天的事情总是这样
一树树梨花数过去,一树树桃花数过来
那么,何时才能数到重阳
找到那个少了的人?


铁 轨

沪宁线的某段
注定要与我纠缠不清
我不到两米的身体的轨迹,骨头的轨迹
与古南都隔着六朝的距离
左侧开满鲜花
右方堆满冻土
  
其实,所有的怀念总是或左或右
铮亮的故事,轰隆隆的退路
都不能阻止一根枕木,成为我唯一的
一笑


两条河流,或挽联

一条用六千多公里的身段,送别一张孤帆
另一条用九曲奔腾的身姿,送别一片孤城
朝代无论盈亏,都有英雄瘦死岸边
如今,这遍地的哀鸿
哪一次送别
还可以有江与河的规格?
  
江河的规格,属于羌笛与杨柳
适合碧空与白云
如果江河会为我送葬,我愿意从此
是一片孤城,一张孤帆


自画像

在炉火边缘,我把烤熟的疼痛
分给画布上的那个家伙
也分给他瞳孔中落寞的纸莺
我们不说话
只在心里喊一声
对方的名字

世界太小,我们总是相遇!
像秋风遇见落叶
也像杯盏遇见端起的心思
像一条死路,遇见放下的行李


古驿站

狼与狼的足迹,是一群狼的足迹
黎明时,一群狼的足迹
也是鱼肚白的  一次小小的骚动
就花开四野
在驿站,我会爱上野花香  

在驿站,我也会爱上尘土
爱上这一次次让我溃败的尘土
尘土也可以爱我,再爱两千年
我就是秦朝的兵俑  (而战胜时间
是多么孤独的事啊!)

在驿站,我也会爱上自己
爱上夕阳里最后的好汉
不到长城也罢!

在驿站,一弯腰就是弓
而每一次眺望
都是一支离弦的箭


这一天

这一天,我要先想一些极其复杂的事情
才能集中精力,去想你
这一天,我注定度日如年

这一天,雷声有点罗嗦
其实响一下就可以了!一下足以唤醒
我对这个世界
小小的愧疚  

这一天平淡无奇
我站在树下,是阴影的一部分


致海子

一直没有机会回答你
世界有多少种颜色
今天,摆个浅浅的架势
我们干一杯!
世界有两种颜色,黑色代表黑色
其他代表谎言

“春暖”是谎言,“花开”也是
“诗歌、王位、太阳”......
连送你上路的那截铁轨
也成谎言!

当你的诗句、你所有的语言成为遗言
哪里?是你仅存的国土
世界已经颠倒
你诗句中飞溅的麦粒
像雪崩
也像大洋流尽

喂!出来走走吧
你都静坐了二十四年
今天很好
阳光晃眼,充满乳汁




 楼主| 发表于 2013-8-22 16:44:09 | 显示全部楼层
端午


端起午后,或端详午后
都是错误的
端午,只与一个轻生者有关

端起午后的香草
或者端详午后的美人
都是五月中最危险的事
好在五月初五,街道冷清
小酒馆更冷清
诗人们都去了楚国

不过,两千三百年的去路上
从没有一个诗人想过:
大凡轻生者,他们在生前,都说过
美丽的话

2013、06、09
发表于 2013-8-22 16:45: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快,又复出一个?
发表于 2013-8-22 17: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瞧瞧,这些动人心魄的诗篇!!
发表于 2013-8-24 00: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戈曳001 于 2013-8-24 06:25 编辑
钟磊 发表于 2013-8-22 16:45
这么快,又复出一个?


钟兄起码应该说“又复出一位”,而不是一个啊。
发表于 2013-8-24 13: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戈曳001 入选,当。
发表于 2013-8-28 11: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喜欢"对一张地图说话"这首诗歌.
发表于 2013-8-28 19: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初读雅致,再读流畅,三读凝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9 23:27 , Processed in 0.05603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