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127|回复: 3

[诗歌奖初选] 袁小平 (ID:老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6 14: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6 16:01 编辑

《周易•辞与命》选

            师(坤上坎下)

军旅出而水为之断流
众鸟带火高飞,兽奔走
兵刃切割的风刮过旗幡
严整的军阵叩开天空火红的心脏
将领持正,士卒效命
君王的长袖拂开苍云
动荡的社稷在士卒载尸归来的身影里
摇撼着天命
破损的长幡避开敌方的锐气
挫折在所不免,重在保存实力
此刻,禽兽铺满了大地
行猎的人中可有我的身影?
长兄在挥师鏖战,副手在用大车载走尸体
云气震荡,抽搐的疆土被巨手举到半空
强大的兵气里君王颁下诏命:
千乘之国封给诸侯,百乘之家赐给大夫
论功行赏,无功无才者远离

         否(坤上乾下)

灰,射落启明之星
大地凝霜,粮仓如鸟巢
挽起望眼为一个天空的结
茅草苍白的根系上
无数细白的手捂向私处
一种蒲柳的声音仰起群蛇之舞
把路阻隔为浓艳的粉阵
呼喊,自卑湿处逆上
拖着坚硬的锈伤
慢慢填充进辛辣的光芒
路,无所规避地裸露在路上
颤栗,在根深叶茂的桑树下
推开篱门,那片莽青
就是家国

           蛊卦(艮上巽下)

灰色的头顶,把脸的两面
深藏于春草与秋虫
一张几案,或一副碗筷的后面
世界正在隐秘地颓败
呼吸中那弯曲的视线
是我父母明天的痛楚
被生命的灰尘拖延出狞恶的白骨
我是他们最小的安排
是他们的放纵和约束
是那仍在发亮并被执行的遗言
刚被一只鸟的飞翔感动
我爱他们,这些满身错误的人
这些急于收藏自己因而自暴自弃的人
以他们无以自明的儿子
还原着失落的质朴
“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观卦(巽上坤下)

目之所及,风行地上
祭坛上的长发鞭入望眼
在人牲沉坠而西的深井里
阶梯,由此而高
以翅膀分剖开童蒙扁平的嗓音
及女子执于一隅的花色
直达泥土
陶轮旋转,一张张面孔
带着炽热的泥浆和细节圆转而至
成为你的山林、群兽和亲族
并顺着光的方向
把风拉开
成一巨瞳

         噬嗑卦(离上震下)

未卜之命扑进一把火锁
狴犴落地,扫尾处
山系虞弓,田成阡陌
雷火相激中一条道路拖着脚镣
拖着一群挥舞皮鞭的乌鸦
和迤逦而去的城
苔藓般的血堆起劳动号子
堆起无法珍视的碎石的躯体
堆起整个大地的丰腴
满足着乌鸦浪漫的演说:
你们这些死蛇般阴险的愤怒
你们就是肉干里的毒与箭矢
天命在我的胃里
大枷在你的脖子上

          贲卦(艮上离下)

思起于神的走失
一片树影形成的空白
徐徐长出一匹花豹
缱绻于四肢,如同流水
缱绻于画饰繁美的脚趾
缱绻于舍车步行的闲适
缱绻于尊者脸部的美髯
花豹全身精纯一如永恒之问
以九首三身向地面铺展
白马奔驰,骑者雅素
豹以自己的现身而惊于自身
豹静守
回归于素,一匹豹
舔去周身的火纹
以雪色驱散自己

           剥卦(艮上坤下)

要说的其实不是一张床
是万物的悲声
但床是冷静的
身体里游动着日常的灰
和永远不能被灰铩羽的坚持
它不知已这样撑了多久
它需要面对另一个更为艰深的自己
渐已失去人情味却还必须按部就班
从床脚开始,然后床架
然后整个床面
逐步向深处破败
床无能复制自己
它最艰深的一面溃散为后宫之鱼
游进唯一的男人体内
床基本能预测我要说的话
累累果实,自那妖娆的女身
离开了这非床之床
再一次回到路上

           豫卦(震上坤下)

雷声振振,身穿花袄的神又跳又喊
兴奋的泥土一阵阵颤抖
这日子适于男人,适于开疆拓土
官能的野马跑遍了女性的大地
但是你们这些腐烂在花朵里的人啊
嗓子里爬满了毒蛇
只有那和石头坐在一起的人
在杯唇之间看见了内心的虎
他把如血的残阳留给你
把曲折的脸和谄佞之名留给你
把悔恨,一张患得患失的脸
以放飞群鸟的方式舒开胸臆
寻找众马,及驰骋的心
他是谨慎的
手指一直扪摸到肋骨的暗处
路尽头,一个缺口
使他看见了自己的完整

           剥卦(艮上坤下)

要说的其实不是一张床
是万物的悲声
但床是冷静的
身体里游动着日常的灰
和永远不能被灰铩羽的坚持
它不知已这样撑了多久
它需要面对另一个更为艰深的自己
渐已失去人情味却还必须按部就班
从床脚开始,然后床架
然后整个床面
逐步向深处破败
床无能复制自己
它最艰深的一面溃散为后宫之鱼
游进唯一的男人体内
床基本能预测我要说的话
累累果实,自那妖娆的女身
离开了这非床之床
再一次回到路上

           咸卦(兑上艮下)

因悦而止,鹤与草泽浓缩于心
清瘦的乡村由蓝渐红,逐渐蓬松
打开唯一的叹息
一朵花不能解释我们的险途
相遇,那种洁白的颤栗
把我们忘在千年之前或千年之后
身体,青铜立柜上象形字体的舞蹈
从树脂或蝴蝶的芳香里拾级而来:

我们踩了对方的脚吗女子
我是否碰到你的小腿
所有的眸子因你而坐满了星空
所有的悔恨与轻狂都被唤到祭台高处
我把自己倾空在人群中
我的思绪发黑,被群鸟叫喊
那在发缕间一片片柔顺下来的是你吗
树上吊满了你的果实
当我的手按在你的背上
请你交出唇舌与存封在旷野里的蜜

          遁卦(乾上艮下

隐身之人以茧抽取归乡之魂
以弦丝击水,吊问远山
重门之上的螭吻蠕动
一个国家的阴沉凌居其上
骨的碎裂那一袭沉痛的青衣
被坚韧的皮绳驯服为泥土之马
在群马肆意的秋天
鸟与落叶那断弦之上的沉默
注定空手而去
一场大病从粮仓与精斑上笑出来
沿着盾形的脸滑向无告的深渊
风窃走危城,王在王座上腐烂
红色走兽的入侵无法安慰
谁能捍卫折叠在绿叶里的蓬门
隐身之人自隐身处呕出褴褛的春天
再一次隐身为泥土之马
为秕谷面向对自己的掠夺
越来越空的天空越来越清静
万物独坐,蜿蜒而去的小径柔软
流云包裹的远山穿过断弦
以近于舟的飞翔与鸟儿比肩

                     夬卦(兑上乾下)

卦象打开,有人赤脚进入古老的王庭
用生满苔藓的兽头疾呼:拿起兵器!
日子险象环生,我
一个伤了脚趾的人,被迫动员起卦象里全部的精气
在遥远的叹息与就近的惊呼声里,我的颧骨被人砍伤
兽群像噩梦把家园拖向远处
穿过异族的夜袭和那一场雨,我成了一个孤单的人
被身上的英雄气和臀部的伤痛折磨
我牵着自己的羊,拒绝了所有善意的劝告
在这最后的日子里,我暴露出了全身所有的缺陷
被这只羊感动,被它跳跃的姿态和身体里完美的平衡
我不得不在卦象合拢之前相信那个卦位的揭示:
我终将遭遇不测,而这只羊
在这场战事中,于它而言,失败与胜利都不值一提

              归妹卦(震上兑下)

王家最小的女儿  黄金最炙热的一滴
被鹰叼到高处的象牙梳
落入铁线草与鱼群乱纷纷的黑发
和面具下巫灵分散的舌尖
纤纤玉手放下来  屈辱地
顺从于战车的驰突
还有问疾者的心愿
其实  我只想堂堂正正地嫁一次
顺着铺满花蘮的台阶同步于移行的金鼎
我只是想把造化的钟爱摆在合适的位置
把身体里时间的病齿拔出来
把雷声那凶险的脸
摁熄在青春的沼泽里
重门幽深,蛇在镜中盘结
枯枝托起的婚期
一只鸟刺破将盈未盈的月
心在华丽的衣袂上流淌
空筐举起晦暗的眼神
我虽帝子,也不过是:媵




地址: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三湾路东方新城19栋平价店袁小平
E-mail:baogui_good@126.com

发表于 2013-8-17 23: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首诗写与周易相关的题材 ,应该很难的。作者是否对理解周易胸有成竹?勇气可嘉。
发表于 2013-8-18 10: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哦,果真是荆州的袁小平。幸会了。这种诗不是所有诗人都能写的。当然,更多的人热衷于那种没完没了的日常,轻、简……像复制粘贴。
发表于 2013-8-25 11: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类诗确实十分难写,可见小平老师写的过程艰难,另,小平老师小说写得也是那么棒,营造氛围迷人而感人,我读过他的《颤栗是一种爱》《夹竹桃》,学到多多。好诗提上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5-20 17:45 , Processed in 0.05410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