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217|回复: 6

[诗集奖初选] 成婴《功课:回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6: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辑  在生育的村庄




孕妇,母亲


奇特的一群腆着肚子,在街道各处
向医院汇聚。目光所到之处迟缓
口含母兽色泽混沌的宝珠。哽在怀中的
是不断催生呕吐、警惕和自我反省的新的激素
它的度量衡,需足以迎纳一个新生命,足以
用野蛮之力爱护原始、初生
那并未真正懂得的情感,随它生长
在思维的表皮蠢蠢探头——最终
将确切为一碗营养的白汤?
某种息息相关的预感悄悄打开闭塞的心房
陌生的潮水涌入,淹去女儿性形色古怪的橱窗
我们的出生,正是踩着这样的浪?
颠荡母亲幼小的舢板——
她曾经是小型航母,现在是孤独的海军




在黑暗的宫廷


你不时把我召唤,轻轻喘气
轻轻踹踢,你是自在的,顽皮如同吐水泡
我已习惯重心轻移、动作顺直
三月里我已领略你童贞的威力,我与你合二为一

你和千千万万人一起诱哄我,敲击我的肚皮
要求我赤身裸体蜷进自己的子宫,陪护你
有待命名的事实。睡眠时,我对于你
似乎仍未得以出走。微痛的坠落感使后颈发热
空气变得更轻。梦的比重加大了——
可我对你还未升腾起爱,你对于我
还是那向下的草根。需要从此遍地生长啊?
强使每片草叶的绒球放大一号
托起你清脆的滚珠?痨疾般,因为某种普世的爱
你强烈的诉求,咳个不停?
正像你存在的消息是迟到的
我也慢慢才,解得开熟稔的衬衫和衣裙

2004.6.13



在生育的村庄


在生育的村庄,仍有少量的路途与外面接轨
那些半途中断的,是黑夜中奇幻的梦
弱小的生灵族躲避跃马骑兵
或者平房后一片草地,面向宽湖
草地上铺满一列列白色的跨栏,我仍身姿轻松
一时乐意于随意翻越。房檐下有朋友
追寻某些线索到来
帮助修理圆珠笔头这类轻巧物品
略可领会的轨道,空中燃动尤如艾草香

2004.10.17


转动你的头颅


转动你的头颅,睁开你的眼睛
缠绕柔软的脐带,碰触发光的胎盘
密林山洞中成长的小巨人,品尝流淌的溪流
吞咽未知的仙醪
——嗅足母亲十月的脑海

长藤的血流汩汩伴你入眠,地层深处
岩浆蠕动唤你谛听,外面的世界
形同子宫,已随你的想象、勘探
开始颤动、变形

2004.12.1



通道


此时,她是运转良好的机器,须及时拧好
修复每一颗螺钉、金属丝,是趴卧草丛
疲倦的母牛,舔理干燥的皮毛
茫然嚼味漫长的转化过程,兑换
内部的化学水,记忆力的火花棒
在血液和乳汁中跌宕
成型、输出,完全的单向性——甚至
阳光辛辣破碎的片断,也被脸上不易脱落的
锈斑、殷切的花纹,适时定制
——可吮吸的柔软液体,适合铮铮骨肉
奋力生长、坐立

她知道,腹中蠕动着花
缓钝的笑、雪洁净的肢体
她知道

2004.12.8



臆想

 “你知道,你当然有自己的选择权,甚至选择不幸”
                               —— 一位母亲

出生,为着遗忘。混沌中
至善的感受力如此轻盈,鱼游水中
似乎难在干燥的人间安稳停靠
尘土湿润才粘着在花花草草。你将
啼哭,痛失向我唯一表达的特权
失去跟我最贴紧的联系,你把手指
咂磨出茧,将不断需要好心人塞进奶头
或者安抚奶嘴。你只能学习语言
肢体和头脑发光——渐渐失去记忆
用新的表达法向世界打开
成熟的童贞,以诗歌的露水为生
但不以诗歌为生——白色胎脂庇护的娇嫩
也将全面而裸露

2004.10.28



我们一起往窗外看


我们一起往窗外看——
目前由我抱起你,寒气
攒积着在我们的脚底,一小股风
同样会在某些时刻徘徊上指尖
难言的酸痛,难以抗拒的流动
我们一起看窗外——
秋天来了,陌生而熟悉的眉眼
与以往的有些相像,但已不同
我们拥有两双不同的眼睛

一同看窗外、分享
历数街巷、华盏
你还没有见到过月亮呢
你大睁的眼睛里,动静分明
我给你指指点点,玻璃上画出的图画
特意明艳的笔触,因为你——
因为你跟我一同,真正溶入这个黄昏

我与你相互融入,昏暗中蜂拥向窗外
室内仍旧是重叠的黑,你尚且咿呀的舌
泼溅我内心的水。现在,我托起你
——你将越出我的肩
而命数、劫数,在此已频繁窥伺

2005.9


------------------------------------------------------------------------------

                            第五辑  空城

雪花

这是在一片雪花里发生的事情
一个花草倾斜而安详的村庄
一些空中的竹楼,须荡着秋千去做客
陌生的风景,真正惊险的游戏
尤如不相识的不急于相识
我们友好、对称,微微致意
然而它从哪里来?一匹深色闪电
披沥着远方洁净的露水
在进入村庄的凹口,步入坡道
在甚至比唐马还要雄硕的仪态中
我对视它神完气足的眼神!

哦,少了天真,多着沉郁
它也是村庄的来客?它去哪里
湿哒哒的蹄足踏上新的陆地
一片雪花飘下,看啊,又一片


焰花

有些身体的部件,散落在了别处
各个部位不均匀地吟唱
构成尤其端庄的歌,共依恋
无法安妥,贴地低回

甘愿低回,因而更破碎——
它的肉身苦恼吗,携带器质性夜晚
柔嫩的欢颜,摩娑天空新一片广寒
焰花,就是凌然粉碎红黄青绿

美的爆发,总是形式感十足的
生中赴死,委身于消逝的新生
别名“绚烂”
在特殊的音质里它慢语言说:
因为想要开到你的眼里
因为想要投入你的怀中


记忆


年老的女人,会这么回忆吗
我花费太多的时间,用以记忆
不尽然是生命冗长——
我将刻录到身体的,孕养给后代
身体所铭写的,一遍遍传送
直到逸出神经末梢。午间
我摘下辛勤劳获的浆果
喂养孜孜难倦的乳房
疼痛的籽实,拣择出来
每月一次,我亲自送往忘川


一个清晨,两片嘴唇

阳光仍是提速的火车
正驶进清凉的新一天
与铁轨摩擦的巨响
换气的呜咽
将震碎这片长久的寂静

一个清晨——
在我的身体游荡已久
女童拖曳宽大的素袍
在这个旷野,行走嚯嚯

你来到,一个奇迹
亲吻两片心事重重的薄唇
掸除昨夜全面的锦秀
我的唇音、齿音、唾液音
开始奔向你剧烈的耐性


走进圣彼得堡

走进广袤的盛夏草坪,她在倾听
脉络深沉的时间的呼吸!
这里,冬季很快来临——
多少日子,只拥有正午一线光明
而夏天依旧来到,城市的身体
依然年轻,散发皮肤孕含的香气:
太阳光中入睡,太阳光中苏醒
少年少女寒冷燃烧的瘦削神情
依然长出健硕的腰肢。一个城市
集权东方大国的欧洲情意,桥梁
午夜纷纷竖起,船舰通行
游人致意,阿赫玛托娃柔韧的脚步
波映它的蜿蜒,曼德尔施塔姆闪亮的意象
出入被灯光打作丝绒的大街
我们不由去想象一个城市
他们当年,也在想象一个城市
在世界的中心,书写边际的轻逸
一群宫殿,提着威尼斯粉色的水桶


被星光吸引

被星光吸引的人
难以在地面上安然沉睡
在尘埃里,也倍感
石头迸溅火花
星光闪耀——微弱、明亮
永恒的大气吞噬互击的一掌
浓稠的乳汁撒满银河
流淌星光滋养的眼睛
注定写诗,煅造弧光曲线
在不同的宇宙波次
迟疑的闪烁无始无终
一个陌生的球体,传递清凉的暖意
通灵的神气,多么像一朵花
在浩瀚的生之动静,稀薄处
词语滚动着微小的粉团



一只没有首领的军队

       仙军出动
            ——叶芝

一只没有首领的军队
从地平线出发,从夜晚出发
在露水里,在新生的鼾唱中
被一个轻轻的句子惊扰
总会欠身起来,披上战袍

时间的磁场再度奔驰
奔驰——谁发出指令?
散落在世界各处古老的族群
聚拢到一起,好像一个被偷走的孩子

回到丑陋破碎的万物间
天真的笑靥投来澄澈的一瞥
遗失者心头,响起千万句回声
月亮的原始之歌,更让人绯红了脸



空城


一、街道

拐进来,向前走
一座泱泱开放的城池
雾气中铺展温暖的街道
值得信赖的人间构设
似乎在邀请我游走
——明显的空寂,恍若无人
但请贴近有年头的墙角
碰触附近动态的机关
你听见吗,恋人在絮语
婴儿在啼哭,马匹
还在不远处用力饮水
美妙的头脑——
曾经构造出雨水管沟
正欢唱清晰的采集之歌

再走进它——
十几处浮梁、索架和拱桥
连接常常令人迷惑的断水
将我接入一丛丛绽放的花阴
迈步深入吧——古老的青翠
轻默的湿意,拍打你忠实的腺体
拍打我发热的背脊
在互相叠印的时间的鱼尾
水中的廊道,我们暂且
承接它的喜悦,领会它的不安

久居者会离开,新的居民也许回来
不断接受目光洗礼的空城
回响着一个羽翼丰满的词
“亲爱的——”
它掠过楼群、水滴、晾晒的书页
从开荒者的胸腔出发,从街道
抵达热爱旅行的人。一座空城
传送它所潜心而阔大的严格音律
总是更属于生活本身


二、家


亲爱的亲爱,我从哪里走近你的?
不熟悉的轻轻起旋,邀请出许多
相同的问号,不同的惊叹

未知而又确切的宅舍
古老的叠涩砖法一直在密实搭接
我们被簇拥到浑圆的门楣,我们初逢

是穿过很多厅堂之后的抵达
目光在巷道的尽端穿越又折返
识途虽难,我们却找到了家——

由一片洁净的柱廊外圈环绕
一连串绿化房间,盛满弯曲颤动的光
呼吸的节拍,将改变房屋简明的几何
常新的水面和风,滋养季节脆弱的回响

是去往陌生之地也可以移动的家
家在这里轻轻移动着我们——

三、迷园

一个复杂的水的庭园被启动
一个永恒的水的装置开始运转

你走进一个秘园
被馥郁团团的花朵碰撞得心慌
骨血的奥秘在这里无尽低语
嘈嘈切切的呢喃
催请封锁已久的口唇全部张开

唤请你来到这里的人,在远方
他是修建水道的能手
用一弯窄水为我们蜿蜒指路
湍急的冰河转变为春风——
水面上,是他播撒了
独属花园的花种

在此你感受春风浇灌,褶皱舒展
我开始重新以花朵的形态
步入名符其实的春天
我们,被水上的花园预热
拣拾他故意遗落的轻轻歌声

四、广场

上岸!将友情的船桨,爱的气囊搁置岸边
进入广场——我们携带浮动的语词、影像
梦的言语,所有的魂灵双脚触地——
短暂的庆典,流动的圣节,便携新的空气
古老的矿藏,特殊的形体和动作
构筑出新的体积——走动在心灵原野的羊群
落成一件件游牧的小品,水中雕塑
“当我们走得太近,它们会离开,就像
当世界靠近我们,我们也会离开——”
翕动中缠结又瞬间离散,像季节和季节的回旋曲
而流水浓稠,是喉头欢畅的美酒
还是地底危险、宝贵的石油?游人的血液被润湿

在这里,你可能仅仅坐下,沾染一抹光辉碎片
凝视花砖变幻的纹理,唤醒内心昏昧的辰光
或者乘观光梯穿梭吧,向不同的高度索取节日的形象
——广场的边际,教堂和寺院钟声的橹
不断摇响,蜜和乳汁洁净的弧线,不断抛出
城市客厅容易迷失的心灵,受到祝福。是的
进入时再曲折,总有隐约的标识引路
出来时则浑然陌生,似乎来路已全然忘却
    
五、卧城

女人编织草席,男人雕凿木梁
沉睡之地,更多的孩童四处喧闹
原地出生,原地逝去,中间的光束
尘埃中的跋涉,远离一个永恒的罐子
一场永远难醒的春秋大梦,菌群般
把歇脚的尺度撑起:冬日暖阁,夏夜凉廊
把我们锁合进田野、集市、性别的皮肤
一切都还不晚,一切已经太迟
啼哭时,我们的鼾声多甜美
我们的笑容,吞咽着易朽的特质
朝霞般,雷鸣般滚向天际——
自然有闪电的花瓣撒落人间
自然有奇异的蝗虫分享庄稼
每一棵枝头,悬挂着化石的视力
而且承托轻而透亮,露珠的无言
西风会适时提醒这一点!我们
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逝去
我们已风轻云净,我们将漫山遍野

(注:卧城:供上班族晚上回来休息,白天空旷的卫星城)


爱:透明 
  ——给Anne

感谢我们正在爱的——慢慢笑起来
朝向任何一处,嘴角不自禁向上弯
眼睛瞥见最柔和的流动,从底层
天空中,蓝色有一道接近无限的透明
我们变得浮浮荡荡,俏皮地
克服了重力的必然——魔力
不可言说的轻快,鲜鲜嫩嫩的红绿
不需要抓住万花筒,自己展开了纹彩

感谢我们在爱的,爱教会每一个人
雨水中保护一团火,山尖上盖一个望江亭
让心头的波涛流淌得平整,双手探进秋风
采摘虚无的果实,漫天的大雾里
热烈的眼睛依然大睁,观看每一场电影
蓝丝绒揩擦紫水晶,刚好没有声音
磨擦还算适度,一个满满的怀抱
刚好滚落进深深的夜,孕育美的动静

感谢爱,感谢爱在其中的痛苦
在我眼里,你总是就要夺眶而出
琥珀般透明半不透明,含着自己的遗骸
水滴和周边飞翔的昆虫,被温暖轻轻揉摩
散发洁净的香气——安心神,定魂魄
你来自久远年代的声息,调动我专注的神经
转化负面的能量,跟万物的精髓有契约
你慢慢浮起,种子的谦逊和神秘

2009.6.8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6: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辑  人间情话


人间情话


世界一片窃窃私语,很多声音吞云吐气
有人常常竖耳聆听,远处的话忘记了
我来捡起身边的—— 失忆的巨人
听觉短暂,既不苦恼,也非迷恋
我把丝瓜的话讲给熊猫兔听
将竹尖碧绿的摇摆告诉池塘的水植
它们虽然不认识,却是一家子
人间情话,我不由截取恰巧心动的霎那
小孩子发明的文字,刚好我们一起看
幼弱的笔划,眉眼转动别具形式感
他写着我,我写着你,你写着它




有一种时间真美好


有一种时间真美好,你在三更半夜
我在光天化日,一个共谋,正走向彼此
时针也走在通往时间的路上
区间坚硬,天地柔软
走向彼此的,俨然手拉手
黑夜散发森林的气息,白昼尤如林中径
道道穿梭。透明的荫凉,郁热的灯火
一句话的出发,一次真正的抵达
在语言的课堂,两个人都微笑
一把钥匙,昨天给了你,明天又来我手中


给—— 一首诗


当你表达了隐晦的柔情,你沉默不语
我不断说话,揣摩你温暖的嗓音
你无处不在又绝少现形,陀螺被抽动
我踮起足尖极力旋转,走向你
你送给我的歌大概还没有写完
隐隐约约的曲调在我胸腔弥漫
我成为无数声音的碎片,沾染空气
为之即将出生,我呐喊。你是我纯心
想象过的唯一拥抱,虽然如此难以想象
虽然,我所有的走动裹着你的体温,紧紧的
我看见石榴被枇杷催红,紫荆随柳条还绿
寂静,塑造美妙一次次前往无名高地
我不再吝啬对你的表达,不再肢解
对你的爱意,不再恐惧爱已生成,疑惑
生命原理,我不躲避你的怜悯也不再像
未知轻重的儿童随意戏水,轻俏踩空
我不落向你不可能存在的深渊
不再去往你无意留连的市场,我懂得
四处追随成熟的欢乐,身体渐渐生锈
核心上足发条,喉咙却渐渐干哑
我是你不必收获的琼浆,我是你无以碰触的
麦牙,情侣厮磨,仅为风之涤荡,每一天
新的念头在擦亮,新的目光垂青,享尽人间
永远无法落脚的哀叹。无尽迷雾,因为你
慈善的步履放牧幼弱的羊,始终不纵情
声色于瓶底,获得早寓的精神,将趋向困乏的
一再激醒—— 你手握最轻柔的长鞭
最易融化的积雪,在我掌心,却寂然疏离
我想进入你灿烂的夜晚,吹拂你眉间松灯
让深沉的叹息从心口发出吧,肥沃的苦痛
耕耘骇人的玫瑰,饶舌般纯净——
我已没有秘密要隐瞒,我已一片空白
向你演讲一小时,我经历了数倍人生
请让我进入你的夜晚,覆我以星尘


试条


放进水里,酸碱度浮现,
放进尿液,受孕的自由发紫。
一张试纸,投入人群,
像任一片草丛歌唱的王,
说出本地语,却似一腔官话,
不够活跃,永不沉寂,
慢慢变蓝,慢慢红起,
带雾的闪电,奏送一段音乐,
最美最净的水土,终将回归它的脸。



迷墙


如果没有抚摸这堵墙,这笑纹
雨水没有涂涂擦擦,养活苔藓
苔藓长青以前,我没看见
墙壁生出一道拦腰水印——
我怎会走进这房屋,漫游的路上
向它行礼

远处蛙雷如鼓,夏天突然安静
很多细沙路,在房子以外哔剥引出

旁边池塘,黄昏和我,并肩已久
亮蓓蕾,暗蓓蕾,荷叶的背面
即将败落松懈的花,白啊粉
未停歇。我曾经周身林涛吹送
水面新风,却将它们一一含住

如果不是石堆像牛羊,山坡像童年
望高的屋顶蓄集太阳,我怎会
走进这房屋,在这里居住
——像走进一座水教堂
游曳在孤寂的水清凉,光碎亮


捉迷藏中走失


恩爱的金调,对于孩子太沉重
发光的面颊,游戏中像针
银白的针,顶住夜幕沉默的舌头
沉闷地走,停下的时候捉迷藏
寂静的街角,影影绰绰的纸上
有人站立,像一个空缺的笔划
等待同样执拗的一pie,前来找
突然藏匿的人,变成一个陌生人
凭空独自,古老的审美,注视你
—— 你可以轻松地跑开
而你的同伴,正以藏匿的方式寻求
许多人已经跑开,游戏中失散
你的爱,也很快变成另一字:爰

(注:“爰,于是。”)



不小于整体

丧失悲哀的权利
已无痛苦的特长
当被庇佑,不足以欣喜
而爱,无法解决哲学的对峙
我被应允,在一个时期内
用你的眼睛看,靠你的鼻子嗅
依你的节奏,喜爱不言珍惜自己

春雷催促花朵,白霜抚摸红叶
儿童之手雕刻雪人,阳光下正悄然遁走
我不小于整体,却仅仅是一
哪怕你的胸膛,每一头哺乳动物
既有一个笑容,也含一颗泪滴

         第七辑  功课:回向


来到一棵古树前


只要空出来,留一柱极致真空
你就闻到大树内部发散的清香
肝旺闻苦,肺虚见金
树身的热力源源不断灌注你
矗立风雨它实时承接日月星精华,此刻
抚触人类缺氧又阻塞的脉管、细胞和心识
只要你空出来,融入宇宙实有的律动
树,柔定如道情,流转你的空,像一片无
激发你如如不动的本觉,称念佛名。看
喜鹊和乌鸦站到了同一棵树上
跟你一样啼唤、谛听—— 不同的频率
同一个磁场,你我它,一小幅松静的画        


功课:回向


神气的孩子,气愈足而行愈深
你东游西逛,心里有数
最后一个走回课堂——
人生的功课,未知真义,却早已开始
在身心,前世余影观照当世
放任游荡的身姿,感召你近邻的玩伴
校园屋舍,和未来愁喜
知道吗?每一个浪子的功课,都是庄严的
不管你是否心有惦记,是否在迷雾中觉察
回家之路,是否正在回家的路上
每一个生命的功课,都相同
无论你,现在何处,无论你,去往何方
生生不息,只为回向万法之海,你的如来藏
你是否保持神气十足?你是否还要浪荡不已
听见了吗?晨钟暮鼓已加倍密集地交响



一个修行人经过你身旁


纯阳之气弥走于街道、楼梯口、单元门内
一个修行人的足迹,弥漫到平凡的街区
—— 你突然感到突然的喜悦和松驰
脱于奔驰的心念,遁入轻安,释然于无知
她,行走在道路的另一端,此时意外排出一阵浊气
害羞之际她发现其实无人嗔怪。年老的夫妇
正搀手上楼,到家后,他俩发现今天的排泄
罕见地通畅。一个修行人,在蒲团上
在树下,在许许多多的活子时,凝神入静炼化的真气
一片片光团,弥漫进平凡的街区
像平平常常的氧分子、氮离子,游走在人间
你的心,对此还没有察觉,就像你丝毫还没有察觉
六道之轮在周迴,你身心疲惫仍奋力进取
你像任何一个路口迷失,匆匆忙忙的赶路人
但你的灵觉,注视这一切,被你压在五指山下的灵觉
注视这一切:一个又一个,一次又一次
虔默的修行人,经过你,不同的朝代
不同的性别,像不同的短期邻居,过路人,经过你
他们依止根本上师的心流,经过你,携同真空道气
他们的色身,也许没有引起你足够的惊奇
你们现在还无缘结识,但你的身体,诚实面对这一切
你的善根,正慢慢成熟——


颜色


灰色土里钻出来的绿,如今养成深褐
绿色枝头绽开的紫,已经融入灰泥
春天的碧啊,夏天的湖光,梨花的白啊
荷苞的粉,秋天的筛子,筛去了很多
纯然引导视线的红,点缀斑苍的荆
昨天的迭雪,砖缝里,真鲜艳
半化不化的冰碴,透明裹着藏青和靛蓝
不同悠悠群山,今天只露出二里柔活的曲线
树气甘暖!冷雾中,随脚步近来


相伴


我一直握住你的手,你能不能感到我的体温
我向你张开的是整个胸怀,你的漫步,如踏星辰
每一个清晨,我都想更早唤醒睡梦中的你
但我只是等待,只能等待。探望你的光束
已在薄薄的窗帘打满变幻图案。你醒来
会有久违的欢喜,你的梦还没做完
你的脸带着甜蜜的忧伤。我轻轻抚弄你的眉头
我慢慢梳理你的头发,要我为你拉开窗帘吗
还是等你自己拥有一个白日全部的惊叹?
你在梦中有时甜蜜地低泣,你的眼睛有时充满泪水
我抚摸你的眉毛,我拉拉你的耳朵
每一轮醒来,你都会向我诉说梦中的奇遇
那是夜晚奶奶的陪伴,那是太阳公公的考验
睡梦中和已经醒来的孩子,宇宙年龄全都不足七岁
闯荡在薄薄的夜色,流浪在古老而天真的劫难
我们要到一个新的白天去,你一定记得来时的地点
你一定还记得要去的方向,我轻轻抚摸你的眉毛
我慢慢梳理你的头发


无题胜有题


在共同的时空点,一颗心和另一颗,可能相隔好几道银河
心光一闪,一个人和另一个,对话彼此鱼贯,比梦幻还如梦幻
那倏忽前来的,带着久远的回响,像是延伸,更像是复述
你悠然向往的,迎着不解的迷团,却可能正是你古早的家园

一个人和一棵树,在小小的路旁,可能正呼吸同样的尘土
一缸鱼和一只猫,在安静的角落,在杀机里,也牵引茁壮的生机
这造化的世界,所有的因缘如此细微如粉,却又具体
我愿你识得,在本诗挂单时这渺弱的一次停顿,一丝清柔


低语


透过轻薄的云层,穿越漫漫音波
我只有一句低语,传向你,传给你
“继续—— 继续—— 行走—— ”

无论你行走在山路,还是棉花团
无论在水边小镇,一次次等人,你等了多久
无论已在空中,被月光,洗得多么白
“继续—— 继续—— 行走——”
        
离开你反复留守、护望心灵的那一束光
离开凸显你的存在,荣誉、孤高和淡淡伤痕
离开你的鞋子、帽子和纽扣
我只有一句低语,传向你,传给你
“继续—— 继续—— 行走——”


天使


所有的天使,都飞下来了,有些还长着翅膀
有些没有了。天使的眼睛,有些还透亮如昨
有些已经瞎了。所有天使的器官,都感知人世的悸动
都在慢慢老朽——有些能长出新的,有些不能

天使的母亲,坐在虚空的殿堂,全神瞭望
以苦为乐的孩子们,以病为欢的孩子们
精勤扶助的孩子们,孤僻成性的孩子们
你们几乎忘了,曾经两小无猜,曾经灵感广大

天使们携带原生的缺憾,向另一位已然陌生的使者
流泪、动欲、生情,向安居乐业的长期居户
学习、抗争、求婚,也向那些执导双程往返的司仪
争论、求助、叛变。哦,亲爱的你,我们在一起



节日


一些节气的信息,今天像爆竹的味道飘向你
随烟花的碎裂,也许涌进你的胸膛
天使撒下便笺,好比空中停驻的云朵
我的心声,尤如同一个季节雨滴落下时的节奏
不同时辰,雪花飘零和融化的声响

我们的目光,就像主干和分杈,可以通向四面八方
有一个通道,让你经常偶遇故知
穿着偶被瞥见的天衣,或者淡如柳枝的绿
或者净如眼中的白,拿着一道道通桥的令牌
只为接应照面的人,到他的对岸。尽管也许
需要一起跋涉更久的时间

我们都只是被心生欢喜的人,唤起的一句诗
杳渺、飘荡,身心清净的片刻,虚空降予甘霖
只当我们不欣不厌,它滋养我们的心田
远方一直在我们的周围,圣地就在娑婆土
今天,我是一个圆满的节日,今夜,万盏花灯

2013.2.24

(注:中国人过元宵灯节始于东汉汉明帝时期佛教传入中国。明帝知道佛教有正月十五日僧人观佛舍利,点灯敬佛的做法,就命令这一天夜晚在皇宫和寺庙里点灯敬佛,令士族庶民都挂灯。以后这种佛教礼仪节日逐渐形成民间盛大的节日。但一开始,过元宵节的主要是佛教徒。直到隋代,元宵灯会才成为一种盛大热烈的民间游乐活动。)


燃烧


炉膛,亲爱的炉膛,你好吗
你清理好昨天、前天或前年的残灰没
你随缘尽分的天性,正燃烧什么材料?
谁正朗朗向你读诵,一片真光,神行你的胸口
你的烟道,能否腾起一股股清凉?

空着,即是燃烧,途中,已是家舍
亲爱的炉膛,你供养柏拉图、森林、农夫
怕火的鹤,望星空和不望星空的灵
你的力,漫过平等的通道,透向另一眼锅
生活用水,顺便就烧开了——

亲爱的炉膛,看着旧火和新柴,你不说话
尽凡情,无圣解,燃料与火舌
并非你的烦恼宅。情炽于此无一物
你是那柴,那火,是周边忙碌的几户人家


无见


见识过圆满无边灵光的人
窥见生命本然的奥妙,头顶月轮
变得清静、慈祥、有耐心,行走世间

杂苦中不断追问、发笑而不断沉沦的人
慎然的一瞥,往往呼应自己内心的风信
不同温度的步履,都在无垠的光的抱怀中
无论侧身、扭身还是掉头所见
是幽暗、灯火、还是光天化日
肉眼辨识的,都是光的侧影,光的扭矩
或是沾染了人间抒情性的光的嬉戏沟回

而善根坚固,坚不可摧
融入光,没有温度的融入,不冷不热亦不温
无需情愫的落地,发芽、生长、参天而立
阴性的视界与阳性的大脑相对话
是谓浮潜。我们都浮潜在光的海洋,光的波流



“闻解脱”


驻扎在水边的一顶顶帐篷
共享水面的清新,风儿的活泼
柳枝在云下摇摆,草儿的根深深沁入泥土
这里播放着一首歌,路过的人儿
可能听到它的核心句,可能刚好
遇到它一个断奏,凭借因缘
也会有人在此停留,了望一会风景
听入耳的、忘记的或忽然遭逢的间歇的旋律
应和那些大愿大力大行者的心声,“听即解脱”
这里播放着一首歌,声音能量
带着让所有生命闻解脱的信息,只要因缘俱足
路过,听见,哪怕听成别样的曲调
也即清净许多,后面的春天,就种下了一粒种
不管你去到哪一个渡口,是否回到同一棵树下



创造


新的一天真的来了吗?
  是的。
太阳在同样的地方升起。
  没错,太阳真美。
它抚去昨夜的雨疏风骤。
  嗯,阳光总是奇妙。
太阳有固定的形迹,从不让人忐忑。
  说得对。
我们一轮轮新生,却是仰赖它。
  感恩。
古人和今人,不忘赞美太阳的慷慨。
  往往言不及义。
月亮不创造,月亮却是它的知己。
  一东一西。
它们各踞一隅,我们的世界,才叫“明”。
  人类生于空旷。
人的寿命,根本无法与之比,因此健忘。
  这是秩序。
因为无明,阳光和月光,我们都需要。
  这是谁的创造?



真心


能够引领你的,就在你左右
在你抬头瞥见的飞略而过,雀鸟的身姿
      在群驹过隙,那个跃入眼帘的链接
      在孩子们游戏发出的欢快尖叫
也在一个人,突然泪沁尤如失语的片刻
无法言说的动静,总是配合你丝丝入扣
体会扬升的一程,一次又一次,还原纯然的光
      ——是时候,我们就遇到该遇着的面孔
该读懂一本书,一首诗的时节,我们必来聚首
啊,寂定——关键时刻,真师必现身
     飞翔在我们的头顶,落进周遭物事
拆解我们组织性的顽固,劝慰滞阻太久的迷茫

真心坦裎实相,让我们记得历历相应于真心
不在其外,不在其内,真心常在似乎陌生的常识
如你明了其中的测试,通晓过关的慈定
患难,如同一个玩笑,思惑,只是抖动脑电波
绝望,认走慷慨过度的修辞,希望,是透明的浪花
发表于 2013-9-1 22: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只看了3首。非常独到的视觉。应该是位三宝弟子吧?
发表于 2013-9-2 11: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成婴的诗具有女性的视角但哲理很强。
发表于 2013-9-2 12: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梵老六 发表于 2013-9-1 22:19
只看了3首。非常独到的视觉。应该是位三宝弟子吧?

三宝弟子以诗供养十方三世诸佛菩萨。
愿聆听教诲。谢谢您!
发表于 2013-9-2 12: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人 发表于 2013-9-2 11:05
成婴的诗具有女性的视角但哲理很强。

谢谢。我愿“口常清净,优钵花香”:)
发表于 2013-9-2 17: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成婴 发表于 2013-9-2 12:15
三宝弟子以诗供养十方三世诸佛菩萨。
愿聆听教诲。谢谢您!

何为解脱?高处高平,低处低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3 15:30 , Processed in 0.05661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