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070|回复: 37

[诗歌奖初选] 杏黄天 (ID:雅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5 10: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6 18:48 编辑




■搬铁

一块黑铁,三十年,遭逢漏雨
黑身锈红,失去皮肉

三十年,粉尘弥漫
风劲吹。骨头疏腐

搬进木制匣子,已很轻,无形状


■为黑色所累

为黑色所累,我思及透明
怀揣一颗陈旧悲悯的脑袋
内中装有铁屑、蔬菜、鸟翅

这多年来,更多的时候
白天不想夜晚的事
既不暗藏杀机,也不无缚鸡之力
既不深入,也不浅出


■吼秦腔:铜雀台

少年迷恋各色脸谱、动作、声音
一样厌烦曹操喜爱关羽:刀起刀落,何其快哉!

30岁身陷唱词,亦时常想起这个建安诗人
他说:“……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如此这般,今回味,皆苦音绝心


■吼秦腔:斩单童

还要在这杀人场走多久。踩过的地方露出黑的脚印
远山一片灰蒙,枯枝似刀斧手
他走一走,回头看一看
一个一个在躲避的往日情怀
他最终发现,一行黑点固执地向一个方向弯曲
他就知道,他还要回来
使劲踹一踹脚底的尘埃
飞起的渣子,刺疼了他的双眼

一想到二十年后他还要回来,他突然大吼一声:
“呼呀——喊——一声——绑帐——外——哎——
某单人不由笑开怀——”


  
■形而上的死与形而下的痛

一九七六年九月,桃花和杏花再次在凄风苦雨中怒放,他跑着
    白色的纸花上粘满雨水,一颗一颗。那时他太小了
    迷惑的眼神中不知死为何物:她小声说些什么?他听不懂
他害怕。他发抖。他冷

二十年后,这个小孩要长成大人。他一次一次看见死亡
还是那么多的人哭:祖母  爷爷  伯父  妻子……
这个二十岁的身体虽然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但他也哭了
他开始练习打磨瓷器,殊不知瓷器是不需要也不能打磨的

想想那些时光吧:甜蜜  适宜的疼痛  若两小无猜的一对数着
    屋檐上掉下来的珍珠,抱着双膝偷看。能忘记和能想起
    的一样多。眼泪是因为欢喜,伤心也仅止于短暂
生活在岩石与鲜花之间,他却不能选择其中的任何一个

还要多长时间,他才能做到:只是哭,每当他再次想起
而不是忧郁悲伤。在秋天,泪水中的盐更咸。死更敏感和匆忙
或是只让他悲伤,但没有眼泪。也别去触碰那不属于自己的
是活着的人没有了抚慰。他们要在两者之间保持愚钝

就如一切都没有被质询和关心一样,一切都将遭遇质询和关心
但太晚了,肉体的死不需要太久。太晚了——爱稍纵即逝
一个人的痛或许只与自己有关,能说出的不会太多
时针。指向漆黑的三点。他的心中抽搐头皮紧缩影子远走

能做到的只有这么多了:沉默。狂欢。消失……都近乎完美得
一无是处



他让名词作为谓语出现


他疯。镜子造反。碎片中镜子相互反射。
真真假假的人重重叠叠。
他跳楼。在乌拉尔山区。切尔登市。
他自杀未遂。他残疾。他害怕死。

他饥饿。与嘴唇形成直角。在沃罗涅什。
他的左眼开始注视自己的右眼。
他向列宁格勒作家协会申请工作。
申请住处。
磨损中声音减弱。与他们何干。
他们坚定地对他说:
“曼德尔施塔姆不能住在列宁格勒。
我们决不给他一个房间。”
他把残酷的羞辱当作幸福。
未经说出的痛苦算不得痛苦。
吃掉与吐出的一切。与尘埃一致。

他任性。他心胸狭窄。他无知。
他像忙忙碌碌摆弄自己玩具的孩子。
总是在最后一刻推到重来。
他专注。他可爱。
他说但丁:不懂得如何待人处事。
不懂得如何行动。
不懂得说话。不懂得鞠躬。
其实何止是但丁。

他外貌模糊。他隐藏善良。他充满人道。
他的灵感就像是对时代的侮辱。
他身披艾伦堡给他的黑色大氅。
他消失在交叉小径。
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在生命的终点。

他备受煎熬。他精神崩溃。他饥寒交迫。
他来得不是时候。总是这样。
他死无葬身之地。在1938年春天。冬天。
任何一个季节。
他冷。他惊惶。他爱。他回想。他痛哭。
他忧伤。他歇息。他只想进入梦乡。
他匆忙说出的那些言辞。直接或闪烁其词。

他有黄金的心事:摆脱时间的重负。
他唱世界不爱听的歌。
他不是任何人的同时代人。
是他们自己荒废自己。太阳。土地。
宽广明亮与黑暗狭窄自行交织。

他说:“还是请你们试试吧。没有衣被,
我被冻僵了。”
他说:“我爱我这片可怜的土地,
因为别的土地我没有见过。”
他说:“在世界的牢狱中不止我一个。”

他生长。他心憔力悴。他矮小。他体质虚弱。
他总是向后仰着只长着一撮毛的头。
他长大。没有停止。他像一只好斗的公鸡。
对,他就是一只胆小如鼠的好斗的公鸡。
他用男低音歌颂自己的庄严。
起初嗓音来自雅典卫城墙那边。
他从恶中发现善。独自完成自己。

他总是坐在椅子边上。有时突然跑开。
幻想一顿精美的午餐。
订一些稀奇古怪的计划。
他召集富有的“自由派人士”。在费奥多西亚。
他对他们严厉地说:
“在最后审判时,
问到你们是否了解曼德尔施塔姆,
你们就回答说:不了解。
问到你们供养过他没有,如果你们回答说,
供养过,你们的许多罪行就会得到宽恕。”

他责骂出版商。他轻浮。他不会思考。
在会客厅。在基辅索非亚大街。
他说寻欢作乐。他说同路人。
在希腊咖啡馆。
他说不是孤单一人。他说和睦相处。
一个声音困扰着他。

他在莫斯科。他在列宁格勒的大街上。
他在草原上。在克里米亚。在格鲁吉亚。
他在亚美尼亚的群山中。在这里。
他成百上千次修改自己的诗行。
有些变得复杂。有些变得简单。
他惊讶。他回忆。
“啊,执法如山的人民,
你是太阳,在沉闷的岁月冉冉升起。”

他居无定所。他穷困。他生活成问题。
他躺在自己改造过的地狱。梦中紧咬自己的尾巴。
他翻译诗文。比较意大利与俄罗斯语言。
他说世界文学出版社令人讨厌。他的朋友接济他。
他说世界文学作品有两类:已解决的和未解决的。
前者是废物。他梦想辞掉无聊的活计。
他想最后一次为自己写东西。在阿美尼亚。
他改变自己。他想活下去。他想工作。
他看见成群的饿死鬼。在乌克兰上空。

他说克里姆林宫的山里人。他说十只肥厚的虫子。
他说大蟑螂趴在嘴唇上。
斯大林问帕斯捷尔纳克:
“曼德尔施塔姆到底是不是大师?”
他不说列宁格勒。他说彼得堡。
他说他不愿意死。
他说彼得堡有他的电话号码。
他说他可以召回死者的声音。
帕斯捷尔纳克含糊其辞。
列宁的战友布哈林欣赏他。他免于枪决。
他被再次流放。

他说俄罗斯那沉闷的时代。他说病态的安宁。
他说沉重的土气。他说静静的死水。
他说一个世纪最后的避难所。
他说阿克梅主义的早晨。他说对世界文化的眷恋。
他说母亲。他说父亲。他说口齿不清。
他说失语症。他说自杀。他说世界末日。

他见证二月革命和接踵而至的十月革命。
在克里米亚。在任何能去的地方。他漂泊。
他是不同阵营的俘虏。
他说自己生来不是蹲监狱的。他活。他死。
他说自己是无辜的人。他冒犯契卡成员布柳索金。
他逃去乌克兰。听死者歌唱。

他头痛。布尔什维克。孟什维克。
保守。激进。民粹主义。如此等等。
在昏暗的俄罗斯。在平庸的俄罗斯。
茨维塔耶娃赠给他莫斯科。
他受难。他消失。他享有自己。
词是他的生命。是他的面包和石头。

他忧心犹太基督文化。他相信社会公正。
他想象。健康意味着死亡。
他找不到自己在新世界的位置。
他不认为自己在众生之上。

他恐惧。他说自己是一个革命的债务人。
他说他不希望变成一个到处找工作的人。
而娜杰日达活下来。穿过窘困。屈辱。
他说我们没有妨碍任何一个人。
他说他应该活着。
他说别把他当成一个幽灵。他还能投下影子。
他说他活着时曾经和一切人友好。
他求光将他收下。

他们都走了。哦。慢点儿。是他么。
脾气暴躁。总与人吵架。是是非非。
他们都没有处理好关系。
阿赫马托娃。茨维塔耶娃。帕斯杰尔拉克。
他们。
古米廖夫。马雅可夫斯基。勃洛克。
他们。
他们留下来。

他想做一番忏悔,却首先要犯罪。像一头怪兽。
他不喜欢告密。就像列宁格勒不喜欢他。
工作就是恐惧。恐惧就是工作。
他们。和豺狼住在一起。就要像豺狼一样嗥叫。
不爱恋。不敌意。
他们。都与死亡。孤独。绝望。爱。
倾心交谈。他们留下来。

他留下来。时间胜利。在难以压制的窘困之后。
他留下来。通过娜杰日达。通过黑暗隧道。

他留下:冲动。饥渴。困惑。危险。拷问。
他留下:质量。速度。果断。问题。引语。
他留下:蝉蜕。参照。敏感。循环。差异。
他留下:单簧管。长号。提琴。双径鲁特琴。风琴。
他留下:晶体。岩层。溶解。隐喻。
他留下:洞穴。黑暗。罪恶。幽灵。
他留下:罗盘。咆哮。测量。风暴。磁性。
他留下:钉子。焦虑。疾病。折磨。忧郁。
他留下:自我正确。

他—让—名—词—作—为—谓—语—出—现。

09-03-


与死者书

一九九四年,随后的三四年
我和他
一个铸造工
一个外科医生
一个三十左右
一个二十出头
一个夜班从车间里出来
一个已脱掉白大褂
一个灰头土脸
一个急匆匆去澡堂洗澡
然后
我们去海石湾车站
坐火车去西宁
我们吃麻辣鱼干
唱歌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在火车上
我们相互取笑,争执
谈你的诗歌
想象见到你后
我们说什么

第一次见到你
一间小屋
一张床
一桌一椅
一根长长的铁丝
横穿小屋
上面挂着两条毛巾
都是白色
一条比一条白
我们面面相觑
然后
还是你说:
“喝点水吧,这么远来。”
我们看到你把青海砖茶
掰下一些,小心放在
两只杯子里
倒水
就像做一件很重要的事
你说你不喝酒也不抽烟
多年前就戒了
然后你
指指角落里一只电炉盘子与
一只铝锅,说:
“我就用这个熬些粥
还有馒头。”
我们好像理解似地点点头
然后我们听你谈诗
我们
似懂非懂
还没有走到
诗就是生命
命运就是一本书
离开时
你给我们题字
你说你练过书法
你留给我们名片
上面写着:
百姓、行脚僧、诗人……

那些年,每年
我们去西宁
看铁青色的天空
看黄昏大街上
翻飞的纸片与
稀少的行人
吃羊肋巴
喝青稞酒
我们激动
在昏暗的拐角
继续谈论
有些一塌糊涂

第二次、第三次……许多次
我们如今不再提起
如今
我们想西宁
想短暂的夏天
塔尔寺金顶上的阳光
透亮得让人伤心
想哈拉库图
也许该更加寂寞了吧
鹰盘旋的眼中
更少有人影
谁也不会料到
最后是一十一支玫瑰
低垂在病床前
我们为什么不多停留一会儿
即使你无意挽留
即使绿度母
一再传唤她的旧臣

如今,如今是我们
鼹鼠一样,怀念那些
青铜、荒甸、磷光
怀念那囚徒、慈航
怀念那土伯特
豹皮武士
和紫金冠
怀念那枯干的河床
与堂吉?诃德
怀念焦虑、烘烤
怀念意义空白
怀念……
终于都一样
如今,每当一次次翻开
这本字典一样厚重的书
我们能想起的
一桩桩宿命
却尽都是如此
黯然神伤

2009/5/6




发表于 2013-8-17 09: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这般,今回味,皆苦音绝心

支持。
发表于 2013-8-17 12:0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读了《他让名词作为谓语出现》,很棒。其余的需要慢慢读。
发表于 2013-8-17 12: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今,如今是我们
鼹鼠一样,怀念那些
青铜、荒甸、磷光
怀念那囚徒、慈航
怀念那土伯特
豹皮武士
和紫金冠
怀念那枯干的河床
与堂吉?诃德
怀念焦虑、烘烤
怀念意义空白
怀念……

杏的诗都要细细地读!
发表于 2013-8-18 11: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
感谢!辛苦了!
握!

自己重贴一哈,便于阅读交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杏黄天:短诗二十九首◇◇◇◇◇◇


■杜甫行

759己亥肃宗乾元二年,杜甫度陇:赴秦州,经法镜寺
青羊峡﹑龙门镇﹑积草岭﹑泥功山
在凤凰台,他依然要作诗以遣怀:
五言、七言、绝句、律诗、扭体,沉郁顿挫,不一而足
这一年,他的敌人依然不止三个:
饥饿、居无定所、多病、对一个王朝的忠心……

一个王朝的衰落,他看见,陇右的潮湿、阴雨他看见
拾橡栗,掘黄独,他看见
司农少卿的女儿独自奈何:卖衣物,买棺木,殡岳阳
他看不见
他看见之人事物,是他无力改变之人事物
左拾遗他看见,检校工部员外郎他看见
但敌人依然不止三个,没有减少

还是去成都吧,但那又怎样——

11年后,770庚戌代宗大历五年,五十九岁的杜甫
依然不会看见,在这个冬天的11月
他竟要客死于潭岳间的一条小船
司农少卿的女儿必须让他继续走,但也仅止于岳阳
杜嗣业也必须继续:四十多年后
于洛阳惬师,祖父的棺木与骨头,才能回到首阳山上

这个他一样看不见,看不见的还有。但那又怎样——


■阿拉斯加鲑鱼


幼小的阿拉斯加鲑鱼从父母的尸体中游出来,自上游
去到大海。在阿拉斯加海域,他们长大
阿拉斯加不是鲑鱼的家。阿拉斯加是鲑鱼的一个梦
成年后,鲑鱼要溯游,回到出生的地方
他们游。他们累,但不能停止,直到那一跃完成
他们变色:嘴黄色、身子红色

还有一些成年鲑鱼没有回去:灰熊在途中等待他们

回到家的鲑鱼是强壮与幸运的鲑鱼:交欢、产卵、然后死去

一片肥沃的水域。养活了更多的植物、小狐狸、白头鹰
他们都以已死或奄奄一息的成年鲑鱼为食
当然也养活鲑鱼卵。他们将继续父辈的事业


■偏头痛

爱上打洞的鼹鼠,只向一个方向一个平面挖
这不是他的错。是偏头痛
让鼹鼠总是觉得一边不够开阔

如果鼹鼠不是偏头痛而是腹痛
鼹鼠或许就会向下打洞,这样就有足够深
如果鼹鼠能够识别光谱,或许他根本就不会
打洞。

但偏头痛总是让鼹鼠感觉自己的洞还离自己
不够远、不够黑、不够静


■爱上一只猪的生活

每天都要从公园十字出发,途经天鹅湖  水厂  寺儿沟
接送8岁的儿子上学
回家,小心穿过红绿灯

在路上会想自己的前世,是否只做了三件事:出生  哭  死
都是身不由己
来世还只做三件事:哭  死  出生
想这次,总可以自己做主,换一个次序了吧

喇叭尖刺,让我心惊:紧紧抓住儿子的手
并对他说:过十字路口要快
要躲开红灯,躲开汽车,不能一个人独自穿行

看着儿子的眼睛,突然爱上了今生
爱上一只猪的生活


■当革命同志遭遇生活这个阻击手

其时,列车可以免费乘坐。路漫道急,司机刹车,我们相撞
需要说点什么:“革命无罪,对不起。”“造反有理,没关系。”
“我去石河子。”“我去嘉峪关。”
“我18岁,男。”“我16岁,女。”

十九小时后,行程终止。我们在同一个小站下车。75年
我们结婚:既不革命,也不造反
我说你是我女人,你说我是你男人。只有我俩

如今想起革命,多半是想父亲母亲
如今同志在这里是同性恋,不合法
如今,常想起那段时间:列车可以免费乘坐,来去大江南北


■丁亥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记

曾经夏天,辣子二元五角一斤;大雪封路时,涨至十二元;此前六天,九元
今天是捉鬼集。今天捉鬼。等至黄昏:“不挑不捡,十元一斤便宜你!”

此刻感觉有手伸入口袋。皆相视:无奈一笑
“也没几个钱,还不够买两斤辣子呢。”

那人低头匆匆走开。我无色,亦背他去,回家
活着:耻于抒情,耻于愤怒,耻于浅薄,耻于仇恨,耻于有病,耻于言不及义


■搬铁

一块黑铁,三十年,遭逢漏雨
黑身锈红,失去皮肉

三十年,粉尘弥漫
风劲吹。骨头疏腐

搬进木制匣子,已很轻,无形状


■为黑色所累

为黑色所累,我思及透明
怀揣一颗陈旧悲悯的脑袋
内中装有铁屑、蔬菜、鸟翅

这多年来,更多的时候
白天不想夜晚的事
既不暗藏杀机,也不无缚鸡之力
既不深入,也不浅出


■吼秦腔:铜雀台

少年迷恋各色脸谱、动作、声音
一样厌烦曹操喜爱关羽:刀起刀落,何其快哉!

30岁身陷唱词,亦时常想起这个建安诗人
他说:“……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如此这般,今回味,皆苦音绝心


■吼秦腔:斩单童

还要在这杀人场走多久。踩过的地方露出黑的脚印
远山一片灰蒙,枯枝似刀斧手
他走一走,回头看一看
一个一个在躲避的往日情怀
他最终发现,一行黑点固执地向一个方向弯曲
他就知道,他还要回来
使劲踹一踹脚底的尘埃
飞起的渣子,刺疼了他的双眼

一想到二十年后他还要回来,他突然大吼一声:
“呼呀——喊——一声——绑帐——外——哎——
某单人不由笑开怀——”


■砍树造美

不为造房子、取暖、制棺木
热爱砍树,只为搞清每一颗树的年龄和他们的心

热爱更多的同心圆,与那些造房子、取暖、制棺木者一样
砍树不是开始

而在你们眼中,这个砍树者比泥瓦工、食客、木匠更美


■一分为三

至少一分为三:夜晚床上做梦的那个
为食色奔命的那个
独自无语枯坐的那个

如果再多出一个,你也一样无法拒绝


■黄龙忆旧

一天用来爬山、听鸟鸣、观五彩池、朝拜寺院
腿忙碌、大脑迟钝

还有一天:回忆那些蓝、钙质的隐痛以及喜欢


■未见燕子溺水

扑通一声,因逐觅蚊虫而点水的燕子
这次落入池塘。惊怵之余望去——

水泥池塘四壁方正,无处上岸
我立此岸,燕子奋力于彼岸

但那里也一样。池塘之外还有铁网
当我绕至彼岸,看到的是一只青蛙
在游水

这个安排正好
未见燕子,就可以对自己说:
是我看错,那扑通一声是青蛙跳水


■小鸡成长史

由幼年到成年,大致不过六月
于它而言,绝对漫长:
从窗户飞出二楼,落在楼后花园
需要两月
被狗咬,认识到不可普遍交结
学会逃跑,又需要一月
天暗躲在楼角,等待一个人
捉它去一个安全的黑屋子
是在五月之后

这些对他产生决定影响的事件
谁会注意到呢


■关于小鸡

有以下几种说法:关于小鸡,啾啾鸣叫的那只,在夏天
将是烤鸡;胎死腹中的那只,被称为坏蛋
一只很小时感冒死去,嫩黄色绒毛沾满污浊之物
另一只是你踩死的,只因为它在你脚下跑来跑去,它冷
你无辜,你因此伤心,它亦无辜,它因此没命
最后那只颐养天年的是塑料鸡,不过已说不清颜色

法则不遵循道德判断。道德自己放纵
你鸣叫,你胎死,你感冒,你无辜……
你还要做一只塑料鸡,如是,你活着:不下蛋,不鸣叫


■祖母颂

每次与父亲通话,都要问:祖母好么?
父亲说:还好

祖母要活过90岁呢,我给父亲说
这样,至少在祖母逝去之前
还有人记得我的生日


■秋天

秋天真好,耽于幸福的人真好;耽于孤独的人真好
耽于秋雨真好;耽于落叶真好……

都是秋天的果实,从内心陡峭的山坡上滚下来……
睡去真好


■忧伤

樱桃在樱桃树上,只有三颗
在三颗樱桃树上
青涩的樱桃自己青涩
红亮的樱桃自己红亮
熟透的樱桃,自己落地


■郎木寺和天堂寺以及其他

然而,只有那些刻满箴言的石头
修道的畜群
播经的风马
苦坐在金顶上的鸽子
……以及藏族小姑娘索泽措清澈的眸子……
才能被加持。


■故乡

为什么要等到没有眼泪可流口齿不清
她从来就未曾离开是你的心
闪电已忍无可忍在异乡布满繁星的天空
她再次找到你:

带来棺木 沾满泥土 潮湿 发芽疼痛
而你已然听不到那白衣秀才凄厉的呼唤……


■米拉日巴之歌

你们会厌倦的
厌倦声色犬马的肉身
就像我厌倦十恶不赦的自己

我米拉日巴曾经历
所以你们终将皈依


■建筑的缺失

他们曾经来过这里。建造房屋、花园、曲折的小径——
他们搭建自己的篷子。
他们:劳作、吃饭、睡觉、夜间偶尔的啤酒瓶子的吵闹和
十二点钟的撒尿声……

在冬天之前,一切必需建好:屋子里要有暖气、花园里要有亭子
曲折的小径要有助于餐后的消化、还有

他们好像不在了。多高多美的建筑呀。他们去了哪里?

不知道。你问谁呢?真的不知道。

  
■形而上的死与形而下的痛

一九七六年九月,桃花和杏花再次在凄风苦雨中怒放,他跑着
    白色的纸花上粘满雨水,一颗一颗。那时他太小了
    迷惑的眼神中不知死为何物:她小声说些什么?他听不懂
他害怕。他发抖。他冷

二十年后,这个小孩要长成大人。他一次一次看见死亡
还是那么多的人哭:祖母  爷爷  伯父  妻子……
这个二十岁的身体虽然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但他也哭了
他开始练习打磨瓷器,殊不知瓷器是不需要也不能打磨的

想想那些时光吧:甜蜜  适宜的疼痛  若两小无猜的一对数着
    屋檐上掉下来的珍珠,抱着双膝偷看。能忘记和能想起
    的一样多。眼泪是因为欢喜,伤心也仅止于短暂
生活在岩石与鲜花之间,他却不能选择其中的任何一个

还要多长时间,他才能做到:只是哭,每当他再次想起
而不是忧郁悲伤。在秋天,泪水中的盐更咸。死更敏感和匆忙
或是只让他悲伤,但没有眼泪。也别去触碰那不属于自己的
是活着的人没有了抚慰。他们要在两者之间保持愚钝

就如一切都没有被质询和关心一样,一切都将遭遇质询和关心
但太晚了,肉体的死不需要太久。太晚了——爱稍纵即逝
一个人的痛或许只与自己有关,能说出的不会太多
时针。指向漆黑的三点。他的心中抽搐头皮紧缩影子远走

能做到的只有这么多了:沉默。狂欢。消失……都近乎完美得
一无是处


■恶梦持续

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或者三次的问题
几乎每次都是这样:他失声叫喊
受到惊吓与伤害的不只是内心的那根绳子
身边的人也一样恐惶

夜晚粘稠滞重,划开的水瞬间又自己合上
了无痕迹,翻身,继续


■影子回家

从天鹅湖到中山林,已有些时日
他们不离不弃,在76路公交车上
如果她坐,他就站。或者相反
他们共同读一本书,每隔三天
换一个名字
有时是他睡梦,有时是她
他们中总有一个过站下车

过站下车的那个暂时还回不了家
不是不想回家,是还没有找到


■怀念一个人

九年是否一个轮回,水晶巷风干的鱼
腥味是否还是那样刺鼻
塔尔寺的喇嘛也早该不记得他了吧
白象已经陈旧
只有总是被手触摸的那部分少些灰尘
我想与一个人谈起他,但这个人
他比我还破败的内心鄙视异乡人

天空仍旧高远,湛蓝。西宁的大街上
那些戴铲形便帽的人,匆忙,像影子
我瞬间恍惚,他的名字脱口而出
哈拉库图
你一定还记得他吧,白头的雪豹
他曾经一个人偷偷地在你的领地哭泣

之后他仍旧露出的是胆怯惊惧的神情
眼中却也有着米拉日巴的钉子


■一个拉二胡的瞎子与一个抱小孩的歌手

拉二胡的瞎子坐在市场口的台阶上
二胡摇摇晃晃,断断续续
唱曲子的女人声音高高低低,断断续续
都象是伤口的叫喊
 
怀中的小孩看清了一切,但他还不会说话
冷风在冬天臃肿的人群中穿梭


■梦中想起

他们,让我吞下白色金属粉末
我在天车上行走
机械的海洋风声怒吼,波涛汹涌
黑暗中那双手抚摸着我的
眼睛、耳朵、嘴巴、骨头和肉
黑暗中我的心因血液而亮红
我无声地叫喊:“救救我吧,救救
这个胆小怕事又一事无成的
渺小的人”



更多内容敬请参看: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22150710_0_1.html
                        或:http://blog.sina.com.cn/xinghuangtian



发表于 2013-8-18 11: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杏黄天:长诗两首◇◇◇◇◇◇


他让名词作为谓语出现

他疯。镜子造反。碎片中镜子相互反射。
真真假假的人重重叠叠。
他跳楼。在乌拉尔山区。切尔登市。
他自杀未遂。他残疾。他害怕死。

他饥饿。与嘴唇形成直角。在沃罗涅什。
他的左眼开始注视自己的右眼。
他向列宁格勒作家协会申请工作。
申请住处。
磨损中声音减弱。与他们何干。
他们坚定地对他说:
“曼德尔施塔姆不能住在列宁格勒。
我们决不给他一个房间。”
他把残酷的羞辱当作幸福。
未经说出的痛苦算不得痛苦。
吃掉与吐出的一切。与尘埃一致。

他任性。他心胸狭窄。他无知。
他像忙忙碌碌摆弄自己玩具的孩子。
总是在最后一刻推到重来。
他专注。他可爱。
他说但丁:不懂得如何待人处事。
不懂得如何行动。
不懂得说话。不懂得鞠躬。
其实何止是但丁。

他外貌模糊。他隐藏善良。他充满人道。
他的灵感就像是对时代的侮辱。
他身披艾伦堡给他的黑色大氅。
他消失在交叉小径。
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在生命的终点。

他备受煎熬。他精神崩溃。他饥寒交迫。
他来得不是时候。总是这样。
他死无葬身之地。在1938年春天。冬天。
任何一个季节。
他冷。他惊惶。他爱。他回想。他痛哭。
他忧伤。他歇息。他只想进入梦乡。
他匆忙说出的那些言辞。直接或闪烁其词。

他有黄金的心事:摆脱时间的重负。
他唱世界不爱听的歌。
他不是任何人的同时代人。
是他们自己荒废自己。太阳。土地。
宽广明亮与黑暗狭窄自行交织。

他说:“还是请你们试试吧。没有衣被,
我被冻僵了。”
他说:“我爱我这片可怜的土地,
因为别的土地我没有见过。”
他说:“在世界的牢狱中不止我一个。”

他生长。他心憔力悴。他矮小。他体质虚弱。
他总是向后仰着只长着一撮毛的头。
他长大。没有停止。他像一只好斗的公鸡。
对,他就是一只胆小如鼠的好斗的公鸡。
他用男低音歌颂自己的庄严。
起初嗓音来自雅典卫城墙那边。
他从恶中发现善。独自完成自己。

他总是坐在椅子边上。有时突然跑开。
幻想一顿精美的午餐。
订一些稀奇古怪的计划。
他召集富有的“自由派人士”。在费奥多西亚。
他对他们严厉地说:
“在最后审判时,
问到你们是否了解曼德尔施塔姆,
你们就回答说:不了解。
问到你们供养过他没有,如果你们回答说,
供养过,你们的许多罪行就会得到宽恕。”

他责骂出版商。他轻浮。他不会思考。
在会客厅。在基辅索非亚大街。
他说寻欢作乐。他说同路人。
在希腊咖啡馆。
他说不是孤单一人。他说和睦相处。
一个声音困扰着他。

他在莫斯科。他在列宁格勒的大街上。
他在草原上。在克里米亚。在格鲁吉亚。
他在亚美尼亚的群山中。在这里。
他成百上千次修改自己的诗行。
有些变得复杂。有些变得简单。
他惊讶。他回忆。
“啊,执法如山的人民,
你是太阳,在沉闷的岁月冉冉升起。”

他居无定所。他穷困。他生活成问题。
他躺在自己改造过的地狱。梦中紧咬自己的尾巴。
他翻译诗文。比较意大利与俄罗斯语言。
他说世界文学出版社令人讨厌。他的朋友接济他。
他说世界文学作品有两类:已解决的和未解决的。
前者是废物。他梦想辞掉无聊的活计。
他想最后一次为自己写东西。在阿美尼亚。
他改变自己。他想活下去。他想工作。
他看见成群的饿死鬼。在乌克兰上空。

他说克里姆林宫的山里人。他说十只肥厚的虫子。
他说大蟑螂趴在嘴唇上。
斯大林问帕斯捷尔纳克:
“曼德尔施塔姆到底是不是大师?”
他不说列宁格勒。他说彼得堡。
他说他不愿意死。
他说彼得堡有他的电话号码。
他说他可以召回死者的声音。
帕斯捷尔纳克含糊其辞。
列宁的战友布哈林欣赏他。他免于枪决。
他被再次流放。

他说俄罗斯那沉闷的时代。他说病态的安宁。
他说沉重的土气。他说静静的死水。
他说一个世纪最后的避难所。
他说阿克梅主义的早晨。他说对世界文化的眷恋。
他说母亲。他说父亲。他说口齿不清。
他说失语症。他说自杀。他说世界末日。

他见证二月革命和接踵而至的十月革命。
在克里米亚。在任何能去的地方。他漂泊。
他是不同阵营的俘虏。
他说自己生来不是蹲监狱的。他活。他死。
他说自己是无辜的人。他冒犯契卡成员布柳索金。
他逃去乌克兰。听死者歌唱。

他头痛。布尔什维克。孟什维克。
保守。激进。民粹主义。如此等等。
在昏暗的俄罗斯。在平庸的俄罗斯。
茨维塔耶娃赠给他莫斯科。
他受难。他消失。他享有自己。
词是他的生命。是他的面包和石头。

他忧心犹太基督文化。他相信社会公正。
他想象。健康意味着死亡。
他找不到自己在新世界的位置。
他不认为自己在众生之上。

他恐惧。他说自己是一个革命的债务人。
他说他不希望变成一个到处找工作的人。
而娜杰日达活下来。穿过窘困。屈辱。
他说我们没有妨碍任何一个人。
他说他应该活着。
他说别把他当成一个幽灵。他还能投下影子。
他说他活着时曾经和一切人友好。
他求光将他收下。

他们都走了。哦。慢点儿。是他么。
脾气暴躁。总与人吵架。是是非非。
他们都没有处理好关系。
阿赫马托娃。茨维塔耶娃。帕斯杰尔拉克。
他们。
古米廖夫。马雅可夫斯基。勃洛克。
他们。
他们留下来。

他想做一番忏悔,却首先要犯罪。像一头怪兽。
他不喜欢告密。就像列宁格勒不喜欢他。
工作就是恐惧。恐惧就是工作。
他们。和豺狼住在一起。就要像豺狼一样嗥叫。
不爱恋。不敌意。
他们。都与死亡。孤独。绝望。爱。
倾心交谈。他们留下来。

他留下来。时间胜利。在难以压制的窘困之后。
他留下来。通过娜杰日达。通过黑暗隧道。

他留下:冲动。饥渴。困惑。危险。拷问。
他留下:质量。速度。果断。问题。引语。
他留下:蝉蜕。参照。敏感。循环。差异。
他留下:单簧管。长号。提琴。双径鲁特琴。风琴。
他留下:晶体。岩层。溶解。隐喻。
他留下:洞穴。黑暗。罪恶。幽灵。
他留下:罗盘。咆哮。测量。风暴。磁性。
他留下:钉子。焦虑。疾病。折磨。忧郁。
他留下:自我正确。

他—让—名—词—作—为—谓—语—出—现。

09-03-


与死者书

一九九四年,随后的三四年
我和他
一个铸造工
一个外科医生
一个三十左右
一个二十出头
一个夜班从车间里出来
一个已脱掉白大褂
一个灰头土脸
一个急匆匆去澡堂洗澡
然后
我们去海石湾车站
坐火车去西宁
我们吃麻辣鱼干
唱歌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在火车上
我们相互取笑,争执
谈你的诗歌
想象见到你后
我们说什么

第一次见到你
一间小屋
一张床
一桌一椅
一根长长的铁丝
横穿小屋
上面挂着两条毛巾
都是白色
一条比一条白
我们面面相觑
然后
还是你说:
“喝点水吧,这么远来。”
我们看到你把青海砖茶
掰下一些,小心放在
两只杯子里
倒水
就像做一件很重要的事
你说你不喝酒也不抽烟
多年前就戒了
然后你
指指角落里一只电炉盘子与
一只铝锅,说:
“我就用这个熬些粥
还有馒头。”
我们好像理解似地点点头
然后我们听你谈诗
我们
似懂非懂
还没有走到
诗就是生命
命运就是一本书
离开时
你给我们题字
你说你练过书法
你留给我们名片
上面写着:
百姓、行脚僧、诗人……

那些年,每年
我们去西宁
看铁青色的天空
看黄昏大街上
翻飞的纸片与
稀少的行人
吃羊肋巴
喝青稞酒
我们激动
在昏暗的拐角
继续谈论
有些一塌糊涂

第二次、第三次……许多次
我们如今不再提起
如今
我们想西宁
想短暂的夏天
塔尔寺金顶上的阳光
透亮得让人伤心
想哈拉库图
也许该更加寂寞了吧
鹰盘旋的眼中
更少有人影
谁也不会料到
最后是一十一支玫瑰
低垂在病床前
我们为什么不多停留一会儿
即使你无意挽留
即使绿度母
一再传唤她的旧臣

如今,如今是我们
鼹鼠一样,怀念那些
青铜、荒甸、磷光
怀念那囚徒、慈航
怀念那土伯特
豹皮武士
和紫金冠
怀念那枯干的河床
与堂吉?诃德
怀念焦虑、烘烤
怀念意义空白
怀念……
终于都一样
如今,每当一次次翻开
这本字典一样厚重的书
我们能想起的
一桩桩宿命
却尽都是如此
黯然神伤

2009/5/6

发表于 2013-8-18 17: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weijin119007 发表于 2013-8-17 12:03
好好读了《他让名词作为谓语出现》,很棒。其余的需要慢慢读。

韦兄有时间的话,多看看雅克(杏黄天)的作品。这是一个沉心写诗的人。你看了,多看看就知道了。
发表于 2013-8-18 18:01:41 | 显示全部楼层
于贵锋 发表于 2013-8-18 17:39
韦兄有时间的话,多看看雅克(杏黄天)的作品。这是一个沉心写诗的人。你看了,多看看就知道了。

是啊,雅克兄的沉静在诗歌里,只有细读诗歌才能找到光芒。
发表于 2013-8-18 21:5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后几首长诗,前面的短诗有味
发表于 2013-8-18 22:30:45 | 显示全部楼层
说二个字:敬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 08:54 , Processed in 0.11166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