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202|回复: 8

[诗歌奖初选] 潘以默 (ID:潘以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5 10: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6 18:19 编辑

一次未经反思的旅行


当他的语调中出现落日
——僻静的俄罗斯大地上
一片片白桦林
给记忆镀上了沙金


不象是这个青年看守墓地
喝着伏特加 说着:
地平线只在这里
才能看到它本来的弧度


那些被流放和流亡的诗人
——彼得堡上空纷飞的燕子
一支银笛
还在往事中穿越


他把空酒瓶递给我:
看!这就是我被诅咒的灵魂
西伯利亚漫长的铁路下
从不缺少祖国和冰块











                路                  




    影子投射到路的前方——在人是上午,在思是下午。裂痕产生更多
立体,更多阴影。神秘以次品的方式容纳衰弱的神经。谁忘了行动,谁
就幻觉:人们的后颈中飞出烟一样的鸟群。



    比荒野更为巨大的无处陨落的月亮,象一种无以对待的怜悯。此刻
你可以让世界上的每条公路都在下雨,做为过程的雨,不去触及具体的
面庞和路肩外的细节。做为旁观者的你,仍在别人的浏览中模糊不清。

   

    真实的路如同还未出现的河床。是冲刷,是破禁,是一次次迷失。
等到白云悠悠,仿佛得到一件匿名的礼物,从此脱离影子的牵挂。我们
需要的话语,不再以地图携带者的名义。



     有个词不要说出,它预示着无法实现的重逢,会让初醒的岩石热泪
盈眶。唏!事物消失,事物的骨架正在路上......









  

                           背  景





     死者被安排出席最初的世界。除非穿透所有事物,不停不滞。灵魂
并不是一种非物质。我愿意表达的,只有沉默能给予。每个诗句,都是
再次拧紧绝望的螺帽。


     我相信,语言打开的通道狭长的令人畏惧——在一座环状的监狱里
没有尽头的奔跑......


     抽象的灰狼。只能孤单。成符,成心情的高度。观念的线条勾画出
眼神。视域可以相连么?莫名的愉悦却在降临,就象月光照顾着每一处
不为人知的悬崖。


     误解成了新的发现。触觉来不及惊讶,甚至安慰也来不及留下。日
复一日,不再是渐渐老去。文字的出现,并不是为了沟通。不过是提供
辩护——为了某些空间,它们穿专业的鞋子。


     当诗歌开始反抗言语,象一只误入房间的燕雀。“幸运”感知到了给
自己定义的人,伸出刀片一样的手指。而我需要一颗狼牙,在我禁闭的
嘴里。保持寒冷。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0:2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6 18:23 编辑

   隐  士  歌

         ——兼致广友、不著二兄




    我带着树枝前往沙漠,搭建我的
屋顶。
    我带着芦苇前往沙漠,编织我的
床铺。
    一个破旧的石屋里,那个先行者
不会再来(我没有找到他的羊皮)。
他留下半支来自尼罗河右岸的蜡烛和
一种静默——狂风无视月光,吼叫如
荒凉野兽。
    我以躯体而不是言语,接触这个
与蝎子为邻的境域。孤独不是怀疑者
能品尝的美酒。我敞开,身如沙漏。
我顺服,就像穿着囚衣的斑马仍在草
原上结伴同游。
     
    带着一罐赤道沙,我踏入北方的
黑森林——夏天泥泞处处,冬日冰天
冻土。我路过那些俄罗斯人开垦的田
园,欢喜地接受食物。然后听说那位
比雪豹敏锐比针叶树坚直的导师,他
能把人们手中的沙粒点化成流转的星
图,再将它戳破。他的住所,被一片
片森林不断地载走。
    我决定就此守候。每当耕耘时锄
头翻起一些陶片或者骨骸,就会感到
一阵带着暖意的虚空,像是一个独守
孤屿的士兵在雨中洗澡。
    我时常抚摸一块兀立的岩石,如
同抚摸人类还未出现时的寂静。

    为了直觉的邀请(信仰也是如此
行事),用羊皮换回东方人的衣袍。
少年时,它们被我丢弃在一只白色浴
缸外的壁炉。我曾经没有通过的那座
桥,并不意味着它不在那里。也许那
些通过了的人,称之为船。
    那个在我背离时只是微笑,戴着
黄帽的人,让我感到自己从未离开过
这片世界的屋脊。如同洋流中恍若静
止的一头鲸鱼,无论我选择了哪座山
崖,苍莽处,经声佛火。







   失证


当你在词语中追逐秋叶和救生圈
分析仍然是一种解散


事实上你看到隐喻无处不在
这让我难以理解什么叫作稳定
以叙述被破坏为借口
片断逐渐占领了日记
每一部分都在自我满足
似乎生活中的间隙如同纸上的空白
尽管空白的地方总是先于字迹


我们在海水里
渴死仍然是最大的危险





九月初九与三缘、不著二兄
     登湖州拓开山,朝皇觉禅寺




         一


黄蜂和蝴蝶共享着野花
山道上开始出现崖刻与泉流
转角处,一座亭子以轰然落地的方式迎接我们
青墨的寺檐、灰绿的照壁仍在竹林中游走



落在寺阶两侧的竹叶历劫未扫
心念一动,惊起了无数银鱼
它们涌向空中一排排红色的廊柱
其间日月并列,肃穆无边



“在我未醒之时,一头披羽挂甲的青狼
从路边跃出
绕着我低头轻嗅......”



         二


捏碎世俗的话语和手中山核桃的外壳
我们舌齿生香,伫立殿外的空地
两边大山结成禅定印,引起灵池底下阵阵龙吟



青衫早已融入了晴空
红衣正在宣扬着无遮
我一身的黑色归向哪里
期待此地的夜晚不同于别处



“魔罗鬼所化的青狼
动乱行人之心,能夺行人智慧之命
此刻在拓开山的隘口外
一声哀嚎......”



         三


倚着正殿前廊的栏杆,交谈逐渐深入
使得庭中的六层香炉,黑的比夜色更加深邃
成为通往无始的一道裂口
从中升起最初的那颗星球
它那各色的同伴紧接着出现
顷刻又沙等恒河



我们的一次呼吸,会有多少毁灭与诞生
此刻,我们又是在谁的呼吸中相遇



“闭目神游之际,只见一轮明月入怀
放映此地从前的兴衰
而后化为一把戒刀,悬空转动......”



          四        
                       

晨岚中穿竹林而行
隐约听到的吴语给清净递来了暖意
寺里的那只黄狗忽然在一束阳光里出现
忘记了是谁,笑着说它来世必定人身



那后现代主义的窗棂,原本就在黑瓦下的白墙
一排篱落更让人闻到菊香中的南朝
我们离去时正好走到村外桥头
耳边响起一筝曲音,不知从哪里传来



“我发愿立身为鞘
容风物成刀
于荒漠中,抽出一江秋水......”




昔有一人 行于旷野



昔有一人 行于旷野
经验 人的赤裸早已挫折
遂将那些过往的夜晚
献给无限的种子和灰烬的命运
对虚无的背叛
消磨着目光
然而 就连在他的背叛中
也预设了倦怠:
没有对象的生活
并且已无权期待由希望修正的孤独
暴雨来临
更像是一场入土的欢歌


天与地 他修炼的囚壁
惟有预言的缺席拂动着空气




昔有一人  溯流而上


昔有一人 溯流而上
他眼看着那些自语都成了倾诉
于是想要说出
芦苇并不是人的标记
他的手置于水面 水面颤抖
他的手放在岩石上
岩石像一头将醒的野兽
所有的底线平息之前
认可与重力都失去了作用
经过沉沦的呼吸
仍然不可命名候鸟的飞痕


水与岸 杂沓而来的脚步何时清静
他也曾险些陷入了理想





昔有一人 山中午寐



昔有一人 山中午寐
心跳降低到苜蓿草的位置
仿佛树荫下
有这个世界的童年
蓬勃夏日怎不叫人欢喜
悬崖上没有一缕死亡的气息


阳光 永不倦闷
——从未进入无明之地
再现性的休憩
也从未承担最后的困顿
他的身后
一只山羊正在远去


醒与梦 他需要这里所有的胸肺:
另一个森林将在今夜来临






昔有一人 独坐幽篁


昔有一人 独坐幽篁
他曾无比信任清晨旅行者的遐想
抱石潜潭者的冷漠
无力怀念者的那些苔色


孤独本可减缓
他流亡于一次凋谢的出场  
遍地黄叶 过度意义
远没有一只冒失的虫子让人宽心


啸与寂 他的影子拉长了黄昏
以自己的方式转述着骨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7 08: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各位诗兄精进!康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9 21: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以默兄以诗证道婉转多于空灵,极富人情。于证道言之,或有窒碍;就诗言之,源乎情、体其心,是为爱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30 16:4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昔有一人》系列非常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31 09: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纪虎 发表于 2013-8-29 21:32
以默兄以诗证道婉转多于空灵,极富人情。于证道言之,或有窒碍;就诗言之,源乎情、体其心,是为爱人。

纪虎兄夸奖啊 其实我困惑是越来越多了   远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31 09: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松林湾 发表于 2013-8-30 16:40
《昔有一人》系列非常喜欢.

这几个着实费了不少心力  感谢松林湾兄能喜欢  顺祝秋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31 09: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部分有跨文体写作特色,看得出用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31 09: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芦苇岸报到 发表于 2013-8-31 09:12
部分有跨文体写作特色,看得出用心

谢谢芦苇岸兄来读  请多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7 16:12 , Processed in 0.07816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