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712|回复: 5

[诗歌奖初选] 曾纪虎 (ID:曾纪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5 09: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7 00:50 编辑

我已经忘了,他带走了我的昨日

我已经忘了,他带走了我的昨日
昏暗的光和烛焰中的那一人

他的眼睛和下颚在水缸中呈现
一切都撕去了速度

在床边,一只褪色的布鞋偶然遇见
墙上的钟忧郁的挂着

还是二十多年前,它在受着怎样的折磨
于是回忆沉下去,沉下去

是怎样的幽独把屋里屋外打扫
弄得满是尘埃

都又旧又坏:
水缸、床、巷路;还有其它

颓圮的父母早已长眠地底
黄昏,纳着晚凉,使我伤怀

烛台还在老地方,只是塌陷,让人举目无亲
于是我明白,一直是孤独的,那少年

他带不走我的任何图象,扶着我活
他沿墙而过,大路迤逦,星似转邻



把这张脸倾倒在床上

把这张脸倾倒在床上
任它在黑暗中无助地生长
你的裙子旋成纸牌的甜,久久地站着
另两粒不死的摇头丸

房子摇晃
这一天
干燥的耳朵只听见碎裂声
画着线,镶着边

想想那些话,孤独
还是像条爬虫
紧紧粘在一块游走的广告上

她们自己在风中飞翔
她们手上有与众不同的指纹
那些女孩子变成性冷的瓷器:爱上豪华的车
闻所未闻的巨款

舔着空酒杯
亡者能猜出掷下的骰子






2009年6月2日的悼词①

我在她身旁的时候,打沙船
停在对面的两棵柿子树之间
晨雾最后也被消褪
她是睡着了,安宁赶走了苦恨

江面空无一人,就好似到了天堂

堤岸上的死亡猎物,最早的告别者
我想起了我的父母,我的七个兄弟姐妹
但我一直意识我是一人
宛如午后那个单独推开门的影子

童年,童年——翻卷的野麻
把阳光渲染
错误、安详、不可知
绳索垂下来,泥墙已变成平静的一条蛇

阳光中低翔蜻蜓与蝴蝶的花纹
绝望的瓜果菜蔬中无数的脸
河流吐着信子
恩江,在村庄前缠绕、拉伸
中毒般的安宁

①        2009年6月2日凌晨大姐身亡,6月2日于塍陂堤岸见其遗体,甚恸。




旧鬼

死者从地底长出来
沙土持有光阴
几块胡乱的砖头遮掩墓草
南瓜有如墨色灯笼

鱼在河滩上,钓鱼的人
已经静止
乌桕树下顽童开始了夜晚的游戏
他在村前拦住个吸烟的男子

草木挡住新欢
堤岸下的村庄悄悄合拢
江水还在流,恩江
寂寞,荒唐和无序

死是最平常的
生亦然

欢悦哪可言谈
人事物态,岩岫蛮烟
风归去
叶是秋,水是愁




初秋病句

之一

秋声安好凉风如霏
无趣的诗情浸佛入儒
黑暗伯爵
一件大髦就可制作一个人物
一个封闭的城堡
我见愿望疾驰,进入野地
我见月光普照
夜晚仍是
众人诜诜
我心忧炽

之二

清晨,万响苏醒
天光衣白侵入房内
在远处——山形如林
屋舍上凝结宁静翠色
妇人转身床榻
小儿酣眠
活着如此安静
我见尤怜

之三

辞句在最好的位置到来
阳光艳美
国道寂静,车辆宛如停住的甲虫
在青原区,安隐山侧①
天空揉蓝
几处早到的事件已被沉默
地点埋葬
谁还在意你是谁,又做下了什么
强光中群黎奔驰宛如卡通纸片
我心忧炽
行云如伤

之四

凉风西来,时辰甚好
初阳启佳
白日丽于旸谷
行人的影子带来绝望的众鬼
在水流底端,亦似在梦中
在初秋,一日之始
候车栏内一个被烟草熏黄的吸烟男子

之五

诚知此岸短暂
救赎者、至上者,拨弄草灰
驱使献祭和苦恨
黄昏中水流无限
我愿燎木以火,于川泽河道
邀来河伯山鬼
一块郁郁动人的草色
几人烧塔②
几人如醉
几翻无趣

①在现在的吉安市青原区境内。三宗祖庭——江西青原山净居寺于唐神龙元年(705年)傍安隐山建寺,初即名“安隐寺”。
②光绪《潮阳县志》载:“中秋煨芋,制团圆饼,号‘月饼’,晚间玩月以为乐。儿童则聚瓦片结小塔燃之。”古庐陵也有如此风俗。上班来往的路上;我就见过一座小砖塔,垒在一片绿草之上,中空,高约2-3米;很精致。

3、秋入青原(忆旧,兼与大圣)

之一

阳光跌入金黄
在背阳的地方唤回死者的影像
十之月
风踏过群鸟,踏过焚烧的火
野地里云岚四起
呓语喧响

音声碎裂
地平线上行走着孩童
栅栏状的身躯
拽着细腻的血液
善于歌响的元音如此完好

十之月
十个柿子照亮庭院
十之月,身骨衰败

之二

一小杯水,剖开巉岩
傍晚,孤悬着的几株灌木
隐去了点点佛黄
不安的山路银光乍泄
铺向另一边

临到秋季,万物消瘦
星子也纷纷下坠
几块石头,几株旧松
弯曲的山路向前
但是水,水在流动
混合着夏安居的余音

这块水中石
将留下我的气息,迎来清风、欢愉
也迎来半透明的碧桂
它们搅动金色漩涡
在薄暮时分的水杯中

之三

松林鸣响
尘外不相关
有月悄然
它行走在一片黑暗之中
胜似闲庭信步

生何疯狂
死亦何欢
我有一块失去水分的石头
飘散的晚风卷裹光芒
二十三年的岁月加紧了脚步

我愿时间缓慢
间以树影阑珊
愿星河停驻
原谅我迟钝的躯体
愿此刻的月亮只在此刻

它不来自过去
更不导向未来

之四

焚石煮水
不外道场
引车卖浆
堪可真如

夜晚已在候车亭外
我看见你焦急迫切的脸
我看见你低沉的发丝
它们在我饥渴的身体之中

我所有倦怠中,大圣
你是唯一明亮之物
是我所有悲伤诗句中无法掩饰的好
——也是所有幻梦
所有醒过来的黎明

之五

为了你脸上的水
为了你短暂的安宁
如今我写下这些字句
如同十多年前我的孤身前往
夜宿青原

在语言中我总显得过于厌倦
因厌倦而匆忙
在生活中或许亦是如此
我不求宽解,你也不会
因为那是无望的耻辱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09: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7 00:53 编辑

在白日尽头

在白日尽头,
游行华彩和惊艳。

周围是不安定的结果——
对应于双性恋者忧伤的细节。

残照虚无。崩溃的糜烂的脏器。

肉体无羁的脂润。
多美啊:书、电影、CD,展览的脸。


怀土①

之一

在我的出生地
在癫痫病患者的沉睡之地

河水露出半个微笑
老妇人等同于一句败坏的标语

夏日夕阳
将一片迷人的金黄垂放在墙堵之上

田野,村庄,田野
温和之声掀起尘埃

板栗,悬挂着强烈的反光
驱逐了肮脏的雪

在赣江之西
在屋顶上,她有一车的微笑向你致意

之二

发光的鱼,它的音量被调至最低
金银花从未如此地温和

一个惯偷睡在在沟渠边
河水沉寂,空旷,像一层郁热的塑料布

熟悉的水稻遮覆天边
我醒来,把身体从梦中抽出来

而家中的衣橱顶上摆放铜锁的木箱
渔饵不再出声

我不会是最好的
我不会是最好的

之三

我幼小的视线惊异于父亲暴戾的脾性
它坚硬的壳总使我绝望

而他有常年的胃病,这个人
7岁(1931年)失去了父亲,11岁失去了母亲

1981年的中秋之夜我是在极度绝望中度过的
父亲躺在病榻上,请来赤脚医生(他的死对头)为他治疗

我们呢,我想起那个夜晚
兄弟姐妹六个人在黄麻地里忙着父亲未完的农活

(大哥呢,他在另一头窥视)

我身形瘦小,只愿记下梦境般的夜空
风是不透明的,如取自冰层:

掀动黄麻叶子乳白色的一面
并搬走了家中所有的物件

之四

我触碰这片死亡,少时的玩伴如同可怕的虚设
他们比我强壮,游入河心

他们的脸打开来就什么也看不见
但是我能看到红裙小女孩

她使我昏聩而虚弱
不至于过早地与河神为伴

而死亡……我感觉到刺痛,我一点也不担心
从来就自觉是个放慢了速度的证人

之五

夏日,傍晚,公鸡打鸣
突然的寂静卷走村庄

脚步声传来,堤岸边
焚烧的草垛上,一束白烟伸向青天

在大树下,耕牛的脸庞已入黄昏
那时我在哪里

人群会吃惊地缩短脖子,很快消歇
一群无赖子,(他们的记忆力惊人)突然阻止了一个老妇

她用结结巴巴的土语背诵毛主席语录
间杂着少年人可怕的哄笑

之六

我看见一道休眠的栅门
我看见公井边洗刷的女人

我看见一旁蹒跚走动的鹅
我看见1980年的洪水,笨拙的肥猪在泛黄的水里初次游泳

我看见撑竹筏追赶的年轻驼背
他最终死于痨病,他的专长是玩纸牌

我看见童年时硬糖的温暖
我看见乡间路上晚秋的空气

我看见年前上门剪裁的跛脚陈裁缝

我看见节日:元宵,立夏,端午,七月鬼节,中秋……
我什么也不会看见

①有感于聂广友的《果园来信》,写一点故土之情。




敦厚本事

◎生态公园的废弃咖啡别馆

在这里我曾花费不少时间
水烟萦绕  带来轻寒

从头顶的山上过去,藏着几处快慰的天空
再远处,是我工作的学校

时与地:
我认同了必然性的悲伤

如今我翻着带来的闲书
起身,抽烟,顺便听听不远的市声

——那里,生老病死
周流不居



◎希望小学的运动跑道

冬天,南方的阴寒盖住了词语,吉泰盆地
烦忧之情也要倚赖紧缩的节律

我穿上圆头布棉鞋向希望小学走去
经常,我在新华路口的六楼居室向下俯视——

小学堂里,乐乐消耗了白日的光阴
而语句,带着自己的印迹在烟卷里稀释

我选择一处石阶坐下,暮色
掩盖了中心的沙坑

我记起去年的暑期
我与乐乐在这里消磨掉的几个黄昏:

沙粒阴凉,推动他裸露的脚弓
忘情的欢叫声仍似飘在空中


遣怀诗•理想的读


整整一个月,终于
多出来的月份
我身上的力气不在那里

几件事,散漫事
总胜过味蕾上的美人
我还是朝向窗外

而微暗的索引,不是为我写的
而影子系列
结构上是无可替代的好

而情境性:黑色湖泊、夏天、多语义性
而理想的读是一口气扎入水底

遣怀诗•月圆夜

风声仍在大道上,搬来
一座江西的镂空的小城

它堆积自己的副本
从压扁的球形表面生发金色射线,并使之缓缓旋动

月圆夜,食梦之兽潜出
抽象的面孔本自空无

窗棂摇晃,混合萧萧夜声
在月光的安抚处——

那最小的一个,呼吸中全然是体香
她新生儿的手臂向外伸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8 17: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曾兄   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8 19:5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兄的诗中,多有遣怀之感。这正是我读来最感心有戚戚焉的部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9 21: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潘以默 发表于 2013-8-18 17:14
支持曾兄   问好!

多谢以默兄。你的作品越来越有味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9 21: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龚宜高 发表于 2013-8-18 19:57
曾兄的诗中,多有遣怀之感。这正是我读来最感心有戚戚焉的部分。

青蛙兄也是一“痴”,兄的戚戚然说明我们之间的写能够交融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20 08:48 , Processed in 0.05369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