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91|回复: 1

[诗歌奖初选] 萧风 (ID:萧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4 17: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7 01:04 编辑

看戏

走吧走吧看戏去,那厮
黄昏拍着我的门,酒葫芦晃荡
褡裢子晃荡,隐约,有地瓜的香
黄昏的人都不是人。走吧看戏去
煤油灯亮了,老祖宗,从祠堂里出来
走小路更快,不用坐船,不用骑马
跟着半个月亮,爬坡,往天上去
顺便摘棉花,一朵用来装枕头
另一朵,也装枕头。觉分两次睡
戏也要看两次,走吧走吧
那厮等不及,好像要死在半路上
而我,多煮了一个人的饭,我还没吃完
心还软着,鼓声才响了一通
白蛇还没有上场,我不担心
她一亮嗓子,天就亮了




尸检报告

姓名不详,年龄不祥
2012年送检:性别特征丢失
长发,偏瘦,有脚蹼
背部有生长翅膀的痕迹
皮肤完好,但皮下组织烧焦
指甲呈钻石状,留有少许
食物的残渣

手脚蜷缩,如胎婴,侧卧位
左眼角隐见笑容,右眼
有长期流泪的印记。X光下
显示胸腔有异物,呈放射状
不排除是一把好刀,或者
一包炸药的可能

初步认定死亡时间一年以上
但瞳孔未扩散,可180倍变焦
感光度800。肋骨尽数走失
凹陷处,仍有剩余电流
干扰仪器深入的探究
——检测结果:非他杀与自杀
非病痛,非意外事故
暂定死于诗歌综合症


标点

这狗日的逗号,越看
越像一滴未干的泪水,一路走来
它一路停歇,直到嗓子哑了
声音嘶了,它再也嚎不出了
干张着嘴,扔给我们一个
空空的句号。摆出一副心伤透了
就不觉得痛了的架势,不管不顾。而那
偶尔出现的感叹号,就像昨夜
喝剩的酒瓶,那么少!我告诉那妞
“再整两瓶”,她却寒了脸
反问:“两瓶什么?”。真他妈蛋疼
唯一值得欣喜的,是这里出现的
问号,一定像极了,我低垂的头颅
一个低头的男人是可耻的,尤其是在
喝醉了之后。所以这样的经历,最好
是用破折号一笔带过。至于分号
属于稀有的幸福,像眼泪的肚皮上
趴伏着的,一个小情人的沉重
纵使伤心,也算是有的放矢
完全不同于顿号,傻样的
暗哑,漆黑,两眼无光
让我们的齿轮,突然间,停止奔跑
不知道故障在哪里,也不知是否
还有修复的可能。这样的状况,类似于
出现在“尊敬的审判长,陪审团”后面的
冒号,拉长了悬念,不知道下一刻的命运
在哪里,不知道秋后问斩,有没有自己的
黑名单。生命是如此的饱受煎熬
但终有一天,要闭上自己的书名号
将一块大理石种在门前,看石匠的手
叮叮铛铛,刻下一个名字,和最后的括号
“萧风(1976——?)”,呜呼,怨苍天兮
不待皓首,怨隆地兮,呜咽之秋
而石匠最后把锤子一敲,背着手,蹒跚着走了
留给这苍茫的人世间,似乎只有永远,永远
都无法说清的省略号……



发表于 2013-9-1 21: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首满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9 17:56 , Processed in 0.05329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