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初审

[诗歌奖初选] 鹰之 (ID:鹰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28 10: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韩簌簌 发表于 2013-8-27 10:48
鹰的水准不只是在诗歌上。他不同于一般人的是,他一只翅膀搞理论,一只翅膀在诗歌里飞。

呵呵,鼹鼠五技不如乌贼一能
发表于 2013-8-28 18: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鹰之 发表于 2013-8-19 09:14
获不获奖无所谓,我开心的是他也选出了我几首好诗,这好比人间多出个知音!别忘了在中国深入浅出的写作者 ...

呵呵 一首都没有我的。只郁闷了一小会。因为我一直都是紫影。呵呵!
发表于 2013-8-28 18: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多人入选,你以为那个5万元很好进啊。不羡慕,
发表于 2013-8-28 19: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感觉派。
发表于 2013-8-28 23:4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十岁,我拒绝写下一句墓志铭!》



也许四十年后,我八十岁时
才知道脚下这条走了六十余年的路
是老子、苏格拉底、马克思的
还是屈原、东坡、波德莱尔没走完的
不过,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
我已尽得“前可见古人,后可见来者”之欢
身前有五千年细嚼慢咽的数百前世
退可以守,可以像触角碰到异物的蜗牛那样
瞬间把柔软的躯体缩回坚硬的壳中
我身后亦有五千年大快朵颐的数万来生
进可以攻,像出膛的璀璨烟花那样一往无前
是的,对于一个诗人来说
四十岁之前,他有权属于自己,属于爱情
但当他四十岁时,他将无条件的属于整个人类
我用去八十年,只不过
镂刻着一条龙身体上的一小块鳞片



陪我散步的这条11岁的伯恩山犬,
是第四条还是第五条,我记不清楚了
还好,它和我都还能在无色无味的空气中
津津有味地嗅着
对于我,它已经相当于128岁高龄
从三年前,我就发现了它眼神的变化,
它守望我的目光,似由爱戴悄悄转化为爱怜
我知道,不打扰它,就是对它的最大尊重
是的,我们已习惯了这种互不干扰地滑动。
有时候,我停下脚步来等它
是它又从古老的树丛中发现了新鲜的气味
有时候,它也会停下来等我
是我又在暧昧的枝叶间发现了些许神秘气息
诗人啊,那些神采奕奕的大气象
不就是由这些气息一点点荟萃成的吗?



为了躲避时空那些瞬息万变的锋芒
我已经像一条老变色龙一样狡猾了
从不随意搬动桌椅的位置,甚至
连衣帽架上的衣物、书柜里的诗集
桌上的鼠标、键盘、墨水瓶、笔筒、烟缸
也从不轻易移动它们。我不会
让“气息异常”控制我的房间。
因为会“躲避”,我将性格保管的那样好
八十年了,依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对于我,山川、大地、河流、天空、云朵
都是空心的,猛兽、牲畜、昆虫、鸟儿、鱼儿
的身体,也都是空心的
它们的内部,我都不止一次抵达过。
多年来我一直喜欢这样漫不经心地走着
在每一条路上悠哉悠哉地“消失”着
我已经习惯了,这种“随时随地消失”带来的魅惑力
像一滴水融于大海那样,在人群中消失
像一棵树融于树林那样,从原野消失
有时还会缩小,像啄木鸟那样躲进树洞里
像一个音符那样躲进一首曲子里
像一个意象那样躲进一首诗里...



那些像一闪一闪的充电器般的星子们
是在不厌其烦地为我充电吗?
当我像个“大”字躺在床上,我是开放的
我的78关206寨四十年前便已打通
我似能听见那些生生不息的电波
像一条长河在我身体上哗哗奔走的声音
每个白天,我都温习着那些马匹的站立之姿
每个夜晚,我都模仿着蛇们五体投地地潜伏
这些不言不语的智者,一出生便汲取了
那些储存在身体里的天意,它们能告诉我
一个诗人八十岁的肉身还有多少秘密可言?
我用去六十年,反复修改着那些静物的表情
如果哪一个命名是强制的,我便要承受
“指鹿为马”带来的戾气反噬之苦
它们会像窃贼永远花不掉的赃物那样
在我身体中布满淤塞,阻挡那些“能源”的通过。
当“桑树气破了肚,柳树笑弯了腰”的情形
真的出现,诗人啊,上苍已摘掉了你头上的王冠。
而那些恰到好处的命名
也会令我享尽女娲造人般的无穷乐趣。
当那些生生不息的“电波”
在我身体里“击空明兮泝流光”
我仿佛看见,那些不该故去的死者
从坟墓中翻身坐起,衣袂飘飘奔向天堂
我仿佛看见,那些灭绝的物种
互相搀扶着,从遥远的池沼、粪水中钻出
抖落身上的泥淖,一溜烟奔向蓊郁的森林
此刻,我是幸福的。这世上
还有什么比“复活”更伟大的工作?



当那些浩浩荡荡的天风
翻动着枯黄的玉米叶,也翻动着我
我也不止一次发出唏嘘,我要不要
把诗人最后的一句墓志铭写出?
这些年,我不过像一个尽职的牧羊人
一次次把愤怒的羊群赶入一个羊圈
获得一整个小房间膨胀的力量
我不过像一个尽责的厨子
把那些酸的、甜的、苦的、辣的物质
反复放入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中炖着
直到它们凝铸成一种最单纯的味道。
不过像一个不厌其烦的大海
把那些长的、短的、粗的、细的
乖张的、规则的、暴跳的、舒缓的河流
反复卷入宽腹中,制造一种不规则的涌动。
是的,这些年我只不过重复着这一项工作:
把那些愤怒的、清醒的、酸的、甜的
生猛的懦弱的意象,都圈入了
一幅既悄无声息又杀气腾腾的八阵图中。
而此刻,我的眼神依然懵懵懂懂
我的脚步依然踉踉跄跄
我闭上眼睛,万物燃烧
我睁开眼睛万物假寐
有多少狡猾的物种,仍然在飞快的进化?
我还要去俘获它们,重复俘获它们!
此刻,我拒绝写下墓志铭!
当第一阵秋雨鞭打在瘦瘦的蝉声上
60年前我说,不过是一把吱吱响着的电锯
即将滑下夏天的脖颈,似有什么在解体。
40年前我写到:不过是一块烧红的烙铁
在水桶中吱吱吱地淬火,似有什么东西在变硬
也似有什么东西在成型。
今天,我将这样形容它们:
像一块脂肪在烧红的锅底上吱吱吱地融化着
似有什么物在消失,也似有什么物在产生。
是的,我还有机会修改它们,反复修改它们!
我反复新生着的末梢神经仍像婴儿那样丰盛
我毛茸茸的触觉仍像丰腴的蚌体那样敏锐
当一闪烁迷离之物又被我感觉之螯瞬间钳制
我全身体细胞将又逢一场绚丽的裂变
就像80年前,第一次准确含住母亲乳头
我双股微微战栗,鼻尖上渗满细密汗珠!




提上来欣赏~
发表于 2013-8-28 23: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风的日子》


无风的日子
雪是慢的
像月亮在缓缓褪着羽毛
树被一动不动摁在斜坡上
如我掌中生命线上密布的分叉
静静兀立着


从儿时起
那些相看两不厌的树
就如同一盏盏油灯
点进我的身体中
不需反复推算
我早已认定木火通明之身。
印象中,打开大山的钥匙
一直在那些暧昧的根须中珍藏
它们说,扭动,引爆那泉眼
每一座山峰便汩汩绿起来



作为一个宿命论者
我已学会,在国运昌隆时刻
充分做到耳聪目明、轻手俐脚
生命线上那些平滑、通畅的部分
是属于我的祖国、亲人、朋友们的
而那些树丛样兀立着的斜叉
则属于诗歌
它们会像一只只噬影兽
汲走我生命中全部厄夜的水汽

发表于 2013-8-28 23:4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陀螺》

所谓“修行”,就是不停地放弃“小众化”——题记


冬青、合欢、蔷薇、丁香,和
那棵结瘤不止的刺槐树
都是一只陀螺
它们不分昼夜地转动
似等待着,空气中一扇隐匿的门
被瞬间打开,有人能与它们恰好遇上。
它们每转动一圈
身体便裸露出横的、竖的、圆的不同入口
似在指示我  以不同族类的形态
加入它们。
每次,穿起乡下寄来的那双薄底布鞋
下楼  轻轻步入园中
总感觉有数秒钟的晕眩
身体中  似有一个螃蟹的、蛇的、鱼的我
趁机抽身而去。

昨日,那棵挂满红绸的千年古槐
突被大风吹折,扑倒在路面上
树干内空空如也  一览无余
像一只被疑装满水的桶骤然打翻,却未淌出一滴水
而躺下的枝条依旧婀娜如斯……
在春风涌过树洞那些浩荡的呜呜声里
我还是读懂了“他”最后一句话——
“这一千年,我每天流逝一次小众化”

发表于 2013-8-28 23: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好的诗歌希望评委们能看到~~~
发表于 2013-8-29 21:30:27 | 显示全部楼层
紫影 发表于 2013-8-28 18:17
那么多人入选,你以为那个5万元很好进啊。不羡慕,

哈哈哈,进不进都开心。最起码有人认真读过你的诗,不亦乐乎
发表于 2013-8-29 21:31:20 | 显示全部楼层
紫影 发表于 2013-8-28 18:15
呵呵 一首都没有我的。只郁闷了一小会。因为我一直都是紫影。呵呵!

今年还有机会呀,继续努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1 15:30 , Processed in 0.13781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