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初审

[诗歌奖初选] 鹰之 (ID:鹰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8 13: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鹰之无疑是一个大诗人,从他的作品就能看出这一点,无论胸襟或者视野,作品充满了思想性,他的短诗或者长诗都能充分地体现出这一点,尤其是他的长诗,《八十岁,我拒绝写下一句墓志铭!》一诗我读过好几次,我为其内心世界颤栗,在这样的诗歌面前,我也低下头来,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入选?
发表于 2013-8-18 18: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别来祝贺鹰之诗人,呵呵!继续努力吧!
发表于 2013-8-19 09: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鹰之 于 2013-8-19 09:31 编辑
西厢阁主 发表于 2013-8-18 13:44
鹰之无疑是一个大诗人,从他的作品就能看出这一点,无论胸襟或者视野,作品充满了思想性,他的短诗或者长诗 ...


但我还是很佩服这个评委,因为他意外地选了我一首好诗:

《击木而歌》


没有啄木鸟
我们代替它捉虫子
木头怕疼
我们不挖那么深的洞
大好春天里
我们围着一根大木头
敲敲打打
有虫子探出头来
我们啪的一声,开枪打死它
虫子不会实行计划生育
产多了卵总要钻出来
拉登没有了
有的是子弹对付它。
春天来到了,秋天还会远吗
只要下场雨
就有一个小芽钻出来
我们就看到一串果子
我们击木而歌 哈!哈!


啊,我们的快乐交响乐
虫子钻木头的声音 沙沙沙 沙
我们敲锣打鼓声   砰砰嚓
我们开枪声 啪 啪
新芽破壁声 唰


这是首一般人很难懂的好诗,他能选出足见慧眼!这是首批判现实主义力作,“绝望的幽默感”把内在痛感推向极致,理性机锋远超闻一多的《死水》、北岛的《回答》,把其当作一个微型版《荒原》未尝不可,我向他致敬!另外他能选择《上帝是我的烟瘾》也足见其高明,这一首也半点不比《荒原》逊色。
发表于 2013-8-19 09: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紫影 发表于 2013-8-18 18:20
特别来祝贺鹰之诗人,呵呵!继续努力吧!

获不获奖无所谓,我开心的是他也选出了我几首好诗,这好比人间多出个知音!别忘了在中国深入浅出的写作者历来都是倒霉蛋。
发表于 2013-8-21 16: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意向深,有高度,句子好。
发表于 2013-8-21 16:2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消息       
9#
发表于 3 天前 |只看该作者
再如这两首,也同样具有“世界性”:


《无风的日子》


无风的日子
雪是慢的
像月亮在缓缓褪着羽毛
树被一动不动摁在斜坡上
如我掌中生命线上密布的分叉
静静兀立着
意境真好,此时像一个人站在无风的雪中,正在享受那份慢。
发表于 2013-8-21 16: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9#
发表于 3 天前 |只看该作者
再如这两首,也同样具有“世界性”:


《无风的日子》


无风的日子
雪是慢的
像月亮在缓缓褪着羽毛
树被一动不动摁在斜坡上
如我掌中生命线上密布的分叉
静静兀立着


从儿时起
那些相看两不厌的树
就如同一盏盏油灯
点进我的身体中
不需反复推算
我早已认定木火通明之身。
印象中,打开大山的钥匙
一直在那些暧昧的根须中珍藏
它们说,扭动,引爆那泉眼
每一座山峰便汩汩绿起来



作为一个宿命论者
我已学会,在国运昌隆时刻
充分做到耳聪目明、轻手俐脚
生命线上那些平滑、通畅的部分
是属于我的祖国、亲人、朋友们的
而那些树丛样兀立着的斜叉
则属于诗歌
它们会像一只只噬影兽
汲走我生命中全部厄夜的水汽

我估计他们之所以不看好这一首,可能是因为把这个“生命线”当作形而上“命运”去读了,实际在此指的是掌纹上的分叉,呈现本体上是形而下的,如果他们再多看两遍可能就明白了。



《陀螺》

所谓“修行”,就是不停地放弃“小众化”——题记


冬青、合欢、蔷薇、丁香,和
那棵结瘤不止的刺槐树
都是一只陀螺
它们不分昼夜地转动
似等待着,空气中一扇隐匿的门
被瞬间打开,有人能与它们恰好遇上。
它们每转动一圈
身体便裸露出横的、竖的、圆的不同入口
似在指示我  以不同族类的形态
加入它们。
每次,穿起乡下寄来的那双薄底布鞋
下楼  轻轻步入园中
总感觉有数秒钟的晕眩
身体中  似有一个螃蟹的、蛇的、鱼的我
趁机抽身而去。

昨日,那棵挂满红绸的千年古槐
突被大风吹折,扑倒在路面上
树干内空空如也  一览无余
像一只被疑装满水的桶骤然打翻,却未淌出一滴水
而躺下的枝条依旧婀娜如斯……
在春风涌过树洞那些浩荡的呜呜声里
我还是读懂了“他”最后一句话——
“这一千年,我每天流逝一次小众化”
很有哲学味,引人深思。
发表于 2013-8-24 10: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虫哈哈 发表于 2013-8-21 16:18
欣赏,意向深,有高度,句子好。

每一次大赛实际就是看评委,评委高了,中国诗自然就高了。所谓眼高手低和眼低手高都是相对的,总之自己的水准多高,看到的好诗就多高
发表于 2013-8-27 10: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鹰的水准不只是在诗歌上。他不同于一般人的是,他一只翅膀搞理论,一只翅膀在诗歌里飞。
发表于 2013-8-27 11: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鹰之博读是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5 02:24 , Processed in 0.15433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