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初审

[诗歌奖初选] 陶船 (ID:陶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28 19: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晃一年过去了,秋天在搬走它的头像!很关注几位老友动向!祝贺你入选!
发表于 2013-8-29 10:3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陶兄,吉祥如意.
发表于 2013-8-29 10: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炎子 于 2013-8-29 10:34 编辑

“长城是一副假牙
秦始皇在上面吃人
孟姜女在下面吐血”
——形象的语言,形象化的艺术!
顶一个
发表于 2013-8-29 18: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张成德 发表于 2013-8-28 19:35
一晃一年过去了,秋天在搬走它的头像!很关注几位老友动向!祝贺你入选!

一年了。这是很深的缘分。
为你祈祷!吉祥如意!
发表于 2013-8-29 18:4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陶船 发表于 2013-8-29 18:29
一年了。这是很深的缘分。
为你祈祷!吉祥如意!

'大地太丰收!一年黑暗让我看见阎王的眼睛!'以海主席话作为一年共勉!
发表于 2013-8-30 08: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船行湖畔,人行天桥。
慈悲诗心,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3-8-31 20:2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松林湾 发表于 2013-8-29 10:31
问好陶兄,吉祥如意.

想念松林,感谢您一直以来的厚爱!
有兴趣看看我的新作:
http://bbs.artsbj.com/forum.php? ... mp;page=3#pid424386
为您祈祷!吉祥如意!
发表于 2013-9-4 13: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炎子 发表于 2013-8-29 10:32
“长城是一副假牙
秦始皇在上面吃人
孟姜女在下面吐血”

谢谢您!
为您祈祷!吉祥如意!
发表于 2013-9-10 13:37:58 | 显示全部楼层
牛耕 发表于 2013-8-30 08:58
船行湖畔,人行天桥。
慈悲诗心,阿弥陀佛!

船行湖畔,人行天桥。
慈悲诗心,阿弥陀佛!

——谢牛兄。多交流!愿吉祥!
发表于 2014-3-5 21: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添新作11首:

莲塘

人头攒动的
街市:高速旋转的
蜂巢。

装满喜怒哀乐的
房屋,在雨中
奔跑。

哀嚎的蝉
将寄居一夏的树
视作怨敌。

滑翔的云彩,桥的影子
在江水的梦中
颤栗。

烟囱依旧
在生长,为了挑落
月亮。

老人在鸟笼中
被一只绿毛斑鸠
圈养。

千疮百孔的
假山,风过后
满头白发。

穿校服的学生,玩得
很快活,一边喝着
母亲的血。

鹰潭

我们
在一个装满鲜血的
巨碗中
翩翩起舞。
书本从图书馆飞出
引领
心脏向教堂深处跳动。
生活停留在
快速旋转的方向盘上。

至于早晨飞舞的
扑鼻油墨香的蝴蝶。
苦难来自
自身的翅膀。

灵魂的记录簿上
海水咸涩。
至于从天空
撕下的几张面具
中午打着饱嗝。

夜的森林
有一种令人惊悚的
嘈杂。

远方
——题杨佴旻先生国画《远方》

1、

在光的映衬下
葡萄们
如引人探究的典故。

我时常忘记
它们身后
尸体堆砌的墙。

2、

去远方。
通过一整夜铁皮
黑屋的囚禁
来到天安门旁。

它只是冷酷石头
垒成的看台。人世间
还有什么
值得眺望。

3、

午夜的地铁车厢:一个
睡姿博物馆。

偶乃克的
王府井。三十年辛酸打碎
在一只酸奶瓶中。

面具们在葡萄藤上
晃动
像蒸发的露珠。

与世隔绝的太空舱
——疾驰的列车
如躲在一旁的命运。
——你将把我
掷向何方?

中关村的早晨

麻雀叫醒
早晨的巨人。蝴蝶之翅
彻夜扇动。终于停歇
在路灯的挽联上。月亮
如一张等待填写的
账单。

我们整日忙于
支付。汽车时而爬行
时而歇息。车灯
在刀尖上
闪烁。为了支付
千万只甲虫
被城市战车
碾成粉末。蜘蛛布下
大网。等待谁来
偿还。

麻雀叫醒早晨的
巨人。为每份账单
填上千差万别的
数目。

未名湖畔的礼堂

生存的意义
是否在于
被一只麦克风捧住。未名湖畔
掌声的海浪,托起一颗颗
钻石。在一束
企图照亮所有人的灯柱下
依稀可见
被刀切割的痕迹。

人人想象中
有一个对鞋子饥渴的
舞台中央。所有人的言行
像车轮驰过铁轨
没有误差。
若无邀约
不可能
在特定时间抵达。

斯诺在礼堂
星空的天花板上方
眺望。寻觅熟悉的身影
在黑暗中扶持一把
或者
准备给谁一记耳光。
四十年,一个白人的倒影
在校园流浪。

李大钊用胡子、毛泽东用蒲扇
拂来一阵热风。
是否能给礼堂的
谁带来什么。曾经
为此忙碌,或丧失头颅。
过往都曾播种
自会结出果实。如同雨的浇灌
一定与龙王有关。

2013、9、27北京华侨大厦,在草树钻石住的房间,即兴写和即兴贴到北网。


良乡

1、

没有家具,显得
空旷,我租住的没有窗户的
地下室,如一句沉闷的笑话。

九月廿六的聚餐
一定有什么
触动我,餐桌的旋转改变了
生活。尽管我无法真切地记起
一只酒杯的轮廓。

故别虽一绪
事乃万族。来北京
无所谓对错。如临渊的蚂蚁
从一棵稻草,爬到另一棵。

2、

地铁属于我,通往黑暗的
湿滑铁轨也是我的所爱。

属于良乡镇的,除了雾霾
还是雾霾。

我一个人的
北京,从天安门到落叶
被一层忧伤覆盖。

3、

长虹大道:脚还在
通向天空。刺猬河边
母鹿昂首时
遭遇
前世的猎人。

4、

尽管我无法记住
一只玩具气球的轮廓。

一座小镇是一粒沙,
一粒沙也是一座小镇。

鱼生于水中。
猴子学会作揖。
老虎毙于苍翠的山林。
毒蛇的微笑是一道闪电。

5、

从地铁到地下室,人间……暗无天日。

从南方到北方,人群
血流不止……我们皆堕落
在假面舞会之后。

长阳

床燃烧后
一地孩子。

纸张轻松
击败了嘴。凶手
在瞳仁深处
跋涉。发型吸引了过多的
灵魂。酒替代折扇
炫耀于空中。厨师的酒窝
绑架牙齿。长颈鹿的左腿
有蛇的凶残。马桶人所共知
忍受了太多
重负。为了给世界留下种子

上帝种出
黑色西红柿。

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

世界并非平的。行囊
千差万别。有的装满
冰凌,那是射向别人的
寒箭,返回自身。有的鼓满
风,过去曾经
吹拂
有的装着地球,曾用微弱的火
照亮天穹。过去撒落的
种子,次第成熟
出发之地,迥乎不同
无法罗列。

缘起性空

掌声在领奖台喧嚣时
懒汉在午睡。

皇帝请他当女婿
但他不愿收回
长长的涎水。

你在峰顶,我在峡谷
都是在别人的梦中。

无所谓高潮、低潮
所有的路,都是平的。
那些诱人的曲线
产生无穷的错觉。

我们在幻觉中
感觉充实
如同端上一笼
热气腾腾的包子
抽筋的胃顿觉饱胀。

无我

需要一个容器
盛装泪水。
如同需要一把刀
切开苹果。

夹竹桃的花
有毒。
女人是一种
假象。

万物

企鹅的太阳
带着寒意。我们的祖先
寿命短暂。相隔五条河流
我们说着各自的方言。

一对老夫妻在树上刻下:
“来世再见”。出生不久的小狼
闻到血腥
亢奋起来。露水像观光客
抵达
每片树叶。牙医
不取悦牙齿,但
相信疼痛。我服下药片
就着一杯清水——

感谢万物。称之为必然的巧合
和称之为巧合的必然,如同大地
没有缝隙。笑容在灌木丛后面
时隐时现。被风吹走的天使
何时再相见。在终点站
不觉孤单。一生换一个
舞伴。一对小夫妻各自
背着一把剪刀
在檐下筑巢。云朵四散

在我们头顶上方,无数次爆炸
又无数次愈合的
被过度仰望的天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7 22:23 , Processed in 0.11114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