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886|回复: 30

[诗歌奖初选] 窦凤晓 (ID:窦凤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4 16:2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6 22:05 编辑

犀牛戴着花环


犀牛戴着花环
融进傍晚的光

她体内的铁树
花开得哔剥作响

这多难啊。你知道路还远
兼带随之而来的羞愧

你不能用犀牛的速度
制止它们对美的理解,你无权

惩戒,因它无端念出
“曾是寂寥金烬暗”

新娘们踏过田埂,初夜的教科书
以狂澜为告诫

爱吧,太冷了。先纵火取暖
然后再用灰烬纹身

从嗜好中找到天堂
旧天使站成一排,缓慢地解除你的脸

2012-1-5



是这样的


雪。鸬鹚。跳动的火焰。
蓝色想法。白色垃圾。
面包房。游泳池。情侣。流浪犬。

居民的野外。冷的专制主义。
很久没见的暮霭。连同“早上是这样的”。

世界。是这样的。
被一条路卡住。是这样的。
指纹控阻止落日的赴约。是这样的。

天堂即地狱。塑料袋。一次性手套。
是这样的。

推门。放下。解开。无人交谈。
试图制造响动。

一次途经。
终生豁免。

是这样的。
2012-1-6



辋川记


那人去后
野藤遍布幽谷

溪涧自山间涌出,道路环辏
如数学谜题

你一定为她醉心过,为她——
甘愿一腔心血化泉水

她的渴饮与
终南之秀,抻在美的两极

蓝田屈居其右,
如爱之无可解决
2012-1-17



花园


无名小路
建造流水

走着走着,他们一转弯
拐进情欲的花园

远山闪出膨胀的身体,世界核心的
长条椅上,胖鸟的孤独拂乱枝头

没有什么可说的,除了
“溃散”。溃散是宇宙的主旋律么?

谁?长条椅,参差的蜡烛,房间牌;
被列车收割的风景就地倒伏

不要再激动了:裂帛山水,黑白教育。
红颜乌发对应纷纷的别离

你快得来不及看到这一点,如垂钓者
囿于其快速移动的轮胎

拎起皮囊,所剩无几
花园乃别离的尊称
2012-3-4



山中


山,用树形的寂寞
妨碍我们。细长的瀑布自高处跃下
末梢处随风而散

危言无法劝慰
动态的情感生活,因为见得少、听得多,
审美容易被外物裹挟

对“我”来说,“你”根植原地
却令时间的顽石受其成形,非你所愿,
如是我闻;

河流与芒种的关系媲美孤峰与谷雨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你曾到达边界。
如今,我乐意说一些你毫不知情的事

以指证命运中缓慢的远离;
但庄子言“吾丧我”,在春色向人们袒露捷径
的中途,你知音般随风赶来
2012-4-22



生存机制之歌


在频繁到来的桌旁
光线忽长忽短,锻炼节制。你
按时坐下,系好餐巾,
埋头咀嚼,吞咽
中途打电话,小便,上床小憩,偶尔
轻轻地跳一下。
时间应该用厘米计算,或许
更短些,以便让餐桌每一次的到访都
失陷于它逻辑的混乱——这样,治愈便成为
不可破解的难题
你确实更高兴吗?
——远方来信,更不啻于一场
小型庆典,你换上纱质礼服,
在烈日斑驳下展读,显得年轻、单纯,值得
用爱赞美。须臾光线流转,风度退化,
谜团制造者们露出
轻浮的笑容——你上当了?庄子和他的蝴蝶
都没有唤醒你?
呵,在词典中,在海边,在林间小路上,
瞧,你又来了,
并已接受了一位异性的邀约——我惊奇于你的毫无厌倦
无论是对于你的幻觉制造者
还是幻影本身
2012-7-19

 楼主| 发表于 2013-8-14 16:3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6 22:07 编辑


心忧曲


中午十一点半,我打电话
给一个无事可做的人,告诉他:蚂蚁搬运工
已经开始大举罢工了,趁着天气好,
争取挤到它们中间,占个好位子
跟姑娘们玩玩跳水、转圈游戏,在人缝里找点吃的
再把耳朵里里外外清理三遍
务必做到求真务实,一丝不苟

“我欲致虚极,守静笃。”
“未若绕树三匝”

啊,让我来假设,他正急着去赶一场午宴
无暇听我罗里啰嗦。然而:
我虽口袋忧患如巷道,但头发很萝莉。
你用万金油抵挡,
但我有千里驹——万物并作,吾以观复
不得不说,在摇摆的程序与道德之间寻找均衡点
这世界,没事找事的人多了去了
2011-8-24



关于观念与理想的锦衣夜行


大量 的 词语
养活 几个 电信局
形式 主义 美好幻觉
无症可对 个人主义 小集体 焦虑
口干 上火 喝水 充饥
拔苗 助长 焚琴 煮鹤
几首诗 拯救 一锅 稀粥
太 天 真 了
语言 不 造成 不 解决
真正 的 困境
只 着迷于 短暂 失踪 
巉岩 断壁 一无 所获
就地 取材 国家 策略
狭小 的 现实 街口 
挂羊头 卖狗肉 对石头弹琴 风马牛
绝活儿 找到 魔术师 
累卵术 铤 而 走 险
2011-10-16

 楼主| 发表于 2013-8-14 16: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6 22:08 编辑


病句


一百只鸭子煮熟自己
练习另外的出路
这事儿称得上悲怆

林花谢了春红
太阳被黑斑弄瞎
责怪世人病句太多,让它找不到北

一百只鸭子摇摇摆摆
它对它说“小鱼,小虾,给你”
这不再是情话
只是煮熟了的鸭子的病句

甜蜜但倾斜的海水
流进太阳,灌醒它,像一个被施虐的酒徒
一百只鸭子热闹地打闹着
不疼也不痒
2010-09-04



环形山麓


有点像沿海路
挫顿的小平原,但也不完全像。
有些湿润,有些咸。
身边陌生人咕咕叫着
让人吃惊于这次旅行的过于平庸,但不包括
这条路,这雨,雨里迅速向后的草、树、庄稼。
现在,我愈来愈热爱这些
不说话的小东西,曾经喧闹的
逐渐平息,像一只蚌呼出的珍珠,
看上去,静下来的景物
圆润得有些平淡无奇
甚至雨也不能改变这一点。除非,
这场雨会修复
物我之间的对应关系
但得到的仅是反例:
一座消隐了名字的冰山
跟踪着我们,盘旋,周折,力图抗拒
地形的局限;我有些冲动
但只是顺着一条路,越走越远。
2010-09-08



袋鼠


红衣服的袋鼠
躺在沙发上睡觉:这不是澳洲。
清早,我打理好交给他的书信
并且说:装好,别丢了
随手拿起一本书就出了门。
那本书很硬,有些硌人;轻轻转身就啪啪响
——一种类似爆炸的声音
想像一下:这样过日子
是不是过于戎马倥偬?
袋鼠醒过来,小小的脑袋
机灵地四处转动,估算
多长一跃才能跨过
醒与睡的鸿沟(它的确能肯定吗)
我把右手轻轻放在它的脑袋上
它优雅的身体像扫把①,多年来已跟我
达成默契:如果我
要练习在草叶下隐身,就要向它讨教这些
跨越山水和市井的技艺
尽管跳跃是世界的虚数
但它的优点是柔软而能持久。

①:语出作者儿子小可(7岁时)
2010-10-22



 楼主| 发表于 2013-8-14 16:4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6 22:00 编辑

作弊的女人

她总爱跑很远
到河边照镜子。并非
一无所获,在延展无限的玻璃球内
她奋力跳跃,用诗人的腔调
模拟这个和那个的声音
“假如他活着,情况会怎样,
他会到那儿去么,怎么想,怎么看我?”

他未曾存在。谁在说谎?
时间的岩石
承担语言的冲刺:但文字是阴性的
小草是阳性的
她兴奋起来的喊叫是阴性的
与之对仗的
松针是阳性的

受日常的落日驱使
梦境总是延时
她甚至准备皈依了
只需一个垂死的神祗
用幸运的手指
回声一般召回她,点燃她

红销翠减无可避免;流水与镜子
腹地和边缘;后一个的好
有别于前者。
现在,她已熟练掌握
用谎言缓解痛楚的技巧——
那些冒险家:撒谎者,叫花子,颂扬虚无的政客;
那些孤独训练:可疑的质数,被教化的词
发表于 2013-8-18 22: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这个更好,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窦凤晓的作品?



  自我之鹤    窦凤晓
  
  有时候,它们从思忖着的夜晚
  过于荡漾的形骸
  活人的面包堆在沙上
  是多盐的,也是多义的
  歧义造就翅羽的舒展或者闭合
  它拒绝承载,并以绝对之轻
  否定微不足道的体重
  实情波诡云谲,如他人的念头之绝难想象
  不可能以谎言建筑塔尖
  在自我的困境之内,鹤不变。它强调自我的扇形
  决不许走下坡路。要是它低下,就成为感知的俘虏
  2012-2-18
发表于 2013-8-18 22: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在窦凤晓的诗中,“中毒”。
发表于 2013-8-18 22: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恭祝凤晓姐
仙福永享  寿与天齐
发表于 2013-8-20 19: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川诗歌 发表于 2013-8-18 22:00
我觉得这个更好,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窦凤晓的作品?

是的,这个是我的,多谢金川兄贴来。这首诗的分节:

自我之鹤    窦凤晓
  
有时候,它们从思忖着的夜晚
抬头,水纹抵挡住
过于荡漾的形骸

活人的面包堆在沙上
是多盐的,也是多义的
歧义造就翅羽的舒展或者闭合

它拒绝承载,并以绝对之轻
否定微不足道的体重
实情波诡云谲,如他人的念头之绝难想象

不可能以谎言建筑塔尖
在自我的困境之内,鹤不变。它强调自我的扇形
决不许走下坡路。要是它低下,就成为感知的俘虏
发表于 2013-8-20 19: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3-8-18 22:18
再次,在窦凤晓的诗中,“中毒”。

钻石兄好:最近与几位诗友与谈,都很羡慕你的诗作与状态。祝收获!
发表于 2013-8-20 19: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发表于 2013-8-18 22:21
恭祝凤晓姐
仙福永享  寿与天齐

这个祝辞,不由让人美哉、乐哉。。。问好傲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20 03:49 , Processed in 0.06399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