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934|回复: 2

[诗歌奖初选] 钱磊 (推荐者ID:木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4 16: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5 11:18 编辑

哑剧简史
  

  “驭者轻轻敲打着手中的棋子,
  仿佛那是解放的丧钟。”
               ——桑克《嵇康》

  

  
  1、化妆间记事

  事物从来不以完整的词存在
  在化妆间,身影雷同
  每一种色彩都会面临被否定的命运
  台词也无力洞见
  我不能说出的是非太多
  除了设定盲从的表情
  诸多法则,皆不可应对怯场
  或许每个人的孤独,都是豢养的猛兽
  需要重复去训诫,增加或删减
  困境仍未显露全身。如果是声浪涌来
  我藏住体内的风,和替身一道回去

  
  
    2、风信子或剪辑师

  偷学技艺后,尤喜越岭翻山
  以为迷途不过是手中的玩具
  成长让我们如此相似,露水无语
  那是初学者朴素的理想
  经过田野,四下静寂
  星空如同巨大的手,长满羽翼
  我与你温习功课,喜忧全忘
  当读到一夜华发,从破裂的茎秆中
  绘出地图。我何曾如此黯然
  向你谈起的爱情
  是我模仿的,途中喧嚣的形体

  
  3、独裁者遗像

  次日来信,我所虚拟的角色
  被安置与幼时的木马为伴
  你离开舞台后,我和词语相互猜疑
  它每剪掉一株枯枝
  我便获得观众抛出的糖果
  这似乎是我取悦于游戏
  但还是最爱你的表演。信中说道:
  你擅长——“仰落惊鸿与俯引渊鱼”
  像游走于绚丽的俩姐妹房间
  不过一支烟功夫,便从朽木
  潜入竹林。你擅长的还有倒立
  从溪水里钻取火源,这是时间的身影
  归于自身,我尝到了奖赏的甜
  羞于与你分享

  
  4、副诗:虚构之旅

  
  我为舞台的高悬而忧愤
  穿过剧本,你认为错误是相对的
  只因生活的危险,使一切趋于完美
  这封面狭窄而油黑,仿佛是春天的大衣
  沾染了葬礼浑浊的气息。靠近死亡
  这是唯一值得冒险的事
  黑色可以篡改秘密,譬如铸铁燃烧
  淬炼出锋利的真相,这是唯一揪心地得失
  那么你所舶来的悼词,充满敌意
  将怎么满足颠倒了的万象
  不会再有喜讯如诗歌般让我沉默
  不如送我一程,顺着风

  
  5、开场白或影子之诗

  喷雾机卡住干冰,我们才得以小憩
  观摩者依旧有序等候,只剩雾霭为减缓痛楚
  按照灯光的意思,盗取了彼此的肉身
  总是一个玩笑般的开始,让我们继续书写
  你架起木梯,疏导出场秩序
  仿佛是规则的缔造者,加速词语的种植
  你也为丑角悲戚,将进而立之年
  仅获得一次表演。新鲜的剧目相继盛开
  如走进幻象中的松涛,山雨欲来
  雷动的掌声叛乱般托起我轻盈的身体
  你说:我是自己唯一抛弃的信徒
  现兼职为剧场修理枝蔓,身患暗疾

  
  6、羞耻录

  不再对所见之物吝惜修辞
  我指鹿为马,向邻座推销点睛之术
  在漫长的夜里,掏出针尖
  寻找哽住道具的肉刺。一切美好的
  都会在生长中消逝,你教我缘木求鱼
  “从倒彩里出发,于无言而终——
  不再为获得什么而羞耻。”
  至此,屈从于黑夜为我化妆
  主角答非所问,对镜练习脱壳之计
  当然,演出无非是窃取一个词
  调解讥讽与赞美的平衡。不必惶恐
  这只是虚妄的狂欢,我们正在经历

  
               2013.3.13-3.25

   
  
  
简介:钱磊:1985年生,贵州盘县人。有诗作发于《山花》《诗刊》等刊物,诗歌入选多个选本,参编民刊《诗歌杂志》,获中国“80后”10大新锐诗人奖。
通联:贵州省盘县红果经济开发区50米大街百联电器553537
发表于 2013-8-27 11:5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化外之气,有味儿
发表于 2015-2-11 11: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钱磊,怎么在温暖的贵州就忘记了寒冷中的钟磊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6 08:05 , Processed in 0.05146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