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168|回复: 18

[诗歌奖初选] 卓美辉 (ID:卓美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4 16: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5 02:17 编辑

马尾街

1.
紧贴湿凉玻璃窗的那张脸
还在爱着——

那是我最小的妹妹
失散于多雾码头

在马尾街,大部分门窗
由幽怨的目光构成

左邻右舍看不清
唯有你,还暗藏着

一小片雕花玻璃
与童年的某次坠楼事件有关

2.
几十年了,每天路过
同一条街。听惯了

背负铅皮书包的学童
与围墙的摩擦。供销社

高傲的柜台,甚至连
小镇电影院的门廊

也常年修缮。起初是榉木
云杉;落叶松;不知名木

直到有一天,所有的街巷
都被换成鲜亮的名字

3.
又是台风天,哑巴一大早
拖来戏台边刮落的广告牌

他手脚并用,在你屋后
忙活。又锯又钉,哐哐响——

“要打开三口窗
有一扇朝南。”可以望见河水

淹过你家门前的台阶
每月初一十五,你会遇见她

穿戴齐整,独自坐在渡口
不知已过去多少年

4.
马尾街走一半,右拐
是桶街,百年世利店的掌柜还在

跟炒蚕豆的小伙计交头接耳
过完这个夏天,他就会

瘦成一根鱼骨头
扎入老板娘辛酸的身世里

荒草蔓生墙头街角,阴雨
连天。一个异乡人住进

马江旅馆。掏出这个小镇
前所未见的身份证

5.
每隔一段日子,我就会踏上
那段铁路。它紧挨着后街

躬曲在时光的草丛间,如一对
被显赫家族遗弃的亲兄弟
  
每一座无名小站,每个周末
都会有一个瘦弱的孩子,在等火车

把他们的父亲送回家。每条后街
都会有孩子噩梦中的照相馆

而数年之后,车站动人的斜坡下
就是他们继父的家

6.
潮水退去,马尾街袒露
新鲜的胸腹。仔细听——

此间鼓乐又奏起
在龙舟旁,男人们是否已淡忘

正月游神的花火,曾照亮
一张仙女的脸庞

那是我最小的妹妹,莫非
她不再离去?

且化作每个日子里
一杯清冽的酒水。你喝过

2012.06.02 深夜/初稿
     06.04 清晨/二稿
     06.14 下午/三稿




获救①             
      “即使拯救永不到来,我也愿时刻无愧于它!”——佚名


1.
午夜过后,月色迷离
他的肢体随之变得灵巧

一种罕见的夜蝴蝶
无意飞越想象的沧海

他漠视,所有的白昼
在电脑屏幕前,他愿意

成为一颗沉闷的蛹
一动不动的纪律身体

2.
借助窗外肉色的夜光
他裸足、离地,以便越过

前厅与卧室之间(没有隔断)   
图书影碟旧相册构成的废墟

一支支空酒瓶神形庄严
时光坚定的玻璃卫兵

善变的窗帘。唯有旧铁床情愿等待
一只蝴蝶也拥有这么大的枕头?

3.
首户入住。这庞大的社区
他身后,时而跟随一位女孩

时而是猫。被“赶工期
保品质”的建筑工地围困着

夜间是寂静的。窗台朝北
可以望见田野,容他独自化蝶

他以为春天适合一个人过
于是就一个人。猫已升天

4.
入冬最冷的一夜,他飞速
归巢。忽略沿江的风景

“鼻子都快冻掉了,谁还顾得上
有没有被人看见翅膀?”

任何一道强光疾响
都足以将他打回原形

在这个季节,做“删节版的人”
“南瓜不說話,默默生长着”

5.
十里开外,白马河畔
时而风、时而雨。代替他往返

眷顾。曾经流连的座椅、吧台
还有小炭炉。被一一搬离
  
成为奥菲利亚的影子剧院②
最意外的道具。窥探着

过气女主角的饮食起居
训诫着第三者的领口衣袖

6.
进门仍然废墟。这个房屋的
另一把钥匙,由一位天使掌管

她会引领他,穿越险境
来到床边。一盏银色的书灯

将陪伴他,安度余生
当他伸出冰凉的指头

触摸到,同样冰凉的开关
他会相信,神并没有将他遗弃

2010-12-18 凌晨-午后(初稿)
2011-01-29 下午(二稿)

注释:  
① 获救:诗题来自奥地利著名作家弗兰兹·卡夫卡在1921年10月19日日记里的一段话:“任何不能在活着的时候应付生活的人都需要用一只手来挡开点儿那笼罩着他命运的绝望……但他可以用另一只手草草记下在废墟中看到的一切,因为他以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看,而且看到的更多;总之,他在有生之年就已死去,但却是真正的获救者。”

② 奥菲利亚的影子剧院:德国幻想文学作家米歇尔·恩德的童话书名。主人公奥菲利娅小姐是小城剧院的提词员,失业后陆续收留了求助于她的“影子流浪汉”及“怕黑”、“孤独”、“长夜”、“永不”等影子。当影子门因过于拥挤而争吵时,熟知世界上所有伟大悲剧与喜剧的奥菲利亚教导他们将情绪以诗人的语言在舞台上表达出来,随后组成流动的“奥菲利娅的影子剧院”。他们到一个又一个村庄巡回演出,给苦难大众带去欢笑与热泪……


 楼主| 发表于 2013-8-14 16:2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5 02:12 编辑

城:游记
    ——从林公祠到南后街

1.
数步之遥。你和我
各自怀揣的石块,依然
湿而沉。土木精造仿古街
一朝铺满阳光与游客
“这就是三坊七巷① ”
泥塑彩绘马头墙
翅角初露,热情的买卖
“我们有整个下午……”
甚至夜游,月牙正弯

南北口音之间
风味小吃连绵
为何不停步尝一口?
和风拂面,绿枝招展
奶茶店将裱褙铺
推往宫巷一侧。向左走
时光书吧有冷板凳
你我并无意
以身体温暖

2.
前一时辰,在林公祠②
你叹谓一棵年轻的榕树
也郁结苍苍根须
蔽天浓荫下
穿堂过花厅
我一路吞吞吐吐
慰解之语寥寥,仿佛说给
这个祠堂的故主听

其实当时我真想
一转身,把美貌导游
与一众港台同胞都关进树德堂
这个下午,除了你我
唯有池中鱼
水榭戏台前
沉默的色彩更斑斓。已被我
一一摄及

3.
在我的南方小城
秋风无处扫落叶。岁月有情
譬如此间的禁烟英雄
几乎就是这座城池的主人
(当然是我幻觉)。记得当年
年纪小,最烦古香古色
祖先的阴影,在午夜回廊出没
“十九岁那年离家出走
各种冲动,你很难体会。”

而这一切,又如何变成从前
开始爱听风声雨声
愈夜愈清明,摸索于
经卷内外,股掌之间
圣言如灯颜如玉。开始
欲将此数亩仿山水旧庭院
联通榫接入我易碎的梦乡

4.
粉墙黛瓦外,石板路
通往寻常百姓家
有相似的面貌、口味及
物价上涨指数。被相似的
每一棵榕树关怀庇护
天井间,那口古铜水缸
倒映的青天,有钱币闪亮
易逝还是不变
她见过,她知道……

南后街尽头,冰心林觉民
缘何共处一居?朱门紧闭
不得窥。双抛桥③前连理枝
我依然想回首,邂逅
星巴克二楼美人靠。看那——
夜幕低垂,歌舞升平
高楼深秋锁白领
城乡凋蔽多闲人。一场接着一场
阵容盛大的影视剧

2010-11-13 初稿 11-17 二稿

注:  
① 三坊七巷:福州至今还保存相当规模的自唐、宋以来形成的坊巷, 这些坊巷中最为著名的是"三坊七巷",为中国十大历史文化名街之一,约有40公顷。“三坊”是:衣锦坊、文儒坊、光禄坊;“七巷”是:杨桥巷、郎官巷、安民巷、黄巷、塔巷、宫巷、吉庇巷。  
② 林公祠:即“林文忠公祠”,又名“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创建于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内有仪门厅、御碑亭、树德堂、南北花厅、曲尺楼、竹柏轩等建筑景观,深具江南园林风格。
③ 双抛桥:杨桥巷(南)有“双抛桥”,此桥处东西两水“合潮”地,古有“万里潮来一呼吸”的内河奇观。双抛桥前相向而长一对榕树,在空中枝叶连理,相拥成阴,传说有青年男女殉爱的凄美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13-8-14 16:2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沈也山庄一日

1.
老胡在池塘边捞拾落叶
来自古田的园丁,戴一付
  
乡村教师模样的眼镜
反射出山间的凌乱春色

鹅棚窝着两粒蛋。我
放到连娜的手里时,还微温着   
  
沈也说冰箱里还有一粒。女人们
在厨房。这些都是白天里最美好的

男人更热衷讨论养生、瓷器
三天后去海钓。“等我们回到山里
  
鱼还活蹦乱跳。” 尖嗓门的是叶向高
拉丁舞教练。却和一位

祖籍福清的明朝宰相同名同姓
“他女朋友叫爱卿?”我总是听不清

2.
我总是会走神,特别这几天
“我已经无法安然地度过黄昏

黄昏里,有多少事物在消逝……”①
在人人称道的沈也山庄

主人不多语,反复以茶巾擦拭
刚淘到的一口灰罐子。他希望

拥有更光亮的脑门,不断冒出
与时势合拍的古怪灵感

拒绝听到有人再抱怨,那把
切不开萝卜的菜刀。另一个

穿着比腔调更像村干部
假装对一屋子的古玩、腊梅及

后现代装置艺术熟视无睹
在乒乓球室,他依然没有对手

3.
在一台老式打字机前,我
坐下。想起那部阿根廷电影

寻找“A " 键 ②
此后,我一心想要下楼

流连鹅塘边、小竹林
我拍摄下女人们的愁容

男人的背。貌似古人
留意水面还残留什么倒影

一路随我们上山的小狗
被取名大头。当我们关闭电闸

关闭山门。大头会被留下
连同山庄,归顺于这片幽谷深林

2011-02-10

注释:① 引自本人1991年的长诗《给海子》。
      ② 阿根廷电影《谜一样的双眼》中有一个出色的意象,即打字机损坏的“A”键。在阿根廷黑暗时局,妻子被残杀的男主角时常从恶梦中惊醒,在本子上恐惧地写下“TEMO”(怕)。经过漫长的追索与查证,他解开了本以为无法解开的心结,终于找到答案:在“TEMO”中加入“A”,变成了“TEAMO”(爱)。
发表于 2013-8-21 07: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与我的短制相较,个人也更看重自己这几个稍长些的,特别是「获救」与「沈也山庄一日」,或许不少诗友会说还有「马尾街」,而我自己现在会以为那还完成的不理想(准确而言或是"未完成")

感谢评委们明眼 :)
发表于 2013-8-23 22:59:32 | 显示全部楼层
美辉,骨子里是一个孤独的人。
善良,柔弱,酷爱影像。他很爱他的朋友,念念不忘。

他答应带我去看武夷山的老茶树。
我很喜欢岩茶水仙,淡黄的汤色,香。
发表于 2013-8-25 18: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雅淑婉约,小窗幽梦,正是福地林溪幽奥境
发表于 2013-8-26 15: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合手说妙语,寻友立高香!再读美辉诗!
发表于 2013-8-26 15: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还是好啊
发表于 2013-8-26 16:26: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美辉兄的诗作,你可以感受到他的生活和对故乡的挚爱,这就是诗的魅力。
发表于 2013-8-27 11: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画面感带动的诗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3 04:54 , Processed in 0.07462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