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413|回复: 8

[诗歌奖初选] 王西平 (ID:王西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4 15: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6 16:20 编辑

《一生书》(组诗)


福拜书

地基下陷,菩萨保住了自身的泥
却保不住姓别和削发。慈悲,诱使莲花变得黑甜
跪拜的人,被孤独快速消遣

死亡的俄尔甫斯,用军事术语发出邀请
口舌的姿态,与爱情保持一致
他内心虚张着,散发出战后离别的味道
她说,“吻了我的人将失去我”

身体里的“不好”顶着“好”缓缓上升
镜中人运气超标,哦,浮云逃散的样子
风逃散的样子,蓝天也逃散的样子

歌唱吧。雪的表达里
充满了大水,充满了白茫茫的晚年情景
嚼竹子的沉静的动物们为今夜玫瑰立碑
魔鬼零星地搬运着空木
和纸币

厨间书

砧板上散乱的刀具,与肉食的影子决斗
那些哺乳的兄弟姐妹,你们从体内深处驱赶动物的他性
对于饥饿,应该深信不疑
或从绝望中遁入门楣,较准摇摆的鱼纹

倘若这个时候杀下一道美味,星星会自动涌出舌尖
那是油印的饼,还是手工时代的麻辣句式
你们是否考虑利用X的手法,滤掉所有的馋客

独居的人披上沙拉的酱味,凹凸不平的超现实
反射在地板上
三个太阳组合的光明柜,拥有伤心后的每一粒镜

是的,你们始终禁锢在理智的厨房里
戴上词语的面具,像古老的筷子手那样
举起红色的意志,纪念那枚悄然弯曲的柴火


渔上书


捕鱼的人,正在品尝海水的咸味
放生的念头如箭镞,飞射那冲散的恶语

远远地,是掌灯的孤儿
与琴键的黑白叛离,或与古典式口哨错乱
他们正从中获取长大所必备的蓝色技巧

而成人的游戏由闪电贯穿于深水,起伏不定的星星

那些需要仰望的,恰恰通过低头来品尝

船行至树荫,往往孤独会主动爬上来
没有人能改变,梦大于睡眠的事实

即使一轮朝日流转至夜半
亦如美好的初婴
它背负的黄昏如散架的精油,涂抹着形而上的胴体

降伏它们吧,教唆英雄归航或快速隐匿
但你不是策兰,你没有他麻醉的鞭子
和黑色语言

众生书

那些记忆在镜子里仍无表情,不断擦拭
手拿黑铁的咖啡人,部分歇洋工的农人
他们身穿自己的外形,却也分辨不清
仿佛,集体倾听沼泽里的泥泞

每个人拥有不朽而黄金的婴儿体例
或像水蛇那样穿越宽松的睡袋
古老的素描下降到地面的清澈部,厅堂的嘘声涌向边缘
他们,最终成长为眨眼的大纸人,挑逗
头顶涂抹柏油的夏娃,和悲剧式的裙边小草

他们蜗居在神的时间里,转动钥匙
在开启人间的一瞬间,满嘴吞吐繁体的谎言
或退至森林深处,躺在菇状病菌的阴翳之下
诅咒落日的暴行

落体书

论恐龙的时代,恐龙消失了
论速度的时代,速度消失了

心里的风暴盘踞在蛇背上,看谁谁就蜿蜒
抽象的,翻腾的人儿被带往碧蓝碧蓝的水域,大海的裙角
缀满了白色系的念珠

魔鬼的慈悲,引诱着特制的易碎物
瓷的边缘,一只猫的釉性人生
它拥有弹性的履历,梅花般的戳印,和中国佛仙的神迹

所谓人,在云端结出万千愁绪
或亲爱的水们,你们蒸馏所得的天书
让每一行字包庇着一个流浪诗人
瞧,他们呕的红色印证
他们久居在故事里的伟大活页
生锈的行为艺术,他们以柄来论天堂伞
以瞌睡来装点死亡
以红领巾来装扮长舌头的吊死鬼

步行至山巅偶遇黑袍道长,他背光抠皱纹里的花生皮
青云正在坠崖
一定是雨挂的落体系统中,螺丝“脱帽”了
它们纷纷向自由致敬

灾难来临,世界就是滚圆的抱紧之物
每一款内部都很分裂,人人活在话外
我只能配作某一飞瀑的画面
我反对天下井口流水的圆,和一切
毫无秩序的垂直

批判书

灰尘铺满了桌子,一群人研讨青蛙咕咕的仿声学
杨博士观了一个世纪的察,原来每一种生物从悲伤开始,从悲伤结束
与之相匹配的绕过生死组合的圆角,它们是线装书里的笔迹
是一堆纸里泅渡的幼虫

透过半开半合的合页,风拉着一个女人的手进来
有半只青果伪装的润喉片高高地模拟枝头上的清亮
她用黛玉的翘指识别满汉全席,学习学者们的鹰爪练习盖世香酥术

专家面朝大海的一面是胖大海。这是个伪命题
如果诗人是个饿死的死者呢?科学的意义是:一群背阴的人钻入一个黑洞
然后乘坐电梯下到井底,迷的底
堆满了情色的淤泥

几尾鱼矿石来识别你的职称,识别你的粉笔爆炸的响度
识别你沉入黑板的十万万座暗哑的星船
倒刺上的云团越来越紧密,大雨即将甩出大手
神坛上的一记耳光,似空中的无形对有形正在实施暴力


自辩书

如何识别自己,或赋予陌生的定义
每天看到的,不是同一个人,而是你
触摸到的蜡像部分

人人都是独立的自传体
像水车一样,生出石头的叶片
瞧,它们只是被一些简单的液体打动而已

内心的凹杯时常倾斜
那个喝汁子的人,是你吗
绷带浸湿的下一轮过客中,有你吗

一定会懂得,医院的白才是一堆真正的白
那些适宜自画像的白
猛烈地,倾向于一生的你


对抗书

雪下起来,令人不安
窗外运行的万吨羽物,撞向地面。黑暗中
我看见灵魂喝咖啡的影子
融入了纯净的资本

面包,以及吞噬的光阴运送黄金餐盘
撕扯的小剂量,刚好填饱一个深陷中的新人
我微微低头,悄然挪用树叶中的万分悲伤
原来每一次哭泣
都会治愈另一次哭泣

生来就成长在残破的碑文中
三十年终于让我明白,真正的生活不需要描绘
而是不停地抄写过失

焦虑控制着人间
敲钉子的声音,仓惶失踪于无限放大的黎明
还好,我积蓄了千年的耐力
将与之对抗

悬崖书

用枝条驱赶一条狗,女儿觉得开心
她竟然不叫我爸爸,直呼我名。她说平
然后说,熊熊。熊熊是一只玩具狗,我时常用它来模仿
一些纽扣的悲伤

窗外,有女儿多次尝试战胜的阴天
有大雪拉开的旧布单,那是去年拆洗过的秋雨
还有一棵按树的影子
搭在弯曲的长椅上

我终于看见了披着牙牙之语的麦场
和乡下绿色的八角
因为是眼睛,因为棉布里蕴藏着小剂量的黎明
女儿骑在M的鞍部,要出发了

她随身携带着悬崖书,和便携式风暴
黄昏很快来临,她的裙子在燃烧
她是夜晚的制造者
她在黑色的育婴室里
等待着一双
成年的眼睛

最后书

如果末日来临,请防范乱石作祟
出门必有准备:桃木贴身,避开清水与鸡血

穿红大衣的门徒,与另一个你尾随旋转的出口
用裸体接近的,一对螺形的死亡
坐在光中

大象的羽毛飞入花丛,没有闪亮的尖叫
没有瘦体的笔录
就连摆弄器官的预言家也无法幸免

神话终将演变为圆形的书,时间纷纷在横截物上驻足
天空正在归还诸神的金链
上层建筑的灌木
被硕大的静寂反锁

打开一些坏消息,让绝望点亮后舱
请写下最后书吧——

这个世界需要人肉焚烧的烟火指引
即使大声拯救
也不得不空腹饮下这些禁忌的
蝉片

投生书

喝牛奶的我在品李子汁,心情折入纸鹤
荒诞化解于剧情。利剑指向幕后,部分时间嘎然而止
与高原的果实同体,充盈吗,矛盾吗

日落也是一种悲伤
夜行人脊上湿冷的包袱具有大悲伤,坐在井沿上的边缘之佛
突然坠入牛皮纸的柱形灯笼

弯曲的慈悲心肠啊。被恐高的挂饰品照耀
冥纸焚烧的被迫物开始显现
我生前的最后时光可能停留在菊花上,我被迫摘下芬芳
和一条腑身饮水的民族河

投奔于巴颜喀拉的黑山

回生书

你在那边做什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拒绝私密么,再借用一千人的舌头堆起一堵布满迷底的墙

音乐应该令人昏眩吧,你在光阴下识别白炽灯
你扮演梯子上的霉斑,或像爬虫那样被小孩斩获
你被幼稚押送至菜园,衣袖卷起灰尘
与一只退化的生物多么相像,眼睛里充满了人类的液体
这绝非带刺的水,静静地生出玫瑰
我嗅出了香味中的血痂

你左手里的左轮转向右边
转向动物史前回形的盲肠
这足以包容一切真相。即使一枚枯黄的叶子
他的履历是教科中的雪
是错误的白,是瞬间凌空的黑色死者

你不得不考虑,调动工作,就像清理身体里的蒜头
给涂上清新剂。一路从城东到城西,历法转换了
日月更新了,你的画像爱上了别人的画像。时间整齐地
码在永生果的内部
每一条虫子开始挖出优质的墙角
它们怒骂着明亮,和腐朽的背景

入睡吧,回生吧
你剥洋葱的手,剑指阳光
你流假性的泪,听到了花苞松开指节的声音
你在新的岗位上,被安置在一束蓝色的
发条上

 楼主| 发表于 2013-8-16 12: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纪诗(组诗)

第一幕本纪

需要悬挂帷幔的起重机
来缓缓解说上升的伤感
剧中漂泊的远方一头扎入涣散的烟雾
半导体内停泊着隔夜水分,活在声音里的人物
紧握着影子的木杖

树木在唱词中结出幽怨
它浑身的拳头出击的无意义致使果子坠落
它向下喧嚣的黄昏里抛出一条松动的缆绳
它的隐性的舞台正在生长
以及
与他毗邻的楼梯匹配了的十二音阶

一定记得,是从窗口输出了风景
伪装的山水被谎言数次砍下,假设的南北渐渐磨平
世界
就在砧板下,一条平躺的鱼煽动而起

燃灯者,再造一段时间
搁置捡起又放下的腐朽
风起时,席位上鼓满了皮屑反抗的瘙痒
侏儒乐队和斧头的结局
争议的花朵之甜,谁才是滞留在黑屏上
意犹未尽的漏洞


忧伤青年本纪


水亦躲闪忧伤,流过镰刀的刃主义
大片的麦子开始灼热。乡土的夜莺背负漆黑许久
突然鸣叫,陷入一束塑料的模仿品

世界之光点燃的木炭烧煮的大头鱼
混和一群自由裸泳的青年。他们为寿衣的表达穿上了雨鞋
他们走在沾满胶泥的果子边缘,其中一个
由黄昏凝结而成的农民诗人

他掌握着疯狂的,杂草的暴政
他塑造着女性的环形腰身,他用石子为雏马唤醒小名
他的灵感得益于迅速的蓝

关于睡眠的游呤就此开始
在这里在那里到处操作着气球,在高空携带着洁净的叹息
所有的人,都仰视着黑色的茄柄
和横置在星空的耻骨


逝物本纪


还记得粉红么,从一植物中探出圆果切片
春天的脸形在枝节末梢削啊,琴瑟和鸣的
中间语言隆起一对薄翅,向炎夏不间断地飞渡

路各取其长短,文人们腾起的乡土中
山民手持暗器挖云朵里的异己,要培育何种面包
或与何种燕麦抢闹钟里的杂花杂草呢

纠缠不息的啤酒花,在胸中起浪
清醒时去葡萄的皮质,和磨砂的玻璃谈杯弓蛇影
秋天了,与木材新生的婴偶
温习贝壳雕刻的经济课,和蚂蚁摆弄腐肉的起义学

一切宁静的速度中,住满了各种活跃的逝物
当真正跌入明亮的形体,冬天才得以像几何那样
在日暮之后分割河面

一定会看见镂雕
水梯子,和在热锯末中攀爬的练习虫


鬼本纪


一定是黑色的翩然之物,附着在轻盈的秸杆上
有花蝴蝶逐去,认祖归宗,彼此投抱
鬼与人的双蹼大致相同,迈过生死或
游在冰水两界。曾经,仿佛墓碑下挤压的空洞
断断续续地说鬼话,说灰烬的话

鬼大量携带菌类的籍贯,没入阴湿地
白天穿上一身的白昼
凡是与其接近者,都能嗅到乳房蓬松的味道
她哺育着那些鲜活的事物,直到死去
或者新生

一匹小马与它的鬼奔腾,蹄上摇滚开花
让暴躁的词语淋在荆棘上吧
你坐在透明的羊群里,又拆散另一座荒野的不朽
洗过的水又很快扑上来,抄袭着你前世的仇恨

纯金的面孔,鬼你有没有
灵魂扩散的富矿,搁置许久的岛屿有没有
你只是拿出黑暗中煤的部分
修复陆地,饲养毫无诚意的异草
你只是动用小小魔术,解开令人作呕的时光


沉沦的帝国本纪


水一直在岸边等,春天的雪走来
携带内部的讯息。钥匙挂在门上是悬疑的
一束幸福手记开得正欢
窗外的草场,神设置了一些报废的声音

树木行间的俳句结构,张满了蝇虫叮咬的网
大块阳光从纸上坠地,诗人在樱花深处模拟幕后。两条鱼的回声
同一种盲目,第九个十字路口
适宜死后散步

用右手扶佐的帝国,用盲人元素组建沉沦
向石头屈服的帝国,或利用剑术
最好没入蚊子

请瞄准不存在的耳朵,啪
新的词语开始倾斜于负罪

我说猫,头鹰
和它移动的屋脊,看见了吗


蚁国本纪


我们终于回到那儿
三个人围成一座山峦,其中一人滚落
空气滑来滑去,戏弄石头上的缝隙
蚂蚁,借用一点点小怀念
束身或倾巢而出

谁也不愿招惹扎堆的黑痣
越接近人的面孔,越拥有玫瑰般的素养
它们会让暴雨成为深深的自责
或像乌鸦寂寞而死的仙丹,被一段乌木追赶

一朵花坐在它的腰肢上。或
与一棵树携手出逃
唯有灰烬,从笑声中剥离无用的风

水果熟了,只轻轻浮起它的眩晕
有时候,月亮自制一对夹子
即使手持明暗,仍需纠正啤酒的泡沫
和时间的暴动

然水过处,竹子已空
却不知它以往的身份


孽障本纪


浅水亮出磨刀石,其内部烛火明灭不定
风摇晃着塑造地震,惊慌散乱在镜面上
掌灯的人走出屋子,像一个洞塞入漆黑

顽固的老法典,榆木下雾气凝重的穆圣
大码力的刀具快过了闪电
甚至盖过经书深处一具遗体上的萤光

用项链煅造一只金色的猫,每一次抽泣在午夜
仿佛痴想弦月上的饵肉。它诱我整整三十年
这还不够,我深知其中的意味

即使全身披上了美人甲,被馋欲掏空的命运
照亮芳草,如攀爬在面包里的孽障


恶性情本纪


三树交叉的阴影区,那里的红墙与立柱失和
脚下是松软的草绒,单身主义挟持着暗红色的小爆炸

一滴始料未及的葡萄液,顺着别国手形
陷入美酒迷离的矩阵
明快的轮廓里塞满了泡制薯条
甜腻铁具,充当梨形与大鼓的空壳
肌肉在唯美中闪电,雷雨中的小母猫,渐次肥瘦
喵喵,隐入它无性的曲线

一次次
在遥不可及的余震里,拯救湿滑的全景
或在一堆鼠肉中,牵引丧失已久的毒汁

有人举起口水浸淫的恶性情史
多糖的偏酸食物,胶片里的他者,睡眠里照射的神经质
统统被手工肥皂水送抵彼岸


百慕大婴孩本纪


银鱼摧毁神的眉心
通过悬而未决的水浪认识你
你的童年住在镜子里,让我来提供框架
收集凹面的词语

调皮的人
在坟茔中捉弄明月,与贝壳模拟一笔交易
或突然失事。一头猛兽扎入纸本
将风暴快速卷走

雨水最先咬住画面,然后沉入黑色草皮
只要想起百慕大映入银幕的头颅
便会激动地向后奔跑

为魔鬼调制经血,从软毛婴孩开始
每一个失去面孔的人
朝金属的洞穴悄悄吹送磁石

倒叙的时间里,适宜一个角色的
退步生长
和一架飞机的绷带人生


流水本纪

一场绚烂的叙述,覆盖着一层流水
鹅卵禁闭的词语触碰着石子,在水泡中表述着
鲨鱼,和事件

还依稀记得草木搭建在棚上,越来越白
它们的生长之上
仍有最新仿制的光线存活

现在。越过那些墓穴居住者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共同经营的几个平方米
和石碑上的新名字

瞧,途经的遗骨啊
和他们埋在空中的
履带,也飞上了橡皮的天堂


葵花本纪


云正在奔丧,天空不再承担飞翔
失眠的光跌入镜子,葵花清醒地转动

它拥有脑勺背部活跃的细胞, 在每一寸土丘上
支撑起体内慌乱的冠

草场上也布满了类似的祭物,山葡萄
和散架的甜,干燥的瘦果,和它们接近于木本的生长

然而真正的花环会指向发辫女王
和背光的剑

相信黄蜂咳嗽的粉末是死亡的诱因
相信,一簇接一簇的窠形哆嗦
相信绿头蜻蜓的机组飞旋于巨大的静默

以及盘踞在星座里的黄金刷
它尊贵的面具,倘若被抑制的重力
摘下

相信病虫变异的末梢,滑出秋风弯曲的强音
咦,分娩的祷词中
一定隐匿着内部加速的葵之石


机械本纪


那些从地铁伸出来的铁,在城里
武装着锋利,分食闪电和雷雨的齿轮

机械散落一地,鼓手
年轻的肖像边缘,播放出猝火烧制的音乐
间或隔着木匠速成的响指。他的确陷入昙花晕厥的枝头
他裂开的味道指向自身的末节

以及风,掌握的两个动词
掀起城市飘荡的衬衫。带着花边的旗子和新闻纸
那么蓝
油墨制造的那么蓝

每一个环节充满了药引的逻辑
也相信轴的力量,和轴的固执

如果在铜碑上,指认原文
你一定会说:跪地祈祷的人儿,把梨摆放在钝刀里
痛经的蛇会推开它的蜿蜒学


坚硬的,不仅仅是痛


灰本纪


一颗吉星悬于正中
拥有古老的水果形
死亡被甜照耀,没有人能治癒它的下陷

一片睁眼的黑,渐渐发白
就像一个人哭,就像灰在世间流逝

就像旅行中奔跑的分食者

一头扎入睡雾
硕鼠,硕鼠,又仿佛一群人的哭
享受着细菌占领的盲区

那些死去的失明者,以灰命名
它们推开镜子,堆在光的末梢
只要隔着冷暖喊话,会自动浮上来
停留在最初的刻度里

或,一直挂在钢丝上


王氏永生本纪


豆粒禁闭的鹅黄咒语,挂在青枝上
王氏相信那些雨后疯子的蔓状抒情,纠结在一片浓荫里

行人怀揣轮中轮,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无数个越过山水的“此刻”
将另一个人举向终年
仿佛无脚的便携式风暴,扑倒在腐朽的餐桌下

即使清洗家族碑位,从中拔出唾液的芯
先人浮肿的刻度,漫过磨得发热的星宿

阴郁的雾从河心升起
透过薄薄的盐片,和树叶悲伤的枯力
识别神迹。或小声与古老的物种交谈,争论宇宙倾轧的一角
和科幻的后天

天空下,生死组合的月器,加速坠入庄园
一条路铺展银色的种子,一条路收获黄金永生果

哦,飞翔的机械紧急播撒黑斑
分享明亮的王氏,回溯前世为鱼的鳞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7 16:26:36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平的诗语言上寻求新的组合和表现形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2 16: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西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3 22: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3-8-24 00:26 编辑

西平,结实,高超,为我所不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4 09: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3-8-23 22:47
西平,结实,高超,为我所不能。

同此意见。

技法纯熟、高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5 18: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3-8-25 18:53 编辑

如何识别自己,或赋予陌生的定义
正是夫子自道,颇见语言功力

我们离羚羊挂角无迹可求还有多远?

两万页选稿?空自有恨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7 11: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本构架宏大的诗歌之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30 21: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龚宜高 发表于 2013-8-24 09:46
同此意见。

技法纯熟、高超。

跟在蛙兄后面学习,总是对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7 08:27 , Processed in 0.05562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