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426|回复: 3

[诗歌奖初选] 晒盐人 (ID:晒盐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4 15: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6 01:04 编辑

晒盐的汉子

那个黝黑的汉子
他要以阳光的名义 剥开海水的皮肤
他就要从海水中取出
大海的骨头

那个晒盐的汉子 同样也在
翻晒身体里的水分
他把自己的血液 一再提纯

晒盐的汉子  用自己的黑
换来  一粒盐的白
他黑陶般的躯体里  依然具有
瓷器质地的骨头

当更多的人 面对阳光的质问
有谁读懂了
他额头上一粒盐的光泽

当更多的盐被取走
我们的泪水因此增加了某种咸度
我们的血液因此
增加了某种浓度









石浦港笔记



现在,光线已经收拢,落日有
一天徒劳的羞赧
现在,我更愿意看它是
一贴膏药,贴向支离破碎的海面


接下来,是黑夜。结束。但月亮
又升起
这远古时代严肃的映照,已经沦为
时下流行的化妆师
那些表面的斑点、粉刺,那些沉疴 痼疾
疾病斑斓的世事
统统在它蹩脚的化妆下
欲盖弥彰


像一口火锅。白天的石浦港
各种底料,翻滚。沸腾。 散发出
说不清的气味
水面上,大小船只、蟹笼、虾篓、鱼网
像伸进火锅的汤匙、筷子、瓢
他们各取所需。有人浅尝辄止
有人中流击水,有人一杆子伸进了海底
——看不清它下面有些什么
但可以猜测:无非烂泥,或者
还埋着沉船、鱼骨和渔民的尸体和一些我们不曾知晓的秘密


一个渔夫摇着船。
他穿过了喧嚣的码头 人群 建筑 车船 风浪
穿过一个人的醉生梦死 穿过
半梦半醒之间
未知的水域
他把船开到了石浦港的中心
抛锚 撒网
一个渔夫,
他说,我要在你内心
的风暴眼
打捞那些走失的鱼群 文字 光线
我要把迷乱的星光 重新钉回头顶的夜空
我要在水中,重新布下水族 棋局和命运的走向


靠近码头的广场。
一对年轻的夫妇,作着晚饭后例行的散步
彼此习惯了对方眼神中
波澜不惊的海面
夹在中间的小女儿,却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对生活的发现
将会越来越少。直至
熟视无睹
她的好奇心,一块丢进海面的石头
激起的波纹
终将扩散、消失——

哦,面对生活的磨砺
我将再次重复谁的诗句:
我爱过一个年轻的自己,它是我将来的尸体


一个男人在挂满气球的摊头上练习射击
三米左右的距离,被放大的目标
结局不出意料,
围观的掌声依旧热烈
随着摆摊老者的奖励,他的射击还在继续
他的神色,
逐渐由羞涩变成了得意
他厕身的姿势仿佛油画上的英雄
但至少我无法嘲笑
在不同的时间,地点,我干过同样的事情
更多的人,在更多的时间、地点
继续着雷同的射击
更多暧昧的掌声还在拍击着我们
共同的痒处
那么,到底是谁,什么原因
在挂满气球的幕布后面,导演着
这个时代滑稽的游戏?
一个男人继续在梦中练习射击,他击中了目标
却注定收获比气球爆炸更大的空虚


有一阵子,我放弃了抒写
我甚至沮丧地认为
我已经写尽了石浦港里所有能作为象征之物的东西
但很快,我就受到了教训
一只乌贼找到了我:
我们似乎都胸藏点墨,但所不同的是
我每次用到它,都和性命有关,而你
有时仅仅出于消遣就污染了大片海水一样干净的纸面


必须为此感到羞愧:
我自以为看透了世情,和海面
我一度嘲笑潮水间起伏的虾米
它们卑躬屈膝,仅仅是为了把自己
弹向咫尺之外的蜉蝣
作为一个人,我曾向它们施展了宽厚的悲悯
这些年,在石浦港,我从未想到
我们其实都是一些
鱼虾蛤蛏
那些内心软弱的人,往往带着蚌壳的沉默
现在,在石浦港 一只普通的灰颈鸥足以让我羞愧
它在腥臭的滩涂上觅食
却坚持把窝搭在了江心寺的屋顶


在石浦港,我本来只想做一只海豚
纵浪大化,相忘于江湖
或者我只是想写下这些黑色精灵一样的汉字
但海水日渐浑浊。岸上,
也无鱼师庙可供朝拜
年复一年,我竟然长出了螃蟹一样的盔甲
而腰身,却躬成了一只虾米
偶尔,迎向潮头挥舞长钳
偶尔,为身边的几粒蜉蝣折腰


天空开始变得高远
如同千帆过尽的港面,开阔,冷清
根据我的猜测,它们之前
可能曾互换位置,或许现在尚未停止。
一只鸟,总在努力把什么拉上天空
而天上,也总有一些东西掉下来
有时候,仅仅是一些
承受不住的情绪
我这样猜测,说明我认为
虚无,可能正是一种沉重而水面之下
必有轻盈的事物
它们之间,或许存在着一道
神秘的斜坡
总有一些事物从上面掉入海水
而另一些,沿着斜坡缓缓爬行、上升
最终,跻身于我们头顶的星空
而我的沉潜
可能正是迈入无限轻盈之自由的捷径

十一

铅灰色的云,把港面压得更低
此刻,星群还未来得及升空
或者说它们并不打算升起
一只逆风飞动的鸟,似一块石头
擦着砂纸一样的天空
如果它俯瞰——
那么小的石浦港,却吞没了那么多的世事、年华
而此刻,港面凝固为,一枚生锈的古代铜镜
像荒凉的人心
再也翻不起任何波澜
如果碰巧,它发现了镜面上的一粒黑点
——一张仰望的脸孔
两双各怀心事的目光,慌忙躲开
这一刻,海上的风开始变得凛冽

十二
如果大雨连降三日,又恰好碰上大潮
那么,石浦港内的海水,可能溢出海面
一尾鱼会乘机,游上渔港马路
或者会继续
进入人类的客厅
如果时运不济,恰好
又有一场台风光顾,人或许又将成为鱼鳖
这种事情曾经发生,但现在
随着科技进步,人们已经能够预报更加糟糕的天象
内心的堤坝
已经越筑越高

但危险总是存在。一些事物成为相互对峙的海水
他们相互寒暄又相互
提防。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比如此刻,我和一尾游近岸边的鱼
相隔不过一尺
但对彼此的冷暖一无所知

十三
天空轰轰隆隆。
这使我确信,天堂里
也有摩擦
和矛盾。
而大雨倾盆,则说明它也有,兜不住的委屈
它的威信出现了小小的裂隙
一道闪电,正好泄露了它的秘密
很快,这些天灾
这些上天无法解决的矛盾、问题
和石浦港的夜潮同流合污
冲击幽暗的堤坝
面对
不测风云
除了抱头鼠窜,除了
小心地守住不堪一击的防线,我们
还能做些什么?
只有一点尚不明白:
如果地上,蝼蚁一样的我等
体内蓄积了足够的风云、雷声
天空是否也会变得焦虑、恐惧和不安?

十四
秋风乍起。石浦港外的大米草,代替了
浔阳江畔的瑟瑟荻花。
码头边的夜排挡,
一把暧昧的吉他,代替了古典的琵琶
来回穿梭的卖唱女郎代替了年老色衰的琵琶女
职业的微笑
代替了犹抱琵琶半遮面
顺水推舟代替了千呼万唤
如果,客官愿意多出银两,妾身愿意
将身体作为乐器——
穷困潦倒的现代浪子,代替了白乐天
醉不成欢的夜晚
莫道分别 离愁 前程
莫道天涯沦落人,莫道相逢
何必曾相识——
码头外,石浦港的晚潮代替了浔阳江的风波
它带来咸水和浊流
继续冲击着松垮的海堤

十五
凌晨两点。
这时候能睡着的都已睡去。
最后一盏渔火悄然熄灭。喧闹的港面,似乎回到了
远古的寂静
只有靠近打鼓峙岬角那边的小灯塔
还在努力睁着
通红的睡眼,监视远处的海面
夜潮悄然涨起。
它带来的气象预报反复播报着一条
摸棱两可的消息:
16号超强台风,已在太平洋面上形成
预计不久后,或许在石浦登陆,或许
会沿港而上
请渔民朋友和相关人员做好准备……

2007年9-10月




波美度

我在一首有关海水的诗里提到这个词:
这其实
是表示很多液体浓度的一个单位
比如海水、酒精、盐酸……它们的浓度
各不相同,随着温度变化。
但在这首诗里
它只是两个指标:
某年某月,从波美度42到
波美度3.5
这急剧下滑的指标,把一个养蜂人迅速变成了
孤独的晒盐人
此前,他从你的舌尖上
采撷过最甜的蜂糖
现在,他在一张深夜的纸上熬制盐粒
用无声溢出眼眶的海水……

注:波美度42,是蜂蜜最大的甜度;波美度3.5,海水的含盐率达到饱和。





孤岛

正如远处,拥挤的人群里
可能藏着更大的汪洋

被一小片海水围困。但它
并不羡慕岸上的自由

是的,对于一座圆锥体的孤岛
它的寂寞,和我的,同样有着酒杯形的倒影

白天,我们用各自的海水
浇自己的块垒

在夜晚,当潮水暗涨,散落在海面上的
那些动荡的星光开始混迹于人间灯火

而它更像一颗恒星
有着自己固定的位置,并且被我拿来校正自己

像一个伟大的灵魂,它不奢谈自己的价值
而它的价值,将交由时间判断

多少潮水涨起退落
多少世事汹涌消隐

而它自在、自立,并且自足。但并非
与世隔绝——

——在围困它的一小片海水下面
有一条卵石的脐带与人间烟火相连

2011-6-3


渔夫

把蜘蛛想象成一名渔夫
这首先
需要把一间阁楼连同广大的夜色
想象成一片海
把一张灰暗、古旧的桌角,想象成
海上的岬角

把一支老式的蓝墨水钢笔
在纸上画出的轨迹,
想象成它编织的网具

——一名同样黯淡的渔夫
带着竖在空中的渔网
在虚无的海水里,打捞属于自己的星辰

作茧自缚
它的网来自于满腹的经纶和经年
酿造的辛凉
而网住的
只有自己的身体,一条唯一的鱼
  
当群星因天空倾斜
而流逝
一尾鱼,逐渐沉溺于由虚无构成的波浪

如何自救?一个黯淡的渔夫
从自己的肚脐
伸出了一根纤细的缆绳

2011-5-27


在我居住的小镇

在我居住的海边小镇
浪涛终年拍打着疲倦的堤岸
人们在山岩的罅隙里默不做声地生活
像被时代逼退的内心
逐渐缩小、凝聚,成为礁石
坚硬的一点
他们漫长的孤独,像被大海
绷紧又松弛的弓弦
在世事涨落的间歇,总有一些人
总有一双徒劳的手试图重复翻阅大海玄奥的书页
在刀锋和裹尸布
在浪尖的动荡和深海中的长眠之间

2010-5-2


阴影

风平浪静。几朵白白的云
向海面投下阴影。 这使此处的海面
看上去比其他地方要深一些。该有
一些不同的事物,
停在阴影中的不同层面。

而此刻,几乎一动不动,
横在海面上的那艘船
它的阴影应该和船身的刮痕有关,
和它走过的水路有关

而最底部的阴影,
已经和那些光线达不到的水域
混为一谈
我猜,它们的秘密,该与一个人记忆中的
一艘沉船有关

当我再次仰望,一只白色的鸟,在海面上空滑行
它是否会有阴影?
我想,如果有,它也是飘忽不定地
一闪而逝
——和此刻,一个人的心情有关

2010.09


退潮

以进为退。这是潮水惯用的策略

不露声色。它们总是
一边上涌一边退后
并且,小心翼翼地抹去留在沙滩上的痕迹

一些毫无觉察的贝壳,就这样
困死在了沙滩上

当最后一批潮水退去
海风就会吹白一只脱离肉身的花蛤
它细密的螺纹,还保留着对涛声的记忆

用不了多久,海就会把自己全部搬进海里

用不了多久
会有另一批海水,从远处赶来
在无人知晓的时候,完成彼此的交换




潮水

像恨,咬牙切齿
啃噬、撕咬……这些泡沫的牙齿,
这些
液体的刀子,日夜不停地雕琢、镌刻……
直至让我成为一块礁石,雄浑,棱角突出——

有时候,又像一场爱
柔软的舌头,亲吻,舔舐,像伸进梦呓的双手
一遍遍抚摸  直到变得光滑、慵懒
像无人光顾的沙滩

更多的时候,像不爱、不恨
像吴刚、西绪弗斯的劳动,毫无意义的
重复,抵消着时间,和自身的流逝
在希望
和绝望之间……

2009年2月19日







台风前

晚潮带来了急雨。
瞬间的明亮,拨开了雨脚黑色的光线
阁楼上的人,
发涩的目光沿着书脊滑向窗外

船桅呆若木鸡。依附于大块礁石的
浪花的头
渐次抬起,晃动,似书中逐渐深入的情节

风突然消失。
昏黑的文字
如疾走的沙蟹,突然停顿,探出惊异的触角

会有什么发生?书本内,一个人卡在了命运的
拐弯处。窗外的
暮色中,
一只鸥鸟,暗自绷紧了白色的身体


沙塘湾

此处山高月小。
此处,无论魏晋。
此处有渔舍。有典籍。有新酿的米酒
此处不远,接着无边的海岸
此处晚来风急
我在此处想你而你在远处,驰骋于波浪的祖国
纷纭的记忆在反复到来的潮声中
化成了几滴鸟鸣
哦,此处
一夕长于百年
我把盏,吹去
边沿的泡沫,而你涛声中的容颜已是波光粼粼……

2009年8月16日

  
发表于 2015-2-11 11:4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鹏程兄。
发表于 2015-9-16 18: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了~~~嘿嘿~~












发表于 2015-11-15 11: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有什么好看法,赶快说说













美国UL美标15V4A开关电源适配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20 04:18 , Processed in 0.06136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