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初审

[诗歌奖初选] 韦锦 (ID:weijin11900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20 09: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eijin119007 于 2013-8-20 09:25 编辑
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3-8-18 23:09
韦兄诗,有掏心/摄魂术。


兄弟的夸奖虽然让我舒服,但同时也让我警惕,这或许正是自己要好好使劲的地方。
把诗写得能让人读下去就挺难,掏心、摄魂大法在今天很难施展。如今是商业、科技在人类进程中发挥重大作用的年代,诗大概也要自甘于“基础学科”行列。这是从大处说,往小里说,老百姓正被一个劲儿地牵向形而下的坡道,物质的享受要么乐而不疲,要么处在无止境追求的半途,能顾忌诗并欣赏诗的日子恐怕还远着呢。再说,这些年来,在一种超级高明的文化策略下,诗人——有良知的诗人已被糟践的不成样子,在他人心目中几乎成了荒诞不经、可怜可笑的代名词,感召力早已丧失殆尽。这里当然有一些诗人们自轻自贱的原因,但它远非主要。纵然是杜甫当世,你说出的话语依然无人理睬。你只有也学杜甫,自我慰藉曰“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这并非自况。杜甫一直在我仰望的高度。它是山,是一块一块的石头让他越来越高的。他不像李白,天生就是高处的云彩。)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诗人遇到知音知己,其心中的欣快可想而知。那是云间日下的千里迎送,是远山远水的遥相呼应。
发表于 2013-8-20 12: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weijin119007 发表于 2013-8-18 09:13
从上个世纪的90年代以至于今,心灵的苦难早该心碎数度。只是想不到这心灵具有如此超强的修复功能。发而为 ...

是啊,可见兄悲悯之心。事实是,人本身具有的诗情和诗性常被现实与心灵的苦难挤压,却还只能是本心承受,点点修复。说到无能为力,是的,个我的苦难和人间苦难凝成大苦难。越悲悯,越苦难。呵呵,这样说越显我浅短了。在我看来,兄诗写深度和宽宏度和身心永未磨灭的诗意和美,是用诗来重建。但,是这样的:活在人字形囚笼的我们心灵很难完全抵达到敞亮。认真读兄短诗,长诗,感触很多。因为——确实,我喜爱这样的细致严谨以及压不垮的诗性表达,破裂的美又组合式呈现,以我无知的理解,我先是从先生各回帖中感知您写作的态度和诚恳为人。接下继续说。
发表于 2013-8-20 13:0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冬羽 于 2013-8-20 13:09 编辑

您心中有大诗气场,宇宙万物气场。然无知如我,活着如在一口深长的竖井,一片圆形的天空和偶尔飞过的鸟影以及各种声音构成我所见听思全部,无力评价一部好的喜欢的作品,读完《前席开满花》,只觉血脉上冲一股奇异的力,却写不出完整感受。全诗结构堪称独特,前后以诗歌形式,中间介入戏剧史诗式宏静场景(我曾在一篇未完成的小说中采用这种方式。艺术的相通,您的可做借鉴),内部不乏很多奇妙富有哲理的句子。又感觉有小说含量在内。人物,地点,环境,时空,心理时间和客观时间,主观真实和客观真实,错综复杂的交织,在王的倾听和牛濡、艾卿的叙述中完成。
“书写时可以像一把扇子似地把时间打开或折拢”,可以将一秒钟扩展,也可将几百年压缩。我想这不仅仅是小说的技巧,您在诗中也做了很好应用。我虽读得吃力(是我能力有限),还是被其中很多细节打动;把握不住全诗的含蕴,但会反复轻读您优美的——在我看来满怀悲郁,浓缩生命和生活的句子。尤其《流浪的曙色》《怀揣圣旨赶路》,给人奇异吊诡、神秘的诗在场和神的灵光闪现的感觉。此诗含量很丰富,短短的是说不够的。
短诗《谁忘了谁是》,读过我想,那是因为有过如何的爱!是应有过一行行的悲怆的清泪的。《在人民中说到人民》,意蕴深厚,简短有劲。可称为经典的。《最好的地方》,最喜爱。《但不甘于》“是一卷天空,慢慢舒展”。《还有多久才能洗净》“纽扣一样的小花园”......多么的好啊!读诗,确实的享受。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是一个寡言的人,说这些已太多了。谢谢您!
另:已读到过您读我几首小诗的感受,兄一针见血,正中要害。写那几首诗时确实是快状态,几乎没怎么修改。跟我的性情和读书(诗)少有关。写得更少嘿嘿!所以我对兄的直言很感激,也会努力完善我的诗。抱拳学习!
发表于 2013-8-20 20: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weijin119007 发表于 2013-8-20 08:44
你说“长诗容量巨大,用常识沟通现代和古典”,这正是初衷之一,谢谢兄弟慧眼。这里虽不是夜半前席,朗朗 ...

老兄说得对啊,正确不值得追求,只有混沌才是永恒!
发表于 2013-8-21 06: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冬羽 发表于 2013-8-20 12:12
是啊,可见兄悲悯之心。事实是,人本身具有的诗情和诗性常被现实与心灵的苦难挤压,却还只能是本心承受, ...

大悲苦与大欢喜的关系确实不易甄别,鲁迅当年曾有涉猎。执着不是耽溺,如兄弟所说有永不磨灭者在;醒觉不是放弃,世界唯因有可始终抱持者才得有常,有常才会变幻相成。
你对《前席开满花》“满怀悲郁,浓缩生命和生活”的评语让我感动。知音之言,其馥幽远。还有那些短诗,你读的那么细,这实在是太难得的事情,你是太难得的朋友。我昨天回复钻石的帖子,也请一阅,它也是对所有至友的致意。
真想好好写一封长信,容我再叙。
早安。  
发表于 2013-8-21 23: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weijin119007 发表于 2013-8-21 06:46
大悲苦与大欢喜的关系确实不易甄别,鲁迅当年曾有涉猎。执着不是耽溺,如兄弟所说有永不磨灭者在;醒觉不 ...

是的,已读过,诗能让人开口来反复说话,是—件太美好的事。
发表于 2013-8-22 19: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经典之作!推荐韦锦诗歌!
发表于 2013-8-22 20: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weijin119007 发表于 2013-8-21 06:46
大悲苦与大欢喜的关系确实不易甄别,鲁迅当年曾有涉猎。执着不是耽溺,如兄弟所说有永不磨灭者在;醒觉不 ...

韦兄不仅诗好,也更畅怀。相互之间因此交流无碍。甚好!
发表于 2013-8-23 22: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3-8-24 00:27 编辑

知道韦锦,韦锦已经沉寂多年了。朋友说,你们都不知道,山东很早就有一个写诗很好的诗人,叫韦锦。
后来,开通了孔夫子旧书网,才买到他的窄长的诗集《冬至》。
“中南海不是海,所以才叫它海”。这一句,让我永远记住了他。
还有收入初中阅读课本的写胜利油田的诗:这里很少刮风,一年只刮两次,一次刮半年。

发表于 2013-8-27 08: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冬羽 发表于 2013-8-21 23:02
是的,已读过,诗能让人开口来反复说话,是—件太美好的事。

为一些不值一忙的事情,这几日忙得不可开交。迟复为歉。
如兄所说,诗能让人开口说话,在这个真正的声音陷于哑默的时代(或说所有真正艺术的默片时代)已属不易,何况反复说。
我们要坚持把美好的事情尽可能做得美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18 06:06 , Processed in 0.15160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