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老钢克

[评委专区] 【钢克】  首发:杨炼全新作品《蝴蝶》(组诗,201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27 19: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蝴蝶,成为这几年对抗沉重的重要图像。而且效果都不错。
读杨炼先生的蝴蝶,也是一种阅读历险吧。
问好!
发表于 2013-7-29 12: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3-7-25 18:57
当然不会怪,论时之语,何罪之有?

不过,这些诗却并非象牙塔之作,而大有现实关注之深意在。

问好!
由现实到诗歌,期间已经多次“转折”,这正是诗歌与诗人自己的主体性与独立性的体现!
握!
发表于 2013-7-29 13: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枚枚 于 2013-7-29 13:26 编辑

纯诗

粗略了解了纳博科夫其人其经历其对于蝴蝶的癖好其小说特点,觉得这三首诗的蕴涵和外延或者说体现的要义止于“一首纯诗”不是很准确或者说完善。

发表于 2013-7-30 20: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3-7-25 09:26
功夫炉火纯青,却迷失了目标方向......
远离了皇天后土的怀抱,孤悬于海外的象牙塔中,
长此以往,炼兄休 ...

确实有迷失精神主题的倾向,夫子曰,过犹不及,中庸难持。但功夫确也是值得大称道的
发表于 2013-7-30 21: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1,读过三首《蝴蝶》,很想说点什么,但欲说清,又觉得需长篇大论。然搁置
于心,不仅不吐不快,又怕其蒸发或深埋。所以,就信口开河,说哪儿算哪儿吧。
2,先说诗的发生,作者说此作基于阅读《说吧,记忆》,这本书我没看过,但
一定引起了诗作者的共鸣,激起了他的“诗欲”“言说欲”“写作欲”。至于从
何写(说)起,实在是难。作者选取纳博科夫癖爱的“蝴蝶”为题,做为诗的切
入,实在妙不可言。想想,“蝴蝶”这一意象能承载多少诗人的复杂感受,它偏
偏又萃取了纳氏的回忆、风格、理念与癖好。
3,任何诗人都会基于某种现实而写作,哪怕完全是意识形态化的“虚假现实”
。所以说“诗的现实”,关键在于这“现实”是不是“自由的现实”或“深度的
现实”。杨炼以“纳博科夫现实”(地球上最人性现实之一)叠合自己的感受与
现实,用独特的诗语言使“回忆”在选择的姿态中获得自由。
   他与他之间,同样有漂流的命运、文化与种姓的异乡感、曾经的劫难杀戮、
沉重的回忆、疲惫的现实、遥远飘逝的爱、存在的厌倦感、“绝命的籍贯”、“
被风搓碎的威胁”……
4,好了,一切幽暗与沉重之中,“蝴蝶”翩跹而出,先是“这最小 最绚丽的洛
丽塔”,接着是“诗人身边翩翩流浪的塔玛拉”。这个塔玛拉,贯穿三首诗,在
杨炼笔下,已经不仅仅是纳氏的初恋情人,她被蝴蝶隐喻,成为重要寄托,承载
着美的回忆与理想,像但丁笔下的贝亚特丽切或《浮士德》里的“永恒女性”。
蝴蝶与一虚(洛丽塔)一实(塔玛拉)之间,不断穿插、叠加、印证、隐喻,她
们做为副主题与主题纳博科夫之间也不断分合、策应、深化。回忆和现实、虚幻
与真实、美与劫难、他者与自我的运命等等都得以完美缩混。
5,一只蝴蝶,当然比劫难更难懂。劫难,无非像射杀父亲的子弹,但蝴蝶,却
脱胎于这一切黑而沉的实存,经过“卵精致的大爆炸”,早已成为一种欲念、一
种理念、一种绝对意识、一种理想的“飞之绝对”……,“轻弹双翼”,穿梭于
回忆、现实、欲望、幻象与观念之间……
    存在与人生因此生翼高飞,主体得以精炼,风格形成,立于“水泥波浪”的
世界之上,纤弱的反叛,极端,因高于世界一寸而得以蔑视,戏谑,俯视……
6,风格,是心境的蜕变,诗人说“得学书页 蜕掉一张人皮”,“蝴蝶”从神秘
内心升起,蹁跹于责任之外,“针一样的叫声”,是肉体的装饰音。“变形优雅
叠加”,“叼起世界”,蔑视,“虎啸 全不理睬记忆的聋哑”……
7,柏林,诗人与纳氏的记忆,再次遭遇。蝴蝶,还是从沉甸甸的实存(父亲的
墓地)析出,找到你(回忆)。接下来是主题的再现,巩固,深化。对应前一首
主题的呈示,展开。后一首,便是高潮,升华,终曲。三首相辅相成,完美的交
响曲……
8,大海的鳞翅。深沉,广阔,成熟,是回归的老年,是死亡的同一,也是激情
,创造,高潮,升华,纯粹。时光流逝,回忆与现实牵连如丝,蝴蝶,幻象,万
物,意识游刃有余,于四面八方。但体味儿还原为烟味,回到身体,现实,幽暗
再次压下,而塔玛拉,也再次做为“飞之绝对”腾起……
9,接下来,诗的高潮逐渐来临,“写”,终得自信地“审视所有写的璀璨”,
寂静,聆听,“振翅声 拍打每个字”;创造的快感,如座悬崖,如坠星空,使
主体嬗变,“厌倦与(高潮的)醉相距不远”(罗兰*巴特)。而激情骚动着身
体,使主体仿佛崩溃,一条,一千条,水平线蜷曲,震颤,挣扎,分娩,“我重
新获得的恰是醉(高潮)的身体”,新理念抽出,新主体诞生,这是语言创造的
巅峰时刻,“我们面临如此悖论,文学语言招致扰乱、超越、忽视,就在其使自
身适应‘纯语言’……这一点上,(当然,这纯语言只是一种观念)”(罗兰*
巴特),而在杨炼这里,是“一首终于返航的纯诗”,以“下一个大海”的面目
,万物收拢,主体完成,身体找回理念。像“死亡”统一成就,高潮之后是大海
般的平静。诗完美收官。
10,我也有点累了,欲草草收官。此三首诗,有诸多形式和风格的优点,老钢客
等人已道出不少。其诗本身,也像一只斑斓多姿绚丽透明的蝴蝶。诗中诸多元素
(如意象、理念、回忆、现实、不同喻体等)透明叠加,明暗对衬,前后左右呼
应;主题层层递进,情感进退有致。尤其结尾高潮部分,甚至“聆听”、“厌倦
”、震颤“身体”、“返航的纯诗”等等,都符合布鲁姆所说的“不可避免”,
“诗之必然”。
11,我要去吃饭了,先发出去,不足错误之处,以后补充修改……
发表于 2013-7-30 22: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今天这个浮躁的社会里已经很少有人细细品味一首诗,论坛里的很多诗歌也都可以概括为论说文,诗歌里包含太多的因为所以,使诗歌失去了反复品味的美感。

杨炼这三首诗代表诗歌的最高成就,虽然语句有些生硬。

暗喻这个词是中国的独创,今天我们很多人已经把它遗忘了。

我不读外国诗,也很少读泛读中国的诗歌。我只能从中国诗歌的意境来解读这三首诗:

蝴蝶——纳博科夫,这里的蝴蝶是指纳博科夫,用蝴蝶美丽的一生暗喻纳博科夫,蝴蝶标本就是纳博科夫留给后人的辉煌。我们读到一个美丽的蝴蝶成为标本后对生前幸福的回忆。

蝴蝶——柏林,这只蝴蝶从父亲的墓地飞出,经过种种磨难,穿越大海,轻拍下一代流亡者入眠,我们会想到梁祝,“遗物般递回一封信,打着海浪的邮戳:柏林”,再一次暗示父亲化蝶来到柏林,儿子的家。

蝴蝶——老年,大海的鳞翅也微微变干
                            搧凉旅馆的窗框 你倚着
                            异乡 肋下展开一片窸窣的枯叶
也化为蝴蝶,是如此的形象,再往后读,“等着 自己的体味儿渐渐还原为烟味……”应是来世,因为题目是老年。

  有时间再和网友探讨。
                           
发表于 2013-7-30 22: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感想
《炼曲》

人的倾向是寻求自己
和想象的自己的平衡
平庸的人 才会清高
苦尽甜来 才会旷达
中庸之道 实为砺炼

祝好
发表于 2013-7-31 12: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外在华丽,实则沉郁质朴,情真意切。
令人感动!
发表于 2013-7-31 19: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橱窗里的精美披纱女模特。年青人,中年人,老年人的各式男人看后,
都有各自的不同目光反应,现实与文化结合的标本。
发表于 2013-7-31 19: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橱窗里的精美披纱女模特。年青人,中年人,老年人的各式男人看后,
都有各自的不同目光反应,现实与文化结合的标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8 13:24 , Processed in 0.05824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