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5845|回复: 77

[诗歌奖投稿] 遣怀诗和俗世的魔军(终结版,不参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23 13: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曾纪虎 于 2014-6-16 16:02 编辑

遣怀诗


1、遣怀诗·念旧   


这块地方我已熟悉,
林荫路上我惯于反身,迎来
一枚银质的月亮——停在林梢。

办公楼,花圃,一丛矮柏,
她仍旧在说出她的宣言:
我爱了谁就要毁了谁。

之前的公共浴室已被一块斜草坡代替;
那些年轻的人是谁,
在阴凉的水龙头下  随1995年的暑期无顾忌地歌喊。

往事的流畅意味着记忆的虚幻;
且上高楼,轻饮酒,少言语;
且转动手中的酒杯。

噫!我已见流风送来旧影;
向漂浮的身骨注入微醺。


2、遣怀诗·理想的读


整整一个月,终于
多出来的月份;
我身上的力气不在那里。

几件事,散漫事;
总胜过味蕾上的美人。
我还是朝向窗外;

而微暗的索引,不是为我写的。
而影子系列,
结构上是无可替代的好。

而情境性:黑色湖泊、夏天、多语义性;
而理想的读是一口气扎入水底。



3、遣怀诗·我不去改变


这本书,我不想去放好它;
这页纸,我不愿翻动;
这个词,我不去改变。

6月18日,突然的消极赶来,
我出去走动;

鹤塘红,我枕好轻凉;
薄雾中,一张脸;

我无意追紧,
即便它的美来自漫长世纪。


4、遣怀诗·月圆夜 ①


风声仍在大道上,搬来
一座江西的镂空的小城 。
它堆积自己的副本,从压扁的球形表面;
生发金色射线,并使之缓缓旋动。

月圆夜,食梦之兽潜出;
抽象的面孔本自空无。
窗棂摇晃,混合萧萧夜声;

在月光的安抚处——
那最小的一个,呼吸中全然是体香;
她新生儿的手臂向外伸展。

①2013-1-19柏桦点醒,改之。



5、遣怀诗·皮肤上的履带


白昼穿过镜子,调好了弦——

孩童们,没有不是速朽的,虽然,他们今日的津津
乐道丰富了思想;我不去凭吊失去空间层次的书包。
logo的浓郁香味怎么也比不上松鼠面孔。


6、遣怀诗·冬日秋阳


冬日秋阳,兴华路口层积飘忽人形。
修辞纤维(心之性状)自有其历史。

室内饮茶,室外听音;
玻璃的厚度该强过几声车鸣。

最好的亡故是突遭横死;
无由来,无选择,无渐进。


7、遣怀诗·齿颊香味


齿颊香味,脊脊事乱;
花树上俯下乌托邦的星丛 。
是内心激进的隐秘源头?不
是小腹中心可悲伤的原点。


8、遣怀诗·变易和交替


变易和交替,挪动灰尘的忧愁幻影;
言辞之寻欢无有尽时。
不可缔造,不可诘难;
水保留着经过之物的特性。


9、遣怀诗·文人易怒


文人易怒——

一字不安,即可憎恨世界;
一言不合,当然绝尘而去。
而他的快乐是微妙的;
召来一秋梦语,且以栖迟徙倚为伴。


10、遣怀诗·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他只是个衣衫怪异的农村少年。
他为他腾出空间,改造皮肉苍白的爱人。
头脑里的风暴不允许有种种庶务。

“在生活最不可能的地方开始”?不,
他转换了少年兰波可怕的精神方法论。
他在,仍在,二十年的时间只为着地点改变,病患缠身 。


11、遣怀诗·山中高士


相机寻欢,当是庸众生活的渺漠聚散。
日常生活的平均态?噫!1926年的马丁·海德格尔,
你预设了一块没有皱纹的大陆。

山顶上,是谁?纵身一跃,将暗淡的躯壳投入林海。
下山路,启动谈机的仍是不动声色的段子女王。
而我更愿见,幽人独来,抚青枝、择藤蔓,证山中危澜。


12、遣怀诗•青原忆旧游


焚石煮水,直至月牙归山,行人淡出道场 。
我有一块凝结的血团;
待月桥下、药树堂中,蝼蚁搬走乾坤。

茶是带来的旧茶,在新火中翻滚。
呀!攲倚青原,怎可如此心醉。


13、遣怀诗•扫墓归来


如你愿意,如你
——清晰,需要息声藏起;

可遮盖苦雨,划掉北半球多出的生者。
让天地止住,恩江下陷;
让油菜花儿轻飞,羽类不鸣。


14、遣怀诗•愚钝  


金塔中辉映丽日好风,同行的俊友吐辞简拔。
噫 !长发倚桑柔;
我的愚钝当是我自在的根器 。


15、遣怀诗•月亮湖   


暑期,持续的高温。
蝌蚪人跃入湖底,不再月旦人物、高谈国是;
水面上漂来丹楼如霞 。

一个清晨,天光初开,在凉亭里;
他坐着,碎萍断荷,翻一本有关科克托的小书 。


16、遣怀诗•表述  


希求成为所有人,年轻时我心高骛远;
把自我投掷在绝对的顶点。


在这地上的人群中生活,无须自辱斯文;
就可驱逐惯性。
表述。于可见的时间流上,拉动别一番的滋味 。


17、遣怀诗•他还能变成什么


他让抽象性站在自我之上,
他拒绝成为骄傲的中心;
他变成他的书页、纸张、笔墨,表演中着魔的钻石板凳。
他还能变成什么?


18、遣怀诗•共鸣


在生态公园的顶上投下的天使灰烬,会引来一系列的共鸣。
童年生活悲苦而任性;
死去的父母沿恩江朔流而来;
黑夜中修辞秘术铺就的独立引流。


19、遣怀诗•上元节庆


诗是无用之物,生活也是。
上元节庆,星从云,蚂蚁登月;
噫,年华尚好,轻醉,更须持酒听夜阑。


20、遣怀诗•吉莲小高速


两个人,足可惑障心中大兽;
我看它如何在生活的各个阶段变身,显现。
旷日持久的爱恋使人神伤;
吉莲小高速上,众山烟染,禾水如带。


21、遣怀诗•纸上新梦


一支橙红光——
在微量寒冷里,在小疾中,贴在身体上。
纸上新梦,尽是乐府旧题;
唯交游仍在,足可抚平此生 。


22、遣怀诗•消极之风①


去年下半年以来,消极之风席卷了身心;
我如何又能理出写与不写的可践行的比例。
但我相信友情和慰藉,相信看:
你写下什么,我就看着什么 。

①  兼赠风月同人



23、遣怀诗•禾河两岸


在河的西岸,一块滩涂,小白桦林
无法带来面面俱到的世界;
河东,油菜花业已开败,
春季快要结束,它已尽其所能将它缝补 。


不可饶恕的是,我衷心于败草上常年停顿的耕牛;
它们衰老了的皮毛堆积暮色,化去埃尘。
而亡灵从地底出来,三三两两,不易萎谢;
与我一样,新年的爱好,也是这
春夏陵替时分的浅淡光景。


24、遣怀诗·酒未醒 

  
落霞美如糖果,身体慢的恰要停顿;
生态公园,在移动、下沉、滑走。

安宁的追逐?

——躺着,凸出的花瓣时空,人的四面八方的自由形态。
那一株,余晖下昆虫运来紫色斑点的旗瓣。


25、遣怀诗•水杉林


在日常生活的肖像中,
在平静而隐秘的书籍中,
在学会均衡的变动中。

在鸟和云,必胜客薯片和小吻之中,
在凝视过的人的超验生活的场景中,
在它自己飘坠如黄沙的碎叶中。

无声息的自由、欣悦,沉浸;
无需暗示,熟悉的事物,
它将最微小的分子也精细地散布在我的皮肤和血管里。


26、遣怀诗•月亮湖里的水芹


叶鞘靠近黄昏,珍珠填充沃土。
它融化他的吉列刀片、他的情愿冬眠的胡渣,他嘴角处的披针形的纹路;
它拉黑他的历史。

贴着地面来的风,它愿意。
细小的,滴答声,它愿意。
白色根系下的单一自由,它愿意。


27、遣怀诗·在另一侧 


在苍翠的另一侧,在火的另一侧;
在面容的另一侧,在嘴唇的另一侧;
星星步入松林。

心头愿,草还魂。
在中文楼与图书馆之间,几个句子,读书笔记
构建了镇定的植物。

十几年前的井冈山大桥下,水花拖逗碎沙的流动线。
我想起他思索的身体;
试探他诙谐皮肤上记号的引力。


28、遣怀诗·妙人儿 

  
9月滑向半个潞江村,香樟树下
休闲椅,蓝色腹肌板;
乒乓球台上坐了几颗青涩的小球果。

她的小手、关节纹中间的小漩涡;
映耀卵形叶片中的羽状细脉。
内心中的人总会是生活喜剧的妙人儿;

她小老虎一样的轻横冲直撞。
村舍蓄积热能,秋物更欲旋转;
“自在性?是的,让秘密是其所是。”


29、遣怀诗·歌长倦  


灰色的黄昏里有杨子还魂;
白土砖,碎瓦檐,枯霞变云岚。
还会说些什么,颓年急如飞电。 

物事岂原违:

颠倒字句,宣言情怀;
空壳的小人早随蒲柳归来。


30、遣怀诗·霎时来了秋凉 


霎时来了秋凉,窒碍的交通体现在窗玻璃上。
在那儿,在枫丹露白置业园区,黄樟的右边;
一座尖顶的小塔突然出现:
魔生万象,死去的火在灰绳索上安眠。


31、遣怀诗·大桥下游 


大桥的下游,浮雾如烟;视野上的村落高于过剩的现实。
近处,水,打砂船下的水,漾起白光回流。 

原始的、简单的循环,呀!无边界好奇。
你没法成为我的妖精;
不管你如何努力,在怀乡病里跳舞。


32、遣怀诗·露天舞场  


旱冰场,桌球室,而你更是露天舞场。
空中秋月;山群不响,
杂遝的人影宛似隔空传来。  

说话声:

“灯光球改造了鹅掌楸的形状。”
“在早先的生物园旁,你这具舞曲中发光的躯体何在?”  

在河东,他长期失眠,归依了香烟宗教。
另一个,另一些,另一堆建筑物;
远风西来,总能轻易澌灭。


33、遣怀诗·三人行


94年暑期,校园餐厅前来了三个人。 

其中的一个,抱着从生物园淘来的一个小花盆。
那里面会是什么:三两株芦荟?
还是一棵精心挖出来的小铁树?
几年后,他粗实黝黑的身体被血癌摧毁。
我见他在广场独坐凄暗,
生命是悲伤的,我永志不忘。 

另一位?他的心思
本不在午后的林荫道上;我没能记下他的容貌。
暑期结束后的不久,在大桥上,
一辆酗酒的货车冲上人行道。
他死了,在与女友约会归来的夜路上;
他们本该在当年的国庆办了婚礼。 

还有一位,既不属于幽魂序列;
也无法给人以慰安。
生活既然还未终止,总得有人接上。
他和我们一起活,打着球、摸着牌,
磕磕碰碰地进修、晋职称,结婚生子、还房贷;
年岁的栖惶抽走了心头热望。


34、遣怀诗·散步


傍晚时分,他爬上山坡的人形;
被分割成不连续的块面。

新开发的京九线旁,废弃楼市的墙垣上;
能看到的定有本地夏候鸟的痕迹。

在倾斜的工业井上空,一块理想化的云彩,
搅乱了人沉思时的歉意。

而他在日后的松树枝下偷藏了影子。
而人的骨头睡在散步者的身上,生长,终归断坏。


35、遣怀诗·端午前后


端午前后,步行者的脚步移近山林。
在自然之眼中,我们的事物裸露;
她粉白色的唇瓣,移动
如下沉的弧线。

傍晚,一条田埂连接了两个傲慢的农夫。
寂静而缓慢的秧苗;
空中,微风,橙色落日;
荒芜的似要飞走。


36、遣怀诗•本地诗人


拼贴画的旧历八月;他闲居的生活方式毫无目的。
在一个耗损的“无神论”国度;
四季桂、乌桕、火红的蜀葵,倾心流动。

但是他有干净和意象化的符号;
但是他有阿廖沙似的简单、单纯;
但是他通过信任周遭的人而信任那位永不在场者。

在生命的迅风中;中年
本质上是一个梦,是一回奇迹。
悲以智,不就是一场梦吗?
——一个热闹的荒白的种群的记忆。


37、遣怀诗•2013年中秋


金色的夜幕降临之后,
影像寂寂,众山无响。
惊讶的大鸟在空中划出孤立的弧线,倏地投入林海。

这样的夜晚,我爱在屋顶的天面上息声思量;
人与物,月色与时俗,宇内安宁。
人的语言最为美丽,长久而细致,溢出个人性的欲念之外。


38、遣怀诗•他者的意义


语言索求了所有必需的空闲时间。
对于女体、环境、身体的立场,内心阶段的完整;
他的多重性缺少决策的智慧。

一次性爱就是一个区分性的标识。
一小块哲学片断、一种延伸中的状态,轻喜剧村庄;
他者的智慧从秋天的膝盖中流送出来。


39、遣怀诗·风正轻


风正轻,穿过林中无声的空隙。
一个复活的月亮——
我心迷的荒废小径就在怀中。

我已离开丰裕的世界,来到念想的尽头。
一首诗,便是独自呆着的一种方式;
一次身在此处的灵肉分离。

它是恒在的转换,
又是最大现实的微妙所在。 


40、遣怀诗·我梦见忧郁的大桥


我梦见忧郁的大桥,它黑翅膀的气氛那样奇美。
我梦见一个深红色的人偶宛如玫瑰。
我梦见尘埃中停下的十月、心脏下滑 。

我还记取了,混乱堆积的事物;
腐草上餐厅的凶狠门窗。

身体的技艺几乎是触觉圆环,那样疯狂;
纠缠了封面美女。


41、遣怀诗·瓷人

 
晓雾侵陷,江畔;人的手和脸面光亮而晶莹。
此刻,我们是古怪的园中人;
在回旋的果树枝上漫步,在秋叶上伸张优雅 。

幻想者不停移动,镜像中的头颅都是纸质月亮。
在此之上,圆圆的宇宙兀自运行;
把精致的美感传给低薪工作的瓷人。


42、遣怀诗·生的向往必得平息


疲倦时,抬手按住眼球,
面前出现一片光斑更替的领地。
它是奇妙的,非言语可胜任。 

生的向往必得平息;
美,终归是悲伤之物。
我要把惯性放在细微的动作上。 

一颗烟,自行烧到苍白。
一株豌豆苗,它在六楼的防盗窗上攀爬。
一次游心在外的远望;无行云,无天光山色。


43、遣怀诗·北区球场


时光的流动意味着丰富性。
在同一块天空下,树荫下的少年停球、碰撞;
又忽然飞奔出去。

十年的时间值是一瞬,在一簇簇的人流中;
我会是哪一个?空气中传来轻微的鼓动,
一只晚飞的黄蜂; 

一条新整修的路面。
路旁,不知名的植物;
它螺旋形排列的叶序曾令我停步。


44、遣怀诗·恩江边上的卵石滩


晚饭前后我手指对岸,
同儿子说起一片郁热的板栗树林。
失去的事物并非不在; 

它们在某个更微妙的点上,长使人梦绕神牵。
天穹中吹来绿色的声浪,并把岸边的女尼变得更薄;
不像生活的一个人。 

几十年的骷髅时间就这么一块来了;
从童蒙无知走到懒于思量。


45、遣怀诗·10月14日,与大圣


阳光下露出群山的一角,初夏的光泽在山谷间流布。
我已将头颅支好在你的大腿上;躺下,短暂睡去。 
并未曾问及你此时的所见、所闻、所想。

之前,我领你见过狭小的农科小院,
院子前陈列的两株桂树,山石堆垒的怪异房子。
它们曾使1995年的秋天来了孤立的直觉。

或许,这一切都源于性爱生活中自我的忧虑;
欢愉中自我面目的差异性形构。
共同的生,也会流变为秘密的个体性。

十几年来,你一直在我的身边,我的屋子里。
我们有学校里狭窄老旧的三十多平米的过渡房;
我们有现今座落在敦厚镇兴华路口的居所:

在空闲时刻,
我能瞥见高空中的澄明光线,流动的云朵;
我能瞥见自己的热衷之事。


46、遣怀诗·至美之循环,与大圣


从7栋四单元出来,
楼下的灰烬图案仍是十数年前的模样。
立冬后,雨水有如天赐;

它的切切私语装扮了静谧之境:
几块断石,
一堆火苗吞吐过的乱叶。

德性纯良的诠释者乃是人间珍奇;
于是我可想见周围的人物,
籍隐秘之名,我复原了他们衣物上的完好色泽。

于是,我可想见;
肌肤之义,
死生之情;

日复一日,
向被挤压的点阵中心;
倾心相抱。 


47、遣怀诗·小憩醒来



“在我思考着如此问题时,蓦然注意到
一个孤零零的男人正坐在长椅上哭泣,”①

课后回到旧屋,流览网页;
读旧闻,翻诗人的荒唐短语,小憩。
初冬的阳光,

阳光,房内,汉语小趣味;
低格调温暖必要归返一张脸面。
近头顶的20公分处:

麻雀的叽啾声宛然坐在我的耳内。
它行止的平衡木,
乃是败坏了数个冬天的窗台。

值此天籁,
一刹心念,
即可驰轻尘,挟飞电。



①T.S.艾略特《阿尔弗瑞德•普鲁弗洛克的情歌》,引文译文出自许金龙译《读书人》(大江健三郎 著),28页,2011.1 作家出版社。



48、遣怀诗·若为游戏,也为决断


昨天,流入中心的言语就开始了;
昨天,你的局限性诗歌就开始了;
昨天,形而上就开始了。

昨天,你热衷的梦幻思考就开始了;
昨天,隐喻的丝袜旋律就开始了;
昨天,你心脏中的乳房就开始了。

停留在自身的可见若为游戏,也为决断;
是缓慢时间温柔的长焦;是屏住呼吸的雾霾。


49、遣怀诗·僭政之境

这是一个辛苦的、呕吐的、貌似多层面开展
实则抛荒的、伴有令人难忘的天灾、反噬
星星和“被”字句、风格过剩的时代;一个窒息渗进肉体

GDP向你致以亲切问候的时代。这是一个月光不进入
而魔法进入出生地的时代。无需预感,
永不离开座位的人穿过种群的昏眩;操纵了受精法则。


50、遣怀诗·在云的唇吻上

一个月亮压向冬日傍晚,植物
灰线条的枝蔓归向绝妙视觉。
不存在差异性主题,都是唯一;
诗意或现实消融了几个词的伎俩。

庸俗使人进步,
技艺给我慰安;
旧岁,单调、不纠缠;将有更好的再见。
欧律狄刻在云的唇吻上。

另一种混合是天真的悲喜剧行列;
这一年我身处何方,说出什么样的话。
新的羞耻心记挂着细节;
且以醉心的陷阱捕捉机敏世界。


51、遣怀诗·夜雨楼头

雨,从半夜而来,遮住了楼头的市声;
眠觉不定,悬思孤想,生的寒意捂住细物。
于是我可易于揽衣起身;往日颠倒的摩托车声贴着地面,
携一根亮而寒冷的光柱。

恐惧心正是我有的,在偌大的阳台上;
它时而进入热茶的水雾中,时而与原子论的凤鸟纠缠。
一座小城,敦厚,低品格的夜海洋。

一片雨声,关紧了生活之境,引文转向超验布景;
我可在世间中,更在尘土外。


52、遣怀诗·他有几个癫僧的名

比如说,在美人这边,蕾丝公园一层肥
釉。睡于充气旧林上,沮丧的名;打着
寒颤。嘴巴,冬装旨酒还挂在兽人的神
经官能症上。厅里小丑起舞、变凉;越
来越多,小丑,着卫衣的小丑。终于收
回。碎掉的肉。烈焰舞蹈。踏上遐思之
前;他有几个癫僧的名,俯向银色帽沿


53、遣怀诗·游手好闲者

结晶和忧思无处不在;一瞬的自由,
全部怜爱,将递给谁?游手好闲者离开多年,
在城乡分隔线的对面示意。读和写,

也不能透过帘幕交流秘密言语。
更不用说,借用通约的显象性——
以恢复被挤掉的身体和文明。

人的离开,郁结着美好的代价,
纠结着同情心;纠结理想破碎的多种才艺。
但金黄是不幸的。这必死中的伸展:
就像编号之崩裂,就像有一种往复循环。


54、遣怀诗·这世界简单而纯美


至高的粉色涂料向西边的天空疾行。
在失魂状况下,这世界简单而纯美:
不成其为对象、不与我相连。

疲倦的光源,非知识性的神秘尾音?它
能够豁出去,使人与匍匐其上的城镇脱节;
如同荒凉的美酒。

睡眠没有停过。这皮肤下凸出的结合处,
皮肤下另一种生活的艺术——
在一系列生殖性目的中化为空无。


55、遣怀诗·自然予人厚爱


自然予人厚爱,思想焙烤好奇;诗歌本身
一定会让我得到满足。它是自然和心灵的抽象的形式感,
无法自证,也不证他;并摸索了更多——

比如说,睡眠、语言,流动和性;
比如说,他人、道途,空间和疯狂。

56.遣怀诗·我深怕这样的场景越来越少


人的腐化必然带来语言的变身、衰败,
倾向于杂乱和虚假。
一只手就是具体的剩余事件,它慢慢凝固;
一块横倒的弓形月,它的目的或许仅限于自身。

在另一处,既有的智力搜索事物的秩序,
接近于美的慢慢扩散。
一簇枯枝、一片从楼区后飘出的碎星;
一个优雅的脱自我式冬夜——

无我的状态,一年中的最后几日;
我深怕这样的场景越来越少。

57.遣怀诗·原初时间的颤音


新年的空气度过阡陌,照临寒流;
飘荡在城乡上空。
年华的良善使人惊痛;斯人常怀忧戚。

每一首诗歌都是提前写成;
他的呼应比细雨还要轻盈。
生活世界,慷慨的亲和力,

头脑里的幻影——
还会产生多少灵敏的欢乐?
而黑发的少女把温润的皓腕呈上,

在物质的漩涡中心。
而美的气质来自于原初时间的颤音,
且对应着造物之初可能的单纯性。

58.遣怀诗·岁末,又翻石头记
  
在一个似乎平凡的球面上,
每天吸收外界的残留。
日常生活发展了奇情幻像,以建构
它本身的合法性。

岁末,翻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又会变成身体的基础。
读小说,骄傲的设定,
皆是极端的浪漫主义唯我论。

始读得“……烈日炎炎,芭蕉冉冉,
(士隐)所梦之事……”,便起身彷徨。
噫!要是有一种必须的置换反应;
那么也不必心怀久远。

模仿性欲望?
为了确保荣誉在手?

几个短句追蹑而来:
“雪山童子,不顾芭蕉之身。”
“是身如炎,从渴爱生,
是身如芭蕉,中无有坚。”

59.遣怀诗·墙体甬道①

一宿春风,换来轻度朝阳
花发见流年;警车如轻芒
有白云空气,它们跳跃,伴随世界忧愁

累、粗鲁,会于四虚
反思和逆行,在银海嬉敖,池鱼幕燕
过虚无之门

①昨夜一梦,累极。醒后记之。


60.遣怀诗·时间火柴


终于,我可享有无欢之醉
人过四十,身上多了烟味、上午味,旧书味
好的时光却不在这里

三十年前村路积冰,寒冷压着心脏
火柴都窝在大队部旁的小商店里
我奔向恩江边的滩涂——

草色枯冷,有如人的念想
——我最爱它崭新的斜长弧线


61.遣怀诗·毒神曲


轻微里有很旧的水,对岸的庵堂
领着灰色山路
一个黑胳膊的农人探着身躯走下堤岸

年轻时我喜读《神曲》,其实
偶尔的愉悦更来自《忐忑》的嘈杂之风
我遭遇,暗里丰身

中毒般,凑合文火影子——                   
蓖麻、蚕茧;野草莓
重逢,聒噪的心;柔钝的主人


62.遣怀诗·家国妙舞


他有一副谦恭君子的眼镜
聚拢,年轻似烟灭;病的良久
一遍遍分开超市

在一本书中萦薄些少词语
儿子欢喜的小河虾已多年不见
四月的菜单上尽是些青黄不接的蔬菜

家国妙舞,入荒无之门
他,有一把漂浮的斧头
白云上,温柔的碎纸袋是要化了

63、遣怀诗·失眠又记

“它们寻求什么?
为什么一定要下降?”①

过窗台,栖心微寒林园,布谷低迷
一场春天也使人无办法地沉默良久
破坏自然的秘密

滋生倾心的质疑
四十年多来的夜晚他是怎样入睡
星河流动,创造完全不同的东西

句子的长度,正移动他头颅的位置
勉强的读,是因为有什么想不起来
又不愿搜索枯肠

①不寐,夜读叶芝剧作《三月的满月》,傅浩译

64、遣怀诗·再读《人生的意义与价值》

草地和碎花交织季月
哦不,银灰的R·奥伊肯
“他流露出了热诚与力量”①

生态公园的月湖旁,明亮针叶林
连着好风的美的残迹
过季的水生植物正被春天一笔勾销

遇到肉体之前,流动的水
曾是精神生活的哲学

闲坐了近一个小时
镶云的天空,清晰、简洁
出现了失重状态的某种几何图型

①语自授予R·奥伊肯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

65、遣怀诗·黄昏壁垒

回来之后,我看见黄昏壁垒
一截微博时间不足表达眷念
优雅的牛群俨然是一些偶成器物

防洪闸;乐园,或人畜
小白桦林里光线移下来
315国道两旁流动平白无奇的幼草

将椰子削皮的闲散人员还会是那么几个
与往年一样,最初是形象
然后与膝盖时间一同站在春天的牢狱之中



66、遣怀诗·他的聪明才智只称许才子佳人


不想战胜谁,也不愿顺从
松球的质地打破寂静,向园外漂沦而去
轻衫拂动针芒

春日渐浓,而手边的书籍没有中断
从生活和镜子上走下来 
女人的胳膊已老,仿佛是一截伤痛

习惯了这些,他的聪明才智
只称许才子佳人:
或浓或淡的诗语,危险的莞尔一笑

67、遣怀诗·田间重逢

新的波浪,新的村子绽露
“生活是对生活之爱”(勒维纳斯)
躺了一整天,黑眼圈唤来白日美人
他分明听到自己幼年时的抑郁

哦,紫云英
紫云英向前走上几步
“但我的人生仍然太慢了”(陈律)
他沉溺于独立和持久的重逢

68、遣怀诗·游弋,别于存在

在赏悦和微行之上
清风吹入落晖,诗歌将低处的事物召来
用稚气多情的人的眼 

别于存在,生活的内容就是
吃饭、睡觉、阅读,谋生——
众人知会的精灵不会常在

瞧,那一人
用绝望的自尽选择落个清净
也使得自己无法重现

69、遣怀诗·独舞引出恶

独舞引出恶。鼠辈们惛荡身心,
群居在空出的椅子之外;而它们的星光面具
占据了人口众多的火车站广场。

她在锁骨上植了些闪电。
她看行人像在低空中飞。

70、遣怀诗·人间智慧在本性之外

烟雨乍停,夜夜梦。
轻声细语的借阅者,
人间智慧在本性之外。

水影,羞怯——惊讶;
向尘外瞥上一眼,
时间在具体的关联之中。

在拜谒后显现面孔,
手,火星生活,糟糕的早茶;
我们成为他者的一部分。

他是需要粉身碎骨的;
不然,为何不停顿地动荡,
指引创造的虚无主义。

71、遣怀诗·你曾骑着鹅儿飞去

微风无毒,“可是逻辑对我们有什么用呢?”
那无疾而殂的定然是并非一人。
不恤世务的肺;异想天开的独行无为。 

而透骨草的皮肤也如处子般敏感;
它始终没有飞起来,一任茎叶间攒开粉红小花。
而哙王去嗜欲,撤声色,与王母同游燧林之下。

眼睛和嘴巴都将成为隔世景;
言语的好处在于它的无穷动。你就是那一人?
不,你不是;你曾骑着鹅儿飞去。


72、遣怀诗·见说腰肢胜飞燕

桃花烟雨,一年一度风吹碧。
她成形于意外的符号;夜已久,
把心仪的黃衫郎殷勤相送。

圆石生利刃,偏袒了极权之美;
她所目睹的歧途有了新的“物性”。
眼儿媚漫,见说腰肢胜飞燕。

死而又死、死无可死;这身鳞片
她认得曾是行止翩跹的粉红。

俗世的魔军


1.
语境、幻梦,颓老之人,无羁绊的骸骨;
梯子上尽是自杀的日常用品。
而歌响牵着鼻子;归根到底,
专注于着魔的兽的逃走。

2.
夜色已年老多疾,狡黠的修辞
次第排列成清晰影像。
活着,是得不到宽解的,也永不能
除去肉身的污秽行迹;
悲悯、暂停,沉睡;
散去诸事怎可换得夜夜欢欣?

3.
微微闪光的风俗,大暑日,
小区一角有人点上一簇香火。
孩子们为一件小事追前逐后,
他们幸运于不知晓我弯曲的修辞;
也无需困惑于俗世生活的超验图景。

4.
无人窥听,他银色的手臂宣告秘密的名。
这个可以轻轻走动的地方;
昆虫的蓝格格不入,长脚阴蚊学着滑步舞蹈。
在这里,舌头不会开花,
七月等同于一组拖着影子的短语。

5.
突然间,这是个虚渺的所在;
一棵树横过石头,蚂蚁爬进松球,
奔跑的风带来些许快慰。

“安静,安静,能够说什么?”
在生态公园的一角,他摘得停息及时的日光。
一个不敬的梦想者。
一个无定形的面孔。

6.
我须取悦于“多”而不是杂乱的思想。
夏季光秃,生机勃兴的俗世引来亡人;
昔时,他们的脑袋
乱颤一通,庸人生养着庸人。

那一个,常醉卧树底的人,他的懒散
为他过早谋得一个立在道旁的坟包。
他冷眼一瞥:生和死,怯弱和叫嚣的浪子;
总为乡间带来无所事事的传奇。

7.
那个农家女,突然知晓了与鬼神通灵的秘密;
她个子矮小、白皙,不到十六岁。
我见她在黄昏的竹篱前出神的模样
——上一世纪八十年代的瓜苗们,有理由超凡绝伦。
它们的藤蔓渐渐收紧,伸向汇拢的暮色。
伸向未死者。

8.
在冬天,我们曾围观在村子中央,
看烧红的铁块如何被锻打。
而补丁缠身的打铁人,夜晚就在屋檐下睡着,
他们躺着的身体更能推迟严寒。

我们都是些飞驰的年轻的子弟:
打铁人,补锅人,锡匠
——而麦芽糖的叫卖者;
总能唤起乡间的富有,唤起
镇日游走的孩童的微贱智慧。

9.
他消耗着思想,鬼魂也满足不了他的欢愉;
而他复活着招魂术、巫灵,偏离了真诚、苛求和工作。
世界的本质威胁着生命,他
在思索中说着无用的大话。那又怎么样,
他昨天还赐我四十岁人的顽皮的脑袋。

10.
没有人会急急地投入彼此的怀抱;
跳吧,他曾驱使肉体咆哮而过。
而跳舞人取悦的东西来自夜半灯光;
并把修辞引向螺旋形的轮廓。

11.
畅饮中有阴影落下,在体制化的群山里,
在奔跑而超现实的国道上,在颤抖中,
在形而下复制的实物中。

当她的裸体从针眼中出来,更适合
大地上的漫游者、产床、阳光、花草,
咆哮似的尖叫。
我不能无条件地凝视、更不能思索太久。

12.
词,贪恋着物——束缚、分庭抗礼:
羞怯的水晶在我身后;
我曾在此地呆过,清清楚楚,不可忘记。

雪山之巅簇拥夏日,骑马过来了小舞女。
我乐于这样的表述;
在俗世的魔军中取来一根青枝,
并把汉语智慧减到最少。

发表于 2013-7-23 15: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的诗!
发表于 2013-7-23 15: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楚辞》

姓曾的有才的多
惟楚有才
于什么来着嘿嘿
 楼主| 发表于 2013-7-28 21: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枚枚 发表于 2013-7-23 15:19
很不错的诗!

多谢来读并留言。
 楼主| 发表于 2013-7-28 21:2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嵘嵘 发表于 2013-7-23 15:30
《楚辞》

姓曾的有才的多

呵呵,说说你的辈分。
发表于 2013-7-28 21:3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 更上一层楼 努力!

庆字辈
发表于 2013-7-28 23: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良思许久。功底如此深厚,从未所见。我不知你像晏殊,还是像李煜,但肯定比吴文英他们强。只可惜虽有肉身如此丰腴,却没有哲思挑骨。比如最好的第一首,能够最后道出哲学之命门,夹涵于似乎自然流水的情感之间,岂不矗乎?
发表于 2013-7-29 08:5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好诗歌。
发表于 2013-7-29 15: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好文章不多,但这是一帖
发表于 2013-7-29 15:2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再次通俗些,就更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5 09:32 , Processed in 0.05801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