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杨炼

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组委会公告(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16 23: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3-7-16 22:46
相公兄,其实人类最公认最高的应是哲学,而且哲学绝对不是孤立的,它的本质就是解决世界一切问题在解决的 ...

哈哈!对对对。
 楼主| 发表于 2013-7-17 05:48:47 | 显示全部楼层
667 发表于 2013-7-16 19:20

小老弟:

憋气——可是练习潜泳的硬功夫啊!肺活量大,才探得到水深。

期待新作!

发表于 2013-7-17 06: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3-7-17 05:48
小老弟:

憋气——可是练习潜泳的硬功夫啊!肺活量大,才探得到水深。

老师的期待是我巨大的动力


发表于 2013-7-17 09: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但哲学沒有也不可能最终解决。诗以美和善给人以慰藉和治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哲学之博大与深刻,在去对象化的本质路上有多么大的价值,可能远非罗兄所能理解。你所说的一切都在哲学的考虑范围之内——不然哲学早就让人完构了。为什么天下有女大诗人,却没有一个像样的女哲学家?还不说大师级的,这不是思维方式的问题,这是思维能力的问题,是智能的问题,是品行的问题。同样,艺术强调实化,哲学虽以面为内容,其自身不仍然是实化的艺术能力的表现么?只不过它是一个更大的艺术罢了。所谓局限,乃表面完整也。所以突破表面完美,才是离开愚蠢的考验。其实,现在人们对于艺术的理解和感觉还浅薄得很,在创作和欣赏上,这才是我常常心急如焚的原因。万谢。
发表于 2013-7-17 09: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一个小小的“内紧外松——内在精确,外在粗鄙”的思想,就叫无数人难以下咽,可见目前的文化状态有多么浅薄、低级、无赖。
发表于 2013-7-17 10:3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3-7-17 09:16
我的一个小小的“内紧外松——内在精确,外在粗鄙”的思想,就叫无数人难以下咽,可见目前的文化状态有多么 ...

实用所有文化领域,正在寻求社会合作。

————————————————————
何必寻求社会合作呢。你如此主体化,去对象化,你应该作为自己理论的践行者,“独自去成为”。
历史上不乏精彩的狂人,但狂人的精彩,依然是在对象中,而不是在自己的躯壳内。
一方面将主体的精神能量放大到无限,一方面又希望它如阴魂不散附体于自己的信徒,在坛子里大施招魂术。
附和者,不一定是认同你的理论,更多的,是看中你自说自话的勇气与决心。
正如八个样板戏;或者金三的主体思想;你对其它的思想与样式嗤之以鼻,而独尊去对象化之术,本身就是对哲学精神的背叛。离此大道,仅是因为体温升高与狂躁不安支撑的理论又有何意义!
如果就理论成果而言,你完全可以偏安一隅,继续完善它,以各种形式佐证它的可能性,文学的,哲学的,成就自我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如果你的理论真有你自己所界定的那样普适与伟大,这一代人无法接受,还有下一代人,你急什么,慌什么?你想要的是一棵树上仅结下正存在这一个果子,不管你这果子多么光伟正,因为被要挟,因为选择的唯一性,多数人宁愿饿死也不会去咬一口——不为某一理论牺牲,是牺牲了许多人为代价的历史教训。
老压,冲冲凉吧。你目前所做的,正在形成你自己的障碍。去对象化里,一个很诡异的事实是,你正试图把它变成一条捷径,那就是忽视对象的复杂性,多样性和结构性,不必去迁就对象而做更多努力。或者说,在自在与他在之间,树立一个唯我是尊的旗帜,影响到自我规则的,都是被屏蔽的对象。这个致命的缺陷,使你的理论永远只能是吉光片羽的感悟。
你可以一贯的作风拒绝一切对你的批评。但你也可以静下心来放慢脚步。你的理论本身并没有错。错在你把力气花在了别的地方。如果你自己写不出足够份量的作品,你可以通过它与他人的沟通与交流来实现你的作品。再以作品来呈现你的理论价值。不要把它定位于唯一。你的理论从体系上从体积上从纵深上与诸多理论相比还很瘦弱与单薄。不要自命天才,天才是自己毁灭自己的藉口而已。
发表于 2013-7-17 11:3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向世界呈现汉语诗歌之美。
发表于 2013-7-17 13: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3-7-17 10:32
实用所有文化领域,正在寻求社会合作。

————————————————————

蟋蟀兄这个精彩!
握!
发表于 2013-7-17 15: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中国诗歌盛会!诗友团聚一堂,为繁荣国际华文诗歌而奋斗!
发表于 2013-7-17 16:4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没压制住 于 2013-7-17 16:48 编辑
蟋蟀 发表于 2013-7-17 10:32
实用所有文化领域,正在寻求社会合作。

————————————————————


如兄所言,你可以针对我的具体诗评或理论的具体环节与我争辨,如此大而无当,“无懈可击”,难以评说啊。另外再强调三点,一是兄可具体看看我的所有具体的评论以及哲理。二是,我的主体之“去对象化”的“去”,不是“不要”,是“更要”——便要“要得附带的更好”。三是,也许我的诗确实写的不好,甚至很差,但我从来没有承认你们那种写法比我更好啊——我至少实在之有,你们只油光可鉴啊:真不愿直说。另外,你们光禀千秋的所有经典,以为人类之止乎?我可以告诉诸位,就目前人类所有的经典,都只是未来的小儿科而已。祝此,文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3 19:10 , Processed in 0.06833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