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杨炼

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组委会公告(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4 12:4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3-7-16 04:04
谢!诗歌奖确实造就了一块绿洲,但茂林修竹还要自己生长。



这次初评犯有明显的失误,
必须重选,
只认好作品不认人,

才是举办诗歌大赛唯一标准。

几个不懂中国现代诗的初评委不能胜任初评委工作,
导致这些进入终评的绝大部份诗歌不是自我生长的艺术,
没有真情实感的推进,
没有灵魂深处的照料,

没有精神的自由伸展,
只剩下一堆堆文字在机械化地运动。

知错即改,
选错了就是选错了,
出于对中国现代诗健康发展负责任的态度,
就得重选,
把真正的好诗选出来,
不辜负天下诗友们的期待,
不辜负资助人杨先生的期待,
让这次大赛做到真正的公正公平,
让这次诗歌大赛产生积极的意义和深远的影响。


发表于 2016-9-25 16: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个人还是太急切,说过不在意了还是忍不住要说些话,今天看见某人入围者的诗歌实在忍不住了。什么玩意,半白不白的,感觉很有意境很有古风的都是些什么东西,轻飘飘的,没有实质内容就算了,还装出一幅古人很有意境很有妙趣的样子出来“清谈”诗歌,权威塑造自己“很有逼格”的样子。能有“逼格”的人写出的诗就是好诗,我也服了这些评论人的逻辑,且看那些诗歌,空洞乏味无新意,处处无病呻吟,故作高远,一副精神病的样子,病句处处都是,这样的诗歌都能入围,真是亮瞎我的狗眼。以前还有人嘲笑某论坛泥沙俱下,现在再从北京文艺网号称最懂诗的网站编辑精心评出来的好诗来看,看来也不过五十步笑百步,何况谁是五十步还不一定呢。
为显得自己不是单纯嫉妒别人发言,就在以下认真列举了某人的作品并附评论,我也不怕和大家争论,是驴是马我们走着瞧瞧。时间有限,挑选前几个表达下自己观点,懂的人看看就明白了。
酒赋


1
酿酒,须,一担水,三斗粱,五斤酒
喝酒,须,五分醉,三斤月,一分痛

2
一条大河,转弯,为蔬菜,也为酒坊
一条大江,直去,且谈人生梦,长吟归去辞

3
赤水,杜水,鉴水,雍水,含盐,海纳之
赤水,杜水,鉴水,雍水,含酒精,我纳之
酒杯作船,我作海
胆是明礁,心是暗礁,常把杯子撞碎

4
古之阮籍,是现代魔头贝贝,像酒壶那样醉了
梵高,就是徐渭,像芭蕉那样醉了
张旭,就是怀素,像狂草那样醉了

5
喝酒鬼终难为鬼,喝茅台亦未成仙
越喝越像人,每喝一口酒,就吐一句真话

6
觉得讲真话就像下雪,低温而洁白
在北方喝酒,真话越多,雪下得越大
酒尽,歌歇,诗成,雪就堵了门框

7
醉而不倒,像有人扶着,颤颤巍巍
仿佛心中有痛,痛中有刺,刺尖上有座天堂

8
喝着喝着,就要斟一杯在地上,洒一杯在天上
请大地喝酒,请天空喝酒,月亮越看越像白瓷酒碗
有时,对着影子大喝一声,来,来来
再喝它千杯,再相拥垂泪,再收拾行李

9
醉而生疑,就要问天,问地
问得河水断流,问得天色铁青
问到流星滑落,即将下起暴雨

10
醉了,记得母亲和妻子,她们说
不要喝醉,一斤的量,只喝七两
半斤的量,只喝二两。每思此,杯猛停
便知,人生难得圆满,三两敬给神灵

11
喝半两便红,喝半斤就醉,却常想亲手酿出好酒
想去种粱,割麦,补锅,用泥塑制酒壶,全用父亲的手法

12
年轻时,父亲不胜酒力,患高血压,更不沾酒
须酿一坛,藏几十年,等自己也老了
坐在坟头上,与他,隔世举觞

13
还须酿一坛,等待好友,远至
我有足够的耐心,为了等你,身心溢出酒香

14
尔后,不再劝人喝酒,也不再讨酒喝
尔后,不怕暮色渐浓,惟慕数只白鹭
从语言上来说,半白不白的,不太像古文,也太像现代文,我不知道其他人读起来感觉如何,在我不管是看还是读起来感觉都很尴尬,其中的某些东西在我看来甚至觉得是常识性的错误。如第一小段“酿酒,须,一担水,三斗粱,五斤酒;喝酒,须,五分醉,三斤月,一分痛”,请问酿酒还需要“五斤酒”吗,喝酒还需要“一分痛”吗?作为一个思想正常的人,我只知道酿酒要酒曲,喝酒还要有酒有杯子就行。这样的写法随处都是,也搞不懂作者究竟要表达什么东西出来。想了半天才有知情人提醒,才第一次知道了有个词语叫“逼格”,有些句子虽然没啥意思,但有了就可以提升境界,显得有“逼格,写诗就是要写出“逼格”来,这样显得评的人也有面子不是?就这样的最到处都是,我一一列举就没意思了。
我知道古诗追求意境,但是人家的意境是有“景句”在内的,抒发自然又合理,我不晓得没有任何东西支撑甚至是病句的诗歌是如何来变现“逼格”的,向诸君真诚请教。
在凤凰想起妻子


两个人去凤凰,一个在巷头,一个在巷尾。迷路了,可以相互寻找
两个人去凤凰,一个在河东,一个在河西。走散了,可以隔河相望
两个人去凤凰,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天上。喝醉了,可以彼此搀扶

在凤凰,要走得很慢,沱江,穿了一双绣花鞋
在凤凰,要有一条船,你坐船梳头,我撑篙摇橹
在凤凰,要学会唱山歌,我一开口,你便脸红
忘了究竟是谁,应该是洛夫吧,写了一首很有名给妻子的诗歌《因为风的缘故》,我当时看到的时候,还心里暗地想“这样轻飘飘根本感动不了人的诗歌”是咋感动他妻子的,她妻子究竟有没有满意作者的作品,当时还偷偷笑了半天。今天看见笨水的诗,我都怀疑是不是我一直以来就错了,或许实用性很强的写给妻子的诗根本就不用感动妻子,写几行轻飘飘读起来感觉似乎很有感觉,这样的诗才是好诗,也向诸君真诚求教,如果能有女性朋友来解答一下就最好不过了。

游岳麓书院


老樟树,青叶子,落叶有一片宋朝
阴阴天,细细雨,檐口处似有书声
井如瓶,我向里面投下一块石子,像乌鸦
池如镜,莲花从很远的地方飞来,对我说
“你看我,你也要干净”
你看,周敦颐在莲花中睡了,周式坐在丘山
给水里的鱼草中的虫,传授知识
两程骑两虎,船山划船,去了
你看,工人修理瓦面,添了新瓦,以为不烂
柱子刷了新漆,以为不朽
墙上挂了新像,以为还活着
你看,游客比水还急,谁管,竹子修长
写人记事大概是有些东西是打动作者了吧,从全片来看几乎啥都写了,从树叶子到游客,从古代大年代,洋洋洒洒铺陈无数,但是还是看不出作者很有感触的是哪一点,或者是哪一点能说服人打动人,这样的诗有“灵感”或者“诗意”在内吗,根本看不明白。这根本就没有写出来的必要吧。

十月二十一日登岳麓山


登山,走一条小径
为一只兔子让路
为麓山寺下来的僧人,侧身
让他过去

经过坟墓
我会低头,走得很慢,脚步很轻

登山,不过听蝉,看落叶;不过饮泉,思瘦马
不想为山河做主
我在拜谒蔡锷墓的途中,掉头
在快到山顶时下山

下山,好像流水
往低处流
过不去时,就转一个弯

便看见,身边长出兰草
开紫色的花
看来作者对岳麓山很有好感,一再写登岳麓山。“登山,走一条小径,为一只兔子让路,为麓山寺下来的僧人,侧身让他过去”,这样的句子,典型显得自己很有“逼格”的句子我就不说了吧。“经过坟墓,我会低头,走得很慢,脚步很轻”,这样的句子完全不晓得要表达什么,有什么意思在内,或许诗歌需要有这样的句子,但看起来也很烂俗无用,整体到全文中也看不出要帮忙表达什么意思。“登山,不过听蝉,看落叶;不过饮泉,思瘦马,不想为山河做主”,这个句子令我很理解困惑,就算是为了表达不过是为了听蝉看落叶这样的意思吧,但是后面的不过饮泉思瘦马不想为山河做主是什么意思,难道作者是哪国大总统专门跑到这来看落叶,听蝉声,给小兔子和僧人让路。仔细考就去,实在可笑。


孤峰


山中,与溪水同行
它对我说,要清澈见底
要养鱼,时而跃出水面
要流得弯弯曲曲,宽阔处,能系住一条小船

古木参天,有甜槠树和鹅掌楸
香草长在两岸
藤蔓从山上垂下来
攀援而上,我像采药的人
像云雾

有时,与野猴对坐
落在流水后面
用一颗枣,换一座山

想占山为王,想做一名土匪
不用刀
用山歌,把她挟上山去
她有银子般的笑声
她的心,如流水

什么也不想
站着,或坐着,在偏静处
我是孤峰
虽不高大
但可以,让白云暂住
可以容得下,一座寺庙
      看到题目的同时,就想起来李白的《独坐敬亭山》,李白先写景再抒情,抒发的诗相看两不厌的感情,而作者同样是写山峰的,抒发的却是“逼格”慢慢不知道所谓的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忍住恶心继续评说这诗了,请大家见谅,实在忍不住了。
黑夜独坐


天黑了,星星会出来
星星很少时,月亮很亮
如果星月不见,人间也有灯
像露出地面的土豆
灯灭了,也有人,在夜里流泪
有蔷薇花开
一条狗,是一座发电站

没有黑透的夜
也没有黑透的人

今夜,我一会是神,一会是鬼
蓼草长在河岸
我想故乡时
比月亮要亮一点
神经病句子比比皆是,如“一条狗,是一座发电站”,“我一会是神,一会是鬼”,这样的句子数量不少,要说起来有什么意思。还有许多没有用的句子,比如“天黑了,星星会出来”“星星很少时,月亮会很亮”,这句子究竟要表达什么东西出来,或者在全文有什么作用,完全看不懂。
每天要做的事


每天,为花浇水
把落在地上的花,捡起来
放回花盆

每天,去农贸市场,买菜
在心里,埋怨物价
菜太贵了,就少买一点
找回的零钱,送给路边的乞丐

每天抬头看天,看云聚了,又散
一会是猴子,一会是老虎
天高云淡
问一些哲学和屠夫都不能解决的问题

每天,要遥望天山
尤其是,看山上的雪

每天,写一遍《心经》
不用墨
水写心经,如同每天下一场雨
打湿案上的白纸
典型的装“逼格”的文,没有啥实质表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2 14:22 , Processed in 0.12561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